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写景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寻梦台儿庄

时间:2018-10-11 18:49:31  】来源:原创 作者:荣远德 点击:0

  “台儿庄,一个寻梦的地方”。看到这句话时,心中微微一动,寻梦的地方?那里真的会像梦一般么?那里会寻到什么样的梦呢?带着点点好奇和向往,略略翻翻台儿庄的故事,轻轻走进这座装满梦的古城。

  台儿庄形成于汉代,对一个“庄”而言,年岁悠远的有点让人头晕。她本来也像千万个村落一样,默默无闻,在历史的长河中像一株小小的,若有如无的水草。可到了元代,京杭大运河来了,漾漾的清波,哗哗的桨声,点点的白帆,就擦着她身边远去。她宛若一个睡了很久的绝色佳人,渐渐地醒来,被滋养着,被沐浴着,被梳妆着,在千里运河边,出落得楚楚动人,风华绝代。后来,那个故事很多的乾隆也来了,他是个很讲究的主,自诩为“十全老人”,一般的东西,是看不上眼的。那时的台儿庄该是何等的繁华和美丽?让这个看遍江南美景,坐拥万里江山的皇帝动心了。他龙颜大悦,泼墨挥毫,行云流水地留下一行飘逸的书法,赞她为“天下第一庄”。

  这是一座因水而生的古城。寻梦,第一个梦应该是“水乡梦”。水是古城翕动的脉搏,灵动的魂魄。从西大门进去,三层高大的城楼,背衬着蓝天白云,雄浑壮阔,大致的轮廓,有些嘉峪关的影子。不过一低头,便是一条弯弯的护城河,这河的名字很美,叫兰祺河。河水也很美,是透明的绿色,柔柔的,翠翠的,浅浅地,朦胧地,倒映着古城的砖瓦城楼。城南便是古运河,明清两朝,这条河是日夜热闹的,史书上记的是:“商贾迤逦,入夜,一河渔火,歌声十里,夜不罢市”。点点的渔火,像银河里闪烁的繁星么?渺渺的歌声,比十里秦淮更醉人么?或是秦观笔下的“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了。渔火是静逸的,歌声是飘逸的,这一动一静勾勒出的欢快和柔美,让人不敢去想,想起来只有是梦了。

  眼前的古运河静静的,宽宽的水面上,隐隐有些烟雾,对岸的杨柳,只能望见婀娜的倩影。河波很深沉,似乎是一部凝重的史书,让人怦然心动,想去翻,又不敢,只能带着肃静的心,垂立在她身边,梦一般地感怀她的生平过往。河水是淡青色,没有船的时候,远远望去,宛如一块巨大的碧玉,润润的,幽幽的。苏轼看过类似的景致,也很怜惜,他的《西江月》就小心地写道:“可惜一溪风月,莫教踏破琼瑶”。河里的游船很精致,轻轻驶过,偏偏就是“踏破琼瑶”了,带起一片片浪花,很像被微风吹乱的白白的书页。这书页上写着什么呢?是帝王将相的风流往事么?是南来北往的行旅匆匆的身影么?是孤寂的女子,在水边临窗远望时,那滴滴的泪水么?

  让人容易迷乱的是古城的小河,宛如一条条丝带,隐隐约约,出没在高高低低的小楼间。就像温庭筠《酒泉子》里说的“楼枕小河春水”。或者在两岸垂柳的护持下,如森林里的一缕缕青藤,柔柔地蜿蜒,消失在街头巷尾。下去扶桨荡舟,缓缓划开一汪翠玉,一路滟滟而行,两边的景色,用宋代高僧斯植《苕溪舟饮》的妙句“两岸人家浸小河”对照,真是天衣无缝的。小河都是很温婉的样子,宛似大家闺秀,文静又淡雅,一颦一笑都恰到好处。有的水面稍稍丰腴,使人想起薛宝钗;有的纤纤薄薄,使人想起林黛玉。威尼斯的小河也多,但周边都是大红大紫的,看起来像油画。台儿庄的小河都很素雅,颇似水墨山水。

  有河必然有桥,古城最大的桥是“步云桥”,南北横跨运河,桥身很清秀,气势却是文雅的恢弘。桥下的水波绉绉的,把桥的倒影揉碎了,晕晕地发开来,又不让她荡得很远,散散地收着。古城的小桥有一百多座,好像比威尼斯的还多。都很别致,多数是用粉红色的岩石雕砌出来。桥头要么是杨柳依依,要么是芍药点点,倒映着颤颤的涟漪,如长虹卧波,彩练凌空。也有很瘦的桥,在水面上弓出一道半月形曲线,弧度很美,像一个正在练舞蹈的,撑着柔韧腰肢的少女。姜夔的《扬州慢》说扬州是:“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这里的桥更多,“波心”也有了,“红药”也有了,可以在有月光的夜晚来桥上走走,就算梦是凄冷的,也可体味“冷月无声”的禅意般静美。

  古城有个老街的名字也和月光连着,叫“月河街”,不用多想,一幅素月清辉,遍照河水的画卷就浮现在眼前。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月光写得好,“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他写诗的千年之后,空明的月光,就用梦一般的颜色,照着台儿庄寂静的河水,寂静的老街。月河街是石板路,很古老的石板路,弯弯曲曲,坑坑洼洼的。街两边依然是水,清澈的小溪,就跟着你的脚步。有时缓缓流着,有时很欢腾地翻着浪花,似乎里面有几条敏捷的鱼,飞速游窜。走近了,看定神,什么也没有,就是玻璃一般的溪水,在长着青苔的石槽里滑过。在月河街走不了多远,时光仿佛倒流,空间仿佛迷茫,恍如梦中。今夕是何年?此处是何地?是在诗画般的,烟雨江南吗?眼前的风物,便是那个漂泊天涯的马致远,轻轻吟唱的“小桥流水人家”吗?

  台儿庄不但是小桥流水,她曾经富可敌国,金银也如流水。这里寻梦,少不了“金银梦”。古城的房子都是原址原貌的,天南海北,国内国外的建筑就有八大风格。徽派的最多,粉白的马头墙,大气得很。门楣上、门框上、门板上、甚至门墩上,都是雕塑。圆雕、浮雕、镂空雕,一望一大片;木雕、石雕、砖雕、玉雕,看也看不到头。走近细审,巧夺天工,纤毫毕现,都是大价钱完成的。运河一直是富庶的经济带,台儿庄稳坐水陆交通的“枢纽”,一坐就是数百年。舟楫连波,百货麇集,金银如梦,万商流连。徽商会馆,山西会馆,浙人会馆,福建会馆,沿河一字排开。附近还靠着一家保安公司,叫“谢家镖局”。清中叶时,台儿庄从事汇兑的票号,也就是那时候的银行,居然多达十几家,其中就有山西平遥来的,大名鼎鼎的“日升昌”。票号密度之大,规格之高,想起来都要屏住呼吸,说金银如运河之水,是不过分的。

  那时的台儿庄出了很多富豪,最著名是燕、尤、赵、万四大家。一所面朝运河的大宅院,叫“扶风堂”,是本地清代首富万家的宅院。万家一年赚了四十万银两,门前的码头,就叫“四十万码头”。当年他们坐在河边的雅室里,吹着运河的风,弄潮商海,一定惬意的很。在运河的那一头苏州,明代也有个出名的富豪,叫沈万三。可惜两家同居一水边,却不是同时代。要不然这两个带“万”字的,在富豪榜上比比高低,也是令人艳羡的趣事。“扶风堂”前后五进,近百间房舍,一下看不过来。在门口一瞥,只见到幽深的,阴阴的院落。欧阳修写的“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台湾新党的郁慕明先生,祖堂也在台儿庄。郁家在清初财雄一方,号称“郁半街”。2008年郁先生回乡时,在运河“郁家码头”旧址立了一块碑。郁先生离乡很久了,漂泊很远了,还恋恋不舍的,像一艘天际归舟,靠上故乡的码头。

  要是以为台儿庄只有“金银梦”,那就错了。绵绵的河水不仅带来财气,也滋育了浓浓的文气。在古城里走几步,不知不觉会沉醉于她的“文化梦”。这个不算太大的地方,含英咀华,沧海遗珠,文化是如此多元和深厚,宛若深谷幽兰,不招摇,却暗香浮动,馨香缕缕。西门不远处是“翠屏学馆”,诗人贺敬之就从里面走出来;古城深处有个“进士第”,是明代进士贾三近的家,学者考证,写《金瓶梅》的“兰陵笑笑生”最可能就是贾三近。在城里闲步找找,很吃一惊。有座“吕祖庵”,这是道教的;一座“观音阁”,是佛教的;一座“天后宫”,是妈祖的;一座清真寺,是伊斯兰教的。漂洋过海来的有没有呢?有,美国人叶克思1905年来传播基督教。这还不算,1908年荷兰人伯多录又赶到台儿庄传播天主教,一口气设了四个教堂。水是包容万物的,台儿庄借运河之水,吸纳四海文化,拢聚成小小的“文化联合国”。老街上有一家“谢裕大茶坊”,很雅洁。忽然有个轻松的梦,这些国产和进口的神仙,闲暇时分,会不会在这茶坊里聚聚,操着不同的口音,说说台儿庄的故事呢?

  有座三进的小楼,叫“兰婷书寓”,听名字,这是什么地方?其实是一处青楼,一进门,不是艳艳的女子,是一处小景,莹玉般的水珠飘落下来,滴洒在翡翠色扇叶上,叫“雨打芭蕉”,这本是南国夏天的景色,却被浓缩到这里,依红偎翠。还没见到佳人,悠悠的琴曲传来,是《湘妃怨》吗?是《潇湘水云》吗?还是等待知音的《高山流水》呢?里屋是昔日佳人歌舞的现代投影,一袭白衣,柳腰纤纤,衣袂飘飘,唱着媚媚的曲子,似乎召唤远逝的公子王孙。这里有两副对联,一个是“寂寞寒窗空守寡,退还迷途返逍遥。”好像说出青楼佳丽的丝丝心声,何时能迷途知返?双栖双飞,不再寒窗空冷。意思还不是主要的,上下联的偏旁整整齐齐,逗人有趣一笑。另一副来自《红楼梦》第七回,“不因俊俏难为友,只为风流始读书”。要俊俏,要风流,落笔却在读书上。文化,渗透到古城的每一个细胞里。

  寻梦,古城最动人心魄的梦应该是“烈火梦”。谁能想到呢,这个靠着水,也水灵灵的台儿庄,竟然爆发冲天的怒火。1938年是很悲壮的年代,金瓯残缺,国运凋零。千万日寇狰狞而来,如黑云压城,蜂拥到台儿庄。这个温柔如水,温文尔雅的小城,忽然变得火一般的刚烈,铁一般的坚硬,长城一般的伟岸。来吧,国恨家仇都来吧;来吧,枪林弹雨都来吧;来吧,血雨腥风都来吧。那些日日夜夜,天空是红的,大地是红的,运河的水也是红的。就在清清水边,就在依依柳下,无数将士殊死拼杀,化成血水,溶于大河;化成灰烬,溶于大地,也决不后退半步。日夜不分,惨烈厮杀,直至“无墙不饮弹,无土不沃血”。台儿庄也像一个殉道的圣女,宁愿葬身火海,自己的美丽灰飞烟灭,也不甘沦落敌手。

  一个叫池峰城的将军,在厮杀最窒息之时,决然炸毁运河上的浮桥,截断自己和守军唯一的退路。不知陷入死地的孤军,在血与火的间隙,可曾回望对岸的家国,遥远的故乡。敌寇攻陷小北门,五十七名勇士组成大刀敢死队,突袭争夺,在红与黑的夜里,他们雕塑一般站着。心中是贲张的热血,背上是冰冷的钢刀。池将军说,给每个勇士三十块大洋壮行。将士们笑了,一挥手把大洋撒向空中,命都不要了,还要大洋吗?将士们在笑声中会想起古老的荆轲么?“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有点不同的是,那里是冰冷的易水,这里是滚烫的运河水。

  稍稍留心的话,古城的西北角,有两具发掘出来的将士遗骸。两个锈迹斑斑的钢盔,两把腐朽的钢枪,将士的尸骨早就与大地融为一体,看的很清晰的是他们牺牲前的战斗英姿,和化石一般不屈的脊梁。唐人陈陶写过两句很感伤的诗:“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这两位年轻的将士,他们是谁?他们来自哪里?在他们为国捐躯,化作泥土,沉淀在台儿庄的岁月里,有没有春闺里的人,为他们点亮孤灯,漫漫守望。

  都说水火不容,可在台儿庄,水与火就容了,容的那么美丽,那么厚重和悲壮。也许正是梦一般的运河水,哺育了一个大国将士在战火中的忠贞和勇猛,淡定和从容。都说雅俗共赏,这里的文气和财气就是相容相生,携手演绎台儿庄的繁华和品位。如果你是婉约的,在这里,可以品味如诗如画的浪漫梦;如果你是豪放的,在这里,可以感喟铁马冰河的英雄梦。一边是温柔如水,一边是炮火硝烟;一边是滚滚财源,一边是悠悠文脉,就在这片不大的土地上神奇地交织。明人汤显祖的《临川四梦》那是演出来的,台儿庄的“四梦”,就在你的手边和眼前。

  寻梦,就来梦一样的台儿庄。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