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写景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散文天地|杨晓红:沪上散记

时间:2020-01-12 18:42:30字数:10484【  】来源:原创 作者:佩佩 点击:0

  三伏酷暑,无处可逃。逃到哪都一样,都躲在空调房,出门除非万不得已。

  今年却有些不同。这里是上海街头,原先的法租界及公共租界。有点喜欢走在这条街上。从北往南,一直到女儿上班的爱建大楼,左拐,到菜市场,走过去大概一千米左右,即使是预报了三十几度的高温,这里也有别处没有的几分阴凉。

  因为梧桐树。最先走过吴兴路。就从那里开始,两边安静而高大的梧桐树,牵着我审视的目光,在并不宽阔的街道上,一直延伸。梧桐树皮白枝壮,我不知道是不是人称的法梧。梧桐棵棵粗壮,一人合抱不周,干枝如云,最高的恐怕有三十米以上。它们拱立在街道两边,兄弟般交臂挽肩,共同承受了头上的万丈光焰。这里地面上整日价少见阳光,自然比别处阴凉多了。

  我常常站在五楼的窗口,仰望四周空调排出的热风中摇动的树梢,总觉得它们会感到疼痛的。就因为好养活,所以更多地被选择作为行道树。它们为自己顽强的生命力付出更大代价。想象它们驻足坚硬的地下宫殿里,须要发动多大能量才能伸长一寸根须。想象夏雨摇动它宽展的树冠,雷雨撞在枝叶上,热浪吹在头上,想象它所承受的一切霜熬火炼。没有季节赋予它一缕花香,没人追究它怎样吃力地用肺腑纳废吐馨,怎样竭尽所能往上生长。

  在城市中这些无处不硬化的街道上,它不断扩大着身量。有阳光的地方才值得活,有自由的地方才有生机。但它们只在自己的地盘上伸展——向上,向着阳光,向着自由。它给你遮风挡雨,它承载着一片天空下的酷日严霜,却从不挡你的路。

  “凌霄不屈己,得地本虚心,岁老根弥长,阳骄叶更阴。”王安石的这首《孤桐》,充分体恤到梧桐正直向上,虚心扎实,更老不屈的秉性。

  “寒枝向月空余影,陨叶知时不待风”。人间始问秋色,便借梧桐入诗。金风吹簌簌,叶叶梧桐坠。那浓密的枝叶间不仅收藏乌烟瘴气,还有世事纷纭,幽美诗意。

  那日,骇人的台风来了,一日一夜呼啸不止。雨在天地间砸,风在楼群里冲。我为风侧耳,为雨注目。梧桐深度俯仰,任其肆虐。楼群无恙。早晨下楼,唯见满街断枝残叶,那是梧桐抵挡风刀雨剑的痕迹。站在窗前仰望,依然是那拥绿昂首的梧桐树。

  有风有雨有阳光的地方树就生长,罪恶也生长。高楼林立,罪恶林立。是谁在玷污我们的世界,破坏我们的家园?梧桐树,以永远向天的姿势,为吞噬自然的恶魔忏悔,为我们人类赎罪。

  -----

  汇金湖

  -----

  上海徐家汇有个街心公园,公园里有几片水池。一个较大的池边树立个石头,上书“汇金湖”。湖里没有金可寻,但有景可人。那天初到湖边,被一个场景吸引:四五只灰色“大鹅”站在水边石阶上,安然伸嘴吃着小孩手里的青菜叶。原来这是一群天鹅。湖里同时漂浮着十几只呢。它们与人互动一点不生分,有点像家养的宠物。最打眼的是两只雄天鹅,一身光亮的黑羽毛,颈项弯曲着一种画也画不出来的旋律感,它们泯去了红冠子的傲娇,安静地地守候在母天鹅和小天鹅身旁。几只稍小点的天鹅可劲儿抢吃,旁边几只大鹅应该是它们的父母,一直伴在左右,直到小鹅们吃不动了,才拖儿带女姗姗游开。它们架子还真有点大。每天在公园里像明星一样慵懒地游来荡去,高兴了来此岸与人们亲密接触几下,顺便吃些嗟来之食;不高兴了,才不管两条腿期颐切切,游到对岸小木屋边栖息,那里或许就有它们正在孵化的子嗣。湖边长满浓密的花木水草,它们不屑于在那里面寻觅零嘴,水草和植物们安静地装点着它们的庄园。

  与天鹅同居这个小湖的还有很多可爱的伙伴。有人往水面撒面包屑,一时间红白黄黑,水面翻腾,水花四溅。一大群锦鲤涌来了。天鹅们似乎吃饱了,在鱼们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衔几口。几只乌龟也悄没声地从天鹅们身底下现身,他它们也时而攫取一块块面包屑,伸颈吞下。虽然一贯的慢动作,但在鲤鱼和天鹅群空隙及边缘,并不妨碍它们大快朵颐。一大群麻雀也盘桓于此。地上有人撒下了不少谷粒,它们在湖边树林里呼啦啦飞下,又呼啦啦旋去,像一群孩子一样啄食,玩闹,拂人肩袖却浑然不惧。除了同样飞跑过来又嚷嚷过去的孩子们,没人打扰它们。一如坐在树林排椅上静静注视这一切的我,没人打扰,没人在意。

  最开心最闹的是孩子们。他们一忽儿去逗引天鹅,一忽儿去哄赶麻雀,一忽儿又要去捉鱼。羡慕这些水中、地上的宝贝们,他们在这远离自然的都市里,怡然自若地同居,同乐,同欢。

  然而,原本拒人于百丈之外的天之骄子天鹅们,怎么落到这大都市中不足百米方圆的小池塘,整日价不思千里翱翔的使命,于此安居,它们,还是骄傲的天鹅吗?在可口的嗟来之食面前,乌龟也丢了它的绅士风度,恐怕早忘了那水石寒深的幽境了。

  有什么不可呢?像不像天鹅又有什么关系,有没有绅士风度也无妨,活着就是好的。有生存保障,有生命和生命之间最和谐最自然的陪伴,世界就是柔软而温暖的。生命是充盈的,时光就是美好的。

  -----

  海 派-----

  上海是一座“魔都”。它的魅力不是一笔一画能说得清的。纵然我来来去去十几年了,也并没有看清楚它的几鳞片几缕毛。城市不论大小新旧,再怎么光鲜敞阔的街道,总有许多线杆嘈杂,让街道变得焦躁而无趣。唯有上海徐家汇的街道给我不一样的感觉。过淮海中路到衡山路,到康平路,华山路,宛平路,陕西南路等等,一个个平常而又神秘的名字,引诱我去探索。

  走过周边这些街道,远别于吵杂火热的饮食街和热闹豪华的商业街,宁静、低调,如渐趋老境的绅士,久经岁月的沉淀,虽不光鲜,但气度尤存,藏着不显眼的讲究。两边梧桐树掩映之下,尽是旧房子,我猜想都有着神秘的出身。它们都有一定年岁,有些欧陆风情,不高大,不光鲜,但有品。

  这一天上午走过淮海中路,见有几个同时人进入一个安静的宅院,偏头一看,门牌上是“宋庆龄故居”。欣然抬步就进去了。故居门脸不大,园子却很宽敞,绿草如茵,树木葱茏中带着高雅的温润。看介绍,宋庆龄一生大部分时间都住在这里。民国时期,她在这里接待过许多国内外政要。房间里的陈设,箱笼桌椅,盘盏格叠,一律整洁而雅静,处处在诉说着一个端庄而不凡的女人。

  一天傍晚走在康平路上,被两个路边值岗森然的门卫给吸引了。只见他们全副武装,站得笔直。一看那门脸,没有标志名称,并不阔大,且显幽静。一路走去,隔个一两百米,就有小门,也都有一名岗哨站岗。回来路过那大门,竟然被门岗拦下,眼见两三辆同款黑色轿车鱼贯驶来,无声而入,门卫才招手让我走过。很明显,这几辆车子不简单。这个看似平常的院子也肯定不简单。好奇之中,扒拉一下百度,康平路,得到很多信息。原来,这里是原中共上海市委的办公厅所在,所以,康平路一直是政要集居地,是真正的“上海核心”。还有很多重量级的发现。第二天我再次有意走过康平路,停在95号门前张望。这是原上海体委的家属楼,姚明从小生活就在这里。上海体委总部就在附近。体委的风雨操场,曾经是刘翔在上海田径队的训练场地。与周边老洋房相比,它属于较为现代的建筑,估计建造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并不出挑。与康平路交叉相连的这几条街道民国时期还曾经居住过众多旧中国政商名流。我左右张望,围墙及阴凉树木,似乎都有不凡的气质。

  衡山路是一条繁花又兼具浪漫风情的路。这里曾经是旧上海法租界的高级住宅区。茂密的法国梧桐树,欧陆风格的人行道隔离栏,仿台格路的红褐色人行道,建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各色异国情调的欧洲花园式别墅,我边看边寻思,这座座小洋楼的背后演绎过多少不为人知的传奇?我想哪怕只是这样漫无目的地行走,一个不起眼的小门边,一抬步就可能踩在一段历史上,仿佛一跺脚,一个上海滩的江湖大佬就会迎面而立。

  夜晚辉煌的酒吧灯霓为衡山路营造出一种朦胧暧昧的情调,每天夜晚到这里消遣的有很多外国佬,还有很多年轻的白领们。走在这条街上,感觉到一种独有的风味,这恐怕就是人们所说的海派吧。

  衡山路还有更真实的海派风范。那天在徐家汇公园边,看见一辆摩托车穿过公路插进公园内部的通道。刚骑了几十米,却掉头原路返回,选择其他的路走了。我往那树木荫庇的园中路看去,笔直的宽敞的路边,有拄着拐杖蹒跚的老人,有欢蹦乱跳的孩子,有安坐看书的青年。我还打量到一个脸面黝黑的巡警,站在前方,不知道是否是他招手叫停摩托车。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尽管公园路口敞开着,这是我在公园逡巡近一个星期中观察到唯一一次欲直穿公园的车子。

  女儿每天都要携着包乘车或者步行走过这些街道。像她一样许许多多企业白领来往走过,我和老公这样半老居民天天走过,都是那种最常态的街景。这些街道都掩藏着不凡的过去,是一条又一条我不能够继续深入的记忆的河流。走在这些街道上,能感受到一个怀旧的上海,一个优雅纯粹、老而弥新的上海。我从它现代摩登里发现了古典深邃。它是一部魔性十足的城市典籍。所以,海派是历史的,上海的,更是世界的。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佩佩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佩佩 会员等级:文学翰林 用户积分:1581 投稿总数:186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47 他的生日:03-13 注册时间: 2010-09-17 17:57:13 最后登录: 2020-07-05 10:24:1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