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社会百态>文章详细内容页

荒诞小说|晴耕雨读:刺骨的风

时间:2019-07-21 20:43:16字数:5867【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书雪 点击:0

  那是个初冬的周末,书怡从百里外的学校赶回家时,天刚擦黑,她娘已在灶下生火,烧热水,炒剩饭,准备简单吃点,早睡觉。

  “妈,我回来了。”书怡快步跨进厨房,从肩上卸下一个大书包,手上提的袋子也落在茶桌上,疲惫地望着她娘。

  “呀!这会儿咋回来了呢?也没提前打个电话。”书怡娘正抬手往锅里添水,忙了一天,看起来满脸疲累。

  “想家了!”

  “那要煮新鲜的饭。夜里没有菜呀!”

  “哦……没事。”书怡怅然若失。

  “还有点萝卜。”

  书怡没等娘说完,便将行李又拖进堂屋里。打开灯,家里板凳上多了黄豆、芝麻还有红薯,屋内其他简单的陈设,她已再熟悉不过。

  叮铃铃,书怡听见自行车声,高兴地拉亮了门灯。

  “爸,你也回来了!”

  “啊!你今天回来的?”书怡的父亲喜出望外,一把将车子推进了堂屋。

  “刚到家呢!妈,爸也回来了。”书怡跑进厨房告诉娘。

  “你们父子俩约好了啊!那米又打少了。”

  厨房和正屋是分开的,前几年,将土巴屋推倒重建了二层小楼,厨房没有设计进去,钱不够,烧柴火,冒黑烟,脏,正屋边上便盖了这间小屋做厨房。

  “夜饭还没吃吧?”父亲走进来,边说边笑,手里提着一吊猪肉。

  “你们两个好,不打电话,又不早点到家,没有菜给你们吃了!”

  “把这个烧一半。”

  书怡见父亲带肉了,开心得很,又跑回堂屋去整理东西,只等她娘做的美味了。

  一盘红烧肉,一盘小虾米萝卜,一碗咸豆角,香喷喷的,熟悉的味道让味蕾着实享受了一回。

  “妈,我们不在家时,你晚上只吃这碗咸豆角吧?”

  “嗯,还能天天吃肉?”

  “你不要省,家里农活多,咸菜没营养。”

  娘脸有怨色,不再搭话。夹点萝卜,碗里是中午的剩饭,新煮的饭留给了父女俩。吃罢饭,碗还没收,都围着桌子闲聊。

  书怡的父亲在镇里工作,吃国家饭的。隔三差五,傍晚骑着自行车回来帮着干点农活。

  “红薯都挖起来了?”

  “今年雨水不够,长得小,比去年少了不少”娘一谈起庄稼,眼睛都活了。

  “菜籽油还没打吧?”父亲见堂屋里没有堆放。

  “哪来得及哟,没有车上去,你又没回来,正等你回来一起运上去呢!”

  书怡很喜欢听父母唠叨家常,特别放松。娘是能手,父亲有文化,这样的农村家庭,似乎比其他人家幸福些。

  “有一个月没回家了吧?”

  “三个星期。”

  “学习怎样?”

  “还行。”

  “钱用完了没有?”

  “还能用一个礼拜的。”

  “那怎么今天就回来了?”娘问道。

  书怡进专科学校上学已是第二个年头,当钱花完,赶个周末回来一次,补给用度,又能吃点娘做的菜。

  书怡没有立即回答,她父亲抢过去:“可能是想家了!”

  书怡不置可否,去拿书翻。正儿八经地说出想家的理由,有点苍白。

  “要耐点性子,多跑家,就要多花不少路费……”

  “你看你,孩子想家就回来嘛……”

  “不是不让回,一学期少跑几趟,省点车费。”

  “就知道省,省,自己省得皮包骨了!她想回来,肯定是学校伙食太差,回来改善改善嘛。”

  “我又不是不让她回来,你东扯西拉做什么?这个家不是我省吃俭用,哪用得过来?”

  “能省几个钱?当用还得用。”

  “她钱没用完,不必今天就回来,这次车费就是不当用的。”

  “……!”

  “……!”

  书怡已经习惯了父母的争吵,自她懂事起,就见到他们常为鸡毛蒜皮的事吵得不可开交,一句话不合,就展开交锋!

  然后便是她父亲雷霆的脾气,她娘的刻薄谩骂,互不相让,最后,奏起了哭声、踢板凳,摔茶碗的家庭合唱曲。

  雨过天晴后,又是一片祥和,日子美好,亲情浓烈。

  书怡来到二楼自己的房间,有些沮丧。心里似乎也觉得这趟家不该回,似做错了什么。一面觉得娘的话有理,一面又觉得父亲的话更暖心。她也干脆任他们吵,也不想劝,反正他们不是为这事吵,也会为那事吵。

  她趴在走廊半人高的围墙上,仰望黑黑的夜,连颗星星都找不到。

  楼下的争吵未休,越发紧张,有摔东西的声音,书怡讨厌也害怕下一秒钟来的哭声。多年来,她娘只要一哽咽,书怡稚嫩的心就揪起来。那个时候,不管谁对谁错,她的心都跟娘贴得最紧。

  而今晚,她父亲是为了她才跟娘吵的。此刻,她很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心立在中间,没有站在娘这边,也没有站在父亲那边。

  她希望这战争快点结束,她好早点进入梦乡,天亮就和平了。

  事与愿违。娘还是哭了,而且哭得比之前哪次都伤心,都厉害,一边哭,一边还向黑夜里走。

  “往哪里跑啊!日子不过了?”父亲此时言语和缓很多。书怡在楼上也紧忙地喊:“妈,妈!你去哪里啊?……”娘的哭声更凶,这初冬的夜里,这冷冷的风里,黑漆漆的一片。

  书怡跑下楼,瞟了一眼桌子边上的父亲:静默,一脸严肃,目光呆滞地坐着。她冲进黑幕里,去寻娘。

  她娘就坐在房子不远处坡下的水塘边,不再哭。听到书怡惊恐的呼唤,也不理。书怡在屋前屋后找了个遍,没见到娘,就往村中间寻,深一脚浅一脚地寻了一段,实在太黑,只好回来取电筒。父亲仍还是那模样,那张忧愁的脸令她心疼。

  书怡拿着手电筒直往村中奔。虽刚8点半,村里的人们几乎都睡下了,只有最前边一两户还亮着灯。书怡不好大声喊,将手电筒在各个路口扫射,不见娘的影子。她泄气了,往回赶,心里祈祷着娘气消,一会就能回来。快到家门口,正碰着她父亲:“别找了,这么大的人,不碍事。你洗洗睡吧!”

  “明天我要回学校,老师布置了任务。”

  “嗯,明早我也要去镇里,跟我一路走。”

  书怡懊恼地应着。

  第二天一早,书怡的眼睛肿得跟桃似的,蹑手蹑脚地来到父母的房间,父亲已在厨房洗漱。她见娘侧着身子,头朝里面睡,只是换到了床这头。书怡轻巧地掩上门,来到厨房,不敢看她父亲。

  初冬的太阳暖烘烘的,刺得人眼疼。书怡坐在父亲自行车后座上,碰见了很多熟人,父亲爽朗地笑着向他们点头招呼:“对耶,去镇里哦!”书怡看这白日里忙碌的人们,匆匆的脚步,车水马龙,鼎沸的人声,有隔世之感。

  十几天后,书怡给娘打电话,心里生疏了许多,没有往日的随意闲说。倒是她娘在嘘寒问暖后义愤地告诉她一件事:“那天你们走后,我还在床上困,你隔壁奶奶推门进来说,哎呀,都晌午了,还不起来!前头水霞昨夜淹死了!我翻身爬起来对你奶说,我昨夜也淹死,就不用着你来告诉我这个新闻了。你奶奶说,你当我扯你的慌啊,真的!水霞和劲松昨夜吵架,水霞气不过,跳塘了。前边都闹翻天了……”

  娘还在电话里说着些什么,书怡已很恍惚,像掉进了冰窟窿,浑身冷得发抖;又似心上瞬间生满了倒刺,疼得一阵阵发紧。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书雪 书雪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书雪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792 投稿总数:150 篇 本月投稿:3 篇 登录次数: 59 他的生日:10-24 注册时间: 2010-10-03 20:16:44 最后登录: 2019-07-21 20:36:2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