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写景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湘韵散文|龙门溪大侠张天发

时间:2019-05-05 17:01:08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摘抄 点击:0

  张天发是辰溪县龙门溪金家坳军地坪人,出生于清末。张家世代行船谋生,并无多少资财,但时逢乱世,张家累遭匪患,有苦难言。于是其父遍访名师,一次经大酉观主持介绍,认识了峨嵋山道长,决定将其子送往峨嵋山习练武功。

  张天发天资聪颖,其时年方九岁,在其父的启发下,自幼喜欢习武,找到了名师,也非常高兴,张家倾其所有作为盘资,父子忍痛别离。

  张天发有习武天资,受得了苦训,又得名师倾囊相授,历时九年,终得真传,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尤其轻功无人能及,且精通医道。武艺习成后,张天发牢记师嘱,以善为本。回到老家,从不显山露水,继续与父亲行船为生。

  一、清浪滩救险受称颂

  沅水行舟最险的是清浪滩,经常有木棑和船在此被湍激的水流冲烂。有一次,张天发木船过青浪滩时,前面横着冲烂的木棑大树,眼见就要撞到张家的船,只见张天发持一竿小篙,轻飘至大树上,拔开大树,张家船及后序船只得以顺利飙滩成功,张天发在激流中如飞而力拔大树,惊得旁人目瞪口呆。船帮以为他有侠客武艺,此后张大侠之名传遍沅江,但张天发总是低调做人。那时纤夫多,很多地段的纤路在悬崖峭壁上,伤人是常有的事。张天发常帮人治外伤,或帮他人在激流中解缆,从不炫耀武功,因而虽年纪轻轻,颇受人尊重,辰河船帮以有这样一位大侠而自豪。

  二、德山码头比武显真功

  民国时沅水船运发达,每天有大量抵达常德的船只,非常拥挤,到达常德由湖上岸需要四、五天时间,其间苦不堪言的是饮食,清澈见底的湖里全是一层层大便,船家又不得不就此烧茶煮饭,水的苦涩让人度日如年。辰河船帮清代就联合在常德购得一大码头,称辰麻码头,由于生意红火,让人觊觎。麻阳武术家滕黑子,曾名满常德、沅水,辰麻码头无人敢犯。在滕黑子年老返乡几年后的冬天,常德地痞自侍人多势众,以为恶龙难斗地头蛇,纠集一帮武士,手持梭标大刀,强占辰麻码头,导致辰河船只无法靠岸,船家怨声载道又无可奈何。于是辰河船帮商议,请张天发出面压阵,夺回辰麻码头。经过帮会头目们的数日软磨硬泡和众船家的苦苦请求,张天发最后答应了,由他一人上岸比武,众人不得因此激起械斗。

  张天发持二丈多高的长篙上岸。只身与手持大刀长矛的对手谈,只能比武,点到为止,对方答应了。

  张天发将长篙用力插入土中,然后背对长篙,双脚用力一蹬,扶摇直上,立于篙顶。更令人不可思义的是,他在篙顶表演了倒立、腾空等高难动作,而长篙却纹丝不动。表演结束后,张天发从竹篙倒悬而下,叩谢而礼,并礼请对手一试。对手手握长篙,刚一用力,长篙粉碎倒下,常德打手们见此情景,轰然而散,常德的辰麻码头又顺利回到辰河船帮手里,辰河众船家皆大欢喜,张天发也让常德武术家徒生敬意。

  三、悬崖救子有仁心

  张天发武功惊人,总是有人不服,向他寻衅。有一天上午,常德黑帮绑了张天发不到十岁的儿子,吊在河滩边十多丈高、几近垂直的悬崖上,声称,只要张天发从悬崖下爬上崖顶就放了他儿子,否则就让他儿子从悬崖上摔下,气氛非常紧张。张天发当时正在悬崖下的河滩上修船缆,他慢条斯理的笑着对送信人说:“我儿子年幼无知,如有冒犯,请多包涵啊,请你们放了我儿子。”对方不依不饶,限定午时前,非要张天发从河滩爬上悬崖不可,而悬崖上站满了手持大刀长矛的汉子。

  张天发的儿子吊在悬崖上,声嘶力竭地哀求父亲救他。临近中午,对方丝毫没有和解的意思,辰河船家们也为张天发儿子的安危捏了一把汗,很多人跃跃欲试,但感到无能为力。众船家多次乞求对方放人,也无济于事,调和中对方提出张天发不能携带任何武器,只要从河滩爬上悬崖顶,就无条件释放他的儿子。于是张天发手持一根扁担,从悬崖下快步如飞,盘旋而上。对方早有准备,在崖顶上放了许多石头,欲置张天发于死地。当张天发起步时,对方从悬崖上猛掷石头如雨点击打。张天发在头顶舞动扁担如伞,只见飞石触“伞”而飞,不多久就登上崖顶,对方四散而逃,他不伤一人,成功救出了儿子。张天发仁厚的品性和超凡的武功再一次赢得大家的敬重。

  四、旋风峨嵋地趟棍结友谊

  张天发一身武功,他从未保守,常在村中免费指导村中少年习武,村中人大多略通拳架,但是不能持续吃苦,有的学得些皮毛,自以为了不起,经常炫耀。一年正月,金家坳张家村人舞龙灯到了蒋家坪钟家,钟家也是武术世家,并常年延请拳师教艺,村中个个武艺精湛,想一窥很有威名的张家武艺。那时舞龙灯是代表家族,除了舞灯之外,还要施展才艺,大多以切磋十八般武技为主,点到为止。舞龙灯方如果武艺过人,会被主人合村欢迎,不仅有厚礼“封帖”,还要留客大宴。

  但是在比武中,张家青年个个技不如人,无奈之下,只有服输,听凭钟家处置。钟家青年按照舞灯规矩,揭了张家龙皮,张家龙灯只得偃旗息鼓,狼狈而回。

  第二年正月,钟家舞了一班狮子灯,请帖送到金家坳张家后,张家很多人想报复钟家,慑于武技不如人,请张天发出面。那时张天发已年近六旬,他在村中辈份最高,村中老少多次求情,要“天发公”露一手,刹一刹钟家威风,挽回面子,张天发以舞灯是亲友近临的游玩,不必当真为由,始终不肯应允。

  当钟家狮子灯锣鼓喧天到达金家坳时,按照惯例开始表演武艺,张家人却比试不了。张家老少求助于张天发,并当面约定,如果张天发不肯为张家挽回面子,就将张天发木房烧毁,永不往来。万般无奈之下,张天发与村中老少约法三章:不得因他表演武艺而借故惹事生非;不得因此两村互伤和气;张天发表演过后,点到为止,不得再行比武。当全村人满口答应后,他才同意参与表演。

  张天发表演的是峨嵋地趟棍,他持一齐眉棍上场,声言他舞动棍后,任何人可以向他沷水,如果事后发现他身上濺上水,算他输。当多名好事者备好了脸盆、水桶后,张天发倾斜呈45度角舞动齐眉棍,只闻见“呼、呼”风声,整个人裹在棍影中,辗转挪腾,如风如云,如影如幻,让人大开眼界。众人水沷不进,只见水珠纷飞如雾,不见人影。约半个小时后,不再见有人沷水,张天发从容停下,四面叩首而礼,脸不红,气不喘。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张天发棍刚停下,钟家舞灯人立即叩手致礼,齐称:“张老师傅武艺高强,我辈无人能及!”并自愿丢下狮子皮,空手而归。张天发高声挽留:武术是中华国宝,防身健体,非一人之能,需要大众研习,各发挥所长,互补互用,不是用来结怨生事的。钟家舞狮人武艺精湛,让张家大长见识,可以促进张家后进努力学习,我在此对钟家狮子灯表示热烈欢迎和非常感谢。并诚恳为钟家舞狮人准备丰盛晚宴后,鸣炮礼送钟家狮子灯出村。

  钟家人感恩不尽。自此后,钟家人文武并修,谦虚好学,从不显露过武功;张家年轻人习武更加刻苦,后来安坪张家湾有一人继承了张天发的武功和品德,被人称“张半仙”,为沅水的航运平安出过大力。

  张天发一生行善,自食其力,治病救人,年高八十余在龙门溪金家坳军地坪善终。张天发的老表覃黑子,金家坳驼田垅人,也是闻名的武术家,他善使双锏,手指练成鹰爪功,力大无穷,无人能敌。他也是以行船为生,一生尽行善。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