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晴耕雨读:来了又去

时间:2019-12-01 19:15:42字数:14073【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她又要搬家,现在是一年的秋季,这一年过去了大半,她也搬了三次家。说不定,在这年剩下的时间里,她还会搬家。过去的几年,在这个城市,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每换一次工作就搬一回家,她知道,辗转是太平常的事,学会蚂蚁一样坚强地生存下来比什么都重要,一切才有希望。

  “你好!请问我可以看看你的房间么?”她大胆的试探着,脸上露出羞涩的神情。

  “哦,可以!你也想住到这里来?”

  “是的,这里晚上吵吗?”她最喜安静。这些年,她被这个大都市喧哗得心神不宁,被合租者搅扰,被体面的工作强压,得了轻度神经衰弱。

  她打量着房间的结构,与她刚才看的隔壁那间空房的格局没什么两样,都是一个大卧室(活动、用餐、睡觉),后面隔断成一间小厨房(三平米左右,有个洗菜池,简易灶台,一架挂在墙上的抽油烟机)和最里边的一个小卫生间(马桶、洗脸池、热水器),厨房与卧室之间没有门隔开。大卧室里除了一张空空的双人木板床,一张旧桌子,一把旧椅子之外,别无他物。

  尽管如是,空间却宽敞多了。相对之前住的,这儿已经不错。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就相当可以。租金相对市区的套房要便宜很多,能承受得起,少去了与人合租的烦恼。

  “呵呵,不吵吧,我也不知道,晚上睡着了就不吵!”他勉强的笑着。

  “那,那应该还是吵的,听说早上五、六点钟就有人施工盖房子。”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朝东方向的正在砌的红砖。

  这儿是城乡结合部。市里房租贵,打工者就往这偏远的“城中村”寻农民的房子租住,一传十,十传百。在城里工作的非本地人就一波一波的涌过来租房。农民们便家家户户将原先的老房推掉,盖起了楼房。一字排开,一般三层左右,大约十五间,也有阔绰的,最高建六层。多建多租,多赚钱。租客们你来我去,如走马灯。老农们,坐在自家门厅里,坐收租金,不亦乐乎。

  她到这里转悠很多趟了。从各个住户那已经打听到这里的情况,但还是想不断证实是否吵闹,是否能适应这样的居住环境,无非是给自己多下几次住到这个离市中心五十公里外的决心。毕竟,她太怕吵了!离上班的地方又远,步行出村再公交倒地铁,单程就要两个小时。可如今,兜里光景不好,一时半会又找不到更合适的“小窝”。目前与人合租的套间,房东要卖,给的期限快到了,正面临被赶走的危险。前三次无奈搬离,都因这个缘故。房价普涨,且涨势喜人,攥着手里的房子都想赶紧出手,挣个好价钱。

  他忙说:“晚上不建。我晚上不吵,你住我隔壁吧,隔壁还空着呢。早上要吵的话,你就起早点,去跑步也很好啊!”

  “哦!我再看看,谢谢你。”她有些不好意思,从他屋里出来,心里却踏实了很多。

  短时间内,她实在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居处,也实在找不到更满意的房间。也许下意识里就为了那句“我不吵,你住我隔壁吧”的诚挚邀请,也或许是他友好的随意一说,却帮她定了主意。

  她搬过来了,在一个初秋的星期六的上午,搬在他隔壁,一墙之隔。

  他见她拖着大包小包从他门口经过,红色T恤配蓝色牛仔裤,扎着高高的马尾,很利落。他走近她,笑容满面地说:“真搬过来了?需要帮忙吗?”

  她礼貌地回应:“谢谢,不用的。”

  他又热情地说:“我去买菜做饭,中午一起吃,反正你还有得整理呢。”

  她想推辞,看他很诚恳,以后总有互帮互衬的时候,便答应了。

  中午的饭很香,他做了红烧鱼。很巧,他们来自同一个省,飘在皇城根下。他学的金融,目前帮人做期货生意。她也告诉他,在某医疗机构做客服。都是同龄人,聊起来自然很畅快。只是,她讲自己的不多,都是她问他答,气氛很好。

  天气渐渐转凉,身上的衣服从短到长,从长到多地变换。他们之间,如她先前猜想的那样,愉快地相处着。每个工作日,他俩一同挤公交、倒地铁,去市内上班。一到周末,便相约去村外的空地上打羽毛球。各自关门入睡前,他总是笑嘻嘻地眯着小眼睛嘱咐:“明早我起来喊你,不要赖床哦!”可第二天早上,总是她先敲他的门,大嚷着:“去打球啦!”

  很多时候,他们晚上和周末一起做饭,一起吃饭。聊高深的价值观,也聊娱乐圈的八卦;聊工作强度,更聊这个城市的拥堵状况。

  先前,还是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就洗碗。后来,分得不那么清了,洗碗的事就互相推诿起来。多数时候,仍然是他做饭,她总是洗碗的份。

  他知道她的一些秘密。比如感情的困惑,那是她接打电话和不经意的叙述时,他得知的。他的事情,她却了如指掌。谁发了信息给他,谁是他难忘的初恋女友以及大学时的那点糗事,他都不避讳的告诉她。简单的快乐,充实的漂泊,日子一天天如水而逝。

  他们嬉笑怒骂,有时为了一部电影的细节争论不休。关系越来越随意,言词越来越随便。

  有一天,他莫名地对她说:“给我介绍个女朋友吧!”她大笑:“好啊,好啊!要什么样的,我手头有货。”他见她爽快的答应,羽毛球没接住,就愤愤地:“会不会发球?”

  他们认真地工作,可工作的压力令人焦虑。

  她更为自己的感情苦恼、伤心、徘徊,而他对她介绍的女子也无兴趣。

  终于,她为自己的感情伤心过度,泣不成声!那个冷月无声的夜晚,他隔着墙发短信劝慰她:“人生像一趟列车,旅途中不断有人上下,下的人离开了你,又有新上来的人与你为伴。下车的人你不需留恋,因为他到站了,那是他的站点,不是你的。你应该寻找与你一起抵达目的地的人。”

  她如梦初醒。

  第二天的清早,他来敲她的门。她不再心伤,他用最温暖的话提醒她:“到此为止,不许再哭,看你憔悴的......”眼神里全是关切。

  已入冬!他不再如先前那样帮她的忙,更多的是依赖她去做家务活。他们本来是两家,走得太近,好似一家人,住在同一屋檐下,两个房间里。

  有同学来看他,他做了三个人的饭,请她一起吃。同学把在国外两年来的工作心得及生活见闻向他们侃侃而叙,她略有所思的看着他同学的脸,想从那张脸上找到她未见过的外国人的生活情景。他见她着迷地听同学絮叨,便起身洗碗去了。

  同学在他这里住了时日,便要回老家找工作。临走丢下一句话:“无根浮萍,我厌倦了!你们还在这里坚持!”

  他和她都面面相觑,无以言答。

  自从他同学回家后,他和她的工作都更忙了。下班后,他往她屋里跑得少了,主动做饭更少,她也不觉得什么。有时多做一些,喊他一起吃。有时在外面糊一嘴,回来经过他门前,他正在做饭,说也做了她的。她懒懒答道,吃过了。

  又到周五的下班点,天很快黑下来。不一会儿,小雨夹雪子地下起来了!她拖着一天的疲惫,回到住处。从包里掏出钥匙开门后,随手将背包撂在座椅上,便顺势倒在床上休息。不到一分钟,她感觉不对劲,闻到一股酸臭难闻的气味,她起身往厨房的方向走过去。

  不好,早上用煤气灶烧水后,忘记关最下面的阀门了,导致轻微的煤气泄漏。

  她一下子感到危险,瞬即关了阀门,慌张地将前后门窗打开,快速来到外面的露天走廊上。她稍定了定神,看见隔壁他的灯亮着,便过去轻轻敲了敲门。

  她告知他煤气泄漏的事,问他要不要紧。

  他几个快步跑到她房间,闻了闻,说,还好,气味不是很明显,但今晚,你房间是不能住人了,要开窗通风,散散味。

  她回过神来:“那怎么弄?我晚上睡哪?”

  他说:“这附近没有宾馆,还真是个事。外面下小雪了!”

  她难过起来。

  他说,把被子抱到我房间来吧。

  她惊异地看着他,不知他往下要说些什么。

  他也不管她的神情,将她的盖被一把抱住,往他的房间走。

  她明白过来,他想让她今晚睡他的床,可他在哪里睡呢?疑惑中,他坚定地对她说:“今晚我们将就一夜,一人一头,各睡各的被子,互不打扰。明晚,你房里就好了,但今夜,你绝对不可以睡那个屋子,关起门来,长时间在里面呼吸,会对身体有害。”

  她说,这不行,这多不好,这根本行不通,要去外面找一家宾馆。又说要去找房东,看有没有空房,先睡一晚。

  他没好气:“找一晚上宾馆,天都亮了。外面正下雪,零下两、三度呢!你当闹着玩么!再说,就算房东有空房间,打扫还要半天呢,还不说今晚洗漱,取东西,上下楼的,都不方便。”

  她迟疑着,虽然和他熟悉,但......睡在一个床上,别扭不说,晚上肯定睡不着啊。这叫什么事嘛!

  他嗔怪道:“快点去把背包拿过来啊,大小姐!你晚上不要挤我,不要对我有非分之想就是了!”一句话,倒把她惹笑了,想着他应该是个君子,姑且凑合一夜吧。

  天冷,洗漱完,他先睡下,头朝里。她磨磨蹭蹭的,想着在他房间坐一晚,躺下也是睡不着。便关了灯,静默地呆在椅子上,找了枕头靠着,闭上眼养神。

  屋里只有一个电暖气片,她尽量靠近它,暖着身子,又加了一件外套,可还是觉得嗖嗖的冷。

  忽然,从黑暗里传来一个声音:“矫情!”

  她心里瞬时五味俱陈。想反驳,又无从开口。

  只好大大方方的来到床前,故意大声地说:“往里些,这点位置怎么够!”

  他一动不动。

  她只脱去了外套,将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蜷缩着。过了好一会儿,她轻轻的翻了一个身,双脚才慢慢往后伸展,又怕碰着他,尽量往床沿边挪。一会而,她又翻了一个身,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一晚相安无事。醒来时,他出去买早点刚回来,她面带一丝感激。他揶揄道:“中午是不是得做点好吃的感谢我一下?”

  她笑着说:“瞧你那德性!”

  同床而眠之后,他更不忌讳她是个女孩子。有时,睡觉的点到了,还跑过来敲她的门,问在干什么?她说在泡脚,准备休息了。他就说,我也要泡,暖和暖和。她无法,让等几分钟,先泡一会再让给他。他在门外催,说要冻死人了,赶紧开门。她无奈,将脚擦干,给他开门。他泡着脚,偷着乐。说,你真会享受,以后泡脚,都喊我一道啊。

  她笑而不语,不知说什么好。

  一天晚饭后,她见他傻坐在电脑前打游戏,想和他说点工作上的事。他突然埋怨:“我心里烦,别在这捣乱。”

  她惊讶:“我捣什么乱了?”

  他气愤着:“说了让你不要烦嘛!”

  她的脸涨红,本来就笨嘴拙舌,不知从何分辨,恼得甩门而出。

  这夜的月亮很亮,却寒气袭人。

  他们都沉默了,互不理谁!

  下了班,他把自己泡在游戏的世界。

  她也回到了先前安静的一个人的生活里。

  如一场戏,有开始,就有结局,但总是不完美!

  他们又像刚开始时有点熟悉的陌生人一样,好不容易碰上一面,也是客气地笑笑,偶尔一句无关紧要的寒暄,尴尬,冰冷。

  他思考着:难道这份友谊终结了?他将这定为纯而又纯的友谊,而不是别的什么。他有些后悔,后悔自己没好好保护它,忽略了人生中有些关系需要用心经营。

  友谊的消失有时跟爱情一样:快得惊人!

  而她,有些失落。少了一个关心她的人,少了一个陪她打球,一起买菜做饭,大笑,肆意地,天南海北地阔论的知音。

  这个城市太大,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的人,都穿着厚实的防御外衣,能忍受最大的委屈;也怀着易感的心,被某个善意的画面或言语触动。她无形中已被这座城市浸润,学着这个旋涡里的人,平静地接受一切意想不到的事的发生。

  而她心里,还是喜欢长久的东西。

  又一个星期六的早晨,她准备出去跑步。刚拉开门,只见从隔壁走出来一位睡眼惺忪的女子,蓬头乱发,身着一套淡粉色的毛茸茸的睡衣,随性趴在走廊上的扶梯上,仰着头,闭着眼,向门里喊道:“起来吧!太阳好得很哩!”

  严冬已然来临,她决定再找房子,从这搬走。

  怕冷的她,想快些找到带地暖的房子,哪怕又与人合租,先熬过这个寒冬再说,继续蚂蚁一样努力地生活。

  她心里有希望,不管希望的尽头还剩下些什么......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0328 投稿总数:4380 篇 本月投稿:278 篇 登录次数: 754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12-05 15:26:0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