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散文:大马车/​赵雁明

时间:2020-10-15 16:48:04字数:6253【  】来源:原创 作者:徐洁 点击:0

  大概从清光绪末年,辽西就有胶轮马车了,那时的胶轮马车,比如今的货运卡车还珍贵,基本都是跑长途,从营口到辽阳,从锦州到蒙东,从盘锦到外兴安岭,货物大都靠胶轮马车来贩运。

  辽西胶轮马车的普及,领先内地几十年,这得益当时关外发达的工业,也得益于关外跨区贸易的快速发展。当年的胶轮马车,有一匹马拉的,也有两匹马的,所说的大马车,指的是三匹或四匹马的胶轮车。按照旧习,五匹马车是统帅的配置,天子可以驾六,四挂马车的风光,已经不得了了。

  挂在马车上的马,很有讲究的,拴在车辕上的马叫辕马,它是马车的关键。辕马不光是拉车的主力,也是行车速度和安全保证,必须高大健壮性情温良的马才能胜任,行话称之为驾辕。而其余的马,都是通过绳套拴在马车上。

  马车上的驾手,叫车老板,锦营盘地区的人,都称车老板为“大把儿”。生产队的时候,“大把儿”是很牛的职业,不用干农活儿,挣队里的最高工分,赶街上镇的时候,还能有点补贴,够吃一顿简单的饭。车老板们的“行头”,也有别于社员的装束,尤其冬天的御寒装备,更齐全,棉帽子,布围巾,腰上还系一条布腰带,羊皮大衣扎绑腿,手上还要戴上“手闷子”。

  车老板特别爱惜马,上坡下坡时,都会顺着马的受力,必要时,还拿自己的双脚当“刹车”,就连坐在马车上,也要充分考虑辕马的平衡“舒适度”,既不能“前撅”,也不能“后挑”。一旦卸货或装车,就把车带的料槽放地上,让它们吃饱喝足了。若有草狗来捣乱,车老板的鞭子一甩,必然抽它个今生再不敢。

  车老板爱马的情怀,还体现在给马梳理毛,为它们做打扮,鲜红的红樱,精致的铜铃铛,都是成串戴在马龙套上,车颠颠跑,铃铛也都随着节奏抖,马儿的步伐,也会更有节奏了。除了日常的打理,还得定期给马做“维护”,剪马鬃,理马尾,还得及时给它去专门的地方削蹄子,然后钉上马掌铁。系在脑门前的红樱,是来用于避邪的,车老板们坚信,马驴骡这类大牲畜,都长有夜眼,“马长夜眼,遇诡不前”,系上红樱装扮它,也是为了安全,防止遇到看不见摸不着的而受惊。

  赶马车是一项危险的职业,马车最怕惊(马毛了),马受惊往往没前兆,拼命跑,狂奔着,根本不听车老板吆喝,车翻马伤出人命,也是惨痛的教训。民间有传说,车老板的平安,有两位爷决定,车前是马王爷,车后跟着阎王爷,娴熟的车技,以及该有的忌讳,都在实施的范畴里。娴熟的车技,也包括车老板该有的神威,该爱的时候,柔心似水,该威的时候,神鬼不惧。每位车老板,都有一手好鞭技,眼到之处,鞭甩如飓,就连路边的麻雀,都能一鞭毙命,更别说横蹿出来的猫狗了。

  货物装卸好,车老板就会甩开鞭子,“驾”“喔”“吁”三个字,就会根据路况来吆喝,“驾”是催马走,“喔”是向左或向右,“吁”是让马停下来,这几个口令,配合鞭晃与鞭舞,就是马儿都能听得懂,语重与语轻,语急与语缓,鞭扫与鞭抽,林林总总的变化,就能实现人马车三位成一体,那就是应对各种复杂路况的车技。一鞭握在手,俨然大将军,些许的车辙,时不时的砖头瓦块石头蛋,都能熟练应对。就连传说中的看不见和摸不着,也都扭头远避。

  大马车上的马具,也都是精心制作的,马拉车,受力点基本以马脖子为主,无论是车辕,还是绳套,都不能刚性与马套一起,更不能没有节制去磨马脖子,垫在马脖子上的柔软套具叫套包子,夹在上面的是夹板子,然后把绳索,通过夹板与车软相连,为了防止那些绳索搅一起,每匹马上还都有皮“肚带”,辕马的肚带上,还得有马鞍子垫在马背上。马车行走过程中,有时也需要有短距离的倒车,全凭辕马借助兜带来完成,这时的车老板,也会帮助辕马往后蹬车厢,一边蹬,一边吆喝“倒倒倒”。

  马毕竟是畜牲,虽然与人类很亲近,但性子也是千姿百态的,有的烈,有的倔,有的温和,也有偷奸耍滑的,但无论是什么样的马,车老板都有办法驾驭它,该哄的哄,该夸的夸,该骂的就得骂,许多时候,车老板一路赶车,一路絮絮叨叨的,都是跟马在说话,说着说着来气了,也会给偷懒耍滑的,狠狠来上一鞭子。

  得儿得儿颠着的大马车,也是孩子们的最爱,趴车沿儿,追着马车跑,瞅眼不见就会跳上去,那是最危险的,车在跑,车颠着,哪个车老板愿意揽事端?吼一声,不管用,就用鞭子来吓唬,于是那些与扒车孩子没有亲缘的车老板,就被孩子们“恨”上了,下次远远看见大马车,就会成帮结伙站在道边吼:赶车老板笑嘻嘻,拿着鞭子抽马 ,马毛了(惊),车翻了,把老板 压弯了。随着车老板啪啪几声鞭子脆响,赶紧撒丫子跑开,一边跑,一边继续吼。

  生产队时的大马车,更多做的是村里的营生,春天拉着犁杖去种地,夏天拉着化肥去施肥,秋天大马车最不闲,起早贪黑拉庄稼,一个秋天下来,人畜都得扒层皮。即使到冬天,也不会休闲的,送粪拉苇子,还得去粮库送粮,好在每挂大马车上,都配有专门的“跟班儿”,车老板的体力,减轻了不少。

  以前的大马车,也是村民急需的交通工具,接媳妇送新娘,或者是接远道的客人,大都是赶着车去,赶着车回,没有汽车拖拉机,大马车是最常见的交通工具,人们把使用它,简称之为“套车”,“套车!去盘山”,“套车!去梁驿”,“套车!去敖汉旗”,那是经常的,说说当年的大马车,纪录一个消失的曾经,也是给以前的乡村,记下一个热热闹闹的景儿,大马车,颠儿颠的,满满的乡土与乡愁。

TAG标签: 散文    马车  /  赵雁明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徐洁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徐洁 会员等级:文学翰林 用户积分:1530 投稿总数:166 篇 本月投稿:13 篇 登录次数: 33 他的生日:02-08 注册时间: 2019-06-08 13:43:25 最后登录: 2020-10-29 17:36:14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