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市井看台>文章详细内容页

短篇小说:《落洞》

时间:2019-12-27 00:26:01字数:16876【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阅读 点击:0

  雪峰山绵延700里,风景宜人,雪峰山区域里生活着多个少数民族的地方,巫风楚地有很多神秘的传说,比如在湘西民间如果碰上一个女子精神失去常态,往往会断定这女子是“落洞”了。“落洞”的人,多为年轻漂亮女性,怎么就落洞了呢?按民间讲法是因为这女子偶然出门从某处洞穴旁经过,为洞神一瞥见到,欢喜了她,把她的魂拿去,从此,这女孩子便“落洞”了。凡属落洞的女子,必眼睛光亮,性情纯和,聪明而美丽。

  曾经村里有位守林的老人在炎热的夏天里翻山越岭,下午走累了的时候就在洞穴旁边的山石上休息,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睡梦中朦朦胧胧的好像看见一位衣袂飘飘,面色俊朗的男子走过来说:“这是我的地盘,休要在此地喧哗,我是洞神,需要美丽的女子来膜拜我。”守林老人一激灵醒了过来,吓得屁滚尿流。逢人就说他做梦的事,结果一传十,十传百村里人皆知,甚至传到了村外。说来也怪,自此这事发生后,村里就出现一位相貌漂亮的年轻女子真的落洞了。她一生未婚冷艳美丽,慵懒但又不拘小节,对男人若即若离、若隐若现。这样的女人,总是充满神秘感,让人神奇的是她美丽朦胧的大眼睛里有时忧伤得流出晶莹的泪珠,树叶也为此飘零而落。在日落黄昏的时候她耳听萧鼓乐声,洞神鲜衣怒马去迎接着她,少女两眼发光,面色红润,身上散发一种奇异香味,走进洞穴那一刹那神色迷离,几天不吃不喝,村里的人都认为她与洞神结为夫妻了,而洞神眷爱的女子都是在十六至二十四五左右,女子一旦被洞神相中,她们都会在人神恋与自我恋情形中消耗其如花生命,死是迟早的事,只在时间的长短,最长的生命由两年到五年,衰弱死去。死时神气清明,美艳照人,身上散发中异香,含笑而去。家中人多泪眼莹然相向,无可奈何,只以为女儿被神眷爱而死。这种女子也可以救出,就是让家里的亲人寻找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子结婚,除了结婚找不出更好的法术和药物。可在神秘的大湘西,是无人愿意娶这种被神眷顾的女子。

  湘西巫风楚地,有太多的神秘,雪峰地域的女子大多聪慧美丽,她们的身上隐藏着非凡动人的气质,在女性最美丽青春的年纪,会产生蛊婆、女巫和落洞女,三种女子神秘的背后依然隐藏着动人的悲剧故事。她们神秘的色彩中也是一首绚丽的诗。

  雪峰山腹地茫茫大山深处,住有一户田姓花瑶人家,生有一女一男,夫妻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含辛茹苦把孩子们养大,女孩子出落得如花似玉,儿子眉目清秀,孩子们也特别有读书的天赋,慢慢的都念出大山外面去了,离开他们的家乡,这对夫妻还是坚守在大山里,大女儿在县城里教书,儿子却在离开外省的城市里上大学。一起和和睦睦的一家人就这样各奔东西。说起大女儿田莉,离父母最近,作为老大的她时常会回去看望父母,肩负起照顾父母的重担,毕竟在家里她是老大。田莉刚刚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半年,与田莉一起上班陈刚,人长的非常的帅气,身材高大,标准的帅哥一枚,在学校里教体育,性格还非常的阳光,他喜欢上漂亮的田莉。和田莉谈起了恋爱,可陈刚的父母都是国家公务员,他爸还是某局的局长,陈刚的母亲有点嫌弃田莉家是大山里的,和她的刚儿不是门当户对,不同意他们俩的事,这让陈刚有点苦恼外,他一直瞒着田莉,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田莉。

  田莉是这个村子里既有文化又特别漂亮的女孩,随着时光流逝,竟然可以让一个青涩的女孩,成长成一朵娇美的初花,时间如同魔法,眼前的女孩长发如瀑,白裙微扬,小小的脸上一双楚楚动人的大眼睛,望向哪里,哪里的空气便仿佛就会柔软起来。

  一天,乡里人撘信过来说她父亲病得厉害,正在上课的田莉请了假,火急火燎的坐班车再走二十几里小山路,远远望去座落在地形险峻的峡谷之中,只见一排排吊脚楼民居依山而建,古朴清幽,每一次回家让田莉有点害怕的是这里山地险峻,峡谷幽深、洞穴众多。何况现在即将黄昏了,走过洞穴时心里一惊一咋的忽然吹来一阵凉爽的风儿,让田莉觉得眼前幽深的洞穴不是那么可怕了,觉得里面有一个相貌英俊的少年郎在里面等她。心里特别想走进洞里探个究竟,于是慢慢的探进洞中,里面并不黑暗,总有一丝亮光,亮光的深处竟然是金碧辉煌的殿堂,有一位面容俊朗的少年坐在殿堂之上,走下来扶着她。

  “终于等来了我心爱的女人”。

  貌似非常深情地对着田莉说着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田莉沦陷在这一片柔情蜜意之中。洞里轻轻地刮来一阵清凉的风,田莉一激灵想起父亲还病着呢。

  那少年一双眼睛里含着绵绵深情非常恋恋不舍看着田莉。

  “我会回来的”田莉说完。转身往家中慢慢的走去,进了家门看见母亲拿着煨好的草药给父亲喂药,而田莉神色迷茫的看着,显现着一种落洞女常有的神色。他父亲一看,惊吓着冒冷汗,母亲手中的碗也给打落在地下。田莉的母亲喊了一声“莉儿,你怎么个了,吗作声问一下你爸?”田莉眼神晶亮闪了一闪看着她爸说:“姆爸马上就好了,莉儿现在想寻洞穴里的阿哥了。”面色羞涩,满脸陶醉了地笑了笑。

  第二天,田莉的父亲病竟然奇迹般地好起来,而田莉不再是一个能教学生的老师了,像一个中了邪的落洞女,神色恍惚,面色红润,相比以前的文静有一种狂野之美。会一个人去洞穴边流连,也会走进洞穴里慢慢的游荡,这一下子把田莉的父母亲急得发疯,请村里的老人想办法,还请巫医看了,他们看了一下,摇摇头,叹口气说:“多么好的女孩子,完了,撞上洞神了,看看村里哪个男娃儿娶你们家田莉。”

  过了几天学校打了电话叫田莉去上课,他妈就推脱他爸病还没有好,还得请几天假。后来陈刚给田莉电话,田莉看了看手机也不知道接,有一种懵里懵懂的神情,非常的茫然,好像拼命地想回忆起什么。

  一连好几天,田莉不见好转,田莉的父亲搭车去了县城,向学校领导说明了田莉病了,请了假。走出学校的时候碰见了陈刚,问起了田莉怎么没有回来上课,伯父不是病了吗?怎么看起来还好。田莉的父亲叹了口气,向他摇摇手说:“莉儿病了。”就走开了。陈刚搔搔后脑勺,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走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到底是谁病了啊。”

  又过了几天田莉开始逗留洞穴的日子越来越久,让田莉的父母一筹莫展,整天以泪洗面。

  而这边的陈刚非常想念田莉,相思如潮,也不见田莉的片纸言语,心里乱如麻的想,是不是田莉知道他父母反对避而不见?

  终于轮到周末了,陈刚卖了一些礼品搭上去田莉家的班车,直到镇上下车,再向人打听,才知道田莉家住的地方与某县相邻搭界的大山里,他们穿着少数民族的衣服,特别是姑娘们的衣服色泽艳丽,在山中行走时犹如一朵移动的花,非常的抢眼。陈刚边走边问,发现沿路风景特别的美,民居傍边的木板吊脚楼有不少古树参天,就像一幅水墨画,当陈刚慢慢地走到一座半成新的吊脚楼时候,看见田莉坐在家门口一副忧伤迷茫的样子,陈刚会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很快,虽然隔了十多天没有见着田莉了,他很想冲动地抓住前面坐着的田莉,然后用力地吻去她眼睛里莫名的忧伤与迷茫,但是她回过头朝他笑的时候,他又觉得她很远。

  他把东西放下,慢慢的蹲在田莉身边,叫着田莉,可田莉的眼神闪了闪,面容比在学校时艳丽多了,看着陈刚是否在想起什么,又在害怕什么,然而他却看到身边的田莉突然像被箭射中的小动物一样,身体猛地僵住了。

  她的眼睛睁得很大很大脸上是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

  她的眼泪唰唰地流下来,她飞快朝她的房间奔去,看得陈刚心里一阵地抽痛。

  陈刚从来没有见到过田莉这样失措的样子。

  他也惊呆了。

  他只能本能地跟着她跑。

  其实没有跑出几步田莉进入她的闺房里,关上房门,靠在门后,陈刚已刹住了步子站在门口叫着“莉莉,开门呀。“田莉泪流满面,就像带雨梨花抽噎着,此刻田莉的父母听到声音跑过来听着声音,觉得田莉这一下是正常的,没有落洞时的神智不清,一阵欣喜地看着陈刚,田莉的母亲走到门口轻轻敲门“莉儿快开门,姆妈有话说,别凉了客人”,静默了一会儿田莉打开门,脸上凝结着泪水的痕迹,她的眼神一会儿又迷茫起来了,脸上妖艳的美隐若隐现,又让人神秘起来了,站在陈刚的面前又像是两世界的人一样。就像周围的一切都和她无关一样,恢复了当初看见时的模样。

  陈刚被田莉的父母请进火塘屋,给他做柴火饭,让田莉和他坐在一起,柴火饭菜做得特别的香,有腊肉炒干笋片,田莉的母亲还杀了一只土鸡,还炒了几样素菜,满满一桌子的美味佳肴,要是平常田刚会大快朵颐,现在陈刚看着田莉变成了与世隔绝的仙女一样,吃了很少,此刻,她变得非常的安静了,单薄的身体随时会被风吹走一样。自己更加没有胃口,决定留下来第二天了解一下,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田莉变成了这样。

  一大早起来,陈刚就没有看见田莉,问起田莉的母亲,她母亲向山中溶洞口呶呶嘴巴,指给陈刚看。

  “莉儿准又是去洞神那里了”。

  神情充满了落寞的悲伤。

  陈刚沿着他昨天走过的小路,来到拐弯的溶洞口,看见田莉用她迷人的微笑,公主般地俯瞰着她的子民一样,带着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童话,站在洞里,明艳如芙蓉花的面孔,眼睛里充满了迷茫与不屑看着陈刚,永远不想看到的一幕。

  陈刚轻轻的走过去把田莉拥在怀里。

  “莉,我是你的爱人陈刚”。

  她茫然地抬起已经娇艳欲滴的小脸,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当他紧紧把田莉抱在怀里,感受着她的颤抖,然后一点一点变得安静。

  他牵着田莉的手一步一步带她回家。在她睡着的时候,从村民的口中了解到落洞女的传说,这几天来关于田莉与洞神的故事碎片。

  让陈刚想要做的是他想带她离开这个神秘的地方。远离梦靥,让田莉恢复过来……

  他决定好好和田莉父母谈谈,然后再回去与自己的父母交流一下。于是他打了电话叫朋友开车去镇上等他们。

  他带着田莉回到县城,不要让她的身影消失在这个夏天,看着田莉神色迷茫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就像一个迷失方向的小女孩,让他一阵心疼,他庆幸自己来得及时,让她没有那么快的陷入洞神的梦靥,当他带着田莉出现在父母面前时,让他的母亲李玉不能接受,她一直就不同意,何况现在的田莉变成疯子了,更加不能接受。陈刚和他父亲坐在房间里深谈了一次,告诉他父亲田莉的家族没有精神病,只是现在她陷入一种神秘传说中的落洞,通过他能拯救田莉。他父亲默默听他说完后。

  “我支持你,你带她去省城的医院看看吧,这么好的女孩不能就这样毁了。”听他父亲的话后,陈刚的压力一下子减少了很多。

  第二天,陈刚请了假,学校马上就到暑假了,刚好可以带着田莉去省城看医生。陈刚通过上医学院的同学,联系了一家很有名气的精神病科专家,定好宾馆带上田莉出发了。

  省城的高楼大厦在田莉的眼里是新奇,比起她上学的城市来说繁华了许多,陈刚这样的家庭来说上省城读书易如反掌,在这里上高中,上大学好几年,所以比较熟悉。只是田莉的美是那样的楚楚动人,如一朵初初绽放的花,让人注目。坐在地铁里有几位大妈走近田莉说:“世上真有长得如此好看的姑娘呀。跟画上走出来的美人一样。”田莉非常害羞的躲在陈刚身边。让一些小伙子、大妈更加觉得现在有这样表情的姑娘犹如凤毛麟角。这是现代人非常少有的表情,更加难能可贵。多嘴巴的大妈们就和陈刚说:“小伙子你得好好保护你家的小女朋友哦,现在这样的姑娘不多了。”说得陈刚频频点头。心里涌现出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感,一定要把田莉的病治好。

  走进医院带着田莉坐在一位60多岁的老专家面前,老专家让陈刚坐在门诊部这里。他带着田莉来到一间带有清新色彩的房间,放着柔和的轻音乐,他们在房间里交谈着。出来的时候老专家和他交流着说:“她是大脑功能每紊乱所致的感觉,记忆、思维、情感、行为等方面表现异常的疾病。也是因环境因素刺激产生幻觉,只要离开那环境,病人就会好起来,得多与人交流,关心。”陈刚听了松了一口气。只要田莉不回那山旮旮里,以后就不会有什么幻觉了。

  这几天陈刚带着田莉游省城的大街小巷,偶尔汇合朋友一起聚聚,这座城市美丽的让她害怕。她很久没有抬头看天、看云朵、看阳光、看满树花开。任凭他像一个无理的小孩一样紧紧牵着她的手,几天都不想放开,怕她消失错过一样。陈刚只是想,他没有改变世界的力量,却可以让心爱的人融化。就是那么几个日夜,她重新爱上看天、爱上看云,爱上粉色的花朵,爱上笑的感觉,不再想起幽深地洞中的少年。

  一晃就半个月过去了田莉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还是那样小小的脸干净得不着任何妆容,明亮的大眼睛,浓密的睫毛,高兴起来会眯起来,像只可爱的小白兔。在陈刚的眼里只有这样的田莉才是他最喜欢的女孩。T

  田莉这场病,直到一个月后彻底痊愈,而当她痊愈后,却仿佛忘记了之前落洞的事情,遇见所有的人她会一样平静温和地微笑着。

  直到他母亲打电话要他回去了,有个大学同学来看他。恍然觉得应该回家了,来看他的竟然是他爸同僚的女儿蒋雯,蒋雯一直默默的喜欢着陈刚,只是陈刚对她没有来电,蒋雯特别会讨陈刚的母亲李玉的欢心,李玉觉得蒋雯,做她的儿媳妇才是门当户对的。

  当陈刚和田莉手牵着手出现在门口时,蒋雯脸上的表情有一点僵硬,不知道她用什么方法才能从尴尬的情绪里解脱下来,她只好对着李玉说:“阿姨,我还有事,先回去了。”“你不再坐一会儿,吃了饭再走。”“不了,真有事儿,下次再说吧。”蒋雯从他们身边走了出去。

  李玉看着田莉心里有些不高兴,田莉轻轻滴叫了一声“阿姨”,李玉鼻子里哼了一声。

  “现在正常了,没有发疯了啊。”

  陈刚“妈,莉莉已经好了。你别这样刺激她。”

  而田莉的脸色雪白,单薄的身子随时会被风吹走一样。

  陈刚走过来抱着田莉

  田莉不知所错的看着眼前这个男孩,是那样的耀眼,从第一眼见到时,那么温暖阳光,她清楚地记得当时眼里惊讶一闪即逝。

  他从来没有爱过,而一旦爱了,那种单纯的信仰或许就可以化成某种柔软而强大的盔甲,保护她不再受伤。

  他缠着她或是她爱着他,不知道多久?不知道有没有结果。

  仿佛从初见起,那就是她的宿命。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