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写景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老迟到:邂逅南伊沟

时间:2019-09-09 20:16:06字数:6018【  】来源:原创 作者:散文网 点击:0

  若不是亲临,仅听南伊沟这名字,感觉土得掉渣,跟家乡常见沟沟壑壑的风景别无二致,几无幻想和期待。一旦走进,就有了藏在深闺人不识的感叹,其风光秀丽,其风情万种,可谓惊艳万分。

  “南伊”,藏语意为“仙境”。南伊沟地处喜马拉雅山区东段,位于林芝地区米林县南部的南伊乡,有“西藏小江南”“藏地药王谷”之称,传说藏药始祖云丹贡布在此炼丹行医、惠泽民众,是神秘藏医药文化的重要发源地。沟内有河名叫南伊河,从南向北流入雅鲁藏布江。这里平均海拔2500米,年平均气温8℃多,气候温暖湿润,动植物资源丰富,生态保护完好,被誉为“中国绿色峰级的森林浴场”“地球上最高的绿色秘境”,既是民俗旅游点,又是生态旅游区。

  由于地处中印边境,前往景区需办理边检手续,路上还得停车接受检查。到了景区再乘坐电瓶车,沿沟谷修建的简易公路前行。道路狭窄,崎岖蜿蜒但很平坦,不见尽头的前方是翠绿幽深。路左侧是高低不同的山峰相连,群山环抱着天然原始森林,高大的针润叶混交林覆盖其中,山凹较为开阔处有牧草丰盛的草甸,云雾缭绕着山与林,山峦越发层峦叠障,林木越发郁郁葱葱。路右侧透过树林和灌木空隙,可见南伊河,河水欢快地流畅,水声淙淙入耳,水花四溅入目,浅吟低唱,像一首动听的歌谣。路与河紧邻处,可见河底,水质清澈透明,大大小小的石头安逸地躺在河床里,心甘情愿地享受着水的温柔和激情,永不言弃,经年相伴。

  开车的司机是位珞巴族青年,技术娴熟,人很健谈。路过药园、珞巴演艺广场等景点,他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不失时机地介绍着风土人情和鲜为人知的珞巴文化,话语中饱含着对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的深情,对家乡的自豪,对当下的满足。南伊沟是珞巴族的最大聚居地,珞巴族又是我国人口最少的少数民族,目前境内总共不足3000人,信奉原始巫教,世世代代主要生活在林区,狩猎是最重要副业之一。西藏和平解放前,珞巴族过着刀耕火种、结绳记事的原始部落生活。如今生活好了,走出大山,搞起了旅游,日子越来越红火。

  走进珞巴族民俗文化村。村庄房屋就地取材,以木为料,顺着山坡依势而建,比较低矮,像花园别墅,古朴舒适,又与周围山色风景融为一体,被人誉为神秘的“世外桃源”。不远处,有珞巴人用木料搭建的休闲长廊,供游人休息,有卖当地各式工艺品的,也有为游客准备的简单食品,还有支着炉子正在烧烤玉米、土豆,香气飘在空中。同行者有人忍不住馋虫,买得几颗,咬上几口,连连称赞。

  观看琼林野生动物养殖园。主要有藏野猪,实为圈养,用木头围成的栅栏,只是比内地的猪舍空间更大,场地更宽阔。阳光下成群的猪儿悠闲自在,旁若无人。

  驻足南伊观景台。有木栈道相连,步行其上,直到河边,凭栏赏水,只见浪花扬起,晶莹剔透,洁白如玉;水至清至纯,石无棱无角,水动石静,水石相依,动静相合,惬意得恰似一幅画。昂首看山,山高树远,一片绿色相叠,参差不齐的树冠争先恐后试与天公比个高低。而蓝天白云在空中,俯视着群峰,还有这树这水,云动树静,动中有静处,一切显得那样空旷寂静。再看近在眼前的风景,高山有流水,细流入河谷,让人总感觉不忍心去打扰这份难得的宁静。

  穿行原始森林。驻车远足,林中木栈道看不到尽道,路在林荫里延伸,古树茂密,造型奇特,林间较为宽阔处,绿草繁茂,绿苔如毯,到了原始森林才感到岁月沧桑。林林总总的奇树围绕在身边,有的参天而起,高拔挺立;有的粗壮强劲,身姿圆满;也有的折地而卧,静躺在不具名的草花丛中,在阳光风雨中慢慢腐朽,诉说着一段古老的岁月。

  信步美丽牧场。成片的草甸连成一体,色彩相比原始森林丰富起来,红黄蓝白紫,五颜六色的花儿争相斗妍,娇艳欲滴,随风摇曳多姿,显得极其妩媚动人。不远处,有马儿羊儿饱餐后卧在树荫下。导游反复叮嘱,千万不要随意踏入草甸,因为随时都有陷于绝境的可能。听后,谁都没问原因,我却在瞬间联想到红军长征时过草地的艰难情景。或许并非此地,但像这样表面温柔实则险恶的草地,当年真的不知吞噬过多少年轻战士的生命。

  回首群山,山脊处,是非法的“麦克马洪线”,近在眼前而不能登临。回首历史,国弱民穷受人欺。英国殖民者与印度政府单方面对中印边界非法划的这条线,至今遭到了我国强烈反对,造成了目前仍有9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被印度非法占领。再联想起1962年那次为维护领土神圣不可侵犯的中印战争,虽非在此地打响,但我军为何不在胜利后夺回侵占的土地,反而撤退到1959年中印双方实际控制线中方一侧20公里以北地区呢?百思不得其解,至今仍是谜。转而又想,这本不该吾辈能想通的,何必自费心思呢!

  返途突然下起小雨,急促而细密,几分钟光景就戛然而止。想起珞巴族司机的话,走进南伊沟,一沟有四季,几步不同天,天气真像小孩子的脸,说翻就翻。或许,这儿就是如此神秘,老天也要专门来验证他的话,硬是给游客点颜色看看。

  当晚,夜宿八一镇,期待下一站美丽,梦中听到纳木错在召唤。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