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写景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大西北旅游散记

散文
时间:2020-09-27 09:34:38字数:13241【  】来源:原创 作者:蔚天立 点击:0

  全球新冠肺炎使我的出国旅游计划全部泡汤。在国内的旅游广告中,我被敦煌莫高窟、七彩丹霞、天下第一雄关、大美青海湖等关键词吸引,于是报团参加了“青甘大环线”旅游。

  9月1日,我从大兴国际机场起飞,在兰州中川国际机场降落,然后上了一辆大巴车,开始了历时八天的旅游。

  海归导游”

  旅游车上的导游是一个30多岁的男子,长得高大、帅气。他首先作了自我介绍。他是四川人,原来在九寨沟带团,后来由于业绩突出,公司派他带团出国,主要跑欧洲线路。他说他到了意大利能给游客讲罗马帝国,到了法国能讲法国大革命,到了德国能讲二战历史, ­­­­……现在新冠肺炎正肆虐欧洲,他失业了,转而在国内做导游。

  海归导游”是我给他起的名字。心想,其实他是回来和国内导游抢饭碗的。他确实有竞争力,上至天文下至地理,道教、佛教、基督教,无所不通、无所不精。

  行车到了甘肃武威,他问全车游客:“有个成语和武威有关,你们有谁知道这个成语?”全车人无人应声。然后他带着三分得意讲起了“马踏飞燕”的典故:“1969年甘肃武威出土了一件一匹奔马踏着一只飞燕的青铜器,被专家命名为‘马踏飞燕’,现在为全国旅游图形标志,这是一件国宝级文物。”

  导游接着说:“武威以前叫凉州,为什么改叫武威了呢?”全车人不吭一声,“汉朝的霍去病大败匈奴,西汉王朝在河西走廊设郡置县,为显示大汉帝国的武功军威,将凉州改为武威。武威是河西走廊东端的第一个城市,接下来的行程我们将沿着河西走廊一直往西,途经张掖、酒泉、嘉峪关、瓜州、敦煌。在上述几个城市中,还有一个城市因霍去病改名,大家知道是哪个城市吗?”导游像一个经验丰富的历史教师,用提问、启发式教学激发大家的兴趣,可惜一车人没有一个人能回答。气氛多少有点尴尬。导游只好自己解释:“这个城市是酒泉,酒泉原来叫‘肃州’,霍去病在这里打了胜仗,汉武帝派人送来一坛酒,以犒劳全体将士,怎样才能让十几万将士都喝到酒呢?霍去病想了一个办法,他把这坛酒倒到泉水里,让将士们在下游喝泉水,这样就都喝到酒了。酒泉就是这样来的。过了酒泉,离瓜州就不太远了。瓜州,听说过吗?”一车人依然鸦雀无声,我突然想起一句诗来,随口就说了出去:“楼船夜雪瓜州渡,铁马秋风大散关。”导游可能对这句诗有印象,立马竖起拇指夸我,团友们也不约而同投来赞美的目光。我却心里有点嘀咕,感觉好像哪里有点不对。我立马掏出手机百度了下,原来这首诗是陆游写的,诗中“瓜州”是指江苏镇江的瓜州,此“瓜州”非彼“瓜州”。我的脸可丢大了,还好,全车没有一个人知道我犯下的错误。没文化真好。导游接着问:“你们知道为什么这地方叫瓜州?”全车人又一片静默。“瓜州自古盛产哈密瓜,所以叫瓜州。瓜州再往西,就是新疆的哈密,哈密也是因为哈密瓜而闻名。瓜州的瓜很好吃,到了瓜州我请你们吃瓜,免费吃,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好不好?”“好!”一听说白吃哈密瓜,叫好的声音震耳欲聋。我就纳闷了,导游问问题时,全车人如霜打的黄瓜——焉了;导游一说吃瓜,一车人都兴奋得像打了鸡血。导游趁热打铁:“给点掌声好不好?”车厢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三天后我们终于到了瓜州,大巴驰出了高速,进了一个类似服务区的地方。里面并排有五六个摊位。大巴在其中一摊位前面停了下来。摊主立马操刀切瓜,一车游客如一群饿狼,扑上去就抢。要说能出来旅游的人,在中国也算得上中产了,谁没吃过哈密瓜?!我们既不渴也不饿,干嘛要抢呢?其实就一个字——贪,贪点小便宜。摊主切得快,人们抢得快,我也伸手拿了一片,一吃,哇!那才叫个好吃!不一会,人们都吃饱了,眼睛开始盯上货架上的东西,牦牛肉、枸杞子、青稞酒、干雪莲……大西北土特产品应有尽有。他们开始大包小包地购买。我问了一下摊主牦牛肉的价格,摊主说128元一斤。我感觉好像有点贵,便独自一个人溜到另一个摊位上询问牦牛肉的价格,摊主说80一斤。我一下全明白了,只要导游带着游客,摊主就提高价格,然后给导游回扣。人们买一斤牦牛肉,导游就要拿48元,这导游也有点太黑了吧。我真想立马把这个秘密告诉大家,转念一想,算了吧,因为我早已知道,导游也挺不容易的,他们连工资都没有,更有甚者,有的导游还得向公司交钱,公司才把团交给他们带,他们的工资全靠这些回扣了,这是旅游行业的潜规则,我不能破坏这个规则。但我还是从另一个侧面敲打了一下导游,我说:“导游啊,咱们行程上好像没有这一次购物。”导游笑笑对我说:“老大爷,这不是购物,这是吃瓜。”我说:“行程上也没有这一次吃瓜。”导游接着说:“可大家一致同意啊!”下一句话我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你这不是以吃瓜的名义,骗大家购物吗?那甜甜的哈密瓜不就是钓鱼竿上的诱饵吗?”

  游客中早就有这样一句调侃导游的话:“防火、防盗、防导游。”可这导游你能防得住吗?

  西方有句名言:“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太史公曰:“中国没有白吃的哈密瓜!”

  鸣沙山的骆驼

  鸣沙山,顾名思义,山上的沙子会叫。沙漠或者沙丘,因风吹震动,沙子会嗡嗡作响。我们到来时,秋高气爽,丝风不动,自然也不会听到沙子的响声,这多少让人有点失望。其实,鸣沙山的知名度并不高,但山脚下的月牙泉却闻名于世。月牙泉形状酷似一弯新月,故得此名,又因“亘古沙不填泉,泉不涸竭”而成为奇观。然而,月牙泉实景远远没有广告页面上的彩色照片好看,并没有让我激动和兴奋,倒是这里的骆驼让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骑骆驼是景区的创收项目,每人收费100元,骑行四公里,五人一组。此身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骆驼,那驼队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头。拉骆驼的是一位当地农民,黑瘦、矮小,人很和善,年龄比我略小。没走多远,拉骆驼的就提出要给我们拍照,每人收费20元,我还是觉得有贵,用游客自己的手机,拍个照就要20元,我真想跳下骆驼自己拍,或者和其他游客互相拍,可骆驼太高,下不来啊,就说你不怕摔断腿跳下来,你再也上不去了。不拍吧,这震撼人心、难得一见的美景此身恐怕再也见不到了;犹豫再三,还是乖乖交钱。拍完照,我问:“老伙计,你的工资是多少啊?”拉骆驼的说:“我们没工资。” “那你白干?”“不,我们的工资全凭给你们拍照赚点辛苦钱。”旅游公司不给导游发工资,让导游从游客身上找;景区不给拉骆驼的发工资,让从游客身上赚,这游客不就成了唐僧肉了吗?其实,人一生中身份是不断转换的,当一次唐僧也未尝不可。昔日的唐僧师徒四人,一匹马,势单力薄,形影相吊,一路妖魔鬼怪个个张开血口,要吃唐僧肉。今天这里,只有导游和拉骆驼的要吃唐僧肉,实在不足为惧。放眼望去,千峰骆驼,万名游客。驼队浩浩荡荡,煞是壮观。夕阳西下,一抹余晖,沙漠呈现一派金色,山峦起伏,阴阳分明,一派大漠孤烟,雄浑苍茫,骆驼优哉游哉地前行,骑在骆驼背上的我,恍惚置身于远古西天取经的路上。

  穿越无人区

  敦煌莫高窟是我们这次旅游的重头戏。游完莫高窟,所有的人都有一种莫名的失望。因为莫高窟太有名了,在人们的想象中,莫高窟一定是如此的宏大、美丽,震撼人心,而实景却并非如此。莫高窟的价值在于他的绘画艺术,而这一点99%的人欣赏不了。

  敦煌是河西走廊最西端的一个城市,离开敦煌,我们向南入了青海。下一个景点是青海湖,中途要穿越柴达木无人区。一听说要穿越无人区,我不禁有一种期待,因为我从小就有探险的冲动。无人区是生命的禁区,进入其中一定有某种危险。这让我想起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科学家彭家木,他在罗布泊进行科学考察时失踪,几经搜索无果,成为历史悬案。罗布泊在塔里木盆地,与柴达木盆地相邻。连科学家都能失踪,可见这无人区有多可怕!正想着,车速实然慢了下来,只见车窗外,漫天黄沙,遮阳蔽日,天昏地暗,滾滚来袭,黄沙裹挟着碎石,砸在车窗上,发出令人恐怖的响声,似乎要呑噬一切,大有世界末日到来的感觉。车上游客突然紧张起来。导游急忙给大家解释说:“大家不要怕,这是沙尘暴,沙尘暴在这里一年四季都有。据天气预报,今天不会有大的沙尘暴。”导游的话音刚落,沙过天晴,阳光明媚。

  大巴车在沙石路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后,停在了路边。导游对大家说:“我们马上就要上高速,因为这是无人区,高速上也没有服务区,所以大家要就地方便,下车后男士在大巴车的左边,女士在大巴车的右边,方便时大家要遵守规矩,不准互相观望。”正当女士们脱去裤子,白花花的屁股蹲了一地,后边跟上来两辆大巴车,车上的男女一齐下了车,一切都在光天化日之下,这里没有隐私,没有尊严,如同没有进化成人类的原始部落。我正纳闷,中国号称基建狂魔,在这无人区能修起高速,也能修起高铁,怎么就不能修建一个厕所!正想着,大家回到大巴车上,女士们不但没有半点抱怨,而且个个开怀大笑。老妇的脸面,少妇的矜持,少女的羞涩,都成了扯淡!难怪青海相关部门不给修厕所,大家都觉得好玩,那你们就玩吧,何必花那个钱呢!

  大巴车在无人区的高速公路上飞驰。我的双眼紧盯着外面的景色。灰色的山,灰色的沙石,连地上的植物也都是灰色。青山绿水、鸟语花香、小桥流水、江南园林是景,这浩瀚无垠的戈壁滩,也是景啊!它那粗犷豪迈、雄浑壮阔的神韵给我的感受远比高山大海、绿树鲜花要深刻得多。

  突然,一群骆驼进入我的视野,我扯起嗓子尖叫起来:“导游,那是不是野骆驼?”突如其来的叫声让全车人以为我得了精神病。“是啊!那就是野骆驼。”导游一副见怪不怪、悠然自得的神态更凸显了我的大惊小怪。可能全车人很少有人知道这野骆驼有多珍贵,它和大熊猫一样是中国独有的物种,但比大熊猫更加珍贵,存世数量更为稀少。大约是在2000年左右,央视记者在塔里木盆地的戈壁上拍到了野骆驼的画面,震惊了中国的环保专家。这一画面也定格在我的脑海里。在这之前,人们都相信野骆驼已经灭绝。好像就是因为这次发现, 中国政府在塔里木盆地建立了野骆驼自然保护区。想不到短短十多年,野骆驼竟然成了随处可见的寻常之物,这是我们国家环保事业的巨大进步!

  野骆驼给我的惊喜、欣慰超越了所有美景——美轮美奂的张掖七彩丹霞、雄伟壮观的嘉峪关、定于一尊的敦煌莫高窟、神奇无比的鸣沙山月牙泉……让我觉得不虚此行,成为我这次旅游最大的亮点!

  在激动、兴奋中,我们顺利穿越了千里无人区。导游指着车窗外的一条铁路对大家说:“这条铁路就青藏铁路,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天路。”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集中到那条与其他铁路并无两样的铁路,不知谁开了个头,唱起了“天路”,全车人齐声高唱起来:

  黄昏我站在高高的山岗

  盼望铁路修到我家乡

  一条条巨龙翻山越岭

  ……

  别看这些人回答导游的问题时无比差劲,偶有一人回答还答错,唱歌却个个是高手,除了我一个人滥竽充数外,好像人人都能比得上韩红。歌声越来越悠扬、悦耳,完全盖过了那天导游说吃瓜时的叫好声,我想,这才是这个旅游团在我心目中应有的样子。

  作者:蔚天立,英语教师,吕梁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作品散见于《名家名作》《老友导报》“天府散文”“作家联盟”“雪绒花原创文学” “昆仑策”“腾讯网”“搜狐网”等,先后主编了5套11种教辅丛书。

  电话号码:13391998018(同微信号)

TAG标签: 大西北  旅游  散记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