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生活随笔实体杂志
文章内容页

年味原来是清欢

  • 作者:工兵
  • 来源: [db:来源]
  • 发表于2021-02-28 16:58:01
  • 被阅读0
  •   年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过去了,听到鞭炮声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今天是正月十五了。

      富裕安康的生活冲淡了人们对年的感觉。小时候,购置年货的欣喜、燃放鞭炮的兴奋、穿上新衣的自豪••••••随着生活的富足,这一切都成了日常生活中的常态,身体的感官刺激也就锐减、麻木。人们感叹着,年是越来越没意思。我却忽然想起了电视上的一句话:“世界并不和平,只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里”是啊!那枪支后睁着惊恐眼神高高举起手的小孩,饿殍满地的战乱国度,露着肋骨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非洲孩童。这些网络上的图片曾使我心如刀割,恨不能纵马疆场救赎那些苦难的流民,但当我看到颓坐在联大石阶上“国弱无话语”的某弱国外交官失魂无助的眼神时。我又体会到个人力量的弱小,深切感到了祖国的强大,国强才能民安康。我庆幸我生在一个和平而伟大的时代,祈愿祖国繁荣昌盛。

      烟火灿烂,彩灯闪烁,元宵节在欢歌笑语的晚会里静静流逝。这平静的日子才是最大的幸福,岁月唯有静好。我的思绪顺着时间的洪流逆流梳理,幸福从心底慢慢弥漫开来,忽觉得这年的味道浓烈而美好。

      一

      人常说:家有一老犹有一宝。家父36年出生,岳父35年生,岳母34年,都是年近九十高龄的老人了,所幸,三老身康体健、精神矍铄,我可是家有三宝啊。

      岳父母两儿一女,妻子居中,两个儿子都在外地工作,我和妻子就成了父母跟前的“红人”。说是“红人”,那是因为岳父母虽然年事已高,但仍然自开烟火,生活上从来不需要我们夫妻俩操心,反而是时不时地帮助我们,有时给我们蒸点馒头、包子之类,有时给我们稍带买点蔬菜之类。妻子常问我:“看你幸福吗,还有老人护着咱们?”我不回答,心里却是温暖的。我也知道她是以问答的形式来显摆她的幸福。年三十,妻子对我说:“今年爸妈要给咱们发红包,爸妈说从今年开始每年都要给咱俩发。”我听后淡然一笑,回一句:“还给咱俩发”也并未在意。大年初二当我带着女儿和女婿去岳父母家拜年的时候,岳母给我的两个孩子每人发了一个红包,然后又拿了两个红包要给我和妻子,我们赶紧推脱,岳父话不多又不容我们反驳:“拿上吧,”妻子接了红包,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哽咽着说:“我们给您们磕个头”岳父母不让,说:“作揖就可以了”,妻子坚持要磕,我也就赶紧拿了个垫子,和妻子并排给老人认真地磕了三个头,大声说:“新年快乐!”随后孩子也仿效我们给她的姥姥、姥爷磕头问好。

      忽然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还是个孩子,听着窗外小鸟的鸣叫,好似刚掏完鸟窝回来。时间倏忽之间。望着慈眉善目的岳父母,心里又是一热,惟愿双双携手过百年。会的!他们一对老人身体也着实硬朗。

      初二过后,老人的下一辈亲戚也从山西陆陆续续来看望老人,老人年龄大了,不愿在家里待客,所以决定在饭馆招待,饭毕,妻子结完帐后,岳母总是把钱宁塞给她,拒绝不掉的。在父母心里孩子再大也都是孩子,只要父母在,多强壮的孩子在遇到任何风雨时父母都会把他藏在翅膀下。这样的幸福我一直享受着,却浑然不觉。

      这一个红包把我生活之中的所有风雨都吹得干干净净,还有比这更大的幸福吗!

      二

      我的母亲是勤劳的,在世时,家里的大小活是不需要任何人插手的,父亲也就养成了一种习惯,从来不干任何家务,更不会做饭。

      几年前,母亲去世,父亲就成了我们儿女的牵挂。我们子女孝顺,都舍不得父亲有一点委屈,争着让父亲到各自的家里吃饭,但父亲执意一个人在自己家里,说是自由舒服。相对来说:子女们中我有条件照顾父亲,于是,我就每天中午给父亲做饭,妻子中午就去岳父母家照顾岳父母。起初,我下班回家父亲总是把菜洗净,我只要稍动下手饭菜就好了。慢慢地,我再回来,父亲学着已把饭菜做好,用盘子扣着,打开就吃。父亲还不时地变换着花样做饭,饺子、菜盒子、羊肉泡••••••。一边吃饭父亲就会一边绘声绘色地给我讲学到的各种饭菜做法。我给姐姐说:“每天回来,咱爸就把饭做好了”姐姐揪心的一疼,眼里有一闪而过的酸楚。她可能想:不会做饭的父亲怎么••••••。但我们都明白父亲这样也许对他的身体更有好处。子女们安好,他便晴天。

      过年了,我告诉父亲和姐弟们家里的年货都不用管,我来准备。年二十九,当我买好年货回家的时候,家里边已经重复了好几份,弟弟的,姐姐的,父亲的。年夜饭,在丰盛的美酒佳肴前飘荡着浓浓的亲情,我一家,弟弟一家,姐姐一家,合在一起,欢声笑语时不时地通过窗棂融入和煦的春日里。

      年味浓烈温馨,它还少吗?

      三

      女儿新婚第一年,初二从婆家回来,一住就是好几天。我们兄弟姐妹和岳父母以及父亲都在一个厂里,初二,我的岳父母在饭馆招待她们,当然也有我们夫妻。接着是弟弟盛情款待,连着又是二姐。隔日,远在外地的大姐又打来电话:“静静什么时候到我们这里啊?我就等着她们来呢。”驱车又赶赴大姐的邀请,离大姐百十公里的我的外甥女,听说静静到了大姐家,也急急赶来相会,亲人相见格外亲热。大姐家客厅宽敞,我们围坐在餐桌旁,斜靠在沙发上,天南地北,东长西短,从饭前谈到饭后,无所顾忌,把各自的生活见闻,周边亲友谈了个遍,血浓似水惬意的交谈也许是这一年中最轻松的时刻。

      饭菜的丰盛不得不表,大姐一直生活在老家,那一桌老家特色饭菜,自然透着乡音、乡味,颜色看似清清淡淡,入口又清香无比,蔬菜类似素描淡淡几笔,观之清雅、形神具备,入口又爽口馨香;肉类就是一幅水彩画,红烧肉红的到位,鸡鸭鱼肉色彩精准。女婿第一次吃,直喊:“姑妈饭菜好吃”不停箸,不抬头,全然没有了新女婿的矜持相。我、妻子、女儿附和着,筷子频繁地在各个盘子里来来回回。我最爱吃的就是莲菜炒肉丝,老家把这一道菜叫小炒,那是老家的代表菜,不论任何酒席是少不了的。母亲在时,逢节日也常做,母亲去世后,我再也没有吃到过这种味道了。莲菜切丝,瘦肉切丝,加上些许粉条,调料,入口脆香。我曾在家里尝试着做过几次就是没有家的味道,问过大姐,证明做法全然无误,我也就不再在家里做了。也许,菜也和人一样离了故土也就成为异乡客了。

      家乡风俗,新婚第一年长辈要给新人发红包,平辈是不给的。外甥女忽然拿出红包要给她妹妹,妹妹拒绝,我和妻子也阻拦,但亲情有时候也只有钱是最能达意的,做姐姐的送给妹妹的那是一份深深的祝福,我们哪能挡得住。我们和大姐一家看着下辈孩子们如此相爱也是长辈们最大的欣慰了。

      走亲串友,这年味恒古至今,依然飘香。

      四

      拍照,上传照片是过年不能少的一个项目。大年三十、初一,总是把好吃的菜肴,和睦的家庭聚会来一个特写,然后上传。我紧抓几个温馨的画面适时地发送到家庭群里,碰杯的,欢笑的,做各种动作的,一个都不能少。这是给不能在场的亲人们传达过年的欢乐,也让他们分享这份快乐。

      初三中午,女婿和女儿在他小爸家吃完饭后,一下午未回,我以为他们玩的高兴,晚上回来,女婿拿了个新手机送给了我,说是刚给我买的,我急忙埋怨,我手里有三个手机,虽说都是旧的但都能用,直怪孩子们乱花钱。女儿说:“这是小爸交给他的任务,小爸说:‘你爸的手机旧了,群里发的照片模糊不清。’”我不再埋怨,他们这是假借小爸之名来兴无名之师。但足以可见孩子们的孝心。弟弟心疼我,或许是暗示孩子们呢?

      孝悌传天下,家和万事兴,年味不就是这些吗。

      这年。红包,亲情,孝悌可是哪一样也不少啊!人间有味是清欢!

    本文标题:年味原来是清欢

    本文链接:https://www.sanwenzx.cn/showinfo-132-185583-0.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蜀韵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