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市井看台>文章详细内容页

短小说|吕树国:名士

时间:2019-09-29 17:52:34字数:6106【  】来源:原创 作者:散文精选 点击:0

  陶明渊在小城的文人圈里,颇有名气。有名气,一是因为在市报上发了不少诗文,在圈内混了个脸熟;一是因为他的名字,还有骨气。

  陶明渊以前的名字叫陶大朋,自从在市报上发了文章,一跃成为文人,自觉陶大朋这名字太原生态了,配不上文人气质,遂改名陶明渊。除了身份证和档案上的陶大朋改不了,能改的,他全改了。一天,在小区里遇了到刘姐,她正要去买菜,见到他招了下手:大朋啊,吃了吗?他毕恭毕敬地回:刘姐,已用膳——那个,以后请谓吾明渊。刘姐侧过耳朵,啥?为你鸣冤,有啥冤屈?谁欺负你了?真没文化,连这都听不懂,一时又不好解释,他就摆了摆手,走了。剩下刘姐一头雾水。

  文人喜欢聚会喝酒,无酒不成席,无酒也不成文。文人聚会喝酒,自己掏钱的少,粉丝请,学生请,也有企业家或老板请。糊里糊涂地,陶明渊参加了不少酒局。刚开始,他跟着别人去的,后来报上发表的诗文多了,也有专门请他的了。陶明渊很受用,端坐上首,睥睨全桌,请酒的,陪酒的,在他看来,要么肥腻没文化,要么俗气不更事,要么两边都占了。一个词总结:胸无点墨!

  一日,城南的胡老板请他吃饭。酒席上,大家都尊他为陶老师,尤其胡老板,每敬酒,腰必躬下,杯子都快伸到桌子下面了。胡老板先叫他陶老师,叫着叫着变成了陶大师。他还没喝糊涂,马上纠正:哎,胡总,不可乱叫,放眼文坛,能称大师者几人哉?况我明渊,仅一介普通写者耳!大家见他说得严肃,遂一迭声地说,陶老师真谦虚。酒过三巡,聊了些闲天,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气氛有点别扭,一个年轻人很知眼色地站起来,端杯齐眉,说,我再敬陶老师一杯,然后一饮而尽。陶明渊欠了欠屁股,喝了一小口。年轻人没坐下,弯腰问,陶老师,您的名字很耳熟,好像有位古人也叫这个名字吧?他这么一说,桌上应者众,纷纷说好像是听说过。陶明渊听后,身子往后一靠,面上没露鄙夷之色,但嘴上却没把住,说,你说的那个是晋代的,叫陶渊明,他老人家还是不够聪明啊,临了深渊,才明白过来,只好隐居,可他真隐居了吗?如果真隐居了,后人就不会知道他了;而我,就为防止步他老人家后尘,我要先明了人生真义,才不至于步入深渊。所以,我起名明渊,有警策自己之意。又长叹一声:年轻人,你要多读书啊!众人听后作大悟状,纷纷竖起大拇指:陶老师,您真有学问,真活明白了。年轻人红着脸坐下。陶明渊为自己突发奇想地说出这么一堆宏论暗自得意。

  又喝了一圈酒,该散了,这时胡老板握住陶明渊的手说,陶老师,有个事麻烦您。您看,我这么些年生意做得还行,老话讲吃水不忘挖井人,有了些散碎银子,该回报社会,我呢做了些好事,比如捐款啊助学啊啥的,还给老家修了条路,也算是有点担当的生意人了,是吧?陶老师,直说了吧,我想请您给我写篇文章,让我在报纸露露脸。您也知道,这年头默默做好事,境界是高,可心里头不得劲。顿了一下,又说:“您放心,那个,”胡老板另一只手做了一个拇指与食指相捻的动作,“不会少的。”

  陶明渊这才明白这酒不是白喝的。他抽回手,说,胡总,对不起,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我陶明渊不敢媲美先贤,但其遗风还是有一点的。谢谢您的酒,告辞。说完,转身,昂扬而去。胡老板愣了一下,待陶明渊走出视线说了两个字:傻X!那个年轻人朝地上啐了一口,说,大傻X!陶明渊刚转过墙角,脚步一晃,显然,他听到了。

  忽一日,见到文友陈梓洲(陈长水,家住河边一道高坡上,因发了几首诗,便改名陈梓洲),发现一向衣衫邋遢见酒如见爹娘的他衣着考究,喝酒也欲迎还拒起来。他问,梓州怎么啦?陈梓洲反问他:还在写诗写散文?他说不写诗写散文写什么?陈梓洲说,明渊,写那玩意儿喝酒都不够啊,现在都写报告文学了,来钱。哦,对了,听说你把城南胡老板拒绝了?陶明渊说,那叫报告文学?哼,可别糟贱了报告文学!

  傻X!陈梓洲像看疯狂外星人一样看着他。

  这两个字深深地刺痛了陶明渊。不久前胡老板和他的手下也说他傻X,当时他没多理会,道不同不相与谋。但现在同道之人也这样说,让他迷茫又气愤。

  市报如期而至,上面有他的一篇短文,如往常一样,他小心地叠好,放进专门的纸盒里。这个盒子里整齐地放着一沓有他文章的报纸,以市报居多。他刚把报纸放进去,觉得有点不对劲,就又拿出来展开,发现副刊“文学”版栏目名改了,变成了“纪实•文学”,版面头条是一篇标题为《爱心企业家的爱心之路》的文章,而他的短文被挤在一角。他迅速浏览,写的正是城南胡老板的事迹,作者是陈梓洲,文笔比自己差多了。他嘴角撇了撇,随手把报纸扔在书桌上,撞掉了桌上的笔和几页稿纸。

  小区里有个活动区,下午有不少老人在那儿打麻将,陶明渊先是站在旁边看,看着看着手痒,就加入了其中。之后到了时间就去了,把老人们打得落花流水,赢了不少小钱,算算比市报给的稿费都多。一天,刘姐的女儿带着一个女孩儿来家玩,在活动区遇到了他,跟他打招呼:陶叔好!他点头致意。

  走远了,刘姐女儿对女孩儿说,他可是我们这儿的名士呢。女孩儿说,了解,早听说了。说完,两个女孩忍不住掩口格格而笑。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