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抒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醉美在婺源

散文
时间:2019-10-27 17:19:33字数:5969【  】来源:原创 作者:老张 点击:0

  醉美在婺源2019.10.24

  挎着相机,开着车又一次走进婺源。这颗江南风景秀丽的绿色珍珠,位于江西的东北部,与安徽的黄山、浙江的千岛湖遥相呼应,构成了江南山水人文游览的精美图画。她用渴望的眼神不停地张望着北方的黄山,就像在外的游子,心中眷恋着故乡的土地,不舍造就了自己独特身世的徽派文化根基—黄山。在向游人展示秀丽身段时,它始终不忘讲述自己与黄山的血脉联系。婺源,原属安徽,后划为江西管辖。

  到过婺源的人,都知道婺源的主色调是淡雅的水墨,无论是建筑还是自然,除了江南典型的小桥流水,便是掩映在翠绿原野的一排排徽派建筑,如今,那种“烟火千家,商贾四集”的繁华,已不复存在,留下的只有斑驳的墙头。它历经千百年风雨涤荡,历史沧桑,依然保持原有的风貌,默默传承着历史文明,彰显她丰厚的文化底蕴。而婺源的山水则给婺源的水墨画上,添上了一笔浓墨重彩的清新绿色,让我们体会到别样的人间仙境。

  在清晨的高地俯瞰,郁郁葱葱的树木环绕着粉墙黛瓦的村落,炊烟袅袅升腾,在空中变幻着各种形状飘散开来,如一幅未干的水粉画。走进山清水秀的李坑、宏村,在村口最先看到的是一座精美的石雕牌坊,一条弯弯的山涧小溪,一座跨越溪流上的精致小廊桥。在这里,有河边浣洗的村妇,小河中有飘游的小舟,还有吱呀一声打开木门蹒跚而出的提水老人,以及昔日的商贾和缙绅们留下的宅院中的精美木刻,仿佛打开了一本久远的书,讲述着那远古的过去……

  婺源的水态形形色色。有令人心旌摇曳,放荡不羁的飞瀑鸣泉,也有让人心如止水,静如处子,一脉温润的沟渠塘湖。岸旁参差清晰的倒影,莫非是对婺源水的美好质地作最为有力的诠释?我想,只要是婺源水,它们的特质就是温润、纯净、天然。记得,朱自清先生曾写杭州虎跑泉的水时用猫眼绿来形容过,可我不知道眼下写婺源水应该怎样去搜索枯肠形容?此时的笔下,感到从未有过的滞涩,甚至是些许的胆怯。我怕再用比喻去写它,会无端沾上丝丝烦人的俗气。

  走进婺源,我不知多少次为婺源淳朴厚重的徽派古建筑艺术文化所震撼!青山绿水中,清一色粉墙黛瓦,勾檐斗角,鳞次栉比。村旁或以小桥流水、九曲回廊点缀,原野间杂以金灿灿绿油油的油菜花、麦苗衬托,体现了人与自然的亲近,和谐,“天人合一”在这里能得以完美展示。村中铺一条或数条幽深洁净的青石板路供村民出行,当脚下的皮鞋敲击着青石板发出一串“的的的”的略显低沉的回音时,会给人以无限的遐思,在此伴奏之下,仿佛已渐渐步入幽深漫长的时光隧道,欣欣然,又仿佛是前去应约参加一场历史会晤似的.

  这有雨的天气里,婺源清晰地展示着她最美的姿态,鸟鸣花香,滴答声中,满满地享受着另一个天堂的美好。婺源,如同一个美丽的姑娘,清雅温婉,含蓄却自然,山水之间,花海里面,有灵动的美,更有柔和的光芒。如果你是那个心动的游客,在秋日的静好中,交与你双手,和她一起在江岭奔跑。这便是那一个许诺,一个交代。南方的雨是温柔的,尤其到了婺源。婺源多有烟云,多有雾雨,雾和雨融合在一起,让人感到的是那样的缠绵多情。一场秋雨下过,让山更加青翠,枫叶更加透红,大地更加滋润。尤其到了清晨,云雾迷茫,山影重重,让人们很难看清远方的村落,更让人浮想联翩,诗意无穷。

  炊烟在白墙黑顶的马头墙后袅袅升起,村旁参天的红枫如火燃烧。石城在晨曦中遗世独立,宛如一幅恬静绝美的淡淡水墨古画。天边红霞渐飞,谷中越来越亮堂。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打进山谷的那一刻,古老的村庄顿时美如仙境。阳光如瀑,打在粉墙黛瓦间,原本静美如水墨画的村庄立即变幻成了流光溢彩、灵气四溢的水粉画,随着阳光角度的上升,顺着谷中云雾的流动,伴着屋顶炊烟的变化,画面变幻不定,奇妙无双,在光影流转中,山谷中的村庄每时每刻都是一帧帧截然不同的绝美画卷。

  行走在婺源的路上总会有风景,尤其在那丝丝细雨中。雨滴滴落在静静的水面,敲起微微的涟漪。我看到远山、人家、野花、池塘,翠竹,小路,油纸伞,构成了梦一般的画卷,令人痴迷地走入追寻梦的畅想。

  婺源是典型的中国古村古镇的旅游区。大山里,有着最美的乡村风采。坐在车上,远远的就看见一条蜿蜒的公路曲径绕进高山田野里,那是一种仿至画中仙境的美,晴朗天空下洗净铅华流露的最纯净的美。泼墨山水,任意一道都可以取景,抬头低头的瞬间都是收获。一路踏去,就似我打江南走过,恰若在青石的街道回晚,跫音响,归人回。这完全的符合全然的诗意。“大树千秋绿,清溪绕古村。墙高三尺巷,井老几街人。石板留苔迹,灰砖刻旧痕。小桥流水去,故事掩深门”。 千年的村子,就在这无数个日日夜夜里,用自己的羽翼呵护着每一个子嗣,又迎来送往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岁月的浸染,让她的脸上除了安详,已经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了。如今,在忙忙碌碌的人流中,不管你是看婺源的景,还是在尽享着婺源的情,更多的是心底对千年婺源的膜拜,是心灵里对千年婺源难以割舍的情愫。

  呵呵,说起婺源,我的心就要醉。

TAG标签:

【审核人:凌木千雪】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