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生活随笔实体杂志
文章内容页

顺口溜的时代变迁

  • 作者:诗心云卿
  • 来源: [db:来源]
  • 发表于2021-02-28 16:59:54
  • 被阅读0
  •   在那个阶级斗争为纲的大集体,是个全民皆贫的时代。人们是忌于说富,讳于说富,羞于说富,耻于说富,畏惧说富,可以说是视富为洪水猛兽,把富当成了资本主义,因此就有了“谁说富,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谁想富,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谁敢富,说你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顺口溜。反倒以穷为荣,把贫穷当成一种荣耀,当然也有了“贫下中农爱贫穷,因为越穷越光荣”的顺口溜,

      在集体时代的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吃食堂时期,一方面大歌特颂人民公社如何如何好,一方面是老百姓吃不饱,因此就有了“人民公社好是好,可惜就是吃不饱”的顺口溜,大锅饭的平均主义,严重挫伤了人们的积极性,因此就有了“干与不干一个样,干多干少一个样”的顺口溜,,

      在整个集体时代,由于物资比较匮乏,很多生活必需品都是限量供应,所以即便有钱也买不到,大部分生活用品都得凭票据购买,当然做衣服布料也得凭借凭布票购买,而一家人一年所发的布票买的布料做一个人的衣服都不够,因此,就有许多人选择不穿内裤,而口号却是艰苦朴素,所以就有了“艰苦朴素,不穿内裤”的顺口溜。

      集体时代,由于农村分粮食差不多都是按照人头分,因此干部是拼命生孩子,只要能够生的,每一家都是7到8个娃娃,至少也是5到6个,而偏偏有计划生育的政策,可是搞计划生育局工作的的却是那些孩子比较多的干部,因此老百姓就有了“自力更生,计划多生”的顺口溜,

      在五十至六十年代,在“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的口号的诱使下,全国各地纷纷刮起虚报浮夸的浮夸风,粮食明明亩产才几百斤,干部们硬是吹出亩产上万斤,甚至亩产达到十几万斤的虚假数字,因此就有了“一时时兴报高产,各级领导报高产,大小干部报高产,你也报高产,他也报高产,粮食高产往上报,一直报到中央最高层,亩产都是上万斤,甚至是十几万斤。

      小队骗大队,大队骗公社,公社骗县上,,下级骗上级,一级一级往上骗,骗了地省还不算,一直骗到国务院。由于报高产的干部都当了先进、当了劳模,因此还有了“干部争花戴,社员吃糠菜。“干部争花戴,社员吃瓜菜,干部吹牛皮,社员饿肚皮”的顺口溜。

      好大喜功也是集体时代的一大特色,于是又有了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的顺口溜。集体时代什么都是讲阶级成分,不仅当工人,当干部讲阶级成分,就连学生升学都是讲阶级成分,因此就有了“千好万好,不如阶级成分好”的顺口溜。阶级成分也成常常了那些贫下中农子弟炫耀的资本,成为他们高人一等的身份象征,因此就有了“我是贫雇农,何必学文化,不会ABC,照样开飞机,不懂X,照当接班人,不会阿拉文(阿拉伯数字),照样当干部。“的顺口溜

      自土改对老百姓实行抄家以后,抄家视乎就成了一种潮流和特色,干部总是喜欢抄家,动不动就抄老百姓的家,在我父母的印象里云南省第四届谭姓省委书记把四清运动变抄家,据说他下的命令是抄枪支弹药,而到了下边却猪鸡鹅鸭,瓶瓶罐罐,锅缸水桶。锅碗瓢盆,凡是能够拿走都都被抄,当然最后都变成干部家的了,因此就有了“若要富,当干部。”的顺口溜,而我们村子结巴队长的老婆就经常说,人有小转转,天有大算盘,当然干部家由于权利的光环笼罩着,老百姓是不敢怒也不敢言。

      集体时代,明明是花钱靠救济,吃粮靠返销,村干部无所作为,偏偏吹嘘说是,形势一派大好,但是能够吃救济款,吃返销粮都是干部家,并且每一家每一年都要照顾,每年不仅照顾吃救济款,吃返销粮,吃储备粮,还要每家每年照顾工分几千分,而老百姓却是不敢怒来不敢言,只能私下隐晦地骂是他们是青年五保户,因此就有了“青年五保户,年年要照顾;青年五保户,年年吃照顾”的顺口溜。

      集体时代,农民一年年四季苦(做工分,一年结算一次)到头,而大部分人家到了年底一结算都是超支户,而每一年一个人粮食才分到一百斤稻谷,还是毛毛草草,糠糠秕秕的,有的贫下中农就仗着阶级成分好,好多光棍汉就干脆来个不出工,即便是出工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由于贫下中农成分的优越性,那些干部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因此就有有人编排他们是“以烂为烂,老瓜熬稀饭。”那么他们不出工都去干什么去了,原来他们都去拿鱼摸虾,钓鱼找现食吃去了,当然人就有人不知道是羡慕或是嫉妒地用顺口溜编排他们是“二牛懒汉,钓鱼煮饭”或是他们是“拿鱼摸虾,饿死全家。”但是他们却也不不甘示弱,毫不在意地用顺口溜回击道:“世上那样泡,拿鱼拾菌撵香猫。“母鸡咯咯,不见饿着;鹭鸶忙忙,不见剩粮。”

      七十年代,全国各地掀起了农业学大寨的热潮,但是在热火朝天的干了一阵子之后,粮食并没有见增产,反倒是减产,生活也没有什么改善,因此人们就逐渐对什么学习大寨失去了兴趣,也没有了干活的劲头,干活都是混日子,当然农民也自我编排了“大寨活,慢慢磨,一直磨到太阳落。”的顺口溜,当然实际上也照做了。

      从土改开始,在整个集体时代,政治运动是特别的多,每逢政治运动一来,就有大批人被扣上这样那样的大帽子而被打倒和遭批斗,甚至是关牛棚,蹲监狱坐了大牢,因此就有了“大帽子,小帽子,运动一来戴帽子,一旦听说戴帽子,人人吓得瞬间尿裤子。这样的的顺口溜

      打倒“四人帮”以后,随着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新一届国家领导人纠正了土改至文革期间的一系列左倾思想路线的错误,国家的工作中心和重心也迅速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上来,新的国家领导人邓小平还提出了“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允许和鼓励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最终实现共同走向富裕的目的。

      而随着小岗村十八户人家冒着杀头的风险,以托孤的形式,联名要求土地承包到户则拉开了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序幕。农业生产和农田种植则从单一的以粮为纲到多种经营的全面经营发展,一时间鼓励农民争当万元户,因此搞种植业的人就有了“若要富,栽果树。”而搞养殖业的人就有了“若要富,养小兔。”的顺口溜。可是等到果树结果和小兔养大以后,交通运输又成了问题,因此又有了“若要富,先修路。”的顺口溜,当然路修好以后,有一部分人依靠跑运输成了富人,因此又有了“轱辘一转,团长都不换。”的顺口溜

      进入九十年代以后,随着城市化建设的发展,一些单位,无论是国营还私营的都依靠地方,以国家征占的名义大肆圈占靠近城镇周边农民的耕地,当然那些开发商也看到了商机而凑了热闹,但是谁要征占土地,都得依靠地方干部的审批和同意。于是那些地方干部,包含农村干部就相应地利用职务之便和手中的权利,来个以权谋私,趁机吃、卡、拿、要。于是行贿受贿甚至索贿成为了一种时尚,当然,有的农村干部也趁机以各种名义趁机圈占已经承包到户的农民耕地而任意改变土地用途而得到了经济利益,当然一家家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隐形富户,因此老百姓就给他们编排了这样的顺口溜,“万元户,不算富,十万元刚起步,真正富,数干部。”

      在城市建设的旧城区改造的过程中,往往难免都要涉及到城中村住户的拆迁,开始由于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所以即便上边划拨下来给拆迁户拆迁补助款也常常被地方截留,挪用,甚至被贪墨,所以真正到了拆迁户手里拆迁补偿款就所剩无几,当然也就就所少得可怜了,因此常常引发了群体上访事件,甚至冲突流血事件。而随着拆迁政策的出台,法律法规的完善和健全,地方对拆迁户拆迁补助款的落实也有了相应的法律法规依据,加上国家对腐败的打击力度,做到“老虎和苍蝇”一起打,大批贪官的纷纷落马,因此不仅截留、挪用现象是逐渐减少,贪官贪墨也不敢那么明目张胆了,因此在拆迁的过程中,拆迁户也领到一笔不菲拆迁补助而成了暴发户。当然对于地方官员来说,无论什么时候,他们还是比较热衷于城市改造拆迁的,因为不管是于公也好,还是于私也好,在整个城市建设旧城改造的过程中,不仅是地方取得了相应经济效益,他们得到了相应的经济利益,而在政治利益上,官员的任职阅历中,简历上,也相应有了一笔以后作为升迁的政绩。

      所以老百姓就相应编排这样的顺口溜,“拆迁户,拆迁富,拆迁一夜变富户,拆迁不仅富了拆迁户,也富了当地一群干部。”

    本文标题:顺口溜的时代变迁

    本文链接:https://www.sanwenzx.cn/showinfo-132-185586-0.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蜀韵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