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实体杂志
文章内容页

汉蛮(7)

  • 作者:古月湘云
  • 来源: [db:来源]
  • 发表于2021-02-23 18:18:20
  • 被阅读0
  •   汉 蛮(7)

      胡光荣

      2017年秋以后,我大部分时间在湖南,在陪父亲。刚回那年,父亲已90多岁了,身体还算行,只是视力、听力差,这样一来,影响到了他的一部分自理。

      小时候,我记得父亲在对河的湘潭市石灰窑厂上班,每天早出晩归。他只要按时上班,到月有工资拿,每月20多元。那时候,农业社里壮劳力每天10分工,妇女大多0.6分工,我们生产队每10分才获一两毛钱,就是按3毛计算,壮劳动力一个月不歇气也才9元。这样一对比,有工资拿的家庭经济状况一定好得多。所以,社员们都羡慕有吃商品粮、拿工资的人家,当时大家都叫这样的人家为半边户。只是大部分男的在外上班,女的在家务农,队里的重体力活她们做不了,时间久了,女的和家里人感觉有时遭人欺负,现实也有可能存在。

      大跃进时,我们家两间老瓦房,不久被拆,说是要搞村庄化,还说你们家以后要住集体宿舍,拆了房子的要先安排,属于优待对象。后来,村庄化尽等等不来,优待成了泡影,等到最后集体饭也呷不下去,听说有的地方还饿死人了,我们这地方还算好点。因此,我们寄住人家好几年。为重建家园,父亲只有辞去工作,获取100多元的辞工费,盖起了正三间、东边三间半坡茅草房。父亲回家务农,他认为这是他一生最后悔和最遗憾的一件大事。我听父亲多次说过,回家作田,他很不情愿,可是一家人要地方呆、要房子住啊,不能总住别人家吧!没有办法,父亲才被迫丢掉他心爱的工作。

      父亲年轻时,身体好,力气大,不管在石灰窑厂挑坯子还是农业社,所有的力气活,他没畏惧过。还有,他做什么事靠得住,像做自己家里事一样,所以生产队上的人都相信他、佩服他。但他有一个坏习气,回家务农后,如做事时,有的人做事慢一点,或偷点懒,开始时,他总忍不住,好说他,这样一来,他事做了,力气也出了,没有落到什么好,这也是他在生产队里苦恼和想不通的事。

      那时候,农业社人做活磨洋工、挨奸、偷懒很常见,也很普遍。你看着社员们天天在土地上忙忙碌碌,一年四季,三夏秋冬,没有休息日,可效率效益非常低。父亲也爱说这样的集体化,吃大锅饭,造成出工不出力:你们看看,做事总不动脑等什么的,而且他说起话来越来越变得难听,使得队里干部和大队干部也不太待见,有些反感。时间长了,父亲觉自己一个人也改变不了现状,有些失望,也就慢慢的随波逐流,消沉起来了。

      我记得父亲也是从那时开始学会呷烟的。苦闷的父亲看到别人呷烟可以歇一会儿气,他认为他也不是学不会,就跟着学呷,没多久,他也呷起烟来了。我认为,父亲呷烟一是为了做活的时候能够多歇会儿气,叫别人不好说。我呷袋烟,你总不能说我偷懒吧?!二是,我想也是主要原因,是想解除他心里一些想说而说不出的闷气,是一种无奈之中的无奈之举。三是他学会呷烟后,活少做了,与他人的关系却改善了,这是他没有想到的结果。四是父亲学会呷烟后,家里的自留地,他每年要留一块好一点土,并轮换着种烟。他用好土、好肥,又专心致志,从栽培到管理,从收割到晾干,摘叶打捆,压平切丝,没几年,这一套流程,他学得滚瓜烂熟。以上行为举止,都能验证父亲是在用这种方法来缓解自己的苦闷。

      父亲呷烟,自己用纸卷,卷成喇叭状。那时候,农业社的,呷烟都是这种呷法。想呷盒装烟,一是买的不方便,好像有的还要票证;二是再便宜,也舍不得;三是真呷不起。还有什么?可能还有盒子烟呷起来味淡,没有旱烟过瘾。

      父亲才开始呷烟时,是用火柴点燃的。有一次,下摄司湘潭钢厂工作的大姨父来我们家,看到父亲学会呷烟了,就送给他一个汽油打火机。父亲如获至宝,爱不释手。他在家或出工在外,别人用的都还是火柴点火,如遇上刮风下雨或潮湿天气,火柴难以划着,这时候,父亲的汽油打火机就派上大用途了,谁想呷烟,就得到他跟前借火。因为好几年只有他一个人用上汽油打火机,所以,那几年,他非常得意,呷烟呷得非常动劲,也爱张烟给别人。我觉得他在显示,他有汽油打火机,你没有。他四指紧握,大拇指扒拉扒拉,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得意之状,溢于言表。呷烟使父亲变成小孩子一样了,现在想起,觉得十分好笑。那时候,农业社男的呷烟很多,年纪大的几乎个个都呷。我也学过,那土旱烟呷了呛人得很,使我头晕半天,没有学会。

      我还想说说我们家那正三间和侧三间茅草房的故事,特别三间正主房,屋顶走水是按瓦房设计的。盖屋时,父母,哦,还有爷爷奶奶,他们以为,生产队会越来越好,家庭收入会越来越高,不要几年,茅草屋肯定会盖上瓦的,可是,这一等,等了14年。那14年,是我们家最难过的日子。我们家一年到头,最怕刮风下雨,一遇下雨,屋子就漏,出工的妈妈总是操心家里东西漏湿。特别到了雨季,全家人真是度日如年,难熬得很。如有年夏天,黑云压顶,狂风大作,吹得我家茅草屋上茅草翻飞,紧接着电闪雷鸣,暴雨滂沱,瓢泼倾泻,茅草屋像筛子一样,到处漏水,没有一块干处。奶奶打着纸伞坐在床角处,我们姐妹兄弟四个,排成一排,站在大门的门坊下,那一尺不到的门过墙成了我们遮风避雨的地方,并哭成一片!

      因为茅草屋走水太平,茅草最易腐烂。所以因茅草房一年须盖两次,不然的话,屋里会漏得住不成人。所以生产队里早稻草和晚稻草我家都得要,有茅草房人家由于草屋走水陡,只需要晚稻草就行了。稻草队里不要钱,属于特殊照顾,但我们家在社员面前多要了稻草,多得东西了,也引起别人眼红,也使有的社员对我们家产生了意见。还有,我们家需要稻草多,队里给的不够,我做过贼,到现在才敢说出来。有大人授意,有自己主动。我偷过自己本队和邻队的稻草,深更半夜里,有时直接从晒谷坪提,有时到稻田里挑。

      有了稻草,我们家最大的工程项目就要开始了:首先,父亲不能出工,得在家里盖几天屋。其次,全家老小都要参与配合,搬草,摘草衣子,叉上,递夹屋脊、屋檐竹竿和篾片等。有次,我父亲把木楼梯放在矮桌子上,我当时五岁左右吧,他让我压着木楼梯脚,他往上爬,眼看他到了屋檐,我想没有事了,人刚离,矮桌子一翻,只见父亲急中生智地双手抓了一把稻草,扑腾一声跌落下来,他的右鬓角头发里划开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直流,吓得我不敢说话。 父亲忍着疼痛,试着想站立起来,试了几次没有成功,奶奶和妈妈见状,惊恐之余,赶紧喊邻居的胡绍安还有谁?我记不太清了,他俩用竹凉床把父亲抬到公社卫生院,庆幸父亲只是受了重一点的外伤,没有骨折。

      茅草房生出来的痛苦故事,一直到我们生产队长出了资本主义尾巴,也就是队里干部和社员眼看照样搞下去,全队家家缺呷少穿,社员们的苦日子哪年是个头啊!大家一商量,顶着上面给予的巨大压力,开始搞副业,烧起了砖瓦窑,连续烧了三年,我们队里的收入大幅度提高,达到了每10分工0.85元。到74年年底,我们家才还清了长年欠生产的陈年旧债,第一次出现进钱。那年,我们家买了木板和挂条,茅草屋终于盖上了洋瓦,如果生产队不烧砖瓦窑,我们家的瓦房不知道要等等何看何月?!

      父亲,我们家里的做饭、喂猪、捡拾等大小活儿,他很少做。我猜父亲认为做男人的,家务活不能做,做了是没本事、让人瞧不起。所以,大男子汉气概,我父亲表现出来就底气十足,理直气壮。

      父亲老了,地里活做不动了,只有待在家里。家里的事,他有选择地做起来了。他做的每件事情,都特别认真,并坚持得非常好。如每天早上起来,他一定要把自己卧室及外面两间过路房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整理床铺,被子紧贴床的里边码放,四个被角对得整整齐齐,被子表面还压得平平的。他没当过兵,被子叠得有点像当过兵似的。我以前写过父亲,其中有篇就写到父亲整洁干净。做事井然有序,有始有终。父亲走了,走得平平静静,干干净净!只是,我的好父亲,我忘不了您,您的好行为,还在影响我!

      2021.2.22于襄阳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汉蛮(7)

      本文链接:https://www.sanwenzx.cn/showinfo-132-185411-0.html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蜀韵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Powered by 散文在线,学的不仅是知识,更是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