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实体杂志>文章详细内容页

一屋子烟味儿(第二十三回)七月的流火已燃尽

时间:2015-10-02 18:41:46  】来源: 作者:千年女妖 点击:0

  
  平日里寂静无声不见人影的南山村,今天可热闹了。留守村子的老人小孩都聚集在小军家门前,围着一位花枝招展的时髦女郎正在盘问。只听到李婶说:“小军她妈,你五年没回来了,难道不想娃娃吗?”又听到张大爷说:“哎呀呀,小军她妈真像是大城市里人,我都差点没认出来,回来就好,回来好好看看娃。”大家七嘴八舌的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
  我这才知道是小军妈妈——梅花回来了。我连忙赶上前去看个究竟,如果不是刚才听到他们说的话,我真不敢相信眼前的人会是梅花。只见她白皙的脸在火红头发的映衬下显得越发水灵,原本水汪汪的大眼睛这时在深褐色眼影和睫毛膏的装饰下更有神了。她咧嘴一笑那红红的嘴唇在白皮肤和牙齿的间隔下,像是艺术家有意画的一个椭圆形的跑道。大概是天热的缘故吧,她穿的白色超短裙只遮住了屁股,铅笔高跟鞋在坑坑洼洼的泥土路上就不再那么清脆了。这下小军奶奶担心的说:“梅花,我们这儿天凉,路又不好走,你还是穿件衣服,换双平底鞋吧,我老担心你的脚扭了咋办。”梅花半洋半土的回道:“妈,你放心,不会的。”
  旁边的张妈忍不住了说:“还是小军奶奶心相连,对儿媳妇好,不过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出去几年回来就不习惯我们农村的生活了,天天想着往外跑。家里呆不住。”“可不是吗,你看我家媳妇,儿子,女儿不都这样吗。”李婶在一旁帮腔道。
  突然小军跑过来扑到奶奶怀里说:“奶奶我要吃馒头。”所有人几乎同时说:“小军,现在你妈回来了,快跟你妈要好吃的东西,还折腾你奶奶干嘛。”
  “儿子,走,妈妈给你买好吃的东西去。”梅花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拉小军,可是小军连忙抽回了手,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女人。然后转过身去喊着:“我不跟着她去,我要奶奶。”
  梅花有点失落的自言自语说:“这孩子几年没见,我刚回来,他不理我,不和我说话。”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我不禁想起五年前的事。一股打工热席卷整个大西北,南山村这个地处黄土高原的偏僻小村子也卷入了这股浪潮之中。像梅花这么俊俏的山里媳妇当然也想去外面看世界,她狠心的扔下八个月大的儿子,只身一人去上海打工了。第二年她丈夫阿辉也去深圳了,就这样一个贫穷但完整的家受五彩世界的诱惑而分成了三半。不知不觉的一年又一年,每到逢年过节时梅花和阿辉都各自寄给孩子一点钱,但就是说工作忙回不了家。现在儿子要上小学了,梅花才回来一趟。小军爷爷和奶奶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催阿辉也回趟家,让他们一家三口人团聚团聚。挣钱的日子还很长,如果以后儿子不认识父母,挣钱又有何用。俗话说得好,牛郎织女天各一方,一年也会鹊桥约会一次。更何况梅花和阿辉都是凡人,也是患难夫妻,人常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他们俩更应该回家团聚。
  想当年,梅花是南山村方圆百里的一朵牡丹花,阿辉是南山村出了名的富家子弟,他人长的是一表人才,但好沾花惹草。每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当时他看上了梅花的漂亮,紧追不舍。梅花也喜欢他风流倜傥的外表,两人互生爱慕之情。此事引起梅花家里人的强烈反对,但梅花寻死觅活非他不嫁。这是对大山深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封建习俗的极大挑战,他们这一对时尚情侣在当地成了爆炸新闻,一时间有关他们自由恋爱的事传遍了大山小村。梅花也不顾及父母的脸面压力,最终以死相逼嫁给了心中的白马王子。婚后甜甜蜜蜜的迎来了他们的儿子小军。但面对“外面的世界那么大,我也想去看看。”的诱惑,首先是梅花动摇了,接着阿辉也走了。就这样原本恩爱的夫妻,为了走出大山去看外面精彩的世界,为了挣更多的钱,离开亲人抛下幼儿,各自去闯荡江湖了。
  时隔五年,在父母的强烈召唤下,阿辉也回家了。久别的人再重逢,两位老人自然高兴地合不拢嘴。可是小军看着眼前的梅花和阿辉不理不问,在他心里“爸爸,妈妈”只不过是听着很耳熟的两个称呼而已,至于父爱母爱离他很遥远,他也从来没有感受过,也不知道是何滋味。梅花和阿辉见儿子已经长大了,不再强迫什么,只能等待时间的磨合和接受。
  晚上,夜深人静之时,两位老人突然听到梅花和阿辉的争吵声。梅花带着哭声道:“你刚去深圳的那两年,我天天给你打电话,后来你连电话都不接,我只好去看你,可我看到的是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哭过,我闹过,但你在那女人面前打了我,我彻底绝望了。”阿辉强硬有力的呵斥道:“你也好不到哪儿去,三年前你已经被一个老男人保养了,从今以后,我们各过各的互不干涉……”
  父母亲听到这儿,浑身无力的靠在土炕的边沿上,悔恨、自责、以及所有的想不通蜂拥而至。他们看着被窝里熟睡的孙子更是难过,父亲低着头不停地抽着旱烟。母亲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我们的穷日子还能过,为什么让他们去那么远的地方打工,一个好端端的家就这样毁了。可怜的孩子以后该怎么办呢?”父亲手中的烟管停下来气愤的说:“都是这该死的打工热潮惹的祸,现在的人只要勤快都饿不死,在我们家附近找点活干不也一样,非跑那么远。现在好了,自己觉得外面的生活很精彩,连家都不要了。”父亲和母亲就这样在黑暗中说着,哭着,叹息着一夜没有合眼。隔壁屋里的梅花也是抽抽泣泣一夜没有睡。
  第二天一大早,阿辉什么也没说就走了,有人看见他朝去车站的方向走了。梅花哭了睡,睡了哭,折腾了两天也走了。团聚只有一瞬间的家就这样不欢而散了。小军爷爷和奶奶也是村里有头有脸的人,自然不想村里人知道他们家的事,家丑不可外扬。他们两勉强打起精神,和往日一样干家务,干农活并照顾小军。此时小军是他们俩的命根子,是他们俩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日历撕了一页又一页,日子过了一年又一年。在一个春去夏来的日子,有人听说梅花回来了,但就是没见着人影。突然有一天下午,小军奶奶慌慌张张的去找接生婆,说她家梅花回来了现在要生老二,时间很紧迫,要接生婆快去她们家。梅花很顺利的生了一位可爱的小公主。这件事还没等太阳落山,便传遍了整个南山村。第二天好多人都陆陆续续的来给小军爷爷奶奶道喜,他们老两口脸上这时才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看着白白胖胖的小孙女一天比一天可爱,两位老人也放下心中的执念,不再追究小孙女是不是亲的,有没有流淌他们家族的血液,因为这些对他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目前最重要的是小孙女给他们带来了新生活的希望。
  小孙女的到来,让这个冷冰冰的家重新有了温暖,爷爷给她取名为小太阳。有了小太阳,家里好像增添了好多人似的。爷爷奶奶整天为小太阳洗尿布,洗衣服,忙得不亦乐乎。这时他们才感觉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小太阳已经过完百日宴了。梅花突然对老两口说她又要走了,老两口恳求道:“梅花,你看在小太阳这么小,这么可爱的份上就留下来吧。我们没有阿辉这样的儿子,可我们还当你是我们的儿媳呀,等小太阳再大点,你出去继续打工也可以……”无论老两口怎么说都无济于事,梅花还是抛弃儿子,抛弃女儿,狠心的走了。
  之后的几年里,阿辉没有回来过,梅花也没有回来过。小军,小太阳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在小军的心里爸爸妈妈只不过是课文里学过的两个词语,在小太阳的心里爸爸妈妈是很遥远,很陌生的人。
  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些人,听着自己身边的这些事,我陷入了沉思之中:打工热潮给大山深处的农民究竟带来的是什么?是夫妻的背叛,亲人的分离,金钱的诱惑,还是对孩子爱的缺失……
  2015/9/23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