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写景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邵军:大官杨

时间:2020-07-30 18:06:24字数:7719【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阿亮 点击:0

  在江淮大地,大官杨是最常见的绿化树,村前屋后,荒塘沽埂,道路田畴,无处不有,成片的官杨树林更是比比皆是,高高大大,郁郁葱葱,挺拔向上,每当走近它们,总会油然而生亲近之情,引人无限遐想。

  记忆中,大官杨推广栽植应始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普及于九十年代。在此之前经过文革“洗礼”,当时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所剩树木寥寥,广袤大地满目萧然,光秃秃一片,荒凉而毫无生机。当年放牛娃的我,为了一截放牛用的“鞭杆”而煞费苦心,难以寻到,至今难以忘怀。改革开放以后,政府逐步重视农田林网建设,从推广水杉、银杏等的失败教训中,摸索总结出适合在江淮大地土壤条件下生长的大官杨,经年数十,如今大官杨已是我们地区速生林的主产品种,对维持生态平衡,缓解木材紧张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我与大官杨结缘至深,恐怕要追溯到二十年前,当时的县委书记高度重视林业,调任炎刘镇党委书记那一年,在江淮分水岭地区,以该镇为典型,大抓退耕还林工程,那时乡镇财政极度困难举步维艰,抓好此项目的难度可想而知。尽管如此,还是久久为功坚持了下来,历尽千辛万苦,圆满完成既定任务。那个时候,根本无暇欣赏杨树的艺术之美,更不曾为之吟诗作文作书,只有“杯盘苦酒多怨危,断薪垒债愁煞人”的慨叹,只为了完成任务不挨批评,尤其是在群众不理解不支持强力推进的环境下开展工作,所得到的无非就是省委书记的亲临视察,以及县委书记调离之前向我告别时一句褒奖的话语——你是一个优秀的党委书记!数年后,我路过自己亲手组织栽培的林地,郁郁葱葱遮天蔽日,得到实惠的老百姓是否还会记得那位“强迫”他们植树的党委书记?是否还记得大雪纷飞的时候,那位不愿打雨伞与他们共同挥镐的组织者和领导者?

  时光荏苒,一晃多少年过去,如今颐养天年的我,每每徜徉于杨树林荫下,而大官杨的艺术之美似乎才有所感悟。这里早春寒湿,小雨夹雪的天气好像很多,没完没了似的,可是你会在不经意间发现,道路两旁的大官杨不知什么时候枝梢间泛起绛红来,尤其是雨过天晴朝阳升起和晚霞燃烧的时候,尽管大地万物尚未复苏,唯大官杨用满枝的嫩红向人们传递来春之讯息。春风飒飒吹过,春雨潇潇落下,官杨的嫩芽像暗中点燃的万家灯盏,谈不上明丽,却充盈着温暖,人的心情不由得跟随着一点一点明朗起来。渐渐地那绛红的芽儿由红变黄变绿,才俟过几个晨梦,满树的叶儿已是冠盖群芳了。春寒消褪,大地回暖,大官杨把整个春天引领过来,把绿荫早早织成。

  大官杨的花期很特别,不像桃李,也非同杏梅,只见飞絮漫天,难觅树间花蕾,杨花飞絮不见得很美,不及云柔,逊于雪白,甚至许多人讨厌其看得见摸不着,责怪它的毫无目标和无孔不入,飘落在人们的衣服上,脖颈里,甚至钻进嗓子眼,成为皮肤过敏者的天敌。然而,在我眼里,却别有一番景致,且不说那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单就一句“飞絮落花,春色属明年”就不知让多少人潸然泪下了,四月杨花,轻舞满天相思,飞絮摇曳成片片回忆……现代人之相思与古人的相思又能相差几许?最欣赏明代杨升庵的诗,被钱钟书推为《折杨柳》诗中的绝响:“垂杨垂柳绾芳年,花谢花飞媚远天,别离河上还江上,抛掷桥边与路边。”我想这杨花柳絮无非像一面镜子,向忧亦忧,向喜亦喜罢了。

  文人们喜咏杨花飞絮,于百姓,却更亲睐大官杨的高树成荫,当烈日炎炎似火烧的夏日炙烤大地,居高声自远的鸣蝉撩人心烦时,恰恰是大官杨的庇荫带给人们不尽的清凉。都市人可能难得其享,但乡村百姓还是从中获益多多。君不见村舍路边,常有三三两两纳凉的男人女人,或捧着饭碗边吃边聊着家常,或马夹旁放着针线匾飞针走线,或见几位老农抽着烟卷,间或拿烟袋敲磕树干去除灰烬,再看穿着红肚兜,扎着羊角辫的孩子们,在树荫下嬉戏打闹,还有小猫小狗,懒懒的横卧在主人的身旁……整个夏日,大官杨的绿荫下该要演绎出多少值得回味的人间词话和生动的故事来。

  我愿将“一叶知秋”典故的出处也冠于大官杨,尽管那位唐人在咏成“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的诗句时,是否已有了大官杨的存在,但我之印象,那第一片落叶必定是飘自官杨的树梢。也许是太招人耳目,总是在目及所能的视野内见到它,也许是它枝枝叶叶总关情,无论乡间野径还是公路两旁,都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当第一片落叶飘然而下,继而是零零散散的飘落,接下来的便是纷纷扬扬了,因了它的纷纷扬扬,我曾不止一次的停车驻足,捧起相机,捕捉瞬间的精彩!一阵风来,箫声一片,金色的鳞片洋洋洒洒,顷刻间,便将原本毫无生机的地面铺上一层华贵的地毯,让人不忍踏足,生怕糟践了如此的美丽。

  冬天的大官杨更有一种冷峻之美,挺拔的树干上,伸展出万千枝条,犹如一个人身上的骨骼筋脉,鸟之爱巢构垒在官杨的肩膀上,踏实而稳固,黄昏夕照里,炊烟袅袅,飞鸟归巢,真乃“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呢!夜的帷幕落下,风声骤起,雨潇潇,雪狂舞,曼妙的交响乐声从官杨树林传来,任你展开想象的翅膀——莫扎特,勃拉姆斯,舒曼,舒伯特,孟德尔松,布鲁克纳……伟大的德奥作曲家马勒说过“一部交响乐就犹如一个世界”,而一片官杨树林居然是一个音乐的世界!翌日天晴,满树晶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更是让人目不暇顾陶醉其中了。

  作为速生树种,大官杨七八年即可成材,伐树的日子也即收获的季节,本来就高达挺拔的大树,一经伐倒在地,更显粗壮,经过人工的删繁就简,一截截圆木便装载起运至应运而生的加工厂,机声隆隆中,大官杨摇身一变而成为一片片白花花的板材,再下面的去处即是深加工后的登堂入室,装点人们的生活了。

  并非所有的文人墨客都亲睐大官杨,譬如画家们,就我所知,鲜有人以此为题材作画的,尤其是江淮大地上土生土长的画家,他们的山水田园往往与大官杨无缘,或许在这些所谓的“大家”眼里,大官杨太俗,太普通,太不值得用他们“高贵”的画笔为之作画。可惜我只会赏画,羞于眼高手低不善作画,不然,我一定会以绘画的形式为之礼赞。我以为,画中的大官杨一定应该是画作者心中的大官杨,它应该是人格化的,应该赋予它生命的精神和深刻的内涵,甚至可以承载严肃而重大的主题。当然,现实中的大官杨依然是我的挚爱,其自然的应然状态,让人觉得它不过是一种司空见惯的普通的树,一种随处可遇的植物,犹如青草禾苗,犹如一个个渺小的生命,一个个亲切而又温馨的朋友或故人。

  我因此对大官杨充满敬意。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阿亮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阿亮 会员等级:文学探花 用户积分:770 投稿总数:181 篇 本月投稿:27 篇 登录次数: 55 他的生日:01-17 注册时间: 2010-09-22 13:37:29 最后登录: 2020-07-26 11:24:4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