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写景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许红:三月的灵丹

时间:2019-04-12 20:18:07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立春后,即便春寒料峭,大地母亲都会无私地馈赠一种耐寒力和生命力极强植物—荠菜。它是菜,更是药。

  我是出生在物质比较匮乏的70后,有个勤劳的农村姥姥,竭尽所能用心填补着我经常空空的胃。最喜欢“陌上柔桑破嫩芽”、“小径红稀,芳郊绿遍”时,荠菜钻出地面,姥姥挪着小脚,田埂上、河坝坡、菜地里、麦苗和油菜隙缝里,花白的头发一点一点的,除了挖荠菜,连同周边的其他野菜统统进到菜篮里,野菜是家畜的佳肴,带着白白、香香根的荠菜就是亲人的美味。我就是她的小尾巴,跟前跟后,学会了认荠菜,拿不准时,就不停地问,耽误姥姥不少事。至今仍清楚记得姥姥没有一丝的不耐烦,笑眯眯的夸我的样子。挖荠菜的同时,姥姥给我讲关于荠菜的神奇故事:“传说从前,有个女人得了重病,迷迷糊糊梦见个老奶奶,告诉她拔些长在路边的茎上长满像小扇子一样,会开米白色小花的绿色草,带回家煮鸡蛋吃。家人照做,病好了。这种草,就是香荠菜,人人都说那老奶奶是观世音菩萨下凡,来救命呢!饿死人年代,只要能熬过寒冬,荠菜一冒头,人就得救了,其他草也能吃,但是只有荠菜最香,最爽口,它身上的药性能保人健康。三月三,荠菜赛灵丹啊!人人都想挖香荠菜,少,就稀罕,只能做药引子!”

  野菜遍野的庄稼地,慈祥的小脚姥姥及姥姥肚里的古……撑开了我的眼界,像孩子们迎着阳光玩的泡泡,童真、美好、空灵;香荠菜的传奇、药效,滋补着我朴素的人生!

  “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人到中年的爸爸视网膜出血,亲朋好友都说摘点荠菜花,泡水喝吧。童年我以为是偏方,放学后,总会提个竹篮子到小镇外的大坝和菜地捋荠菜花。米粒样的花,从竹蓝的隙缝中“逃掉”,没办法,就把整株荠菜连根拔起,回家后择洗干净,妈妈在铁锅中熥香,给爸爸泡茶喝。每每捧着拔老荠菜弄伤的手,想到爸爸的眼疾会好,就不觉得疼了。从春到初夏,老荠菜拼出老命,吐花结籽,源源不断供着爸爸的“眼药”。那段时光,野地成了我姊妹的游乐场,荠菜花成就了童年对父亲的最大的爱心,孝心使荠菜药发挥了最大效用,爸爸的眼疾没有继续恶化。去年我才知道,现代医术终于能治愈视网膜出血了,朋友告诉我北京一家医院,打1万人民币一针就能阻止视网膜继续出血,并慢慢消化已出的血。不知道针剂有没有荠菜的成分。老人常说,“三岁看老”,父母从眼疾事件中看出了自己能老能所依。是的,不论世事如何,弟妹合力,使晚年半身不遂20年的老父亲得以善终。现在每每到野地,我仍然寻找荠菜,哪怕是它们的花,荠菜给妈妈做包子、饺子、拌面蒸,而荠菜花给爸爸泡茶喝,可是,今生再也不见了爸爸,而我就像蒲公英的种子,带着父母最深的爱,在它乡扎根、生活!“子欲孝亲不能”的悲哀常常撞击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现在才知道荠菜花含有荠菜酸素、醋酰胆素、配糖体等有效成分,能缩短凝血时间,只要内伤出血、咯血、产后子宫出血、月经过多、便血、尿血、消化道溃疡出血、牙龈出血都能治。荠菜中丰富的维生素A可以治疗夜盲、白内障等眼疾。“春食荠菜赛仙丹”啊!

  人到中年,到处重生的肉肉无处安放,由此引发的高血压、脂肪肝出现在体检报告单上,不免心生恐慌。为了健康,增加了去户外的机会。都说“春雨贵如油”,今年的江南,这样的“油”比往年多了许多,成就了野地里长得勃勃生机的荠菜。我用水果刀挖,刚开始,小的也不放过,因爱人不认识,我挖下后,他捡起,抖掉泥土,慢慢发现更大的,欣喜和快乐忘掉了红尘里的俗事和烦恼,我挖得速度加快,他捡得也高兴,不知不觉中,他认识了荠菜,发现更嫩、更大的,欣喜得像个孩子……当手边的方便袋满了,我们直起腰,才觉得腰酸背痛。晚上回家,一番清洗、剁碎,晚上就吃到了香喷喷水饺了。这样有趣的活动,锻炼了身体,愉悦了精神,再饱食,竟治愈了失眠症!

  荠菜味极鲜美,食用方法多种多样,炒食、凉拌都能做出独特风味的菜肴来。把它用作馅料或菜羹,做成春卷或包成馄饨、饺子、包子,或做荠菜豆腐羹、荠菜粥等,香气扑鼻,令人百吃不厌。梳理一下古今的诗词:苏东坡“天然之珍,有吁味外之美”,“时绕麦田求野荠,强为僧舍煮山羹”;“烂蒸香荠白鱼肥,碎点青蒿凉饼滑”;陆游更是嗜荠成癖,有“日日思归饱蕨薇,春来荠美忽忘归”的赞叹,他描写自己“手烹墙阴荠,美若乳下豚”;“残雪初消辫满园,糝羹珍美胜羔豚”;“荠糁芳甘妙绝伦,啜来恍若在峨岷”;辛弃疾简直爱荠成痴,他把荠菜花看作芳春的象征:“春入平原荠菜花,新耕雨后落群鸦”“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我给自己的爱好找到了根源。

  “妈妈,干什么呢?”我给远在古城的老母亲打电话,“我和邻居在城外挖荠菜呢!今天发现的这块地,荠菜好嫩好大,根白胖白胖的!”我仿佛看到,母亲花白的头发,一点一点的,身后跟着我女儿,小尾巴似地……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9310 投稿总数:925 篇 本月投稿:428 篇 登录次数: 128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4-25 00:21:38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