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叶静:他的光影

时间:2020-10-07 17:15:33字数:6684【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叶明轩 点击:0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光影和人生,他的光影留在了这座老宅子里。

  天光渐亮,吴叔如常牵着条浑身墨色的小狗,走在这条已走了一生的路上。他的头发已落尽,边走边微微哈着腰,扭头和身侧的小狗说着话,一脸的慈祥。

  遇见吴叔,纯属偶然。那年,我们仨去南京旅行,因喜欢民国风的建筑,便选择住在颐和公馆,吴叔家的隔壁。公馆入口太多,恍然间迷了路,误打误撞进了吴叔的宅子。有时候,人与人之间就是有这种奇妙的缘分。本是“私闯民宅”,冒失了一回,不料,吴叔毫不介意,竟热情地和我们聊起老宅的故事。

  吴叔的祖父吴光杰,曾任黄埔军校训练总监,1936年建造了这座德式风格的宅子。宅子呈六角形,寓意紫气东来,历经战乱和除四旧,所幸完好无损,在岁月的光影里静默着…

  院子里的水表箱,是民国时期的原件,上面铸有“首都水厂”四个字,微微水光中,泛出历史的印迹。客厅中央的那幅字,是蒋介石当年为吴叔的祖父吴光杰所题写。

  想当初,他祖父为了修建这座宅子,可谓用心良苦。每根木头、每块玻璃和钉子都是科学设计的。吴叔的父亲曾问他:“宅子里有多少块玻璃?”他数了无数遍,硬是数不出来,后来请东南大学、土木设计系的学生和教授帮忙,才得以计算出。宅子里的浴缸,亦是吴叔的祖父漂洋过海,从欧洲运回来的。那年月,隔山隔海地运这个大家伙,可没少费心,足以感受到他对这所宅子付诸的深情。

  因特殊时期的各种变故,他们一家曾被迫离开老宅,1980年又得以重新住进来。再回老宅,吴叔一家不禁泪流满面。2006年,曾有人以天价购买他的的宅子,吴叔断然拒绝,朗声说:“无论多少钱,宅子都不会卖!只要我活着,就会一直守护这宅子。”吴叔的眼底涌动着特别的光。

  老宅子的一砖一瓦、一根木头、一块玻璃,对吴叔来说都是有生命的。用来维护修缮的木头,是一根根镶嵌上去的。为了不破坏原结构,吴叔不会多用一根钉子。之前锈化了的钉子,他用一块蓝布包好,再装进一个木匣子里。“这些钉子,我会一直留着……”

  吴叔坐拥价值连城的宅子,却过着近乎寒酸的日子。他并没有住在老宅的主楼里,而是蜗居在西院的偏宅里,和收养的流浪猫狗住在一起,里面的陈设极其简陋,每晚都有几只猫狗爬上床,挨着他睡。吴叔的退休金并不高,每年养猫狗的开支,几乎用去他一半的收入。他宠溺地看着它的宝贝们:“这些小家伙都是有灵性的,如这宅子……”

  说起小狗墨墨,吴叔便笑开了花,说它像个调皮的孩子。每日天光微亮,吴叔便带着它走在古城的街道上。他总对墨墨说:“红灯停,绿灯行,墨墨你要记住了,可别乱跑……”

  之前有条小狗,十二岁了,某个秋天的夜晚,如常挨着他睡,第二日清晨,渐渐停止了呼吸。吴叔默默地陪着它走完人生最后一程。他用一个柔软的毯子,轻轻将它裹好,埋在院子里的一棵桂花树下。“就让它在我身边吧,就在这宅子里。”我抬眼瞥见他眼底的潮湿。

  院子里的松树,已有近百年的历史,阳光透过枝丫,射出暖暖的光。树和宅子都在说话,我们听不到,只有风听到。光影朦胧,映在老宅上,此刻,我似乎听懂了些……

  离开南京后,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关于吴叔,收到的稿费大约一千多点。我寄给了吴叔,烦请他给流浪猫狗买些食物。起先,吴叔坚决不要,因我太坚持,终是答应。而后,他便要我的地址,我没告知,便又去公馆问,公馆为了保护客人隐私,也没告知,这让他一直心有挂念。

  后来,我们又去南京,特意去看吴叔。吴叔得知我们要来,异常兴奋。先生安排了一家民国风的餐馆,吴叔一个劲地说:“太贵了!太贵了!”席间他吃得很少,我以为他胃口不好。后来见我们都放下了筷子,他才大快朵颐地吃起来,一个劲地说别浪费了。我的心突然拧了一下……

  饭后,吴叔非要开车带我们去几十公里外的一个景点,说是那里人少,风景特别好。我们拗不过他的热情,终于坐上他的“飞车”。说“飞车”一点不为过,一路狂飙,完全看不出司机是一位年近七十的老人。我们惊得后背渗出了一层冷汗。

  游玩时,吴叔俨然成了导游,爬山比我们还快,一路解说景点,我们有些喘,他却气定神闲。我夸吴叔精气神好,他乐呵呵地说:“我就想活到一百岁,可以守着这宅子过百年。”吴叔您一定可以的!

  返程依然是一路飙车。

  第二日,我们准备返程,接到吴叔电话,说是到了我们酒店楼下。我们下楼时,见他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我们还在犹疑中,他打开了行李箱,里面塞满了各种“宝贝”:一堆送给芊芊的书、台湾茶叶,及许多“珠宝”。我们答应留下书,其他都不能收。吴叔坚持,说“珠宝”是在电视上买的,虽不值钱,但都是他很喜欢的,不收不行。我们实在拗不过,终是收下这一箱“宝贝”和他所有的心意。

  很久没去南京了,吴叔常给我发些老人群里流行的视频。说来惭愧,很多视频我都不曾打开过,心里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我和先生曾商量多次,抽空再去南京看吴叔。

  前些日子,收到吴叔发来的消息,说是病倒了,很严重,现在是化疗阶段。看到消息我盯着屏幕半天,眼前一片模糊……不知道该说啥,想了半天只打了几个字:“保重身体!加油!”我转钱过去,让他给自己买点营养品,他拒收了。我低声对先生说,“近期若有空,去南京吧!”先生抬眼望我,什么也没问,只答:“好!”

  又是深秋。

  一场秋风过后,那些枯黄、夹杂着微褐色的梧桐树叶,便铺满了整条街,走在上面,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车过,卷起一地的枯黄或微褐,旋即落下,再寂寂地融入这片枯黄,似乎刚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风中传来吴叔的那句话:“我就想活到一百岁,可以守着这宅子过百年。”

  吴叔,你得说话算话!

TAG标签: 叶静    光影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叶明轩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叶明轩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522 投稿总数:13 篇 本月投稿:11 篇 登录次数: 32 他的生日: 注册时间: 2019-07-09 20:42:31 最后登录: 2020-10-05 12:26:57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