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愿您在天堂安好

时间:2018-11-23 21:33:22  】来源:原创 作者:李瑞青 点击:0

  三爹爹驾鹤仙去离我们已有二十多年了,那是一个北风凛冽的冬日,全村男女老少都去参加您的葬礼。当年,我这个李家的孙子也应为您送别,但未能参加。后来我回来,母亲说:“三爹爹走了,你在部队,就未通知你”,并顺手递给我一张族里老老少佩戴黑纱尽孝在打谷场的合影。我轻轻地应着,接过合影,这上面已经没有了那个经常戴着眼镜的清瘦老人了,当时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丝丝惋惜,淡淡的痛,深深的怀念,心里五味杂陈。

  三爹爹,其实是跟我爷爷同辈的,但在江淮地带,称爷爷辈的都叫爹(称父亲辈的却叫爷),过去,小的时候,我对三爹爹的了解不多,只听奶奶说过,他是我们李家很有本事的,是国民党时期的乡长,虽说没做过什么“坏事”,但是解放后也被划为“黑五类”。冬天经常见他戴一个薄的“四块瓦”帽子,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脸清瘦清瘦的,显得鼻子很大,瘦高的个子经常挂个粪箕,到处遛跶拾狗粪和猪粪,直到分田到户时,才被摘了帽子。记得当时母亲既作为晚辈,又作为生产队的会计,还到各家各户帮助散糖,特地向村里老老少少的人宣告,这是三爹爹摘帽子的喜糖。

  但我小时候对三爹爹的印象一般,因为我有两次挨过他批评。那时,我们家穷,无吃又无烧。我们小孩经常用锄头锄或镰刀砍草皮,就是一种地下根系很发达的多节的南方的一种我们称为爬根草(书名狗牙根),晒干了,比其他的草烧火更耐烧。但是,由于家家户户都需要,能砍的地方很少,所以有时我们就到田埂、塘坝上去砍,这两个地方的爬根草,根粗节短年份久,晒干了火力旺。分田到户后田埂都是各人私家的,不让砍,只好经常光顾塘坝了,有几次,我和我姐都让他碰见了,那时候,别人都不管,唯独他数落了我们一阵,批评我们说这是破坏塘坝,没有了这些草皮,将来怎么样怎么样危险,但当时我们不懂,心里总是恨恨的,“就你多管闲事。”平时也是,不论是什么事,他都好管,在当时,我想这也许与他过去当乡长的职业有关吧。所以,私底下,大家都叫他爱管闲事的“三老头子”、“三老头儿”。远远地一看见他,有人就喊,“三老头子来了。”大家就一哄而散,逃之夭夭。所以我们对他都没什么好感。

  记得上小学后,一个夏天的夜晚,大人们都在乘凉,我们几个小伙伴头扎柳树条,手拿木头枪,围着门前的一湾水塘四周的树丛,玩抓坏蛋游戏。突然发现在村子的西头打谷场上,围满了一圈居村西头的我的一些堂姐、堂哥,我就悄悄地蹑手蹑脚地靠近他们,原来是三爹爹在讲故事,我从小最爱听故事,春节闹花鼓灯唱戏,我都跟着跑好几个村庄去听,听大鼓书,能一宿不睡觉。一听讲故事,我就挨着竹床框听,断断续续隐隐约约地听着不怎么清楚,但也听到了一些故事。从此以后,我就比较崇拜他,也不再叫他“三老头儿”了。

  真正改变对三爹爹的认识,是在我上初中的时候。一个深秋雨后的清晨,我在村庄前面的陈家屯的山坡上放牛,刚下过雨,路上全是泥泞,草上庄稼上全是雨水,怕把裤子打湿了,我就挽着裤腿,光着脚丫,左手提着拖鞋和牛绳,右手拿一本书,边背书边放牛。无意之中,我和三爹爹不巧遇上了,我一惊,心想说不定他这回又要骂我了,我的牛早上可什么“坏事”都没做,我看得很紧,连路边一棵庄稼都没有“抢嘴”,正在我瞎想,就忘了跟他打招呼,只见他低着头笑眯眯地问我:“你放牛还背书啦”,我只好慌乱地应付到:“三爹爹好,早上记性好,好背书”,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对我笑,“对,背书好,小孩子就应该好好学习,将来才能有出息。”后面不知他低头又说了些什么,慢慢地他已经走远了。原来,三爹爹待人也挺好吗。

  后来,他所做的各种“奇怪”的事村里很多人也都不理解。如将棉花地里的蚱蜢捉回去炸着吃,将腌制腐烂萝卜的虫子(蛆)捞出油炸吃。其实,现在想来,在那个艰苦、饥荒的年代,那是获得高蛋白质的最好方式。在今天,谁还对吃各种虫子产生惊奇,各种突破想像的烧烤都在天天上演,人们再也不感到奇怪了。

  再往后,我看见他的远房侄儿将他画的几十幅装裱好的中堂字画送到我们县城或铜陵市去卖,这令我更加增加了对他的好感。受我舅舅(一名中学教师,毛笔字写得很好)的影响,我很崇拜写字画画的人,我自己也热爱写字。在我们家乡,有一个习惯,家家户户都会在自家的厅堂正上方悬挂一方宽一米五左右,长两米见方的中堂画,两侧还配有约二十公分宽的中堂对子,购买一幅中堂画是要不少钱的,有的人家还是在建新屋时购的,一用好多年。当时,中堂画有的是毛主席与周总理等人的合影,十大元帅的画像,鹤发童颜的老寿星手托仙桃的福寿延年画等,而更多的则是中国传统的山水画,更显得有气势和意境。而三爹爹画的主要是山水画,而这更需要更高的绘画水平,这也使得我更加越发地尊敬他,他的字写得遒劲有力,免费帮人家写的春联更是村里的抢手货。前几年回到家乡,突然发现热爱山水画的弟弟其画功有了较大的长进,一问才知,三爹爹病重期间将自己数十本的山水画谱送给了他,并语重心长地点拨我的弟弟如何画好画。

  这就是我所认识的“三爹爹”,一生曲曲折折,一个国民党时期的一个乡官,一个所谓的“黑五类”,再到一个普通的劳动者,一个爱给孩子们讲故事,教孩子们成长,指出孩子们过失的慈详老者,这就是我敬重的三爹爹,一位有追求、有文化,敢于与生活不正确作批评的一位正直的长者!

  三爹爹,您走了,晚辈在您走的时候未能回来送别您,在此,晚辈给您赔不是了,我想您也一定不会见怪,作为一名军人,自古忠孝难两全。我仅以此文纪念您,感谢您的教导,谢谢您的批评,我的可亲可敬的三爹爹——李彬,愿您在天堂安好!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8105 投稿总数:3935 篇 本月投稿:95 篇 登录次数: 675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04-07 18:12:14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