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社会百态>文章详细内容页

小说|志诚和巧珍在谈恋爱时谈了什么

时间:2019-04-19 20:42:57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巧珍在那个秋天,真的想收获爱情了,因为她的几个闺蜜都相继有了爱情的归宿。安的男友是个快餐店送外卖的小帅哥,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也就是在楼下见过几面,在楼道里给她侧身让过几次路,因为楼上有个单身女人,腿不好,不大出门,听说是个作家,整日在家敲键盘。经常在夜里,巧珍起夜的时候还能听到噼噼啪啪的声音,所以快餐小哥送外卖很勤奋,有一次又在楼道里遇见,外卖小哥双手捧着一个保暖盒子,两个人侧身让路的时候,都慢慢地移动着身子,四目对视的一刹那,她看见了他眼睛里有种不很确定的东西,仅仅想证实一下,就这么证实进去了,后来才知道他是个做兼职体验的大学生。娟的男友是个小学教师,是教体育的,有次早晨在小区旁边的沿河小路上带着一班小学生跑步,他当时穿着一套运动装,湛蓝色,带白杠的那种,不知怎么娟看到了他那运动套装里面的肌肉,那粗壮的大腿,胳臂隆起的的二头肌,等他带着那班小学生跑过身边后,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天哪,还有那么漂亮的屁股,结实而有力的翘臀。看他也不过才从学校毕业不久,一股使不完的力气。娟就每次要找个理由说服自己去走那条沿河小路,

  “这就叫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上对的人,知道不?”至于究竟是怎么谈上的,娟就闭口不谈了,

  “人家谈恋爱时谈了些什么,你也想知道啊?没羞没臊的。”说完还加上一句:“自己去谈一个不就知道了。”

  巧珍被娟的这句话气着了,也不想当电灯泡了。当初,娟兴奋得双眼发光,初次约会,带着巧珍,

  “好妹妹,帮你姐参谋参谋,也把把关,不是说旁观者清么。”娟讨好地说。那次把那个体育老师忙得不可开交,要伺候娟和巧珍两个人。后来娟就独自行动了,当然恋爱时谈了些什么是不能让第三者知道的。

  “自己找就自己找,你们谁也别管我。”巧珍也想争口气。

  巧珍有个表姐,春梅,在电视台里做杂工,一直想给巧珍介绍对象,可是,电视台里就没有合适的,要么是编导、采访、摄影,她也挨不上,要么是楼道大厅厕所搞卫生,她也看不上,表姐夫继华是在电视台里器械维修的,那几天在忙碌着,吃饭都没时间,

  “继华,饭给你送来了,再忙也得吃饱饭啊,说说最近忙呼啥呢?”

  “电视台要搞个大型交友活动,叫什么七分钟交友活动,这不,我在忙设备。”

  “拉倒吧,七分钟交什么友啊,开玩笑吧?”“那是每隔七分钟轮换个对象,第一印象如果入眼就交往,不入眼就继续往下转。机会不是更多吗?”春梅想想也有道理,当初二婶给介绍继华的时候自己也是第一眼看着就舒服。那天他穿着一套连裤工装,一见面先和二婶打个招呼,

  “二婶,咱来晚了,是公司里临时有点活,我给干完才下班的。”说完对着春梅咧了下嘴,“对不住啊。”说得春梅脸颊上一下子飘起了两朵红云,这第一印象就摄去了春梅的魂。

  “那敢情好啊,这么着,我想啊,给咱妹子巧珍也报个名行不?”

  巧珍比娟小两岁,虽说恋爱中人也见过不少,但没正式谈过男朋友,见面不知道说些啥,

  春梅说:“你得看当时情况啊,俗话说,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不是,你要喜欢那个人,尽量说些他爱听的话,鼓励他也多谈谈他自己,要是遇上不很喜欢的,你就心不在焉的,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别太实诚,要那个什么——矜持点,对,要矜持点,说话要含蓄。知道不?”巧珍手里正拿着一瓶矿泉水,就说,

  “那我没有话,就说你请喝水,行么?”说得春梅哭笑不得,

  “傻丫头,你自己到时瞧着办吧。”

  春梅带巧珍去过电视台,那是一次电视台主持人和热心听众的见面会,巧珍说自己也算个热心听众,于是仰仗在电视台工作的姐姐姐夫这层关系,很方便地弄到了一张入场券,那天巧珍看到了那么大的会场,金碧辉煌的舞台,那些年轻的主持人,都是帅哥美女,粉丝一波一波地激情洋溢着,大家都情绪饱满地说着,唱着,巧珍也挤在人群中,走上前要了一本全体主持人签字的台历,当了一回真正的粉丝。

  那个大厅,巧珍还有点印象,为了给自己壮胆,巧珍穿了一身职业西服,绛色的西服里面衬着蛋清色低圆领花边内衣,她想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成功的职业女性。看看能不能碰到对上眼的人,钓个金龟婿给娟看看。大厅里摆了八张大圆桌,每桌有五对男女,每隔七分钟,男女交换座位,每位嘉宾的对面也就换了一位异性,以此类推,然后就是相邻的两桌男女嘉宾对换,确保在一次交友活动中有极大的相识空间,每七分钟灯光暗一分钟,预示准备下一节,也暗示有情人得抓紧牵手。巧珍兴趣不太大,因为节奏有点快,而且有点乱,要想在七分钟互相留下印象,对于巧珍这样并无经验的女孩来说很难做到,也就是走个程序而已。她不知怎么想到了有一次在超市里出门的时候,不知道那个塑料门帘后也有人,就这样无意间和一个男子撞了个满怀,手上的东西洒落地上,那个男子连声说对不起,其实不能怪他,那个男子连声说对不起后弯下腰帮她一件一件地拾起来。在眼神交汇的时候,巧珍真想说,其实怪自己走的莽撞,想请他喝杯茶,说声对不起。可是当时为什么没有说出口。巧珍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忽然会记起那件事,其实那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她赶紧把走神的思绪拉回现场。一切的事物到了走程序时也就没有太多的内容和吸引力了。巧珍没见过几个还可以的,看看周边有些人很快就进入了实质性谈判:工作性质、学历、收入,是否和父母住在一起,有些女嘉宾甚至直接问男嘉宾房子多少平米,车子什么型号。

  巧珍遇上的第一个男嘉宾是个拘泥、讲究又刻板的大龄青年,大约三十出头,穿着尼克装和挺括的西裤,那上衣一定是家里什么人安排他穿的,因为腰身过份宽松,现时虽不说一定要赶英伦风,起码不会穿上个世纪流行的宽松风格。这人也不大会说话交流,还是巧珍先问他:“你是本地人吗?”

  “是的,你呢?”

  “我也是。”

  “我妈说,一定要找个本地人,好相处,两家人近,就走得勤。”听他的口气好像是带着他妈的指示和任务来的。为下一代考虑的。

  “你去找个生育工具吧。”巧珍听到这些就果断翻篇了。

  后来又碰上一个自称是富二代的,头发梳得油光发亮,穿着一套真维斯休闲装,粉色的,有点娘。一面说着话,一面做着手势,那里有起码两枚发光的东西晃着眼,一根兰花指很不协调地张扬着。

  “我爸妈说了,只要我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什么都依我,城南,城南知道不,那里有一条街都是我祖上的,父亲赌掉了一半,还有一半呢,你人挺漂亮的,只要温柔对我好,什么都不要你做……”

  “你是找个花瓶啊,我还得有自己的事业,也不想做花瓶依赖男人,你再看看吧,兴许有这样的女孩。”巧珍恶心地婉拒了他。

  有次,要赶时间,巧珍一个人在外面吃饭,邻桌的一对恋人,那男的就有点儿像这个,小细嗓门和身边的女人说,

  “只要你陪着我,不用你做事,我家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像你这样的女人。”

  巧珍瞟了一眼那女人,是有点惊为天人的感觉,细皮嫩肉,精致细致,可是配上这么个货色,不像同性恋才怪。那顿饭巧珍没吃完就走人了,再待下去,怕是连吃进去的都得吐了。怎么着这些男人搞对象时就这德行,恋爱时能说出什么话?

  正当巧珍准备完全放弃这种游戏的时候,自己身边换了一位年轻人,打扮得很普通,可是一眼看上去就是有点与众不同,巧珍眼睛一亮,互相交换资料时,巧珍看到,表格填写的是:程志诚,三十一岁,城市建设者。巧珍想,城市建设者,这个概念很含糊,不会是个建筑工吧?而巧珍填写的是:吴巧珍,二十八岁,喜来登酒店的管理者。虽然巧珍就是喜来登的一个大堂经理,也就是说是这个H市有名的喜来登酒店管理者队伍里的一员,没错啊!再看这个程志诚,灰色夹克和牛仔裤,走到大街上是随处可见的形象,巧珍觉得吸引她的不是这个外表,而是那双眼神,那里面有东西,让你一时琢磨不透的东西,这双眼睛也在真诚地打量着巧珍,也许看到资料,理解为她是喜来登的高管。巧珍想,自己填写的酒店管理者不也是个含糊概念吗?先不去计较这个,看人再说。

  两个人一眼就被对方吸引住了,巧珍谈吐大方,口齿流利,志诚理性内敛,不温不火,巧珍漂亮时尚,志诚高大俊朗。如果排除了一切的功利因素,任何人只看一眼也会认为这两个人一定是天设地造的一对了。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两个人只匆匆地看了一眼对方的资料,就送还给了对方。巧珍想:没戏了。这时巧珍找不到话,就说:您喝茶,我再给您续着,说着热情大方地给志诚斟了一杯热茶,仿佛解除了尴尬。这女孩倒没有架子,还挺善解人意的,志诚在心里留下了这样的第一印象。

  在接下来的聊天中,也没见巧珍象前面那些人一样问长问短,倒是有句话志诚记得比较清楚,

  巧珍说:“我是喜来登酒店的管理者,我的职责和任务就是让所有入住喜来登的宾客满意,让他们留下美好的回忆。”

  志诚也学着她的表白方式:“我是一名城市的建设者,我的职责就是保证每快砖瓦的质量和所有业主的满意。”

  几天后,收到了主办方“表配”的信息,所谓“表配”,也就是在活动现场如果没有主动牵手的,主办方将会按照表格填写的内容和需求来由电脑牵配,配给志诚的是谁呢?这是主办方留下的悬念。那天如期而至,也许老天开了一个玩笑,那位女嘉宾居然就是吴巧珍。这怎么可能呢?据说主办方配对有两个原则,一是根据表格内容,两个人的兴趣爱好,或者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三观大体相同,二是必有其中一方的邀请。志诚想:如果按表格我们两个也许相差太远,如果一方邀请,那肯定就是她了。

  两个人很愉快地在情侣园里走了一个来回,还是巧珍大方地邀请志诚在一个露天茶社坐了下来,点了些简餐,要了瓶干红,一面吃着,一面聊着,好像酒逢知己千杯少,相见恨晚的感觉。志诚在心里想:难道她真的喜欢我?喜欢什么呢?最后在分别时,巧珍恳切地说:“后会有期哦。”握了下手就道别了。

  安说她自从那次在楼道里,和送外卖的帅哥眼神交汇的一刹那,就知道自己命运的走向了,

  “我自己也买他们的快餐,当他送上来,一敲门的时候,我的心也随之砰然而动,我留他休息,喝茶,再给他的水杯灌满橙汁。”安继续说:“当我们谈得深些后,我问他是怎么做了快餐送外卖的活的,他说他其实还是个大学生,在读研,学的是营销,利用业余时间兼职体验送外卖的。想想看,我当时什么心情?”

  安的眼里闪着激动的泪花,她是太激动了。巧珍想,要是给自己碰上这样的机会也一定要把握住。

  城市在轰轰烈烈地建设中,志诚也忙得很,许多大楼拔地而起,鳞次栉比,在喜来登不远处又将矗立起一座希尔顿连锁店。那天,巧珍有事经过那里,在基建场地的围栏上看了下它的规模,二十六层,比喜来登要高六层。正要走过去时,从围栏里出来两个戴着橘红色安全帽的人,推着小车来到一辆运砖车前,装满了一车就推进去,由升降机运送到上面……巧珍若有所思地想:难道志诚就是干的这活吗?正在想着,这时从里面出来一个人,也是戴着桔红色安全帽,只是手里多了一个黑色的小包。

  忽然叫了她一声:“巧珍,你怎么在这里?”巧珍一回头,看到正是志诚,

  “志诚,你好,你就在这个工地啊?”

  “对呀,上次没和你详细说,离你们喜来登很近啊,我还想什么时候去那看你呢,欢迎吧?”志诚那俊朗的笑脸孩子似的坦诚,让巧珍看了从心底一阵喜欢,

  “当然欢迎,你随时来吧。”

  “这希尔顿饭店盖好后,你们两家就有得竞争了哦。”

  “嗯,是的。”

  “你要喜来登生意兴隆可就不那么简单了哦。”

  “嗯,是的。”这时巧珍倒没词儿了,真有心思了。

  后来的一次见面还是志诚邀约的,就是想探一下巧珍对自己的态度起了变化没有。巧珍到底是巧珍,不动声色地让志诚看不出来有什么心思变化。两个人依然畅所欲言,言无不尽。从生活习惯谈到爱吃什么,从上学谈到儿时的嬉戏,巧珍甚至编了一个前男友出来,说是分手的原因就因为他出国留学,慢慢地就少了联系,导致分手了。志诚也说有个前女友,因为太实际,工于算计,也不知道是爱才还是爱财,两个人经常为了结婚买多大的房、出境游买什么班机更划算而闹得不愉快。

  “呵呵,这样算计生活是不是有点累啊。”巧珍附合着说。

  当两个人的关系到了心无芥蒂的时候,爱情就会悄悄升温,各人在忙碌的时候都不忘给对方一个短信问个好,巧珍也很善解人意,嘘寒问暖,志诚也懂得关心巧珍,不失时机地问个好。那天志诚因为有点事要到喜来登酒楼去见一个人,进了前厅,正好想知道巧珍在不在,

  就问了前台小姐:“请问吴巧珍在吗?”

  “您好,吴经理刚才还在,可能有事忙去了,请问您有预约吗?要我找她去吗?”

  “哦,也没什么,顺便问一下的,没有预约,对不起,不麻烦了,谢谢。”志诚想,到底是头儿啊,想要在工作时间见到还得预约,好在平时约她出来倒是挺爽快的,也就没放在心上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两个人的足迹游遍了这个城市的大小公园,在那些幽静的小竹林,在那些熙熙攘攘的闹市,甚至游乐场都留下了两个人的足迹。

  有一天巧珍问志诚:“你和我在一起开心吗?”

  “当然开心,你不像我前女友喜欢算计,而是开开心心,不拘小节,落落大方,这样的性格我喜欢。”

  “我也喜欢你的个性,也不像我的前男友,有点功利,还有点势利,出去读研了就不理人了,让我的自尊心很受伤。”巧珍说完又补充道:“要是我们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为什么不能?你想到什么了?”志诚不解地问。

  “哦,我只是太珍惜这些,有点耽心,嘻嘻,杞人忧天吧。”巧珍无法表达此刻复杂的心情,只说了自己的担心。

  一个晴朗的好天气,巧珍陪着一个闺蜜去看房,那是刚竣工的“山水人家”小区,闺蜜等着结婚,就申请提前拿到了钥匙去看房,还想让巧珍帮着看看怎么布局装潢。当他们开了门锁进去后,听到有人在里面屋子说话的声音,

  一个巧珍很熟悉的声音在说:“这墙壁有20%的空鼓,阳台窗户的缝隙也超标,地砖有几处接缝不符合规定……”

  巧珍拉住闺蜜,静静地听里面的人继续在对话,

  “程监理,你看这样行不行?这套房暂时作返修处理,我们一定会尽快地修缮完毕,这总不至于影响楼层验收吧。”

  “你说的我同意,但验收一定得在你们返修结束以后。”

  巧珍听得很真切,对,这就是志诚,程志诚,巧珍悄悄探头向里面看了一眼,证实了那个背着手拿着一个橘红色安全帽和一个小黑包的就是程志诚后,

  和闺蜜说:“今天算了吧,人家还没验收,我正好还有点事,我们回去吧,下次再来,要么你留下,我先走?”

  闺蜜说:“不看就不看,以后再说,我们一起走。”两个人就出来了。

  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志诚和巧珍这两个人都没有见面了,志诚不见巧珍的电话,也没有短信,有点奇怪,自己打过去的电话和发出去的短信,巧珍也以各种理由婉拒了见面。

  终于沉不住气的志诚用短信责问道:“难不成你是玩我的,像你们这样的人吃饱饭闲得无聊是能做得出来的。”

  那边回了:“你也别假正经,我还以为是你在逗我玩呢。”就这两句话,互相在猜疑中伤害,在伤害中猜疑着。志诚几天没好好吃饭了,总是回想着那句话,要是我们能一直这样就好了。转而巧珍又说,我只是太珍惜这些,有点耽心……是不是现在……怎么了……

  志诚还是不死心又发了条短信:“你即便是玩我,也得让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吧?突然地不理我了,仿佛消失了。算什么?”

  “你不问问你自己,你不是在逗我玩吧?”

  “怎么总是说的这两句老话,不能见个面说清楚吗?哪怕见最后一次。”

  志诚艰难地约了见最后一面的机会,巧珍如约来了。两个人像是熟悉的陌生人,说话都有点生分了。可是好像商量好的,两个人都是穿着一身白色的便装,这可是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时的穿着。

  “能说说看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吗?”志诚有点没好气地问道。

  “好,我说,你为什么骗我?你根本不是什么泥瓦匠,是个监理,程大监理。”巧珍显然还在气头上。

  “你怎么知道的,听谁说的?”

  “那天你在‘山水人家’验收,我陪闺蜜去看房,亲耳听见的,亲眼看见的,行吧。”

  “那又怎么样,首先声明,我没说过什么泥瓦匠啊,我说我是城市建设者,对每一块砖瓦的质量负责,让业主满意啊。”

  “你为什么不说清楚?”

  “我真的很怕像前女友,不知是爱人还是爱财,这些我也说过的啊?”

  “我难道是爱财的吗?你自己看不出吗?”巧珍十分委屈地说。

  “我当然看得出,你连一个泥瓦匠都能爱,可是怎么又不理人呢?”

  “我不是什么喜来登的管理者,是我自己骗了你的,我只是一个喜来登的大堂经理,服务员。所以我不配,更不该说假话,没法圆下去了。”

  “可是,你要爱这一行,坚持梦想,不定哪一天会是喜来登的掌门人啊,或许更大的酒店呢。”

  “你真会说话,现在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怎么想呢?”

  “你没说假话呀,你说你是喜来登的管理者,为每一位宾客服务,让他们满意。没错啊,每一个喜来登的员工要是都有你这样的境界,那不是好事吗?再说,我也不是今天才知道的。”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那天到喜来登有事,问过前台就明白了。”

  “你太可怕,太厉害了,把我害得好苦。”

  “谁害你啦?我一如既往,你作茧自缚来着。”

  “你真坏。”巧珍用双拳擂着志诚结实的胸膛,一个小女人的样子出现了,转身背靠着志诚,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觉得从此有了依傍感,有了归属感。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3535 投稿总数:1760 篇 本月投稿:289 篇 登录次数: 192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7-15 22:20:55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