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社会百态>文章详细内容页

短小说|汪德国:酒香

时间:2019-11-08 19:32:32字数:12566【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迷迷糊糊之中,我似乎闻到了酒香茶香,激灵一下,脑子似乎清醒了一些,我便吸了吸鼻翼,果真是那种带点儿康巴味儿的米酒香气和喷香的茶味儿。虽然我的眼睛还是眯缝着,试着要睁开没有成功,但还是看到了一丝光亮,这好像是很陌生的地方呀,四周都是雪白雪白的,到底是什么地方呢?我的头大大的,胀胀的、木木的,好重好重啊!

  木了一会儿,我便试着要动动身子,爬起来,怎么啦?手动不了,脚也动不了,屁股像是被什么东西粘住了一般,纹丝不动!怪事!这时候,只听一个声音钻进了我的耳朵里:“妈妈、妈妈,老爸好像醒了吔!医生不是说即使能醒过来,也还得一两个月吗?”“什么、什么?不会吧?”“我好像看到他动了两下子!爸爸,爸爸!您老醒啦?”这声音熟悉,但我还是没清楚这是谁的声音。“老头子,老头子!你不是醒了吧?”“嚓—嚓—嚓——”这说话声和这脚步声我很熟悉,紧接着,又有一股清清的茶香味儿,钻入了我的鼻孔,沁入了我的心脾。

  “老头子,老头子,你这个死老头子,你又活过来了呀!这不是在做梦吧?”这不是我家那老郑还有谁?我又努力地睁了睁眼睛,用那带着眼睛坷垃的有些浑浊的目光看过去,我家那死老郑,脸上挂着笑容,眼睛里挂着泪花,嘴在哆嗦着:“冉冉,冉冉,你爸真的醒啦!”“爸——爸——你终于醒了?你可把我妈和我们都急死啦!”啊!我到底怎么啦?噢!我的大脑里似乎出现了一个情景,那是在三板桥天地佳苑呀,好像是我儿子的家里吧?不对不对,这是在医院里呀!这时,又听我家老郑声音像是哭中带笑地对着我说道“老王呀,老王,你可知道呀,你已经睡了两个多月啦!可把我们都急坏啦!”“啥——啥——啥—两个多月啦?不、不、不会吧?”,我听了我家老郑的话,一脸的糊涂,满脑子的疑问,而又似乎想起了什么……

  正在这当儿,丫头小冉端过来了一盆水,帮我洗了把脸,我脑子又清醒了许多。只听小冉也说道:“老爸老爸,您是昏迷了两个多月了,妈妈没逗您,您不记得了吧?不过——妈,您也别说了,老爸醒过来就好啦,我说吧,老爸吉人自有天相,不会就轻易这么走——走了的!”只听我家老郑哽咽着笑着说:“老王呀,老王,你醒过来就好,说明你这人不讨阎王爷喜欢,把你又退回来了,他不要,咱们收留你,你可要好好在我们家待着别走了呵!”说完这番话老郑又问我:“死老头子,你还记得你在天地佳苑那天晚上的事吗?那天你与熊兆成可都喝酒喝多了,才犯了高血压的呀!”于是在我家老郑和丫头冉冉的配合帮助下,我才拼凑完整正月二十几那一天的一些事儿。

  我的老家在南岳山旁的大林村,那可是个好地方呀!你们好多人都去过吧?现在有人把我们那里叫作“大林竹海”,真是算是有眼光的。记不得哪一年,有人还在那儿建了个“观海亭”,站在那上面向四周看,绿绿的一片,挺像那么回事呢!别看我人老眼花,戴着老花镜,还看过不少诗文呢,有一篇叫作《骑行大林社》的文章,是这样写我家那儿的竹林山林的:整个儿山峦披绿戴翠,煞是好看,而我们骑着摩托车在山岗上走,就像在一片碧绿的海面上泛舟行驶,领受着大自然给我们的无私地赏赐,享受着着绿色海洋带给我们的浪漫情调,我们的心也似乎变得年轻了许多,沉浸在开心的旅途中……看样子这位老哥对我们大林真是喜爱上了。我家就住在那座亭子靠近南岳山这边的一个山牌子的半坡凹膛下面,六大间砖墙房子,宽宽敞敞的,冬暖夏凉,住着甭提多舒服呀!特别是我家屋后的那块一两亩多地的大茶园,茶棵大而圆,茶草绿又亮,炒出来的茶呀,喷香喷香的,真是爱死人啊!

  说起这块茶园,还有一个大的背景呢:1955年吧,毛主席他老人家在为《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写的按语《大社的优越性》一文中,写道:“……不但平原地区可以办大社,山区也可以办大社。安徽佛子岭水库所在的一个乡,全是山地,纵横几十里,就办成了一个大规模的农林牧综合经营合作社。”毛主席的批示发表后,朱德老人家亲自视察了佛子岭,向佛子岭人民带来了毛主席的关怀和问候。朱德委员长亲自登上了佛子岭大坝,参观了大林社,他看着南岳山下烟波浩渺的佛子岭水库,南岳山四周一片片的松杉树林,一片片的茶梯,高兴地对陪同参观的同志说:“以林为主,综合经营的办法很好,以后山坡上要多多开辟茶园。”这说的就是我们这儿的事儿。我家这片茶园就是那时候开辟的。记得那时我已经有八九岁了吧,我和老郑,不,那时候,我父亲喊她郑丫头,她的父母亲在解放前都走了,是我爸我妈把才几岁的小丫头珍珍领到我家抚养,当成丫头养,吃住都在我们家,我们俩还在识字班读书。朱伯伯走了之后,我爸我妈响应号召,在山坡上开辟茶园,我和珍珍也拿把小锄头跟着他们俩去挖地,干得还像模像样呢!

  再后来故事的发展,正如大家可能想到的一样,我们都长大了,我和珍珍真的成为了一对夫妻。没过几年,就有了两个儿子一个闺女。而那块茶园也始终跟着我们,先是到了大林社,再到了更大的大集体,但不论怎么变更,老爸老妈走了之后,茶地和茶叶,都是由我和珍珍负整修和采摘的。后来到了联产承包责任制,茶地理所当然的分到我们家,并且面积不断地有所扩大。采摘制作茶叶便由珍珍亲自制作,做好的茶除留下一些招待客人,(我们平时采别的茶地的茶叶做成小绿茶喝),其余的都拿到市场上去卖。这对我们家来说,可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呀!珍珍是个远近有名的制茶能手,每年都有人到我们家定制茶叶,价钱当然比市场上要高了一些了。多少年来,我们家仨孩子读书用的钱,大部分都是由这块茶园贡献的。是不是包括孩子们以后的成家立业,我就说不清也没必要去说了。

  我的大孩子读书很不错的,在一所名牌学校毕业后,留在了深圳上班。后来在那边找了个对象,回来在老屋结的婚。他媳妇是上海人,很是知书达理的,现在我大孙子都读什么什么博士了。小冉读书也很优秀,95年吧,考取了师范学校,后来就教书了。先在乡下,后来考到城关学校了。我小儿子也不错的,虽然读书不是很好,但他为人很好,又很钻研,干的漆匠活,远近有名,成了个小老板。前几年,小儿子在三板桥天地佳苑买了房子,挺大的,搬家时我去了,真是排场极了。

  时间就是把杀猪刀,没几年,我小儿子的儿子也结婚了,小儿子又在凤凰城买了套新房子给他儿子结婚,天地佳苑这套就留着自己住,并且要把我和她妈接过去一起住,说是我们老两口都七十多岁年纪了,“人生七十古来稀”,到了古稀之年,还要老人家单独在乡下住,他们不放心。我那儿媳妇也是贤良人,拉着她妈(婆婆)的手不放,一个劲儿的劝,感动了我们老两口。是呀,七十好几的人了,下去与儿孙一起住,享受享受天伦之乐,也是正份当然的呀!于是14年吧,我和老郑就下了山,和小儿子夫妻俩和刚出生不久的重孙女儿一起住了。那片茶园呢,我们还是舍不下。即使没长出新茶,我们看着那绿油油的老茶叶,心里也舒服,眼睛也放光的。第二年春天长了新茶,我们看着比儿女们给我们红包还要高兴呢。到三板桥住之后,我和我们家老郑,有功夫就要回到大林去看看,当然有时候是瞒着小儿子夫妻俩的。为这事,儿子儿媳不知数落过我们多少次。那年的春上,我和我家老郑还是不顾儿子媳妇的反对,跑回去摘了好两次茶,由我们家老郑做出来自己家人喝,天地佳苑留了几斤,冉冉家三斤,又给老大快递去了三斤。若有人问上门买,要么送人一点,要么收一点儿功夫钱。

  可是没想到哇,人有时真是贱骨头。以前住在乡下时,我们老夫妻俩,放下条把舞扫把,我和老郑都挺健旺的,精神也好的很。可是奇了怪了,老俩口到了城里住之后,就是感觉身上不得过,浑身有毛病似的,不是这里疼,就是那里痒。老郑她闲不住呀,就帮着儿媳洗洗碗、带带孙子什么的。她七十几岁的人,忙起来好像就像年轻人一样。我有时想,她怎么就不想大林那个家呢?她是不是把那种对乡下那个家,对那片茶园的思念,转移到“忙活”方面去了呢?而我呢,就不行了。尽管我有时与邻居们打打小牌,消磨消磨时间,每天早上还带着我家小宠物狗“格格”到淠阳湖去溜达一圈,有时还能纂个“顺口溜”什么的,可就是觉得住在城里不是个事,我的家还是在大林,我的心还留在了那片茶园边。有时候与人谈心,谈着谈着,心又跑回大林那边去了,跑到茶园摘茶去了。本来,我最爱的朋友——酒,在去年中半年吧,狠心都戒掉了,可那天老表熊兆成从中央公馆过来看我,兄弟俩聊得来呀,就留他吃晚饭。兄弟来了自然要喝酒,那是必须的。我家老郑一再说我高血压不能喝酒,我这个人来疯性格,哪里劝得住呀!兄弟俩又害同样的“相思病”,越唠叨越能喝,两人喝了一斤多吧?记不清了。老表年轻几岁不要紧,我可吃大亏了,喝了躺下,第二天早晨,还是没醒过来。以后心里想想,人其实就是在一觉之间晃悠,醒过来了是一夜,没醒过来是一辈子,而我那次呢?差点就一辈子了。

  现在必须向大家说明一下我住院那件事发生的时间了,那时2016年春天的事,已经过去三年多了。需要交代一下的是,我醒过来之后,身体还是不怎么能动呀,过了两周,各项指标都趋于了正常,医院建议出院休养恢复。我儿子和女儿都争着搬到他们家去住,七十多岁的老人家,必须和下辈住一块儿了,不然好讲不好听!可是我老家老郑一百个不同意,她要和我一起搬回老家去住。正僵持不下的时候,老郑把儿子儿媳和女儿拉到一旁,眨了眨眼睛问他们说:“你们知道你爸为什么会这么快醒来吗?”老郑停了一下,又狡黠地对她们说:“那是我用了一个特殊招数呢!”原来老郑看我的心脏跳得很正常,其他方面都不错,有时候嘴在那里动动的,像是在唠叨着什么,就好像猜透了我的心思,于是就到外面买了一小瓶酒,又从家抓了点新开桶的茶叶来,都打开放到了我床边的床头柜子,拉开一点抽屉,刺激我的感官,催我醒了过来。还别说,我家老郑这一招,还真灵,她真的如愿以偿了。

  自那以后,我和我们家老郑就又到我们的出生地——大林去居住了。几年过去了,我不但完全康复了,天天晚上喝上一杯小酒,兴致来了,还能写出两句小诗:

  大林山高又美丽,

  竹海万亩能称奇。

  层层茶梯绿油油,

  香飘万里沁心脾。

  小酒喝着,小诗吟着,小茶品着,小烟……不不不,没有抽烟,也不能抽烟!何况,我家那郑珍珍是绝对不让我吸烟的!这日子舒服畅快吧。现在,我还能干一些体力活了,整茶垄,施茶肥,根本不成问题。我家那口子,郑珍珍呢,别看她已经七十好几的年纪了,活得很滋润呢!种菜、采茶、制茶、洗衣、做饭,忙得井井有条不说,傍晚,还要跟着那些老姐妹们,到村部小广场跳跳她最爱的广场舞呢!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0649 投稿总数:4438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762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20-06-05 01:04:3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