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苏北:“苏北有奇文”(外一篇)

时间:2020-01-12 18:46:25字数:6515【  】来源:原创 作者:佩佩 点击:0

  九次作代会期间,见到莫言先生。我送了他一本书,在扉面上写道:“莫言先生教我。”之后写了一段话:

  遥想二十七年前的1989年春,在北京朝阳区的鲁迅文学院,有幸在一个食堂吃了几个月饭。虽交往不多,亦有一二记忆深刻。一次与一帮同学在食堂门外的金鱼池旁扒饭(每人捧着搪瓷盆),莫先生您亦在,我边扒边说:“小金鱼真快活!”您退出筷子反问:“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还有一次聊到汪曾祺先生的小说,我自负地说:汪先生不会写故事。莫先生您也在侧,即刻反击:“谁说他不会写故事?《陈小手》是多么好的故事!”

  这些都印象深深,忽忽已二十载矣!另,先生您在篮球场上偶现身手,打球动作之抒情,亦让人想起浪漫主义之风格。球从身后头上一绕,抛向篮中,使人忍俊不禁,不能忘也。

  今因缘凑巧,能与先生一堂相聚,写此旧事,以博一笑。

  丙申年冬月于北京九次作代会期间,苏北

  写完之后,不满足,又想起一件小事,于是又在书的次页写了一段:

  莫先生您从部队来上课,中午在食堂吃饭,有次打饭排队,先生您拖一张椅子往屁股下一坐,之后每打走一位,先生您就将屁股下的椅子一拖;打走一位,您就将椅子一拖(椅子反坐),亦记忆深刻也。

  苏北补记

  写完,钤上印章。

  书会上交给莫言,聊了几句,照了个合影。因求合影的人太多,我便撤了。

  散会之后,我将此书及我写的这段话,发了微信。有朋友见了,说:何不请莫言先生在此书上签个名,岂不更有意义?此言极是。

  于是我将此书又复制了一份。第二天上会,我走到莫言身边,将书递上。他拿过书,我问:“昨天我写的那些,没有冒犯吧?”

  “没有没有,写得很好!”他说。

  我说:“在这本书上,给写个字吧。”

  他拿起笔,边写口中边念叨:

  “苏北有奇文。莫言,丙申冬。”

  呵呵!他连书都不翻一下,就这么一挥。真给了我一个惊喜。

  呵呵!凭莫言的聪明,他才是真正有奇文的人呢!

  在萧县吃蝶拉猴子

  蝶拉猴子,又叫知了猴子,或者出土前叫蝶拉猴子,出土后则叫猴子。萧县人自己也说不清楚。在酒店早餐,当地一位公安局的同志告诉我,叫蝶拉猴子,而接待我们的朋友老朱则说“知了猴子”。不管当地怎么叫,总之就是我们所说的蝉蛹,即是蝉的幼虫。

  萧县人爱吃蝉蛹,或者说蝶拉猴子。他们谈起来眉飞色舞,一桌人都相当高兴。老朱是个“蝶拉猴子”迷,他每年都要买一两千个,用矿泉水瓶装起来,放在冰霜里,慢慢吃。他说,一个矿泉水瓶大约可以放一百个,压满,再灌满水,之后冻起来。吃时取出一瓶,化开,和新鲜的一样。老朱说,这东西,高蛋白,低脂肪。他一个劲地劝我多吃,说:“绝对是绿色食品,对你的健康有好处”。

  蝉蛹的吃法有多种,但最好是干煸:将每只略略压扁,之后用平锅,放少量色拉油,油烧至微热,将之倒入锅中,加盐,煸至微黄,起锅,装盘。端入餐桌,趁热夹起一个,入口慢嚼,绵、软、香、酥,四色兼具,可以说是天下至味。

  蝉蛹的生长规律十分神奇。它的产卵过程就让你惊异不已。成蝉交配之后,母蝉就在树顶上,找那种嫩小的小树杈子,在末端将一根产卵器刺入嫩枝中,以切断树枝的营养,之后将卵产入嫩枝内。嫩枝被切断,营养供应不上,随之枯死,在风中很快折断飘落地上,一场小雨过后,藏在枝中的卵,孵化成幼虫就趁机钻入土中。

  蝉的幼虫要在土中深藏三年,或者更长时间(据说它吃的是树根的汁液),才能重新钻出地面。老朱说,要到每年的六月初,开始收麦子了,或者是麦子收得差不多了,梅雨季节快要到了。一场雨,土松了,这个家伙就钻了出来。农谚有:“打了场,垛好垛,地里猴子出来没得数”。“没得数”,就表示多得不得了的意思。

  幼蝉(蛹)夜间钻出地面(当地人告诉我,它是凭着嗅觉,闻着一棵树,沿树根往上爬),爬着爬着就慢慢变了颜色。天一亮,太阳出来了。它的壳就变硬了,就飞得了。蛹变知了,必须在夜间,蜕了壳(蜕的壳是一味中药)的蛹就变成蝉了。

  农民们与土地打交道,老祖宗需要多少代,才能琢磨出蝉蛹的生长规律。掌握了其规律,当地人便做起了人工种植的生意。蝉农们知道哪根树枝上有卵,于是便有了“竹柳苗”和“金蝉卵枝”的出售,便形成了“金蝉农”这么一个群体。

  我在萧县宾馆看电视,当地电视台不断有滚动广告播出:为满足广大金蝉农的后顾之忧,本公司出售“金蟑卵枝”,提供“知了猴子”种子竹柳苗……“种植”“蝶拉猴子”,已经成为萧县一门独门特色的产业。

  蝉农们将“金蝉卵枝”收购回去,“种”在自家果园里,卵就在自家土地里发育成长,等几年过去,蛹们都纷纷爬出地面,往树上爬。它们是多么希望爬到树的末梢,蝉蜕了,飞跑了,去完成一个蝉的一生。

  可是蝉农们却要收获了。

  蝉农们在树的半截腰上,裹一圈透明胶带,阻止蛹们往上爬。蛹爬到胶带上,就扒不住,“一骨碌”掉到地上,或者手电一照,也会掉下。蝉农们熟悉蛹的模样:它的眼睛是白的,它吸收的是树根的汁液,它没有肠子……

  现在这东西已经很金贵了,——它的生长周期那么长(比一头大牲口长得还要慢!)在饭店里,要吃上它,至少要一块钱一个!炒一盘,也得几十块钱!

  在萧县住了一晚。吃了几只干煸蝉蛹,听了这么个神奇故事。不记下它,真有点对不住这一方土地。

  是啊!我们往往忽视对自己无知的事物的存在。不是有一个成语叫“金蝉脱壳”吗?“金蝉脱壳”是怎么回事?是如何形成的?

  与我同行的一位女士,在听完蛹如何蜕变成蝉的美丽故事之后,非常惊奇。她的同情心上来了,说:“我以后再也不吃油炸蝉蛹了。”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佩佩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佩佩 会员等级:文学翰林 用户积分:1584 投稿总数:186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47 他的生日:03-13 注册时间: 2010-09-17 17:57:13 最后登录: 2020-07-05 10:24:1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