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社会百态>文章详细内容页

非虚构|张能泉:追讨记(二)

时间:2019-07-15 22:29:00字数:12480【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第三回

  不敢相信货物无踪影

  二下南昌寻找探究竟

  二下南昌,景象令人不敢相信,“南昌市大华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已是人去院空,杳无踪迹。

  才短短的几天呀!龚玉只觉得心脏颤抖,血液奔涌,眼前一黑,瘫软下去。

  一个人,骤然间,面临无情的残酷现实,精神打击不言而喻。何况对于一个女人,一个远在千里迢迢,人地两疏的女人,一个活生生,涉及个别而非群体,绝了观望与比附的事实。之于龚玉,天文数目,无以承担的巨大经济损失。

  突然打击下,一些人的情感,是愤怒、悔恨,抑或默然。现在对于龚玉,无疑是晴天霹雳,她悲天跄地地放声痛哭与倾诉。

  龚玉被旁边一家好心的店主人唤入店内,坐在一张长长的沙发上,店主人倒了水,她喝了几口水,回了回神,突然鼻子一酸,心中悲痛,向着陌生人哭诉起来:

  “呜……呜……我不是正式职工,没有工作,丈夫在厂里上班工资少,厂长书记好信任我,让我参加‘三八’销售队伍跑销售。”

  “呜……呜……这可怎么办?十八万啊十八万!让我赔,倾家荡产也赔不起呀!”

  “哕……”龚玉干哕了一下,继续呜、呜:“才干几大天,我的黄天呀!呜……”

  哭诉声招来了街对面,左右隔壁一爿爿店家闲人和一些路过的行人。

  同情她,劝她,给她加茶水,递毛巾。她不想擦人家的毛巾,摆摆手中早已湿漉漉的手帕。

  好心人七嘴八舌地发议论,指教。

  “这该怎么办?去告他狗娘养的!”一个人说。

  “有什么东西就拿他们什么东西,但也不够数,一十八万呀!”另一个人说。

  最后一位干部模样的人对她说:“哭也没用,怎么办呢,现在先要做的有两条。”

  人们都齐齐地看着说话人。

  “一条是找到岳有德、杨细金二人的家庭住址。另一条想办法知道你的货物在不在,在什么地方。然后回厂里叫厂里派人来,你一个人在这里哭,不起任何作用。”

  对!龚玉悲悲戚戚地止住哭泣。多谢了,告辞了。

  第二天起,龚玉开始实施要做的两条,连个电话也不往家里打。人家告诉她,咨询工商部门可以查找。她穿大街走小巷,访来问去,用了两天时间,在偌大的南昌市,硬是找到了岳有德、杨细金两家住址。

  先到杨细金家,杨细金在别人家打牌。杨细金老婆带她去了那人家,一进门,乌烟瘴气。几个人,在龚玉看来,个个贼眉鼠眼,鼻子不是鼻子嘴不像嘴。尤其杨细金,头梳得光光的,贼亮贼亮,穿着雪白的丝绸衬衫,鱼刺般白皙,眼睛骨碌碌乱转,十足一副流氓阿飞相。

  哎呀!怎么之前就一点也不发现呢?龚玉心里懊恼,不觉又“哕……”干哕了一下。

  杨细金一口咬定他不是法定代表人,只是在岳经理手下打工,爱莫能助,必须找岳经理。可岳经理现在不在南昌,出差了。最后,杨细金说出一个令龚玉瞠目结舌,后来一段时间,一直萦绕她夜不能寐的糗事。杨细金斩钉截铁地说:“合同上写得明明白白,价格下浮百分之五十,要付款只能付一半款。”

  天啦!真有此事?龚玉立即想起签约场景的那一幕,头晕目眩。

  接着去岳有德家。龚玉身体劳累,精神透支,发着低烧。前几天,她发现自己乳沟处生出一个小颗粒,现在摸一摸,大了,硬硬的,有些许肿痛感。

  岳有德家没有见到岳有德,他父母亲、老婆在家。后来知道,这位老婆是岳有德喜新厌旧,弃离不久的前老婆。还见到了看上去平平凡凡,不招人眼的岳有德的大哥岳有才,他将成为这次追讨记中的关键人物。而岳有德的父亲,看着像一辈子混混沌沌,不理事的人。一问得知,岳有德确像杨细金所说,出差了,人在四川。

  龚玉又一次哭诉了自己的身世与绝境。不料,岳有德前老婆当即领着龚玉去看了那批产品设备,已经挪到别处,一付双扇门的室内,关着龚玉日夜思念的宝贝心肝,门上奇怪地锁着三把锁。龚玉弓着腰朝门缝往里看,心一喜,在!是这批SZ型真空泵,她又来到窗户下,踮起脚,透过灰蒙蒙的玻璃窗数了好几遍,三十台,一台不少。然而,决非龚玉所能轻易提走。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滞留不得。龚玉牢记那位干部模样人所说的话,立即启程回厂,请厂里派人来。

  她一头扎进家中,第一件事,和丈夫王流,窸窸窣窣地抖开合同,研究那该死的下浮“百分之五”,还是“百分之五十”的问题。他们对“50%。”的数字表示,颠来倒去,倒去颠来,是零是句号?是句号是零?表示千分的那个零在左,还是在右?倒先打起数学仗来,搅得两口子一头雾水,稀里糊涂争执了一番,到底还是没弄出个结果来。

  结果,有!夫妇俩一前一后到厂里禀报了实情。龚玉像一只惊恐的小鹿,望着随时可能斥责的厂长,含泪禀诉、痛不欲生。王流在一旁插不上话,使劲地抽着烟。

  “没有了吗?”厂长问。

  “没有了,哕……”龚玉说着,又干哕了一下。最近她经常是这个样子。

  “你打算怎么办?”厂长问。

  “我打算……”龚玉脱口而出,戛然而止。心里想:我有打算还来找你厂长呀。转念想:莫非叫我表态,无条件赔!

  “还算好,知道了骗子住址,货还在,哭有什么用。”厂长说。

  “我才干几大天呀……”龚玉撇着嘴扯出哭号子来,眼泪跟着又涌出来,掏出新换的崭新的手帕擦了擦泪水,又揉了揉发青的鼻尖。

  厂长和王流没理会她,让她一旁难受去。

  “谁派去呢?”厂长纹丝不动地坐在皮转椅子上,踌躇地朝天花板上看着,琢磨必须派一位能懂一点《合同法》的人去才好。

  “老王你看呢?”厂长收回目光,看着吞云吐雾的王流问。

  “是呀!派谁去呢?”王流反问。

  “这样吧,回头我们研究一下,你们也可以想一想请谁去,好吧。”厂长说。

  “那可要快哟……厂长。”龚玉抽搭着小声地怯怯地央求。

  龚玉在先,王流在后,退出厂长室。王流过门框的时候,回头抿着嘴裹着舌头瞥了一眼厂长,那一瞥一抿,极像译制片里欧籍演员摊手耸肩,一脸无奈与茫然的样子。

  夫妇俩一出厂长室就开始排队,过人数,请谁去呢?谁愿意去呢?王流说:“好在是企业,要是个体经营,谁管你!”思来想去,他们想到在一起共事较长,相处不错的厂办室杨明主任。

  见了杨明主任,说明来意。杨明主任没听完诉说,伸手要看那张合同,龚玉立即翻包递过去。他皱着眉头反过来调过去审视了一番,抬头“嘿嘿”干笑了两声,未置可否,最后说:“过几天有时间陪你们走一趟怎么办呢?”这话说得,分明含有:谁让我们是老同事,在一起交往不错,这种难以推辞的卖情意思。

  时不我待,刻不容缓,竟然还“有时间走一趟”。不是自己的事不着急,还好朋友,狗屁!此刻,别人的任何一个表示,对于龚玉来说,都十分敏感,甚而容易激动。

  他们想到,无论从字面上看,风马牛不相及,还是从平时相处,都不大接近的生产科张科长。对!好像人家正在自学法律呢。

  可不是,张科长正在学《民法》、《刑法》,而且即将应试。

  成为祥林嫂的龚玉,又如此这般地诉说了一遍,她记不起这是多少遍了。

  谁知,张科长拍案而起:“岂有此理,好个奸商,骗子!”

  “按1981年12月23日五届人大四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合同法》,第七条第二款、第四款规定和1985年7月25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发布的《关于确认处理无效经济合同的暂行规定》,以及《民法通则》的司法实践。价格下浮‘百分之五十’这一条,应视为合同部分无效。再说,打开厂里所有销售合同,哪里有下浮‘百分之五十’的案例。完全可以控告‘南昌市大华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犯诈骗罪!”

  不愧即将应试,如此娴熟,不翻本本,一通振振有词,铿锵有力的话语,像拨开乌云的利剑,夫妇俩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

  慢!张科长拍案,振振有词,只不过是纸上谈兵,不知对方到底属于何许人,怎样算计,能不能战胜?不得而知。

  接着他们在一起,又设想假定、假定如果一番。

  其实,好些事,周密考虑,倒像攒着一把劲,提的却是个塑料铁砧,几乎失重。又像认真的学生,苦苦复习,临考试时,突然宣布开卷考试,感觉没劲。他们把精力放到是否有效无效合同的申辩上,可实际到了南昌,并没有成为主要的纠葛。可是现在要做的,也只能做驱除龚玉心中:下浮“百分之五十”这块心病不无好处,况且南昌的杨细金,斩钉截铁地如是说。

  第四回

  相处不深欣慰得能人

  三下南昌梳理节中节

  张科长和龚玉两人从南京西站,买了两张硬座,一路来到了南昌市,住进了位于市中心的“南昌宾馆”。303双人间,张科长开了一张铺位住下。406女客间,三张铺,龚玉开了一张铺住上。洗漱休息,扫除一路风尘,抖擞精神,临战在即。

  有了龚玉二下南昌打了前站,张科长和龚玉很快先接触上了杨细金。他们的战术是迂回战术,先不正面接触“南昌市大华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岳有德岳经理,而是从外围探虚实,一步一步往里打,先是与项目签约代表人杨细金较量澄清“百分之五”,还是“百分之五十”的糗事。

  见到杨细金,张科长倒没觉着像龚玉说的他贼眉鼠眼,流氓阿飞相,反而一副白白净净的文弱之貌。一较量,果然不好对付。归纳起来,首战战绩平分秋色。

  之一,目前只是从杨细金口中,首先发难的价格下浮“百分之十”依据,经不住张科长一阵稀里哗啦的凌厉攻势,最后慑于难以成立,杨细金嗫嚅着似乎败下阵来。

  之二,杨细金又转口说自己是公司合伙人之一,要付货款,他可以立马先付价格下浮“百分之五十”后的一半款,余一半款,待岳经理出差回来后,由岳经理立刻付给。他仍然纠缠下浮“百分之五十”问题,且狡猾地让你就范。如想退货,岳经理没回来,无法退货,即使岳经理回来,也必须他杨细金认同。

  之三,杨细金说岳经理不在南昌,出差在外至今没回,是否真实?尚未证实,这迫使张科长和龚玉必须立即修正作战方案。

  事情的确有些严重,“货到地头死”就是这种过节,欲款不得,欲退不成,让人家牵着鼻子走。此时,龚玉已是毫无主张。确也难为她了,商场如战场,她平生做销售,刚刚步入第一步,运筹帷幄,硝烟四起的场面多得去了!

  事情越是难做,越是要做下去,才越能显现出人的本能与原始进取。就像人活着总是一天一天过。张科长的“名言”出来了:“太阳总从东方出”、“三十晚上照样吃年饭”、“没有过不去的河”。也像那英唱的:“山不转来水来转,水不转来风来转,没有憋死的牛。”

  回到住所,张科长反复劝慰鼓励龚玉振作起来。他们经过商议,决定第二天早晨七点钟之前,到达岳有德家,来个砸雪封门,出其不意。倘若岳有德在家,量他也措手不及。

  果然如杨细金所说,岳有德家仍然没有见到岳有德,出差四川,至今未归。

  好在龚玉二下南昌时,甩了一百元钱给岳有德的儿子买糖吃。当时举动,说不上是央求、买动,还是软化岳有德家人。现在,姑且冲这个小恩惠,岳有德一家大小,倒是热情接待。岳有德前老婆让儿子管龚玉喊阿姨,龚玉强换笑颜逗岳儿玩。

  “几岁啦?好乖!”

  “五岁。”

  “上幼儿园了吗?”

  “没上!”岳儿摇着稚嫩的小脑袋,快活地尖声答。

  “爸爸呢?”

  “死啦!”

  “乱讲!爸爸出差了,买好多好多、好玩好吃的给宝宝,不听你妈妈的,啊!”岳儿奶奶突然从旁边插话。

  “爸爸不要妈妈,要小老婆,要小狐狸精,爸爸坏!”

  岳儿天真无邪。

  奶奶一把把孙儿拉到跟前,又去了里间,大概找好吃的哄孙儿。

  这是个有变故又纠缠不清的家庭。此时坐在对面凳子上,皮肤稍黑,矮矮胖胖,略显倦相的女人是岳有德的前老婆,也就是龚玉二下南昌时,领着龚玉看设备存放地的好心女人。五个月前,岳有德弃离了她,换了在他手下打工做小秘的年轻貌美、姿色可人的现老婆,岳有德前老婆称其为“小狐狸精”。这位前老婆或许远远未能达到目的和要求,又自恃有个眼前可爱的岳儿,仍旧住在前婆婆家中。尽管法院如何判决,那是情势的小举措,前婆家人能够容留,想法院也没必要管。

  前老婆住,或者说赖在原婆家不走,一时照样像以前一样过日子,何时走何时不走,她自有她的小九九,娘家人的主张和立场可以左右她,又可能左右不了她。且说岳有德也早在外面筑了新巢,自然无事不会回这个家,新旧老婆之间纠缠不清,母亲的埋怨和指责。

  人算不如天算。张科长和龚玉在这个家里决非轻易可以见到岳有德,即使岳有德从四川出差回南昌,要想见到他本人,恐也很难。

  很快转入正题。岳有德的父亲不理事,躺在一张竹制椅子上,旁若无人地抽烟。岳有德的母亲一个劲抱怨儿子作的什么孽,开什么公司害人,害一家老小。其余的话,张科长和龚玉听不大懂。倒是岳有德前老婆唱了主角。大约出于本身的遭遇,说的话,令张科长和龚玉听来,极富道德良心,让他们出乎所料。她说,为了泄愤,或者性格使然,当着公公婆婆面,口头语不太好。

  “狗日的岳有德,甩掉老娘,这下可好了,钱让小狐狸精花光了,到处在外面骗,妈X婊子公司又倒了。前两天,还有人找到这儿要账,好像是浙江的,要什么电器开关款,看他狗日的怎么办?让他坐班房,做班房我快活!”她拉过儿子揽到跟前接着说:“你们那批货我清楚,小狐狸精和不是好东西的杨细金一起干的,那批货又搬了新地方,不在上次带大姐去的那个地方了。”她一口气说着:“又拉走了,加了三把锁,一把是小狐狸精加的,一把是杨细金加的,一把是我加的,谁也甭想拉走,都想得一份。”

  听到这儿,龚玉急切地想问存放设备的地方,心里又想着:厂里的货物资产就这么好骗取吗?张科长动了动手指头,示意龚玉不要打扰,让她说下去,因为女人一打开话匣子,一下子收不住,尤其眼前这位孤独的心存怨恨的女人。

  “我看这位大姐也怪可怜的,干销售多不容易,也是一家人家过日子,担当不起。”岳有德前老婆继续说。

  “是的是的。”龚玉终于忍不住了,插话极快,眼中闪烁着泪花。

  “依我气,砸掉锁,让你们拉走。”

  哈哈!这叫内部溃乱,不攻自破。张科长心中想:看你再添加什么催化剂了。

  这起源于色、利相连的行骗,终究漏洞百出。但对于被骗者,尿包砸不死人,却惹你一身骚。如果一旦货物被变卖,且挥霍一空,穷困潦倒,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你又能奈何?无论企业还是个体经营者,最怕这一事实。听人说,到企业要账,最怕进门机器不响,满目疮痍,杂草丛生。找个体要账,进得宅居,最怕被褥不整,满地灰垢,家徒四壁。

  最后,得到一个意料之外的好信息:岳有德的大哥岳有才,可以定夺,只有他能做他弟弟岳有德的主。

  岳有才岳大哥,龚玉二下南昌时,在这个家里见过,只是一趟经过,没说过话,看上去,五十上下,衣着随意,面目黧黑,不像有多少文化的样子。

  他们从岳有德前老婆那里,得知岳有才大哥的详细住址,决定必须前往拜访。

  (待续)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725 投稿总数:2051 篇 本月投稿:264 篇 登录次数: 225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8-17 22:19:29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