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消失的梅朵

时间:2018-10-10 18:05:23  】来源:原创 作者:薛玉玉 点击:0

  该从哪里写起?该从哪里写起,我右手的食指抠着笔杆哒哒作响,茶杯里的水也续了好几次,可依然毫无头绪。眯眯眼儿的梅朵,苦脸的梅婶,凶神恶煞般的梅五,脑子里交替翻滚着很多画面;得了,就从那天的遇见说起吧。

  那是中秋过后的第二天,回老家陪父母过节,晚饭后习惯性地在村里走走。收玉米的人们已经回家,村道上一个人也没有,偶尔有几声狗吠传来,不觉中已走到了庄子最东头。当看到梅朵家的院门大张着嘴,心里着实一惊,要知道他们家已经搬出去好些年了;正要转身快速离开,却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在叫我:“玉儿吧,是玉儿吧?”原来是梅婶子,“婶啊,这马上黑天了,你咋一个人在老院子弄啥啊。”我赶紧迎上去,和婶子一起往院里走去。这才看清,院子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只是破旧不堪的老房子有些灰头土脑,墙皮掉了很多,显得没有精神。

  我们进了屋,坐在炕沿上,梅婶拉着我的手,关切地问这问那:“女婿脾气好着吗?娃娃大了吧?女子儿子?”我一边回答着婶子的问题,一边仔细地打量着房间的每个角落;没变,一点没变,还是二十年前的老样子。“他爸走了,病死的;也好,婶婶也算自在了,就搬回来了。保不定我朵儿哪天就回来了呢,你说对不对,我得在老院子等着,不然我娃回来寻不见我”。

  她又絮絮叨叨很多事情,骂那个驴心狗肺的男人,打了她一辈子,还丢了唯一的娃;也哀叹着自己的命苦,没生出个儿子,女子也只有一个;“唉,你说那个烂戏到底有啥看头,我朵儿平常那么害怕他大(爸),那天就嚎着喊着非要跟,大年初十,地冻寒天,我娃急得连棉手套都没戴……”婶子的手在大腿面上不停磨搓着,她的脸上似乎没有任何的表情,像是在讲旁人的故事,眼窝里一片灰暗的干涸。

  往回走的路上,记忆像电影般复苏过来,梅朵,我短暂童年里唯一的朋友;她那重男轻女的父亲不务正业,时常醉酒打人,还会用很恶毒的话咒骂那可怜的娘俩,很清晰地记得梅朵说起父亲时咬牙切齿的样子。她问过我很多稀奇古怪的问题,诸如:每个人长大都得结婚吗?女人也能用火钳抽男人吗?我每天给老天爷爷磕头,他能收走我大(爸)不?等等。

  我们最喜欢躺在新收的麦草垛上看云彩,设想长大后的种种,当然也会争论班里到底谁最好看的问题。在那样的时刻,她总是特别开心的,笑起来咯咯咯咯,小眼睛会完全挤成两条缝儿。两个小女孩在一起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现在想来都仍觉得美好无比。可那样的美好,并没有像我们说得那样能一辈子不分开;那个异常寒冷的初十晚上,那个吚吚哑哑的大戏台子,一切就都变了。其实谁也没能搞清楚,到底是闹哄哄的人群冲散了梅五父女,还是梅朵早就计划好了什么;那年,我俩都是整十岁。只记得全村的大人们接连寻了好几天,最后的一致结论是被人贩子抓走了,同年失踪的还有邻村沟里的一个男孩子,也是十岁左右。

  从那以后,村里起早的人便常看到婶子天刚麻亮就散着头发往戏台子跑,绕着台子一圈圈地跑,嘴里不停嘟囔着什么。可当大伙儿都上地的时候,她已经衣帽整齐地开始干活了,把地整得比谁都精细。除了两顿饭的时间回家伺候那个老太爷般的极品丈夫外,几乎一整天都是黏在地里的,话很少,也不歇。

  再听到关于她家的消息,已是几年以后,朵的舅舅在城里给他那一无是处的懒汉姐夫,找了看大门的活儿。听说婶子是伺候一个有钱的瘫痪老太太,那家人对婶子很好。

  村里人在茶余饭后还是会偶尔说起梅朵一家,说那酒鬼梅五老了,打不动老婆了,再后来得肝癌死了,活活疼死了。梅朵妈还在四处打听孩子的消息,就在去年还跑了一趟内蒙,可还是没能找到她的娃。

  人们都说她肯定还活着,好好得活在我们不知道的角落里;我也相信,梅婶也相信。不管在哪里,我都希望她幸福,有会疼人的丈夫,有可爱懂事的儿女;也希望她还记得回家的路,回家的路。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佩佩 佩佩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佩佩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500 投稿总数:99 篇 本月投稿:44 篇 登录次数: 21 他的生日:03-13 注册时间: 2010-09-17 17:57:13 最后登录: 2018-10-16 00:53:57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