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社会百态>文章详细内容页

好看小说|程岳杰:莲心深深

时间:2019-11-12 18:10:13字数:28109【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斗转星移,总会有些过去的人成为过去。

  时光流转,总会有些往昔的事成为往昔。

  然而,总会有然而。

  不管时光走得有多久,只要还有记忆,你就一直保存在我的脑海。

  无论距离是多么遥远,只要还有思念,你就一直印刻在我的心间。

  因为,我们一起走过,那些青葱的岁月。

  ——题记

  “阿莲,你是否能够听见,这个寂寞日子,我曾不停的思念……阿莲,你能不能够接受,那个从前的我,再让我回到你的身边……”手机里的音乐播放了好几遍,大非静静的听着这首《阿莲》,在不断循环的歌曲中,大非的思绪回到了当年。

  那年大非15岁。因为哥哥从泥溪乡调到昭潭区里上班,他就跟着哥哥,从泥溪中学转到昭潭中学读书。

  大非十五岁的那年9月,跟往年的9月不一样,这个9月好凉爽,大非的心情就像这个9月的天气一样,比较舒爽。大非跟着哥哥到昭潭中学,读初三。

  大非,虽然有十五岁了,但满脸的稚气,看着好像要比同龄的孩子小两岁。只有那一脸的痘痘,倔强着向人宣告,大非在向成熟奔跑。

  大非跟着班主任,来到教室。腼腆的,大非看着同学们。正好班上有个空座位,老师让大非坐那里。大非的同桌是一个瘦瘦的女孩子,有点营养不良的黄发,一绺挂在额前。那绺头发下面,一双轻含笑意的凤眼,从门口一直注视着大非来到她的身边。当大非坐下的时候,她微微一笑,一颗明亮的虎牙,闪耀着,明亮了大非的眼睛。大非的脸红了,低着头,理着书本,满脸的痘痘,就像夜空的星星,忽隐忽现。

  于是,大非有了个新同桌,叫莲子;莲子有了个新同桌,叫大非。

  但是,两个人不说话。

  只是,时不时的,大非侧脸看看莲子,憨憨一笑。慢慢的,绯红爬上大非的脸,脸上每一颗痘痘都洋溢着欢喜。

  偶尔,莲子,低着头,顺着眼,眼角的余光里大非的身影闪现,微微一笑,好看的虎牙微现。这个时候,莲子的心里,就有了春风吹过花间。

  慢慢的,天变冷了,冬天的气息浓了。破旧的教室里总是冷冷的。冬日晴天的下午,莲子看到太阳的脸,探上窗子的薄膜(那时的窗子没有玻璃,冬天就钉着塑料薄膜防风),忍不住轻呼:“啊,太阳来了!”大非不作声,就绕过课桌,去把窗子打开。一下子,暖暖的阳光,就涌进了教室,桔色的阳光,沐浴着莲子。莲子的头发变成了金黄,脸上全是灿烂的阳光。莲子笑了:“好暖和的阳光。”阳光里,一道亮光,从莲子的唇边闪亮。那颗虎牙,让大非顿时迷失了眼睛的方向。

  有时,外面的天不高兴了,阴着个脸,还不时刮着大风。那个可怜的窗子,总是让大风欺凌,不时被打开。莲子怎么也关不紧。那个锈烂掉了的插销,怎么也扣不上。大非就跑到他哥哥房间,找到一根铁丝,把窗子绑了起来,任风儿再大,也吹不开了。这个时候,大非脸上的痘痘,在莲子的眼里,是那么的可爱。大非绑窗子的身影,在莲子的眼里变得高大起来,仿佛看到了父亲的影子,仿佛看到了兄弟的模样。

  大非的哥哥有辆自行车,大非学会了骑车,他哥哥不回家的时候,大非就骑车回家。大非会骑车,这可羡慕死了许多同学。莲子也渴望学骑自行车。

  有一天晚自习课间。大非桌边围着小峰、杰伢、财宝等同学,说骑车的事。莲子默默的听着,下晚自习后,红着脸,打破了两个人不说话的局面,问大非:“你能教我骑车吗?”大非傻了一样,半天不知道如何回话。莲子脸通红的,以为大非拒绝了,拿了书包就走出了教室。

  第二天晚上接近八点,快要下晚自习的时候,大非悄悄递张小纸条给莲子:今天下晚自习后,教你骑车。

  下了晚自习后,大非约上了小峰、杰伢、财宝、水珍与莲子等,推着自行车来到小学的操场。教莲子骑车。还没骑两圈,出来一个小学老师,把他们骂跑了。说是晚上吵了人休息。然后,他们又来到粮站上面的马路上。

  然后一个多月,几乎天天下了晚自习,大非就教莲子骑车。莲子终于学会了骑自行车。这个寒冷的冬天,尤其是晚上,他们没一点寒冷的感觉。

  转眼,春天来了。就是初中最后一个学期了。还有几个月要中考了,大家的学习变得紧张起来。

  莲子,文科学得好,尤其是语文,但是理科不行,尤其是数学。

  大非,理科学得好,尤其是数学,但是文科不行,尤其是语文。

  两个人,不知道是从哪天开始,互相问题目。但是两个人从来不喊名字。

  大非问莲子语文的问题时,总是:“哎,这个题目什么意思,怎么做?”然后莲子就说什么意思如何做。

  莲子问大非数学的问题时,也是:“哎,这个题目我又不会。”然后大非就讲解这个题目从哪入手,如何做。

  天气越来越暖和了,到处是春的气息,油菜花开了,桃花也开了。那些花草树木都在你追我赶的生长。大非与莲子也好像长开了许多。跟着长开的,似乎还有他们的心思。每一次互相问过题目后,心里就像春天的太阳照过一样,暖暖的。每一次听到对方哎一声,心里就像是春天的花开放的感觉,香香的。

  四月初的一个星期六,上午课间,莲子跟大非说:“我想下午去凤凰山上看映山红,你去啵?”大非说:“去,我陪你去。”

  吃过午饭,大非与莲子没有回家,两个人一起穿过老街,下到河里。四月初,河水还没有涨起,老街通往对面凤凰山下洪家畈的杉树木桥,像八个走高翘的人排队横在河上。悠悠的河水,在桥下流着,人站在高高的只有五根杉树宽的木桥上,感觉木桥在水上轻轻的飘荡。莲子走上木桥,内心的恐惧感油然而生,不自觉的张开了双手,一侧身,刚说:“我好怕。”大非的手就抓住了莲子的手。刹时,两个人忘记了木桥,也忘记了河水。大非觉得莲子的手好软好软,莲子觉得大非的手好有劲。这时,有一阵春风,从龙泉河上吹过;有一朵白云,从凤凰山上飘来。

  过了桥,洪家畈上一片金黄,扑入眼里。他们走在油菜田间的小路上,就像两只燕子从油菜花海的波浪上慢慢飞过。郁郁的油菜花的芳香,陪伴着大非与莲子,一起飞上了凤凰山的山路。

  莲子就像一只小梅花鹿,在前面一蹦一跳的走着,不时摘一片树叶,偶尔攀摘树上的花儿,有一种树,叫不来名字,青青的树皮,开着小碎黄花,却没有一片叶子。莲子摘了几枝,给大非:“你编个花环!”大非就编了个花环,戴在莲子的头上。阳光下,莲子的头上就有了一圈金色的灿烂。美美的莲子,就像童话里的公主。大非在后面走着,眼睛里再也没有别的景物。

  大约走了一个小时,到了接近山顶的一个山脊的地方,终天看到大片的映山红。莲子兴奋得钻到映山红当中,金黄灿烂的花环在映山红的海洋里飞舞起伏。大非欣赏着,脱口而出:“真好看!”

  “你说什么?”莲子问。

  “真好看!”大非腼腆的回话。

  “什么真好看?”莲子低着头来。

  “你真好看!”大非的脸跟映山红一样红了。

  莲子笑了,笑得非常灿烂,那颗虎牙从嘴唇边调皮的探出头来。

  目光掠过映山红的花海尽头,看到了远处的群山,凤凰山下的龙泉河,就像一条蓝色的丝巾,系在昭潭的颈上,从北向南,轻轻飘荡。河两岸是金黄的油菜田,油菜田与河中间,是昭潭街。

  莲了问大非:“你知道我们从哪里走过来的不?”

  大非指着山下:“那里。”

  “龙泉河往南,那里拐个弯有座山,山的那边就是我家,我家在河弯的大畈上。”莲子指着南方。

  “我家与你家是反方向,在山的那边的山的那边,有条河的边上,叫泥溪。大路经过我家门,路边上有棵老木子树,我家就在那里。”大非指着北方。

  两人说着话,不一会,来到凤凰山山上的那个平台,两间解放前的老屋已经坍塌,几块老砖与断墙诉说着过去的风雨。屋基前的坎边上,有棵罗汉松,可能有上千年的树龄,树干差不多跟成人一样粗。树头已经没有,残裂的树干,上有几枝新枝,长着青翠的叶子,枝上被虔诚的人系了许多红带子。莲子走到它的跟前,闭着眼,许了个愿。

  大非问莲子许的什么愿,莲子不说,只说许的愿说出来就不灵了。后来说,看到了映山红,非常高兴,又到了神树这里,应该许个愿。希望今年满十七岁的时候,能实现愿望。大非听了后,啊了一声:“你比我还大啊,一直以为你比我小。我过几天才满十六岁呢。”

  “是吧,你得叫我姐姐!”莲子马上说到。

  “莲姐。”大非轻轻的喊了一声。

  “哎,非弟。哈哈哈。”莲子开心的大声笑着。

  忽然,旁边的老朴树上,浓密的树叶中飞出两只鸟儿,向山那边飞去。

  其实,莲子的心愿是希望与大非一起考上同一所高中。

  很快就到了五月底,预选考试了。大非与莲子都预选上了。

  一晃又到了七月初,中考了。没多久,成绩出来了。大非考上了昭潭高中。莲子落榜了。

  九月,大非到高一报到,莲子初三插班复习。

  初三教室在第一排平房,高一教室在第二排平房。

  课间的时候,莲子从窗子往外面看着,看大非跟同学在教室前的空地上嬉戏。大非边戏,边偶尔看一眼初三教室的窗子,窗子上有莲子的脸。

  偶尔下了晚自习,莲子到区门口等大非,然后两个人骑着车,到马路上骑一段路,然后又回来。

  教室门口的几棵梧桐树,叶子落了。过了年,又出了新叶。浓阴密布的时候,到了七月。莲子中考又落榜了。到学校问成绩的那天,莲子跑到龙泉河边哭了好久。

  大非知道莲子落榜了,在家里忙完双抢后,就约了小峰、水珍等几个初中时的同学,一起去莲子家。到了莲子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莲子妈妈不高兴。他们只好到龙泉河边的河滩上,河滩上有几棵大杨树,树下比较凉爽。悠悠的夏风,带着些许荷香,从田畈上吹来,一直吹到河里,于是,水面上皱起了一层一层的涟漪,就像他们的心情一样。

  莲子说,她想不到再念书了,她弟要念书,家里劳动力不够。她妈妈不想给她再复习了,想她出来做事挣钱。

  大家问她怎么办?她说她爸在找人,想她去村里小学代课,估计差不多了。

  听说这样,大家的心情才跟着好了一些。

  莲子忽然跑回畈上,一会拿来好多莲蓬。说请大家吃莲子。大家就剥莲子吃。莲子教大家把莲子从莲蓬上剥出来,然后咬开,剔掉里面的莲心,说莲心是苦的,吃不得。那翠绿外皮白白肉的莲子,却是甘甜爽口。

  大家边吃边开玩笑说:“我们吃莲子啦,莲子,我们吃莲子啦。”

  莲子也笑着说:“其实我的名字就是因为这个莲子。我家门口的那块水塘,我爷爷年年种了莲藕,年年夏天会结好多莲蓬。正好我出生的那天,我爷爷正摘了不少莲蓬,正在剥莲子。我爷爷就给我取名叫莲子。说是希望我将来的日子像莲子一样甘甜。”

  然后大家也都说起自己的名字。莲子问大非:“你的名字好特别,为什么叫大非呢?”

  大非说:“你知道我哥的名字,就会知道我的名字了。我哥叫大是,我叫大非。听说也是我爷爷取的。说是希望我们兄弟要明事理,懂是非,人生之路不走错。”

  说着稀稀拉拉的闲话,看着悠悠淌着的河水,吹着带着荷香的夏风,不知不觉太阳爬上了西边河岸的树梢。

  临走分手的时候,大非跟莲子说:“我哥要调到县城了,我可能跟我哥去县城,到县城读书。到时你给我写信吧!我今天来就是想跟你说这个的。”

  又到了九月,大非跟着哥哥去县城读书了。在父亲找人后,莲子到村里小学代课去了。

  一年时间里,莲子给大非写了三十六封信,差不多一个星期一封。大非给莲子写了十一封信,差不多一个月一封。

  莲子在信里说,小学有个年轻的男老师,对她有意思,在追她,可是她不愿意。大非问莲子为什么不愿意。莲子骂大非是个孬子。

  其实大非知道莲子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不知道他能怎么办。他感觉自己对自己都没有把握,所以他对莲子也没有把握。大非的内心与思想是懵里懵懂的。

  高二毕业了,高考结束了。大非没有考取大学。离最低的高中中专分数线还差一百多分。大非很苦恼,好想找人说,也不知道找谁说。哥哥批评了他,说带他白带了。要求他再补习一年,但是大非没一点信心。

  大非在家里双抢结束后,去莲子家。看到了那个小学男老师在莲子家帮忙。大非忽然很难过。其实,那个男老师,只是莲子的爸妈看中了,莲子并没有看中。

  大非与莲子,来到河边,还是那棵大杨树下。大非说家人要他补习,可是他没信心。问莲子怎么办?莲子叫大非再补习一年。说大非成绩好,要有信心,一定能考得上。大非就决定再补习一年。

  到九月份,大非去县城补习,莲子继续在村小代课。

  这一年,莲子给大非写了十份封信,一个月一封,都是鼓励大非要努力,好好补习。再也没说自己的事。其实她已经回绝了那个男老师。为此跟爸妈搞翻了脸。大非也回了几封信,具体几封,大非自己也不记得了。说自己成绩进步不少,好像高考有希望。

  到七月五号,莲子去了趟县城,看到了大非。中午两个人到车站边,找了个小饭店,莲子请大非吃饭,叫大非不要紧张,好好考,说今年一定行。七号就要高考了,今天莲子是专程来给大非打气的。

  高考放榜了,大非还是没考上。

  大非很难过,父母也难过,哥哥很生气。大非在家里感觉非常压抑。想出去。他看到一些报纸材料介绍,开放的新兴城市深圳正在开发,那里找事做的机会多。所以,他想去深圳。他想叫莲子一起去,但是他又觉得没脸见莲子。犹豫了一段时间,他没有见莲子就走了。找哥哥要了六十块钱,一个人去了广东,到了深圳。

  在深圳,一个多星期,大非跑了好多厂子,终于在一家电子器件厂找到工作。因为大非是高中毕业生,八十年代的高中毕业生,那时在深圳也是比较少的。所以,大非进了工厂,安排在车间辅助主任工作。有了工作,有了住的,有了吃的,大非就是安心了。安下心后就开始想莲子了。到了九月一号,大非就给莲子写了封信,说了自己的情况。

  莲子收到大非的信,是又喜又气。喜欢的是有了大非的信息,知道大非在哪里了。气的是大非竟然一走了之,也不跟她说一声。感觉根本没把她放在心上。一直喜欢的人这个样子,感觉好失望。但是,看到大非在信中写到自己两次高考落榜的痛苦,不敢面对莲子的那种愧疚。莲子的内心又柔软了。看到大非说下班后一个人,好孤独,非常想她的时候,内心的思念之情顿时就强烈了起来。

  想得实在是忍不住了,国庆节学校放三天假,莲子就提前请了两天假,清早到石门街搭车到波阳,然后又从波阳转车到南昌,再从南昌坐火车到广州,又从广州坐客车到深圳,一路上花了两天时间,终于见了大非了。

  莲子在深圳陪了大非三天三夜,他们一起去看了大海。原来大海是那么广阔。大海的波浪是如此的大。一个浪来,海水会爬上海滩一二十米远,站在海边,感觉那浪有一人高。莲子光脚在沙滩上,每当海水随浪而来,抚触到她的脚的时候,她就感觉像是大非的双手在抚触一样,内心有微微的颤栗。这三天的亲密相处,让大非与莲子忘记了一切。他们在一起,就像海浪一样,时而爬上巅峰,时而退到低谷。从此,大非脸上那个懵懂青春男孩标志性的痘痘开始在消失,莲子的脸上也总是朝霞般光彩。

  三天假期很快就结束了,莲子回家了,大非上班了。

  在回程的车上,莲子一直沉浸在这三天捕获的幸福里,初入大非怀抱的温馨与颤栗,一直在莲子的心里徘徊与跳跃。甚至是一回味大非的怀抱,那个颤栗感就油然而生,好像让人要迷失方向。大非也没有从那些幸福里走出来,一连几天,总感觉,唇上还留有莲子的芳香,只要一闭上眼,就感觉莲子的长发在耳边摩挲,就好像莲子的温柔在周身漫淌。

  相聚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思念的日子总是那么漫长。从此,大非想念着莲子,莲子思念着大非。

  大非为了消除想念的折磨,就拼命的工作加班,跟着车间主任,学习工厂车间一些管理经验,不断的提高自己。

  莲子为了剥离思念的痛苦,把对大非的思念,转化成文字,记在那个只有自己看的小本子上。浓浓的思念之情,化成了优美的文字,把对未来的希望,画成了浪漫的诗章——

  “你走了后

  冬天就来了

  为了御寒

  我拼命把你念想

  给自己取暖”

  …………

  “来年春天,我要种一棵树

  最好是种一棵桃树

  能开好香好看的花

  又能结好吃的果

  花开了我们一起赏花

  果子熟了我们一起吃果子

  等树老死了

  就砍了烧火我们烘火

  我坐在旁边念诗给你听”

  ……

  很快到了过年的时候,大非回来了。大非到莲子家,准备跟莲子一起向大人明确他们的关系。然而,他们两个的事,不被莲子爸妈看好,认为不合适。两个长辈对大非不待见。莲子爸爸认为大非没有正式工作,在外流浪,不安定,不能给莲子幸福,他们希望莲子能找个有正式工作的男人,生活比较安稳些。所以两个大人,比较喜欢那个小学老师。

  虽然莲子给了大非安慰与鼓励,坚信只要两个人互相爱着,就不怕。但是,大非对未来没有信心。

  过了正月十六,大非带着内心的些许不甘,踏上南下的路途。莲子满怀绵绵的愁绪,再次走进村小。如此,两个继续着一南一北,春日迟迟,思念悠悠。

  莲子在小本子上再次写下了思念与渴望:

  “秋天的叶子落完了

  冬天的寒风也走了

  梅花一个人在那里开得正艳

  我是多少渴望,你

  陪我一起走过春天

  我们养几只鸡

  种些蔬菜瓜果

  在门口再种几棵花

  当夕阳挂在屋檐的时候

  透过窗户

  我在厨房里

  喊着你:大非

  回来吃饭了”

  ……

  光阴似箭,年华如水。时间总是那么快,从来不因为现实的无奈而等待我们片刻。一年就像一天一样,轻轻的就飘过去了。又一个春节过去了,又一个新的春天来了。大非与莲子的事依然,大非带着莲子爸妈的反对声明回到了南方。莲子带着对大非的依依不舍继续代课。

  莲子的妈妈,天天在家念叨着,说莲子是整个畈上最大的姑娘了,应该嫁人了。莲子不想跟妈妈吵架,所以多在学校里很少回家。她想通过民师考试,考个正式教师。可惜,因为她是初中毕业,不符合条件,民师考试要求高中毕业。正好,这年区里正在筹办一个大厂——景东瓷厂,宣传说是与景德镇的相关企业联合,对方提供技术支持,产品会畅销,招收本区的年轻人进厂,并且工资会很高。莲子的爸爸妈妈想莲子进厂,莲子看到民师考试无望,也想进厂。可是进厂要交进厂费750元。可是莲子家里实在太穷了,弟弟还在上学,也要钱。这两年的代课工资,一个月只有28块钱,差不多主要供了弟弟上学。

  莲子很烦,把情况写信告诉了大非,可是一直等了两个多月,却没有大非的任何回信。莲子又急又恼。

  其实,大非收到信了,不是不想回,是不知道如何跟莲子交待。大非年后回到厂里,因为新年开工,老板请厂里的管理人员小聚。大非喝了些酒,本来酒量不大,因为过年时莲子家人反对,情绪一直不好,有借酒浇愁的意味,一下子就喝高了。晚上回宿舍的时候,醉眼迷离的,把送他回宿舍的女同事,当成莲子了。那女同事本来也就有些喜欢大非。一晚上,大非把还没有明确土地主人是谁的地种了。第二天酒醒后,大非被女同事郑重的宣示了主权。大非虽然心里后悔极了。但是不知道如何拒绝与反抗。他觉得他再也没脸见莲子了。所以收到莲子的信,他一个人出去又喝醉了。愧疚的内心,让他无法拿起笔给莲子写信。

  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大非的杳无音信,成为了莲子爸妈的教训莲子的有力证据。莲子心里苦不堪言。那个小学老师趁虚而入,在莲子爸妈的协助下,三个人对莲子发起强有力的围攻,最终那个小学老师占领了这莲子这块高地。莲子辞去了代课的工作,在他的750元的进厂费的帮助下,莲子进了瓷厂上班。

  一年后,莲子与男老师结婚了。

  一年后,大非在那块意外得到的地里收获了他的儿子。

  从此,大非是大非,莲子是莲子,再也没有联系了。

  后来,大非先后换了几家公司,十几年后,积累了管理经验,与人合伙自己开了家物流公司,专门给其他企业与单位提供货物配送。不过,生意虽然越做越大了,但是,婚姻并不幸福。两个人的思想观念与生活习惯,总是难以融合。一起走过19年后,在儿子上大学后,夫妻俩离婚了。

  莲子生的是个女儿,长得非常可爱。莲子在瓷厂上了几年班,后来瓷厂倒了。莲子就在学校边开个小百货店。生意还不错,小日子也还不错。后来老公调到县城小学教书,莲子就跟着到县城,租了个店面,继续开店。搬家的时候,莲子的小本子,让老公看到了。老公看到莲子写得那些对大非的思念的诗章,非常难过。虽然他提醒自己,那是过去的事,但是心里有个阴影。每当夜晚睡在床上,身边莲子轻轻的呼吸声响起的时候,他越发睡不着,脑子里全是莲子对大非的那些殷切思念的语言。从此,莲子老公学会了抽烟与喝酒,并且经常醉酒。慢慢的两个人亲热之举越来越少。莲子开始还以为老公有人了,后来偶尔一次争嘴中,莲子知道了原因。莲子将小本子烧掉了。要把大非彻底的在心里埋藏,再也不拿出来。一心照顾老公女儿,开好自己的小店。莲子似乎天生是个经商的好手。她的小店越开越大,最后,她做了光明牛奶的在本县的代理。开始是自己开车到全县送货,后来请了几个人进货送货。日子很富足,夫妻关系也慢慢好了,虽然依然没有爱情,但是亲情很浓。

  本来,似乎一切都平静安宁了。可是社会的发展,有时总是会增添些波澜。有了微信后,平时从来没有联系的人联系上了。大非被同学找到了,莲子也让同学找到了,大家都进了同学群。本来主动忘记的人与事,一下子都被翻了出来。

  每个同学群,开始都是激情满群的。才一个月,就把同学们都找到了。在激情高涨中,三十五年没见面的同学见面了——大非莲子他们,在初中毕业三十五年后的这个夏天,他们聚会了。

  在这次聚会上,大非见到了三十三年没见到了莲子,莲子见到了三十三年没见到的大非。大非长胖了,肚子也起来了,当年的那些青春痘痘全然没有了,脸了有了成熟与沧桑。莲子还是那样不胖不瘦,脸上没有了当然的羞涩红云,有的是一份成熟与干练,还有成熟妇人的风韵。

  “还好吗?”大非打破见面的冷清,内心里微微颤抖。

  “还好。你呢?”莲子轻轻的,淡淡的,内心没有波澜。

  三十多年的时光,已经改变了一切。一切都在改变,唯一不变就是大家都在改变。当年读书的学校变了,找不到那间教室,更找不到了那个窗子。当年校园里那排梧桐树变成大樟树。当年骑车的路变了,当年河上的木桥没了,当年山上的花也没了,当年河边的那棵老杨树死了。

  聚会结束后,莲子送了一大袋新鲜的莲蓬给大非。说是从老家里摘的,老家的那口塘还在,她的爸妈在塘里种了一些荷花,收获着莲蓬莲子。

  风再大,也有停歇的时候;洪水再大,也有退潮的时候。聚会后,大家都又回到了常态。莲子继续着她的牛奶代理生意,大非回去继续他的物流业务。

  大非拿起莲子送的莲蓬,想起欧阳修的《蝶恋花》:“一掬天和金粉腻。莲子心中,自有深深意。意密莲深秋正媚。将花寄恨无人会。 桥上少年桥下水。小棹归时,不语牵红袂。浪溅荷心圆又碎。无端欲伴相思泪。”今日再读,内心感叹连连。是啊,莲心深深,无人意会,欲伴无端,相思唯泪。

  大非从莲蓬中,剥出一粒莲子。再一扣,莲子白光一闪,不知道掉哪里去了——大非把莲子弄丢了。手掌中只有莲心还在,嫩绿嫩绿的,非常刺眼。他把莲心放在嘴里,慢慢的,浸满嘴里,丝丝苦涩。

  苦涩中,歌曲《阿莲》将大非的旧梦魂牵:“……阿莲,你是否能够感觉,这虽然相隔很远,却割不断的一份情缘……我停留在一个人的世界,于是懂得了什么是孤单,我多想找回最初的爱……”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0563 投稿总数:4427 篇 本月投稿:10 篇 登录次数: 758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12-20 17:26:06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