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李静:美食生香

时间:2019-12-04 01:36:47字数:12142【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炸 糍 粑

  炸糍粑并不难。

  煮一锅糯米饭,不软不硬,煮熟后,撒上适量的盐、辣椒粉、姜末、葱末和少许的几滴香油,用擀面杖狠揣,直到把之前晶莹剔透的米粒揣成粘稠的一团。

  在刀板或冰箱的塑料挡板上抹上菜油(我通常用塑料挡板),把揣好的糯米团扒到塑料挡板上,用沾了油的手往四周推拍,拍成一厘米厚左右,晾凉后,用刀切成四方块,就可以下油锅炸了。

  小时候,家里炸糍粑只有在中秋节。

  糍粑是在前一天晚上就拍好的,就放在堂屋的大面板上,因此,中秋节前的那一夜,屋子充满了糯米和油混合的香气,惹得人一夜睡不安生,只盼着天快亮,好早一点吃到多时不曾吃过的糍粑。

  天终于亮了,姥姥在熹微的晨光中起身,我尝试着也要起床,却被姥姥低声呵斥:天还早呢,还睡一会,糍粑炸好了,叫你。不得已,我复躺下,耳朵和鼻子却像探测器探测着厨房的声响和味道。姥姥扯柴禾的声音、擦火柴的声音、往锅里倒油的声音,油从冷到热,油花迸溅的声音,紧接着,“哧啦”一声,那是糍粑下锅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我再也忍不住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趿了鞋就往厨房跑。只见厨房里灯光影绰,烟雾缭绕,锅里油花翻滚,姥姥正坐在锅门前往灶洞里加柴,我怕糍粑炸焦了,急得拿起旁边的筷子就要去翻,姥姥忙制止我,说,炸糍粑急不得,没炸好就去翻,容易空壳。接着又说,赶紧洗脸去,别被油烫到。

  我把筷子一放,一溜烟地跑去洗脸了。洗好脸后,再回到厨房,桌子上已经放好了一个瓷盆,瓷盆里散落了几块刚从油锅里捞上来的糍粑,正冒着热气。挟起一块糍粑就往嘴边送,还没到嘴边,就感到腾腾的热气,嘬起嘴来呼呼地吹了两口气,又尝试着把糍粑往嘴里送,却只敢咬了小小的一个尖,还是烫得很。渐渐地,糍粑的温度到了可以接受的程度,味道也慢慢地散发出来,一丝淡淡的咸,掺杂葱香和姜味。糯米的粘度刚刚好,不稀薄,也不粘牙,咬一口,往前拉成薄薄的长条,可以看出糯米的莹润和泛着微黄的姜末以及碧绿的葱末。

  也有人喜欢在糍粑上撒上糖,甜咸结合,又是别一番风味。

  这是小时候对炸糍粑的记忆。

  成家了,因为孩子爱吃,我也经常做糍粑。一次做得并不多,做好了放在冰箱里冻着,什么时候想吃就拿几块出来炸,配上一点稀饭,就成为一家人一顿晚饭或早餐。

  有一次,我把做糍粑的过程拍成照片传至空间,没想到却引来一众好友的惊呼。他们除了垂涎焦黄诱人的糍粑,更多地是置疑是不是我亲手所做。也是,一个在外人眼里整天忙于工作的人怎么会做这样复杂的食品,就是会做,也没时间做,甚至也不想做呀。像我们这些人,就应该除了办公室还是办公室,其他都有可能是五谷不分、油瓶不扶,只有这样,似乎才符合这个社会对从事行政工作的女同志的判断标准。

  初始,我还解释解释,说,我不是你们想得那样啊,我在家可是什么都做的,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后来,我就不愿解释了,自己的生活,有必要喋喋不休地跟别人解释吗?这一天,是冷是暖,跟别人有关系吗?这一餐是甜是咸,跟别人有关系吗?

  我只记得,姥姥的那句话:炸糍粑,急不得,没炸好就去翻,容易空壳。这句话,今天想起,竟觉得与“治大国,若烹小鲜”有同样的道理。

  不急,不是懈怠,而是满怀期待、悄然努力,最终看到想要的结果。

  炸糍粑,还炸出了道理,这让我觉得生活的启示无处不在。

  韭菜饺子

  上周回妈家,跟母亲随口说想吃韭菜饺子,母亲立即答应说,那还不容易,下星期天回来我包给你吃。

  一周俗务缠身,间或也跟着友人吃了两次大餐,满脑满心的杂事,等到周末再次到来,竟把跟母亲的约定忘了。

  但母亲却没忘,星期天一大早就打电话给我,说是韭菜馅已做好了,我如果有时间就回家早点帮着包。这就是母亲,只要讲了,她肯定会做,只要她的孩子想吃了,她肯定会做。

  难得星期天上午没有事,我没敢多睡,起床后就直奔妈家而去。母亲正在厨房忙碌,一盆韭菜馅已做好了,盛在瓷盆里,散发着一阵阵诱人的香气。碧绿的碎韭菜、娇黄的鸡蛋丁、莹白的粉丝段此刻相互成全,又在食用油、辣椒粉、生姜末的全力映衬下呈现出一种似醉非醉、似醒非醒的状态,让人在视觉上就不由垂涎欲滴。

  包韭菜的面要和得软一些,这样包出来的韭菜饺子吃起来才更软香可口。面已经和好了,正在盆里醒着,我在餐桌上铺好干净的牛皮纸,洗好擀面杖,用小碗挖了一碗面醭备用。每次吃韭菜饺子,面皮是我包擀的,一则是我擀得快,二则我心疼母亲胳膊疼,怕她累着。面醒好了,我和母亲开始包饺子,先是把面搓成长条,再切成一小剂一小剂,用手掌把面剂压平就可以擀了,我刚擀出一个面皮就被母亲包成饺子,常常是供不应求,也促使我不得不加快擀面皮的速度。我们娘俩敘着话,包着饺子,不知不觉间面剂越来越少,韭菜馅越来越少,网筛上的饺子也渐渐首尾相接、胜利会师。

  这样的韭菜饺子我们通常包得很大,几乎有大半个手掌大,主要用来炕着吃。炕饺子母亲是高手,她不用平底锅,就用家里那只炒菜锅,先把锅底放水烧热,接着把生饺子一圈圈贴好,再用锅底的热水把饺子全部浇透,盖上锅盖加热蒸上几分钟,几分钟后饺子已经熟了,但还不能起锅,母亲会沿着锅边淋上少许的菜油再用小火炕上一会,经过油炕的韭菜饺子,一面焦黄酥脆,一面薄如脂玉的面皮里透着碧绿和点点金黄。拿起咬上一口,韭菜的清香和饺子里蒸腾的热气立刻窜进口腔的每一个缝隙,充沛的油和着韭菜汁顺着手指往下滴,让人忙不迭地又要去吸吮那些精华,就在吃的过程,春天的气息一下子就侵入心底。

  韭菜是属于春天的。尽管现在一年四季都有韭菜可吃,但我觉得吃韭菜还是要在春天最好。春天的风暖和而轻柔,韭菜就在这风里冒头生长,不疾不徐、不骄不躁,不追求叶片的肥大,也不追求外形的俊美,只专注于内涵的修炼,吸进土地的养料、吸进春风的精髓,把属于自己的气味攒得足足的,备得酽酽的,就等着有心人采撷回家,把它做成一道可以让全家人饱享口腹之福的美食。

  清明节随家人去给姥姥上坟,中午在一附近亲戚家吃午饭,亲戚家有一片菜园,其中就有一块地长满了绿油油、支楞楞的韭菜,亲戚盛情,掂了一把刀就去割韭菜要送给我们,我们随她到了菜地,见她用一把弯刀娴熟地割着韭菜,不一会就割了一大堆,我们不时阻拦,说,够了,够了。但老人家手却不停,边割边说,韭菜在俺们农村不稀奇,割了一茬又长一茬,俺家也吃不了,多割一点你们带回去包饺子吃。

  老人家嘴里的割韭菜,这个割字用得极妙,没用摘,也没用挖,而是割,可以想见,韭菜以割为乐,割一茬长一茬,一茬一茬又一茬,蓬勃的生命在春天里恣意铺展,无止无休。

  那天我们带了几袋韭菜回来,一到家就择的择,洗的洗,当晚就包了韭菜饺子吃了个嘴油肚圆。

  春天的饺子馅除了韭菜当主角,再无其他更好的材料可以代替。

  好吃的饺子除了母亲包的,也再无其他可以代替。

  红 烧 肉

  猪肉的烧法有很多,我以为,红烧肉最能体现猪肉的真正气度与雍容。

  买一块新鲜的上好的五花肉,切成粗暴的四方块,这就是红烧肉的原始材料,生姜、冰糖、料酒、老抽是红烧肉的铁杆伙伴,少一样红烧肉都将无精打采、食之无味。

  肉切好了,配料也备齐了,锅就开始正式登场。先在锅里倒一点菜油,待油烧热后,放入姜块,用锅铲压住姜块擦锅,这样肉进锅时就不会沾锅。随着“哧啦”一声,肉义无反顾地投身到油锅里,这时手不能停下来,要反复地翻炒,肉炒到微微出油,加料酒、老抽,再翻炒一会,就加入冰糖,待冰糖融化,糖色渐起,一次性加入开水小火慢炖半小时,收汁撒入葱花起锅,一碗红淤淤、亮晶晶、颤微微的红烧肉就算做好了,挟起一块往嘴一送,只感觉肉皮象橡皮糖一样弹劲有力,间杂的肥肉又象嫩豆腐一样入口即化,精肉部分因为饱吸了汤汁而舒展了经脉,吃在嘴里不柴不软微微甜刚刚好。这样一碗红烧肉,不需要就饭就可以吃掉一半。

  对于猪肉,中国人情结很深。七八十年代,物质还十分匮乏,寻常百姓要起吃一顿猪肉堪比登天,除了过年过节,平时是很难见到荤腥的。即使是过年,割回来的猪肉也是少得可怜,肥肉可以炼油,还可以解馋,因此成为抢手货,大人们在厨房烧肉,小孩子们就在锅台边逡巡,就算是吃不到一块肉,哪怕是闻闻锅里的肉香也是好的。肉烧好了,就那么小小的一碗,并不能放开肚皮吃,大人们就紧着小孩子吃,我们也十分好奇,为什么大人的筷子总是往那些素菜上挟,这么好吃的肉难道不爱吃吗?小小的脑袋瓜不愿多想,眼睛只盯着碗里的肉,生怕兄弟姐妹多挟了一块去。

  渐渐地,生活好起来,物质丰富起来,餐桌上的菜也多起来,有那么一段时间,猪肉在人们眼里黯淡下来,爱美的人怕吃多了发胖,讲究健康的人担心高血脂,人们以吃清淡的素菜为荣,仿佛这才懂得养生,有了品位。

  也许是物极必反,当人们吃过一段时间素菜发现嘴里快淡出鸟来,猛然又觉得猪肉才是上天馈赠给人类的珍品。不是啥呢,猪肉价格不高,满街都是,随手割上一块,就可以烧成芹菜肉丝、水煮肉片、肉沫茄子等等等等,当然还有百吃不厌的红烧肉,这些菜不仅烧起来简单省时,吃起来还可口下饭,既不象海参鲍鱼那样高贵、不易接触,也不象咸菜萝卜干那样寡淡、见多则烦,而是荤素搭配、两相浸润、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实实地落入胃里,养在心里,满足在嘴里。吃了这些菜,胃与嘴都不再挑剔或作其他期待,它们也知道,回味最悠长、最能满足吃这个欲望的,除了肉,再无其他可以比拟。

  其实,老百姓碗中最常见的肉也象极了生活中的一些现象,譬如,用过了空调、电扇,还是觉得小时候那把芭蕉扇摇来的风清凉自然;见过了名山大川、名胜古迹,还是觉得家乡的一泓溪流一处花圃可爱生动;住过了宾馆酒店、民宿农舍,还是觉得家里的床铺最松软舒适。因为最朴实无华的、最长久普通的、最近在咫尺的,才是最实在最可信赖的,如同那碗红烧肉,从来不担心吃不起,从来不担心不好吃,永远给人以踏实和妥妥的享受,就象紧紧抓在手中的幸福,让人对生活充满了信心与期待。

  美食,可以疗伤,更可以励行。

  这一生,与美食为伴,两不辜负。

TAG标签:

【审核人:凌木千雪】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0563 投稿总数:4427 篇 本月投稿:10 篇 登录次数: 758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12-20 17:26:06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