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实体杂志>文章详细内容页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选登|李荣华:凡人的幸福

时间:2019-03-12 17:46:02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横跨新旧两社会,在苏北乡村里生活了一辈子的我爷爷,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第一个冬天里去世。当时,我年纪尚小,但已经记事,我印象里最深刻的一件事便是年轻的父亲一边哭泣着,一边不断地重复着说一句话。

  我清楚地记得,我父亲在爷爷的棺木旁放声恸哭(当时,年幼的我非常害怕,我从未见过父亲哭泣),他用悲惨的语气重复着一句话。那句话的意思是“责问”躺在棺木里的爷爷,你为什么早走,你曾答应我,等我盖起新瓦房来,要住在我家,替我看门,冬日在我家门口晒太阳的呢。那时,我家住的是土墙草房,父亲的奋斗目标便是,早日盖上三间砖墙瓦房。父亲早有了宏伟的计划,且已购买了一些建筑材料,长时间地堆放在草房子旁,但新房一直未动工呢,爷爷却先走了。父亲伤心大哭,哭声里充满爷爷已走而壮志未酬的悲凉。那年头普遍地,人们的温饱问题尚难解决,建新居更是难上加难。所以,信奉男儿有泪不轻弹的父亲,竟然也伤心落泪了。

  光阴似箭,十年时间很快地过去了,我高中毕业时,正赶上已中断了十年刚恢复的高考好时机,我顺利地通过高考,进城读书学习,毕业后,在城里工作,建立家庭,安居乐业。继而,在改革开放的浪潮持续推动下,我家的生活,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如今,连我自己都有点不能相信,一不做生意,二没有外援,仅仅是工薪阶层里普通一员的我,依靠全家人的齐心协力与勤俭持家,竟也置办了三套房子,我们夫妻俩住一处,儿子与媳妇他们另住一处,第三处就不用说啦,我将我父母接进城来,单独居住,相互往来,生活得其乐融融。

  我乔迁搬进新家以后,与住了二十多年的老小区仍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一天,当我需要某件物品使用时,我想起了邻居家有这件物品。我打电话给这位邻居,表达想借用一下的意思后,邻居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要求。让我随时去取,我说下班后,我到你那边去一趟,麻烦你将它送下楼来,

  我十分钟后车到你那边。

  行。

  十分钟后,我开车到达老小区,车又在老小区里行驶一段路程。只见,邻居已提着物品走下楼来,站在楼梯口等我呢。

  我接过他递来的物品,谢了他,然后,调转车头驶出老小区回新家了。

  一个月后,我又需用另一物品,而且我知道,住在老小区里的我好朋友家里就有,它一直闲置着。我打电话给我这位好朋友,好朋友愉快地答应了我的请求,我让他送下楼来,我开车去取。

  然而,车刚开到小区门口就停了下来,因为,我的好朋友已步行到小区门口,手里拿着我需要的物品,站在那里来等我。

  我接过他递来的物品,与他聊了两句,就互相告别,调转车头回去了。

  我在这老小区里的旧宅空闲下来后,我立刻将久居乡间的老父母请进城来,住进我的旧居里(说实话,在住房拥挤时,我没请父母进城。那时,即使我请父母进城,善解人意的父母也不会来。他们只一个劲地推说乡居的好处,说我与他们只需勤打电话保持联系,他们就心满意足了。但是,自他们进城后,体验到了单独居住的好条件,以及买菜、求医等事务的十分方便之处,他们便不再提乡居的好处,甚至,也极少念叨到老屋了)。这样,我可以随时登门探望我的父母。老母亲自进城住进老小区的房子后,她心里希望我天天到这里来吃她烧的饭菜。有时,我为了满足母亲的心愿,就留在老小区里吃她烧的饭菜。有时,我婉拒了她的要求,但见她闷闷不乐的样子,我于心不忍,就安慰她,明天过来吃。有时,她说菜已下锅烧好,我就让她将烧好的菜打包,让我带回新家去与妻子一起享用。

  这天中午,午餐时分,我还在办公室里忙活,老母亲打电话来,问我在哪儿吃午饭,我说回新家吃饭,因为新家里有点事,我必须赶回去。母亲在电话里不说话了,但迟迟没有放下电话,我明白她心意,忽然想起她昨日买猪腰子的,我很喜欢这道菜,但将猪腰子收拾干净,颇不容易,我母亲处理猪腰子却很干净。我知道她的习惯,估计她一定已将猪腰子收拾干净,盛在碗里,只待我一进家门,厨房的油锅里,就会立刻响起热烈欢迎我的声音,母亲就会手脚麻利地倒菜下锅烧煮起来。于是,我让母亲通知父亲,这回,将猪腰子送下楼来,让我带回家去。十分钟后,我开车过来取。母亲听了,才高高兴兴地放下电话。

  八分钟时,我的车还未到小区门口呢,刚准备打方向转弯,猛然看见,年近八旬的父亲已站在老小区门外约百米远的十字路口等我呢。这可是我从单位回新家的必经之地,这时,我连一点弯路都没走呢。

  我接过父亲递来的猪腰子,让父亲赶快回去继续午餐,然后,就径直前行了。

  我的车正常行驶在回家的路上,我的思想上却开起“小差”来。一路上,我浮想联翩,我将最近到老小区来三次取物的经历联系起来,细细思量,心头涌起阵阵的温暖。父母总是周到地为儿女作想,最大限度地为儿女提供方便。即便他们老了,行动已经不便,但父母对儿女的一片心意,依然如故。

  父母健在的儿女是多么幸福,而父母双全且近在儿女身旁,能够晨昏定省,那真是普天下儿女的大幸福。我于劳苦方面,不逮父辈;我于温饱问题上,全无父辈之忧;我于孝敬长辈上,更无父辈的内疚与遗憾。我为何能如此幸运呢?

  我深深地感恩我的祖国,在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七十年里,是我的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她已彻底改变了过去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才使得我们普通百姓也能乔迁进城,并且,实现了房多多,使得三代人同城居住,共享美好生活。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8131 投稿总数:3939 篇 本月投稿:5 篇 登录次数: 676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05-05 16:54:4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