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社会百态>文章详细内容页

短小说|庞乐兴:大城小镇

时间:2019-09-09 20:17:34字数:8728【  】来源:原创 作者:散文网 点击:0

  到落后的山区小镇当老师,心高气傲的何甘欣一百个不甘。大四那年,她全力以赴应付考研,志在必得,压根没花心思找工作,无奈天意弄人,最终考分离录取线只差一分。错过了找工作的黄金时期,也就错过了到北上广深就业的机会。

  她的到来,让早她两年到校的刘守恒老师暗自欢喜。刘老师为人正直,责任心强。朋友问他,你怎么不像其他老师一样去补课呀?他说,我的一班学生已够我操心的了,分内的事都没干好,哪还有什么心思去外面补课?

  她喜欢和刘老师聊天。古今中外,奇闻趣事,刘老师信手拈来,滔滔不绝,听得她津津有味。聊着聊着,刘老师找对了机会,向她表白。她一阵惊慌,一阵高兴,但冷静一想,喜欢归喜欢,不能把喜欢当作爱,不能找教师。她爸就是一名小学教师,常被她妈当成找对象的反面教材,她至今还清晰记得,她妈和她爸吵完架后朝她吼“你以后千万别找老师”那样的话。

  她对刘老师说,你人挺好,只是我不想这么早把人生定格在这里。刘老师说,我理解你的想法,其实我也想到外面闯一闯,无奈家中父母年迈多病,身不由己。

  刘老师出师不利,气不馁,心不变,热情有增无减,主动揽上了何甘欣宿舍的体力活,逢年过节鲜花不断,看英文小说比以前更来劲,全为创造更多的共同话题。何甘欣却初心不改,一心向往大都市。连续两年考研失利后,心灰意冷的她接到了大学同学王一梅的电话:“你那里的庙太小了,来深圳发展吧。你的英文不在我之下,形象又好,找工作不在话下。”王一梅的一席话,听得她心花怒放,远走高飞的心越发坚定。

  离开时,刘守恒为她送行,说:“我知道西山中学和我都留不住你,你去吧。如果在外面过得不顺,记得回来,我会在这里等你。生活对我来说,除了远方和诗,还有眼前的父母。”

  “这是我的银行卡,里面存了两千块钱,我知道你刚到那里需要很多钱花,你先拿去用吧,密码我到时候发短信给你。”在长途大巴启动时,刘守恒把银行卡塞进何甘欣的行李包,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快速走开了。

  在眼眶湿润前,何甘欣咬了咬牙,扭过头去。车窗外的雨一直在下,像要冲洗掉她在小镇的一切痕迹似的。

  到深圳后,她把行李放在王一梅的宿舍,立马赶往人才招聘会,一刻也不想耽误。只有那样她才会好受一些。

  穷尽过五关斩六将的本领后,她得到了两家公司的青睐:一家是英文助理,一家是外贸专员。幸福的烦恼也是烦恼,她需要尽快抉择,于是找王一梅商量。王一梅说:“要我看,哪家公司给的钱多,就去哪家吧。什么理想,有钱你才能去想,对吧。”

  “要从发展空间、个人兴趣、薪酬待遇、企业文化这几方面考虑,如果拿不准,要聆听内心的声音。”刘守恒在电话里这样说。她没想到一直待在山区的他还有那样的见地,只是他所说的“聆听内心的声音”不好把握,内心那么多杂音,究竟要听从哪种声音呢?千里之外的父母,一辈子也没出过几次远门,自然给不出什么像样的意见。“就按王一梅的建议,去当外贸专员去。”她打着响指自言自语地说。

  在公司上班的新鲜劲儿才持续了一个月,就被没完没了的表格、邮件、电话消磨殆尽,接着就是无休止的加班和无处舒缓的疲乏。试用期过后的第二天,她头疼得厉害,犹豫了好一会,才去找王经理。

  “王经理,我今天不舒服,想六点半下班可以吗?”她紧张兮兮地盯着王经理的脸色问。

  王经理一只手捂着嘴巴,咳了几声,然后从抽屉里掏出一盒三九感冒灵放在办公桌上,说:“我已经感冒好几天了,还在坚持。大家都不容易,我回家还要辅导小孩做作业,老人住院也得去看,但有什么办法呢?”她一时不知道她和王经理谁更值得同情。

  那一刻,她开始怀疑当初离开西山中学是不是明智的。第一个想倾诉的人自然又是王一梅。

  “这工作活生生把人变成了机器,太没意思了。”在楼下沙县小吃店吃饭时她愤懑地说。

  “哎,别提了!因为整天加班,我连找男朋友都没时间。我现在就怕接我妈的电话,她总是追问找男朋友的事,昨天又劝我回老家,说老家找对象容易。”

  何甘欣本想找人倾诉,没想到却成了被倾诉的对象。

  “那你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也烦透了这种996的日子了,估计下个月就要回老家了。我妈说她和县城的妇联主席比较熟,给我安排个文职工作问题不大。”

  “羡慕你啊,还有强大的老妈当后盾,我妈还指望我给读大学的弟弟寄钱呢。我一个月除了交房租、吃饭、交通等杂七杂八的费用,也没剩下几个钱,整天还累得半死。”

  “对不起,当初不应该叫你出来。我当时刚加了薪,眼里的一切都很美好。”王一梅内疚地说。

  一个月后,王一梅真的回家了,何甘欣成了“孤家寡人”,有苦无处诉。有时她也和刘守恒连线,但远水救不了近火。公司里也有几位80后,但除了工作,她和他们无任何交集,她甚至不知道他们住哪个区。她曾经在午餐时主动说她住龙岗,那里房租比较便宜,就是来回3小时太折腾。同事们除了问她要转几次车外,再无其它评论,仿佛那样的情形如同穿衣吃饭一样平常。年纪大一点的,总爱骂房价太离谱,越调控越涨。那样的话题她压根插不上话,她对楼市的认知仅仅停留在地铁站里“首付100万,拎包入住”“地铁口物业,买到即赚”的广告标语上。她和地铁口物业之间,隔着不堪重负的青年和忍辱负重的中年。

  王一梅回家不到半年,经亲戚介绍,认识了当地一位公务员,半年后结了婚。看到王一梅在朋友圈秀恩爱的照片,何甘欣百感交集。

  一年后,疲惫不堪的何甘欣主动联系西山中学的校长。她走后校长一直找不到接替她的理想人选,因此一听说她愿意吃“回头草”,二话没说,立马答应。她一刻也不想等,马上递了辞职信。

  接替她的正是她的学生盛誉。盛誉是她教的第一届学生,也是西山中学史上第一个考上985高校的学生。工作交接时,她问盛誉为什么要来这里(话出口前她把“这种烂公司”换成了“这里”)。盛誉说:“上家公司老板太变态,成天因为一点小差错骂人,而且总是在要下班时给人布置新任务,必须当天完成。我实在受够了,干了两个月就不干了。”她的情绪一下子像决堤的洪水。何甘欣表情复杂地看着盛誉发红的眼圈,欲言又止。

  也许是觉得刚才有点失态,盛誉缓赶紧问了一个转移话题的问题:“何老师,你下一站到哪?”

  “我要回去当老师咯,我觉得我更适合当老师。”

  “何老师,说真的,我们当年就盼着上你的英语课,你不当老师太可惜了。”何甘欣愿意相信盛誉说的是真的。

  她不想把回校的决定提前告知刘老师。她想创造惊喜,生活需要惊喜。她已经两年多没有过惊喜了。坐在大巴上,她拨通了刘老师的手机。刘老师听完她的通报,先是长长的“啊”一声,紧接着是几声叹息,再是噼里啪啦的说话声:“老天真会捉弄人啊!我上周已辞掉了西山中学的工作了,现在去深圳的路上,我还想着到那里再给你电话呢。”刘老师的父母年初相继去世,前后仅隔一个月。

  两周后,重新站上讲台的那一刻,何甘欣差点没忍住眼泪。她努力调整情绪,用纯正的美式腔调读:“I have a dream(我有一个梦想)……”

  读到一半,她忽然发现窗外一双熟悉的眼睛正在盯着她。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