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父爱的温度(重复)

时间:2020-06-21 16:47:59字数:5864【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豆子 点击:0

  到了仲夏时节,雨水开始多了起来,乡下房子里有股潮湿略带发霉特有的气息。哗哗啦啦的雨从早晨开始就一直下着,到傍晚时分还没有停,我伫立在窗前凝望着远处黛青色的群山,思绪犹如山间的雨雾缠绵飘逸,最后落到了我童年时代的雨天。

  在我八岁刚入学那会儿,特别不习惯老师规定的坐在板凳上不能乱动的规矩。听见鸟叫也不让回头看,老师教写的十个阿拉伯数字在我的笔下很不听话,一会儿平躺,一会儿又斜卧,学校的课堂很难引起我。

  我常找各种理由不想去上学,但都没有过了父亲的那一关。

  那时我多么盼望自己能生病,可记忆中一回都没有生。只有雨天赖床自认为还是可能实现且理所当然的一个不去上学的理由。

  有一天,早晨醒来听见下大雨,我望了一下窗外,心想,今天完全有充分的理由不去上学,便心安理得地又闭上了眼睛,准备接着进入梦乡。

  忽然院子里传来好朋友二晶叫我上学的声音,我和二晶是好朋友,每天形影不离。我正准备回答:不去了,下雨。还没等我开口,父亲催我起床的声音已经领先占据了时空,父亲边喊我边推门进来催我快起床,我噎在喉咙里“不去上学了,下雨”的那句话又不敢说出来,也不愿咽下去。

  在我犹豫的那一刻,父亲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起”!我怀着三分的任性和七分的娇气赖着没动,想让父亲顺从我,没想到我心里的念头与父亲的表现背道而行,父亲的语气一出口就没有缓和,冲着我喊:“快起!”加了一个字的命令比原来更干脆、生硬、可怕。父亲从来没那么凶过,径直朝我走来,面部表情犹如窗外的天空,一把把我从被窝里拖出来,我披头散发地哭起来。

  我没吃早饭,穿着一件背心提起书包冲出了家门,泪珠参杂着冷雨滴打在通往学校的小路上,相跟着的二晶在一个劲儿地安慰着我。

  那天是迟到了,但老师并没有罚站,原因是下雨。

  我坐到座位上拿出课本,加入同学们朗朗的早读队伍中。

  老师在教室里踱来踱去,他一边翻阅着教学参考书,一边监督着早自习的秩序,看着他是在看书,可有哪个同学的注意力不集中,他都会点名敲警钟。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吓了一跳,猛一抬头,是老师站在我的身边,我一下紧张起来,我怎么啦?又要罚站?我又犯了什么错?我抬头惊诧地注视着,老师用眼势告诉我,让我朝窗外看。

  哦!是父亲的身影!我的神情由放松到紧张又到再度紧张,父亲追来要干什么?我犹豫着缓慢地走出教室,父亲将他手里拿着的我的那件小布衫递给我,又递给我一个用书写纸包着的热乎乎的东西,我还没打开看,就闻到一股我爱吃的鸡蛋饼的味道,父亲帮我把布衫套在了背心的外面,没再说什么。我怀着胆怯的心理悄悄地偷看了父亲一眼,父亲早上那严厉很凶的表情消失了,又回到了原先那温和的样子。我没说话走进了教室。

  一天雨或紧或慢地下着,雨声有时压过了老师的讲课声,校园的屋檐下一会儿飞落着断线的珠子,一会儿又响起滴滴答答的声音,似拔动的琴弦弹奏出的优美乐曲。院里的菜苗喝足了雨水,精神饱满地站立在风雨中,乡间的小土路上,低凹处积了很深的雨水,泥泞粘滑,行人走上去脚步难以站稳。

  快到放学时分了,急促的雨势携带着阵风一起来了,吹着教室的窗户嗖嗖作响,已经有个别家长的身影出现在教室的门口,同学们一个个都忍不住扭头看,寻找自己的家人,注意力由听老师讲课转移到了窗外。

  窗口家长的身影在陆续增加,有家长来接的同学神色喜气,不再向窗口张望,转身安心地伏在桌上写起老师布置的作业来,家长没有来接的同学一直左顾右盼不能安分,脸上有笑容的同学逐渐多了起来,而我的心越来越焦虑,扭头向窗外看一次失望一次,心里忐忑不安。

  到下课铃响了,父亲也没来接我,我又和我早晨赖床想逃学的行为联系起来,肯定是父亲故意不来,用他实际行动教训我,以后父亲再去县城开会估计不再带我了,那天说好下次去开会给我买一个马头小水壶这下也泡汤了……脑海中闪现出父亲冷漠的眼神和我孤寂的身影。

  眼看着同学们都走了,就剩我自己守在教室门口呆呆地凝视着前方,看着那棵和我一样孤独的柳树披着一身湿衣在风雨中摇曳着。我又冷又饿,实在不敢一个人呆下去,便把书包顶在头上往家跑,身后传来李老师送我回家的喊声。

  我憋着满肚子的火气,边跑边想,回去要给父亲大发脾气。

  可到家后,父亲不在家,我浑身冰透了,瑟瑟发抖,找了点吃的便爬在炕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有一冰冰凉凉的东西在抚摩着我额头,我睁开眼睛,一看是父亲,我委屈的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来,父亲说,有一五保户家的房顶漏雨去帮着处理,忘记去接我,并递给我一杯甜中带着微苦的热乎乎的水,说:“你发烧了,喝完就会好的”。

  如今,我才深刻的体会到父亲一把把我从被窝里拖出来的分量。更真切的感受到那张用书写纸包裹的鸡蛋饼和一杯甜中带着微苦热乎乎水的温度,

  雨还在下着,窗外亮起了霓虹灯,灯晕中的雨线,更加醉人,更加牵魂。

TAG标签:

【审核人:凌木千雪】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豆子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豆子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28 投稿总数:3 篇 本月投稿:2 篇 登录次数: 5 他的生日: 注册时间: 2020-06-21 16:39:00 最后登录: 2020-08-05 21:50:34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