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抒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心灵的远山

  • 作者:胡马依风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1-02-06 12:20:57
  • 被阅读0
  •   心灵的远山---重回外婆家有感

      田畲村,是福建西北部属于三明地区宁化县下面的一个小村落,离客家祖地—石壁村很近,在治平畲族乡东南方,坐一个海拔700米左右的山窝中。

      田畲村是我外婆家,我很小的时候外公就去世了,记忆中的外婆家只有外婆和两个舅舅及许多表亲。

      由于交通不便,文化娱乐生活相对封闭,加上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带来的人口外流和迁徙,大多数原居民都已经离开了这个藏于大山深处的小村落了,田畲村已经没有几户人家了,留下的就是那些年纪大深深眷恋这片祖辈繁衍生息故土的老人,还有几只慵懒卷缩在大门口嗮太阳的狗,老人们大多背已微驼,额头釉黑布满皱纹,时不时的狗叫声,诱发着老人本已倦怠的精神,浑浊的眼光注视着固村中仅有的那条从村头到村尾由铺满青石的小巷,一头是进村的路口,一头是出村的出口的,寻思着是不是那家出远门的人回来探望留守的老人,或是来接走那些差不多到入学年龄的小朋友。那些渐失生机斑驳的门楼,书写着岁月的沧桑与世道的炎凉,也传递出人生曲折轮回的无奈和淡然。

      在我们家族的五个兄弟妹妹中,我和大哥对田畲村的记忆,应该是最深刻的,弟弟和两个妹妹因为当时年龄小,有印象也是相对模糊,我和大哥每年会去外婆家一到两次,从老家到田畲村全程在90华里左右,徒步要走9小时余,从早上要开始走到傍晚时分才能到。因为田畲村以竹出名,大哥曾独自一人为了讨生活,去那里做过编斗笠的营生,而我几乎都是在正月或者重大节日,比如端午节中秋节跟母亲一起去,每年的正月是必须去的,一是给外婆和舅舅们拜年,同时也看看能不能带点粮食或者其它的食品回来给家里做些改善,因为贫穷,每每说要去,从提起要去到真正成行的整个区间,内心都会充满期许和渴望,还夹杂着些许的不安,知道去外婆家会有肉吃,可以吃上大米饭,而且可以吃饱,那是一个充满温馨的外婆家!从童坊*经大埔*、彭坊*再到馆前*、山坑口*,然后爬10华里的紫金岭,少年时期总是对鬼神有一种天然的畏惧,这90多华里的有一半的路程都是阴森的山路,有几个歇脚的地方听说还枪毙过过土匪,这些对一个十几岁的我们来说是一个可怕的阴影,过了山坑口*就要开始爬紫金岭, 紫金岭是整个路程最难爬的一段山路,都是上坡,走在傍晚时分的紫金岭,古树遮避,道路崎岖,很多叫不出名的鸟类、爬行类的鸣叫声,给本来就有的内心阴影增加了几分恐惧,忐忑中紧挨着母亲,加快了脚步,生于大山长于大山的母亲,显然习惯了这些,体会不到我们的害怕,紫金岭是快到外婆家最后的一段路程,翻过紫金岭山凹往下走大概3华里就到外婆的家了。

      外婆的家,门口有一个建在斜坡是用树木支撑,用竹片铺盖而成的小坪,以其说是建,其实就是用两根碗口粗的杉木做支撑,再用三根比较小的木材围着,最后铺上竹片,形状有点像一个三角形构成的平台,平时多用于晾晒地瓜、笋干等需要储存的食品,小坪的边缘永远都晒着深颜色的衣服,在农历过年前后边缘上的架子会有用盐腌过一条一条的腊肉,这是每年杀年猪时必须要做的保留项目,一来是为了亲戚朋友来拜年或者请客所用,二来是为了开春农忙时节打打牙祭,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你家的腊肉多说明你家的生活好,这些在古朴山村的约定俗,成变成一种最原始和无声的贫富比较。

      乍暖还寒的初春正月,拜年的鞭炮声在山谷的薄雾中零零落落,在吃午饭或者晚饭的这个时间段,鞭炮声是最齐的,几乎每家每户都在放鞭爆,似乎是这个山村要开始请客喝酒吃肉的信号,提醒还在外面没有入席的人,赶紧去请你吃饭的人家入席,因为小,那个时候对喝酒没有太多的感受,觉得喝酒是大人的事情,用海碗倒满自家酿制的米酒,一个纯朴不带一点矫情其乐融融的过正月,在吆五喝六的猜拳中拉开序幕,家家户户都在宴请或者准备宴请,所遇见的认识的不认识的亲戚或者不是亲戚都在深醉或微醺中,此刻时间和空间都浓缩成了滴滴美酒,这种近乎奢侈的排场,只有在每年过年前后才会有……

      生于大山的母亲,有着天然去雕饰的美丽娟秀,大山的灵气和坚韧不屈,养成了母亲的善良包容和坚毅,瘠贫的家庭,是母亲的勤劳和父亲的智慧让我们慢慢成长,让我们坚信只要翻过那座山,就会有一个全新的世界展现在我们面前,路在我们自己脚下!

      打开尘封已久的相册,重看母亲年轻时的容颜,美貌的五官中有着有福之人的宝满与清秀,时光清浅,不觉中母亲离开我们已经过两年时光……!“田畲村”跟我们有着割舍不断的因缘和灵魂的共鸣,回想外婆那近乎看不见东西失明的左眼,她对母亲对我们的爱和慈祥,大舅舅的一生嗜酒和豪迈性格,小舅舅当年当村书记的意气风发,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时间的隧道中,层层叠叠,无法消弭,心灵的风景是岁月长片中无需剪辑的画面。。。。。

      光阴荏苒,韶华易逝,不觉中父亲已到耄耋之年,九十有余,我们三兄弟大哥也已过甲子,最小的妹妹也已过不惑之年,命运虽给我们兄弟妹妹呈现不同的风景,忙忙碌碌总要偶尔停下脚步,寻回那些无关前程的往事,在岁月的喘流中停靠亲情的彼岸,无论命运跌宕与平坦,总有一些不经意会触发内心的那份柔软,有爱的世界就会有光辉,红尘远去,爱却未离,现实中的外婆家已经颓败在历史的长河中,渐行渐远,但我的世界从不曾忘却那座翠绿,蕴含生命芳华的群山一隅,那就是我心灵久违的远山。。。。。。

      有“*”标注的地方是乡村的地名

    【审核人:凌木千雪】

      本文标题:心灵的远山

      本文链接:https://www.sanwenzx.cn/showinfo-147-184533-0.html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蜀韵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胡图 胡图
    •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 发表文章:2篇
    • 获得积分:21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Powered by 散文在线,学的不仅是知识,更是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