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爱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张海燕:红尘渡客

时间:2019-12-27 00:22:57字数:8533【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阅读 点击:0

  与李贵彪老师的结缘,是在一年前。

  我因朋友女儿的病逝,心有所动,深感生命无常,也为世间万物的因缘际会而感慨,遂以《宿命》为题,借鉴嘉兴著名作家但及老师的短篇小说《佛灯》的写作手法,摸索着写作了平生第一篇小说,试着投寄给《丰寒文学》编辑部。

  很快收到回信,说已录用,因为内容涉及地方风俗的阴婚,所以编辑老师提议把题目修改为《阴缘》,预计在一个多月后的中元节发表。

  始料不及的是,文章很快便见刊了,留言却褒贬不一,更多的是对文章新颖写作手法的认可,也有极少数几个老师,对阴婚的内容持强烈的反对意见,说我宣扬封建糟粕,多日来僵持不下。支持和反对双方经过几天的争论,渐渐陷入白热化。

  无奈之下,编辑老师邀请我进入写作交流群,解释创作的动机。我把故事的来龙去脉和地方风俗给大家做了详尽的解释,最后说:我只是给大家还原了一个故事,真实的故事呈现,是现实生活的缩影。生命需要敬畏,迷信与否,都是活着的亲人发自内心的愿望和对死者的安慰。我点击投稿发送,随着故事的结束,我仿佛也得到解脱,算是对朋友和他花季女儿的一个交代吧,我们以此完成了各自的宿命。

  当天的风波随之平息,我以为划上了句号,不料想却是酝酿暴风雨的前兆。第二天是周末,正好也是我的生日,我睁开眼睛打开手机的瞬间,差点崩溃。群里两派人马早已展开一场混战,硝烟弥漫,火药味十足,甚至连文革的口号和标语都用上了,反对方说我头天的解释是诡辩:“极为老练、狡猾”,大有要把我踩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才罢休的气势。

  作为一个文学新人,而且是第一篇小说的习作,我看着聊天记录便忍俊不禁了,好像自己做了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更多的便是无奈。无非一个故事而已,故事就是故事,看完了、说完了也便结束了,何至于如此?我知道当时即使我再站出来,也不过是多赚些口水,多说无益,还是保持静默做旁观者为好。闹剧一直持续到下午,直到平台创始人丰寒先生出面,给予作品以文学肯定,并厉声制止大家立刻停止互相伤害的人身攻击,此事才算告一段落。平静了几天后,编辑部还是迫于某方面的压力,给我道歉,并如数发放稿酬,撤销了文章,告知我可以以原创投别的平台。

  因为这场争议,群里的很多老师都加我为好友,平凡老师则把我带进了《孔雀东南飞》平台文学群,说这里有温度,让我感受一下。没想到当时给我留言持赞赏态度的网名叫“禅一”的李贵彪老师,是孔雀平台的特聘作家、顾问,他对《阴缘》的遭遇很抱不平,我说我是第一次写小说,真的感动于冥冥之中的天意和一个父亲的深情。他说:这是一篇很有禅意的小说,在《孔雀东南飞》发吧。

  刚熄火的战争让我心有余悸,我不停地反思自己。那些天的争论似还在耳边回旋,令我惴惴不安、心生怯意,怕再次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李老师看我犹豫,还以为我嫌平台小,便不由分说直接把我推荐给安徽最大的微刊平台《同步阅读》的白夜老师。盛情难却,我略作修改,和主编商量后以《红尘劫》排版。发表那天,因版面缘故,没能体现出写作方法的特性,我经过再三斟酌,还是决定忍痛割爱,请求白夜主编给撤了。之后白夜主编让我发几篇散文给他,由此而成为《同步悦读》的一员,一年多来,陆续在同步发表了一些小文,以散文和随感居多。通过平台的互动沟通,结识了一大批全国各地的良师益友,受益匪浅。

  与此同时,身在他乡的李老师一直关注着家乡的文化事业,还有孔雀文化的发展。为了提高《孔雀东南飞》的质量,他以自己的人格魅力,邀请各地的作家投稿,以提高家乡平台的知名度吸引受众,并亲自向我约稿。面对如此高抬,让我受宠若惊,我说自己只是一个初学写作者,写的东西不过是自娱自乐的产物。他对我的文字给予肯定的同时,并鼓励支持我积极投稿,还特意为我这个一张白纸的学生,开辟了冠以《河北作家》的专栏,让我实在愧不敢当。为感谢李老师的知遇之恩,我不得不勉为其难,先把去西藏旅游的实感,整理成《西藏行》系列游记文学,分为四个片段交付,也不时发一些小文。

  这一年多的时间,我和李老师偶尔联系,大多是出于对某篇文章的见解,会简单探讨一下。我是个直言快语的人,说话时以直观印象为主,难免会有所偏颇,李老师只要看到有不合适的地方,都会及时提醒。前些日子在同步,因为一篇描写亲情的文章,我感觉某些言辞不妥,便提出些不同见解,在群里引起热议,也有言辞稍微激烈的。幸亏李老师及时看到敲我小窗,提醒我引导大家点到为止,只谈写作方法,别扯进个人生活,千万不要给作者造成不必要的压力。鉴于我曾经因为《红尘劫》处于风口浪尖,此时对作者的处境也能感同身受。虽然讨论因我而引发,但我只是从读者的角度就事论事,写出自己的读后感,并没想进行道德绑架,没想到会引起如此共鸣。好在听从了李老师善意的提醒,及时刹车,安抚了文友的情绪,没有让更犀利的言语刷屏。冷静下来,还是惊出一身冷汗,如果不是李老师的慈悲,如果任由事态发展,势必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伤害,那样的话,可就真的不是我的初衷了。

  当无意中提起我的《红尘劫》时,我说它已经安睡一年多了,李老师便让我发给他,他说要帮我渡它,给它找个好婆家。真的是命运使然,仅仅半个月前,他通知我《红尘劫》已在《玉都文学》第四期出刊。与此同时,11月27日早上快8点时,他发来一个北京前门酒店的位置,我当时正在前往单位上班的路上,马上约他聚聚,他说时间仓促,准备休息一下就走。九点我到单位,安排好工作,赶紧问他:我想过去看你一眼,一个半小时左右到,来得及吗?他没回我。我怕时间来不及,边往外走边语音,他没接。出了电梯,看到他的回复:不行,出发了。后会有期!

  我们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到,仅仅这半个月的时间,他就说了两三次要来京,却都改道别处或取消。我们相遇于红尘,却又无缘得见,就这样戛然而止别于红尘,难道这就是冥冥之中我们注定的宿命?短暂的红尘之缘就这样失之交臂,天人永隔。未能敬一杯水酒,未能当面道一声感谢,这来去匆匆的行客,就这样连一句告别都不曾留下,让“后会有期”失约......

  《红尘劫》历经劫波被李老师引渡修成正果,而自称为“摆渡人”的李老师,却没能跨越自己的劫,真是天妒英才!如果苍天有眼,祈求引领李老师的英灵飞渡,早日抵达他一生致力于追求的禅境!

  参禅悟道的企业家、悲天悯人的作家、有责任有担当的良师益友、上有老下有小一腔热血儿女情长的李贵彪老师,就这样不辞而别,踏上如他时常来去匆匆行走千里万里的孤旅。那天他还说:真的好累,可是不能停下来。这次,他终于不用再奔波,不用再操劳,可以安息了。或许他又在酝酿一篇惊天地泣鬼神的鸿篇巨制,需要亲自去采风,感动了上天,被邀去仙界了。我宁愿相信禅意的李老师是修成正果、得道成仙了,就如苍鹰涅槃,幻化为他倾情奉献出的《赤鹰》。

  李老师走了,带着他的倔强与柔情、犀利和慈悲。他百折不挠的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他嫉恶如仇的秉性会永远警醒我们!他飞扬的文采永远不会陨落,即使是在天国,也必定位列仙尊,护佑着文字疆域的净土,守护着一片赤诚!

  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天堂里不再有俗世纷争,愿李贵彪老师安息!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