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薛玉玉:槐木娃娃

时间:2020-09-16 17:06:32字数:6795【  】来源:原创 作者:林林 点击:0

  “你这个婆娘就怪得很,好好的中午觉不睡,绣啥‘踩小人’(鞋垫图案)呢。下午要把‘吴家涝坝’那二亩地的地膜铺完呢昂,可别给我一到地头就犯困。”周老二半眯着眼,嘴里嘟囔着炕沿另一头绣鞋垫的巧云。可巧云非但没生气,还满脸堆着笑看向男人说:“你快睡,我不乏(累),快快绣完你好垫上。”“一天天神叨叨的,以前不都是缝纫机上转几圈就塞鞋里?啥时候见你这么‘费心’绣过?”周老二叹口气便转过身去睡了。巧云双手翻飞,穿着红线的绣针起起落落。正午的阳光透过明亮的铝合金窗户照进来,洒了半炕,巧云的手和鞋垫便沐浴在那一片温暖的亮光里,而身子却刻意往墙边的阴影里靠去。

  “明明是我先看到的,你凭啥不给我耍?”“你是瞎了吗?是我拾起来的对着吗?你说对着吗?”“你就是欺负我,我要告诉妈去。”巧云的一双十来岁的儿女,吵着骂着从外面跑进来。“妈,你管不管,我哥又欺负我,不给我耍木娃娃,还是我先看到的呢。呜呜呜……”丫丫说着就哭上了。本来懒得理会的巧云一听“木娃娃”三个字,一股热血瞬间冲上脑门,抓住儿子的肩膀喊道:“拿出来,赶紧拿出来给妈看,快些快些。”仰着头正要辩解的儿子显然被妈妈的激烈反应吓到了,呆在原地一动不动。等不及的巧云一把抓出儿子揣在裤子口袋里的右手,当看到宝贝儿子的手心里躺着的,颜色已近土色的小木人时,她感到一阵被雷轰中的晕厥。正在这时,被吵醒午睡的周老二一声喝起:“吵着干啥呢都?吵啥都?欠打了吗?一个个的。”“赶紧出去耍去,快出去,再讨厌就一人一顿打。”反应过来的巧云一把夺过拇指长的木娃娃纂到手里,不让周老二看到;与此同时已将两个孩子推出门外,俩孩子一看情形不对,拔腿就跑。

  整个下午,巧云都丝毫提不起精神来。手里的地膜一会儿抽太紧,一会儿又松得被风吹起大包来,被周老二一连骂了好几遭,直骂她是中邪丢了魂儿。好不容易熬到太阳下山,巧云快速回家生火做了饭,便借口去邻居家取鞋样儿,直奔娘家去了,也不管鸡鸭还没喂。

  “妈,妈,不好了不好了。”人未进屋声先起,巧云拉住正在烧炕的老妈不由分说地开始往外倒,“不得了了妈,狗崽子娃娃竟然把那个木娃娃给拿回家里来了。我明明记得埋得可深了,还给上面盖了很厚一层干黄土,根本就看不出来异样啊。真是怪得很,两个娃儿很少去那个坎子上耍的,哎呀呀,咋办呢这……”“我就是看不惯娃他爸给刘湘干活,你是不知道,对人家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你别看刘湘一副可怜样儿,对付男人可有一套呢,不是个好东西。”当巧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说给老妈听,说起她是如何找到后村的瞎婆婆,花了五十块钱求到治刘湘的法子,又如何趁天没亮就将槐木娃娃埋在刘湘家正对门的坎子上……当妈的听得是眉头直拧,可也不顾得训斥女儿,“你都弄的啥事啊,容我想想……对了,‘木娃娃’身上绑的针和红线还在吗?”对于用槐木娃娃给人下咒的事儿,老婆子还是知道的,便问起女儿。“我当时都吓呆了,没顾上问,就说现在咋个破解呢?妈……”不一会儿,娘俩达成共识,小竹篮里装上酒和黄裱纸,朝村外的小河边走去。

  “这样就算送走了吧?不会给咱们招上啥麻烦吧?”处理完往回走的路上,巧云不放心地问。“送走了,送走了,以后再别弄这些歪门邪道了。你也是的,总是大惊小怪,爱多想。就说周老二偶尔帮刘湘干点活儿,其实也没啥,他把自家里的活儿也没有落下,钱也是一直都交给你的;再者说来,刘湘孤儿寡母也挺可怜的,她也不是那种到处招惹男人的狐狸精。要想成精早都改嫁八回了,你说对不?”知女莫如母,王老婆子深知这个宝贝女儿从小多疑心思重,又占有欲极强,可她还是没料到巧云竟能做出给人下咒这种出格儿的事。一路安顿一路叹气,“以后千万别再搞这些歪道道。你爸去的早,咱家日子还不是那些左邻右舍一直帮衬着走到今儿的,你怕是都忘了。”

  那天夜里,巧云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如潮般涌起很多画面来。父亲是在她十岁那年的秋天走的,哮喘病带走了那个总喜欢把她架在脖子上的男人,而留下的只有长期寻医问药欠下的债务和三个未成年的孩子,以及瘦弱的母亲。高高升起的白幔、瘫坐在麦草上神情呆滞的母亲、刷着猩红油漆的棺材、满院子忙碌的大人,这些画面曾多次出现在她的梦里。等她大一些后,才听外婆说起,是村子里集资,将父亲送进了土里。外婆说,“你李家五叔端了一大盆酸菜,你后院张婶儿拿了一化肥袋子洋芋,君宝家是两大捆细挂面,十斤一捆的……”后来每年的开春下种和秋收,她家的地里和麦场上也总有前来帮忙的叔婶儿,他们只是干活,似乎从未在她家吃过一次饭。

  画面跳转到几年前,那时候刘湘的男人还在,每次跑大车回来都会多多少少带些外地的特产。刘湘便会在吃过晚饭趁村里孩子都在打麦场玩耍时分给他们,每人一小份。自家的两个孩子没少吃。想着想着,巧云心里开始翻腾起来,胸口闷得厉害。

  不过几日,村里大部分的地已经铺好了地膜就等下种了,刘湘家的地里此时围着五六个邻人,有男有女;当然,周老二也在其中,他们都是主动来帮刘湘的。刘湘难为情地不断说着:“总是给大家伙儿添麻烦,我都不知道该说啥了。”“说啥?要说个啥?好好拉扯你的娃娃,种你的地,把日子操心好。都处了几十年的老邻居了,帮忙下点力气算个啥嘛……”

  快晌午了,太阳开始起劲儿了,照着刚被犁起的泛潮的黄土地,地膜闪着银白色的光,从人们的脚下伸向远方。突然,眼尖的黄家嫂子惊奇地喊道:“哎呀,巧云妹子啥时候来的啊。”众人这才看到,系着红格子头巾的巧云跟在最后面,已经把大家铺过去的地方用铁锹理得平平整整了。“我也过来帮忙,家里今儿没啥活。”巧云的两颊飞起两朵红霞来,挺俊。

TAG标签: 薛玉玉  槐木  娃娃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林林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林林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447 投稿总数:368 篇 本月投稿:28 篇 登录次数: 40 他的生日:09-21 注册时间: 2010-11-24 13:36:47 最后登录: 2020-09-10 18:01:5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