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写景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叶静:十三股

时间:2020-11-20 16:17:22字数:17099【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深秋,黄昏,江边疯长的芦苇,在西阳的余晖里,一片金黄。

  远处苍老刚健的山岗,落在江面上,墨色如烟。奔腾的江水,旋即,便将这烟击散。芦花无声地顺着水流飘远,散去,有些落入湍急的漩涡中,转眼便没了影踪……

  十三股,便就座落在这长长的江岸上。

  -01-

  许是年岁渐长的缘故,对故乡的思念便也愈发的深了。

  久居异乡,我难得回去一趟,回去了便总爱去从前的地方转转。今年,我陪着娘去了趟十三股。村庄还是那个村庄,可似乎又都不同了。

  路过一块荒地,我瞧见一个长满杂草的坟丘,墓碑被枯草掩着,印迹模糊。娘低声说:“你大海叔真是可怜!一辈子没有儿孙,清明也没人给他上个坟,只少军的娘,偶尔过来坐坐……”

  迎面一阵微风,旧时的人和事,过往的记忆,便如云烟全都笼了过来……

  早年间,十三股还是一片芦苇荡,只住着十三户人家。

  听村里的老人们说,此地有龙脉,风水极好。许是因了这个缘故,这里的住户便越来越多,人丁兴旺,连牲口也比别的村长得肥壮。

  秀禾姐的家就在村口,风水最旺的地方。说来也玄乎,她家的光景倒真是越来越好了。她爹大字不识一个,脑子却转得飞快,旁人是骑着三头毛驴也赶不上的。这些年,什么营生来钱快,他便做什么。眼瞅着,他家盖了全村第一栋小洋楼,可气派着哩。村里村外的人,提起这茬都竖起了大拇指,当然,还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妒忌。

  在农村,有三种人是最受敬重的:当官的,有钱的,再者就是吃商品粮的国家正式工了。秀禾的爹就属这第二种人。他虽没文化,可十三股的人尊罢村长,就属尊他。村里人有个啥事,也都喜欢去他的小洋楼里坐上一会,向他讨教一番。他也热心,乐得帮人。在我的记忆里,他总爱穿一身灰色的中山装,胸前别一支水笔,像个读书人样。别人背地里都笑他,不识字还往口袋里装水笔,典型的装相。

  少军哥的家,在黄家大沟,十三股的尾巴上。他爹是个酒鬼,喝醉了就爱坐在门槛上唱小捣戏,唱累了,便对着少军娘发脾气,动辄一顿拳脚。夜晚,常听见他娘那吓人的哭声,我便总往娘怀里躲。娘一边搂紧我,一边哀声叹道:“女人的命,菜籽命。”我不懂这句话啥意思,却也隐约知道,娘是在叹少军的娘命苦。

  少军哥摊上了这么个爹,家里的的光景,可见一斑,全凭他娘没日没夜在地里操劳着,一年下来能攒几个钱呢?早些年,大伙都是一样的烂包光景,倒也没什么。可时代在变,那些脑子活泛的,也学秀禾的爹开始做起了营生,日子都渐渐红火了起来。村里的红砖瓦房是越来越多了,少军哥家的那排土胚房,挤在红艳艳的砖房里边,便显得更加破败不堪了。

  少军哥和秀禾姐是同班同学,那会儿,我总见他们背着军绿的帆布书包,欢欢喜喜地上学去,心里可羡慕了。我时常去秀禾姐家的小洋楼里玩,便总能见到少军哥和秀禾姐趴在一张方桌上,头挨着头写作业。有时,少军哥说到了什么,秀禾姐便笑得像花一样好看。我见他们笑,便也就跟着乐。我总听娘说,少军哥出息着哩,学习年年得第一,将来肯定能考上大学,他娘便也能过上好日子了。

  少军哥上到中学后,我便很少再见他去秀禾姐家了。散学回来,他做完功课,便和他娘一起干农活。暑假的时候,他总骑着那辆除了铃铛不响,哪儿都响的自行车去街头村尾卖冰棒。我和村里的小伙伴们,便每日期待着少军哥的出现,秀禾姐似乎更期待。她每日早早地便在路口等着,还时不时地摸下她那两根乌黑发亮的麻花辫。起先,少军哥骑着带着冰棒箱的车,见到秀禾姐站在那,总有些不自在,久了方才好些。每回,我只买一根红豆冰棒,便美滋滋地跑开了。秀禾姐倒是奇怪,每回买两根冰棒,可她只接过一根,方才红着脸跑开,只剩少军哥举着那根冒着气地冰棒,杵在烈日下。

  少军哥真是可怜!那日,我亲眼瞧见,他刚落屋,卖冰棒的钱便给他爹夺了去,而后,他爹便又哼着小捣戏去村口的小卖部打酒喝,喝醉了,便又朝着他们娘俩骂骂咧咧的。少军哥站在屋檐下恶狠狠地瞪着他,他爹便骂得更凶了:“瞧你那个鸟样子,哪里像我的种?……”那夜,我便又听见少军娘那吓人的哭声。

  -02-

  大海叔是村里的光棍,一辈子没娶上媳妇。听人说,他年轻时倒也喜欢过哪家姑娘的,不知怎地未能走到一块儿,从此便断了念头,再没娶亲。也有人说,他喜欢的人,是少军的娘。

  大海叔对谁都小气,村里人都骂他小气鬼。我爹倒是有名的大方,见人便打香烟,认识不认识的,都要打上一圈。我娘常说爹:“你这样大方,旁人早惯了,便不会再念你的情。”而小气的大海叔从不给旁人打烟,哪日,他若是破天荒地打了一次烟,那么整个村庄都会传开,并为此说上好一阵子。

  大海叔这么小气的人,却唯独对少军哥大方。少军哥小的时候,大海叔常往他手里塞点水果糖,有时还会往他手里塞些纸笔,或一毛两毛的。一些调皮的男孩见了,便笑话他,说大海叔欢喜少军娘,还说少军哥是大海叔的儿子。少军哥听了,便丢了那些个糖和毛票,气呼呼地跑开了去。他趁爹不在家的时候,便也会问他娘,自己到底是谁的儿子。他娘便抹着泪说:“你自然是你爹的儿子。”“可爹怎么对我一点都不好?”少军的娘只默默地垂着泪。

  那一年,少军哥和秀禾姐都考上了县里的高中,整个十三股就只他俩考上了。这可是大喜事,能考上县里的高中,在那时的乡村很是稀罕。

  秀禾姐家摆了许多桌酒席,将村里许多人家都请了去。她爹喝了许多酒,脸通红。他说他一个大字不识的人,也能培养出高材生,这比赚多少钱都能让他欢喜。那天,秀禾姐家散了许多糖,还是最贵的大白兔奶糖,我衣服的口袋都塞得鼓鼓的。

  少军哥家却是另一番光景了,黑魆魆的土房子里,没有一丝生气。那日,他爹又喝多了,嘴里便又骂开了:“不读了!还读个鸟?老子供不起了!把老子的钱都给花光了……”

  他娘坐在土灶前直抹泪:“娃这么争气,不能不读,咱不能毁了他的前程——”

  “什么狗屁前程?搓泥巴的手能炼黄金了?老子没钱给!”

  “不会问你要一毛钱,我就是卖血也要让娃继续读。”怂了一辈子的少军娘,说这话时,眼睛里透着刚毅。

  少军哥终是去县里读了高中。

  他是和秀禾姐一起,沿着江边长长的芦苇荡,坐车去远方的。那天,我瞧见大海叔也去了芦苇荡,并往少军哥手里塞了个包裹。少军哥冷冷地将包裹丟还了去,便上了车。

  大海叔握着那个包裹,呆呆地立在那,直等少军哥的车没了影,才慢慢转身。他弓着个背,用衣袖抹了下布满丘壑的脸,缓缓地离了去。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大海叔是真的老了。

  少军哥高二那年,他爹竟猝死了。说是喝罢酒,坐在门槛上唱着小捣戏,就忽地栽了下去。他娘哑着声在坟头哭了几阵,终是没能挤出泪来。少军哥只木木地跪着。少军爹的丧事刚办完,他就去了学校,那几间小土屋,便只剩下他娘一个人。大海叔得了空,常去少军家坐上一会,村里村外关于他们的闲话,便疯传了起来。少军的娘,全然不顾那些个流言蜚语,脸上比从前却多了些笑颜来,气色也见好了。

  少军哥放假回来,听了他娘和大海叔的那些难听话,便立刻沉下脸来。大海叔又来时,他便冷冷地。大海叔默默地坐了会,便离了去。少军哥恨恨地对他娘说:“再不要让那个人来家里了。”说罢,“砰”地一声将门摔上,便进里屋躺着去了。这声闷响,狠狠地击在少军娘的心上。那因震动而溅起的细小灰尘,直直地往少军娘的脸上扑,她的脸瞬间便没入了这抹烟尘里,透出同这烟尘一般的灰来……

  往后,大海叔便再没去过少军哥家了,少军娘的笑颜没了,人似乎也老了许多。

  -03-

  高考结束了,少军哥差了几分,没能考上大学。秀禾姐倒是考上了省内的一所师范大学。秀禾爹高兴得合不拢嘴,宴席摆了几天,村里村外的散烟散糖,整个十三股都热闹了起来。少军家却是一片死寂。少军的娘,坐在堂屋的小凳上流着泪:“都怪我!让你分了神,后期学习才掉了那么多,都怪娘不中用呀……”少军哥埋着头在院子里劈柴,半天没说一句话,身上的汗水已将衣服湿尽。过了半晌,才冒出一句:“过几天,我便去打工。我已经高中毕业了,也该撑起这个家了。”少军娘的眼底现出一丝说不清的意味……

  天,墨色,在十三股的黎明还没到来之前,少军哥便出发了。整个村庄仍透着一股朦胧的睡意。公鸡开始打鸣,偶尔也会传来一两声犬吠。少军背哥着简单的行囊,往江边码头走去。在经过秀禾姐家的洋楼前,他停下了脚步。她家的灯还熄着,此刻,秀禾一定还在睡梦中吧!这个梦一般美好的女子,一定会有美好的前程。他和她将沿着不同的人生轨迹往前走。那将是两条永不交汇的平行线……几分钟过去了,他仍呆呆地立在这墨色里。忽然,他似惊醒了一般,猛地甩了下头,便又大朝步地向前走去。

  凌晨的江风还有些许凉意,少军哥猛地打了个激灵。江边已有三三两两坐船的人,少军哥夹在其间,并不显突兀。因过早地经受过生活的磨砺,他竟透出几分成年人的老成来。远方天际已微微发白,江面偶有船只经过,发出一声刺耳的汽笛声。江岸疯长的芦苇,在这灰蒙蒙的光亮里,现出暗褐色的影子。它们用力舞动着,蔓延着伸向看不透的远方。

  启程了,汽笛鸣起。少军哥立在船头,望着渐渐远去的堤岸,望着墨色中舞动的芦苇,望着迷蒙的远方和这滚滚的江水,一脸的坚韧和笃定。

  整个暑假,我总瞅见秀禾姐一个人去那片芦苇荡。她静静地立在江边,向远方眺望着。我路过喊她,她都听不见。

  转眼,秀禾姐也大学毕业了,成了县里的一名高中老师。少军哥在外打工很少回来,只在过年过节时回来看他娘。每次回来,秀禾姐便去少军哥家坐上好一阵,有时,他们还相跟着去江边的芦苇荡转上半晌。秀禾姐总和他说学校里的那些事,少军哥也和他说外面的世界。江水温柔地拍打着堤岸,芦苇,迎着风,一脸春色;芦花,纷飞如雪。秀禾姐常热烈地迎上少军哥的目光,少军哥望着秀禾姐如芦花般素洁美丽的脸,满目深情,可蓦地,又被什么东西拽了下似的,旋即便转开了去。

  听娘说,少军哥这些年打工挣的钱,都给他娘寄回来了,他家也盖上了两层小洋楼,虽然装修都是最简单的,可比起从前的烂土房,已经好上百倍了。他娘再不必没日没夜地在地里操劳了,闲来也常和村里人打打牌,消磨时光。大海叔便也常跟在她身后看她打牌,而后便又送她回去。可他绝不进屋,有时少军娘喊他进去喝杯茶,他也总是摇摇手说,罢了。她娘便立在门前,目送他离去。望着大海叔渐渐驼去的背和落尽的头发,少军娘一片漠然……

  秀禾姐已到了成婚的年纪了,去她家提亲的人都快把门槛给踏破了,可秀禾姐都不应声。她爹娘可急坏了,闺女这么大了,在农村早该生娃了。

  “你们别费心了,快把那些人都回了去,我心里有人了。”秀禾姐一脸坚定。

  “哦,是谁?可是你们学校的老师?”她娘凑过身,一脸笑意。她爹抽着纸烟坐在堂屋的靠背椅上,侧耳听着。

  “不是!”

  “那是谁?”

  “唉!你们都认识……”

  “少军?”老俩口恍然大悟。

  “你别再想着那个娃,你俩绝对不中。”秀禾爹一脸怒色。

  “怎么就不中了?我就喜欢他!”

  “我辛辛苦苦培养了这些年的女儿,怎能嫁到这样的人家?”

  “怎样的人家了?”

  “还不知道他是谁的种呢?再说,你堂堂一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现在又是国家教师,怎能嫁给一个打工仔?我是绝不会同意的!”秀禾爹的身子气得直颤,手上的烟灰差点烫了手。

  秀禾的娘也低声说道:“你爹说得是呀,那么多医生,干部,国家正式工的,你都瞧不上,却偏偏瞧上他呢?唉……”秀禾姐没再说什么,将房门砰地一声关上。

  -04-

  那年春节的一个傍晚,我和几个小伙伴正在江边的芦苇荡里疯玩,远远地瞧见秀和姐她一脸红云地随少军哥走进了芦苇荡。过了半晌,只秀禾姐一个人红着眼跑了出来。又过了许久,方才瞧见少军哥,低垂着脑袋,缓缓地走了出来。

  那年正月还没过完,少军哥便又坐上了南下的车。

  过了几月,我跟着娘赶集回来,秀禾的娘老远就走向我们,喜滋滋地说:“秀禾这丫头终于肯考虑自己的婚事了。”

  “哦,对方是什么人呀?”娘也跟着欢喜。

  “他家在镇上有工厂,听说有百十号人呢。”秀禾娘不自禁地用手捋了下头发,脸都笑开了花。娘连声恭贺,我依在娘身边,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年末,秀禾姐便结了婚。结婚那天,迎亲的车队是清一色的帕萨特。当年,帕萨特可是最火的轿车,只有最时兴最有钱的人才开得上。秀禾的爹笑得合不拢嘴,她娘一会抹泪,一会又笑开了花。秀禾姐一脸静默,许是妆容太浓了,我完全看不清她是喜是悲。

  那年春节,少军哥没有回来……

  这几年,总听人说少军哥发达了,说是在大城市开了公司,当了大老板,只是婚姻似乎还没着落。之前,也见他领过几个姑娘回来过,可都没了下文。去年,他回老家盖起了别墅。如今,他家那房子可是十三股最打眼的,前后院子都种满了各种名贵的花草。少军哥总在外头忙,很少回来。他接娘去城里住,可过不了几日,便又嚷着回来,说是在城里住不惯。少军哥便就在老家雇了个人照顾她。

  “秀禾姐,如今怎样了?”我扭头问娘。

  “还在县里当老师呢,书教得好,校领导也器重,只是婚姻上不太顺心……”娘顿了顿,继续说道:“秀禾的男人,不是个好东西,成天成夜的不挨家。秀禾哪能受得了这些?便和他离了,现在自己带着孩子过呢……”

  “如果当年少军哥和秀禾姐……”

  “一个是大学生,一个是高中生,少军那孩子自尊心那么强,哪成呀……”

  我抬头望天,世间事哪有圆满的……

  大海叔,早几年也过逝了,走的时候冷冷清清,送葬的队伍,除了几位村民,便只有少军哥和他娘。孤零零地坟,立在十三股后面的荒岗上,听说坟飘还是少军哥插上去的。少军娘跪在坟前哭得快晕了去……

  我和娘围着十三股转了一圈,倒没遇上几个熟人,稍有些落寞。路过秀禾姐家的那栋小洋楼时,看见了一个人,一身灰色中山装,背着手立在那,正望着那颓去的洋楼发呆。这不是秀禾的爹嘛!他转身时,上衣口袋挂着的水笔很是耀眼。母亲连忙打着招呼,我也跟着喊了声“叔”。秀禾爹打量了下我:“哦,是阿静呀!真认不出了,那会才这么点高……”

  秀禾爹老多了,说话声音已不似从前那般响亮了,人缩成了瘦小的一团,窝在灰色的衣衫里。他家的那栋小洋楼,隐在村里村外新起的洋楼里,便也老了去。村庄还是旧时的村庄,又不似旧时的村庄了。

TAG标签: 叶静  十三股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内管理 用户积分:12045 投稿总数:26885 篇 本月投稿:16 篇 登录次数: 472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20-11-21 17:18:04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