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社会百态>文章详细内容页

短篇小说|余秋慧:暖流

时间:2019-03-24 19:41:36字数:10356【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1

  卧室里,红枫和衣靠在床头,她正准备伸手去拿那本她翻了无数遍的相册。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红枫缩回了手,她迅速地拿起了手机,这仿佛是她等了千年的电话。

  来电是陌生号码,她的心有种莫名的沉重。红枫瞟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钟,十点整。稍加犹豫,还是接了。电话是儿子的同学打来的,说儿子回来了,在附近的上岛咖啡,让她过去,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原本心中那股莫名的沉重似乎成了铅块,拽着她的心在滑向无底的深渊。红枫的心跳剧烈起来,预感到有什么事已经发生了。当红枫来到电话里告知的包厢,第一眼看到儿子好端端地坐着那儿,悬在嗓子眼的心,又落回了肚子里。

  红枫环顾不大的包厢,除了打电话的同学,还有一位同学,他们都是儿子的好朋友。三个人表情异常严肃,呛人的烟味无法冲淡这揪心的沉闷。

  红枫镇定了一下情绪:“说吧!”

  还是打电话的同学开了口:“阿姨,小峰出事了!”

  “犯法了吗?”红枫很奇怪自己的声音怎么会如此冷静。

  “没有。但是为了这事,小峰差点……!”说话的同学抬头望了一眼红枫,并没有把话说完。

  红枫心里咯噔一下,仿佛猜出了事情的四五六。她和蔼地问道:“出了什么事啊?”

  儿子的头一直是微低的,这会儿才抬了起来,眼皮依然垂着。红枫盯着儿子的脸,半个多月不见,这张脸已变得憔悴不堪了,爬满了本不属于他的风霜。

  “我的生意赔了,还欠银行八十万,月底到期。我没办法了,妈!”儿子眼里隐约泛起了泪光,无助地看着母亲。

  打电话的同学忍不住插嘴:“阿姨,小峰一个人跑到了西藏,开车在戈壁滩上乱跑,给我发信息,说,不回来了。我们好说歹说才把他劝回来。”

  红枫突然无比轻松地站起来,向两位同学躬身谢过,拉起儿子的手说道:“走,咱们回家!”

  2

  红枫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到了十六年前……

  按照离婚协议书约定,儿子归父亲,事实上一直是爷爷奶奶在看管。

  十六年来,与儿子最后分别的场景——穿着宝蓝色的夹克衫,背着小双肩包的五岁儿子的背影,依然刻在红枫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泪水模糊着她的双眼,目送着那个小小的人儿,一步三回头地离去,红枫看到了儿子眼中不舍的泪花,如同今天他那泛起的泪光。

  红枫的心疼痛着,却又那样地无奈……

  儿子五岁起就离开她,回来时已经是二十一岁的大小伙子了。十六年来,红枫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苦楚。

  本来协商好红枫可以每周末探望孩子,可只是过了两周,孩子的爷爷奶奶便把小峰带回了老家。红枫的心一下子成了漫天飘飞的蒲公英,粉碎着,飘零着,不知哪里可以着陆,又在哪里找到皈依。

  红枫天天在孩子爷爷家楼下转悠。有一天阳台上终于晾出了孩子的衣裳。红枫疯了似的冲上去,门只开了一道缝,隔着铁栅栏的防盗门,红枫紧紧地拉着孩子的手……

  儿子终于上学了,红枫第一时间到学校与班主任沟通,说明原委,没想到班主任非常理解和支持红枫,鼓励红枫常来学校看望孩子。于是,每周的体育课便成了母子的相会日。

  红枫和儿子坐在学校长廊的石凳上,儿子翻看着妈妈给他买的书和文具,爱不释手。红枫拿出给儿子买的衣裳,小小的孩子脸上竟露出愁苦的表情:“妈妈,衣服暂时不能带回家了,爷爷不让我穿的。”红枫正不知说什么才好,小峰的老师过来了,说:“先放老师这吧,什么时候想要就过来拿。”可那一大包衣服一直到儿子小学毕业,还在老师的办公室里。后来红枫才知道,书和文具,儿子也不敢带回家,看完后就分给同学们了。

  儿子那天生日,母子俩就像快乐的鸟儿,飞到了儿童公园。因为是周末,母子俩旋转木马,高空火车,碰碰船……依次玩了个遍。红枫多么希望时间停止,就停在这一刻,与儿子在一起的时光。

  好景不长,孩子的爷爷知道了,百般阻扰,跟学校吵,到红枫单位闹,这都无法阻挡红枫去看望孩子。

  又到了该去看儿子的日子,同事看看窗外的瓢泼大雨,说:“这种天气,还去吗?”

  红枫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她拿起雨衣,毫不犹豫地一头扎进了风雨之中。

  下课铃响过了,可没见儿子出来,红枫忍不住走到教室窗外,伸头张望寻找着儿子。儿子的座位就在窗边,窗户开着,红枫唤着儿子的小名,孩子抬起头看了一眼红枫,依然在纸上涂抹着。

  “小峰,小峰啊!”红枫继续地唤着。

  旁边的同学推推小峰:“你妈妈来了。”

  儿子让了一下身子,头垂得更低了。

  红枫明白了,把给儿子买的东西从窗口递进去放在了桌上。回去路上,风雨更大了,红枫的泪和着雨在脸上横流,心中的苦雨已经滂沱。

  3

  再苦的日子都会过去,红枫企盼着,儿子总有回来的一天。

  光阴荏苒。儿子上大学了。红枫就经常去帮忙打扫房间,换窗帘,晒被褥……

  看到儿子狼吞虎咽地吃饭,红枫就急得直拍他的背:“慢点,慢点,别呛着!”

  儿子在家看书习惯地关着门,红枫一会敲门:“喝点水吧?”一会敲门:“要吃水果吗?”一会又敲门:“当心眼睛啊!”

  儿子睡了,红枫一夜数次地查看是不是又把胳膊放被子外面了,是不是又用被子蒙头了。

  儿子起床了,红枫把挤好牙膏的牙刷递给儿子,再叮嘱儿子喝下一杯温开水----

  儿子终于忍不住了:“妈,我不是小孩子了!”

  是啊,在红枫的心里,儿子还停留在十六年前的那个样子。

  盼了十六年,终于盼回了儿子。可面对已经成年的儿子,红枫的内心是忐忑的。红枫不知道在儿子的心里,是怎样认知她这个母亲的。跟儿子的关系,红枫更是小心维护,生怕再次失去。

  被爷爷奶奶宠溺的孩子,难免会生出些骄纵和任性。每当红枫给儿子指出不足时,儿子都会情绪激烈地抵触,一次儿子终于爆发了:“在你眼里,我是不是一无是处?怪不得爷爷说你不喜欢我!”

  听到这话,红枫像被电击一样,呆呆地立在那儿,十六年郁积的苦水,破堤而出……

  深夜,红枫翻了翻和儿子那些年合照的相册,看了看那本米黄色封皮的日记本,纸张已泛黄,有些字迹像被泪水浸过,晕染开来。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历历在目,十六年后读起来依旧黯然神伤。

  红枫靠在沙发上,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着了。清晨,依稀觉得眼前飘忽着粗重的呼吸声,努力睁开酸涩的双眼,儿子站在面前,手里拿着那本日记:“这是真的吗?”

  红枫迟疑片刻,起身在书柜的最上层找出一个厚厚的档案袋,递给儿子:“你看完就什么都明白了。”

  档案袋里装着当年的诉状和法院的判决书,记载了当时的所有真相:在红枫生完孩子身体极度虚弱时,前夫有了外遇;当红枫在单位和家庭之间穿梭忙碌时,却被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找上门来。红枫不想让儿子看到家的破碎,以为只要保持那座房子的完整,家就还在。事实上,红枫的离去换来的不只是别人的乘虚而入,甚至连儿子都没再进过那个家的门。为此,红枫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向法院起诉变更孩子的抚养权,历经波折,最终,红枫还是败诉了。

  儿子从那堆卷宗里抬起头来,满脸泪水:“妈妈,你受苦了!”

  红枫搂着儿子的肩膀,欣慰地叹了口气:“没事了,只要你在妈妈身边,我就知足了!”

  儿子不愿意朝九晚五地上班,要自己出去闯荡,红枫纵然心里一百个不放心,但依然对儿子说:“只要你努力,妈妈永远都支持你!”

  儿子离开家去了外地,基本隔一两天就会跟红枫联系一次,一两个星期就会回来一趟,红枫知道他跟朋友一起开了家公司,可半个月前,儿子突然说要出趟差,后来电话微信都关了,一直到红枫接到儿子同学的电话。

  4

  八十万,到月底只有一个星期。红枫去年新买的房子,装修后已所剩无几了,红枫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母亲,因为父亲去世时留下了一笔财产。

  红枫像往常一样买了母亲喜欢吃的水果和坚果,敲门,母亲在家。见到红枫,母亲依然淡淡的,没有多话。

  红枫鼓起勇气,提起了借钱,并且拿出准备好的八十万借条。母亲听完,半天不响。红枫抬起眼睛,乞求地望着母亲。

  母亲终于说话了:“那钱没了。”

  “什么?没了?”

  “用掉了。”

  “一百多万啊!才两年多时间,怎么可能呢?”

  “反正就是没了。”

  红枫的眼泪夺眶而出,虽然来时也想到过这种可能,但毕竟是唯一的希望啊!

  红枫临走时忍不住丢下一句憋在心里多年的话:“妈,我可是你亲生的女儿呀!”难道生活可以改变母爱?红枫在问自己。

  5

  晚上,在明亮的床头灯光里,红枫摩挲着手中的房产证,毅然做出了决定:卖房子!

  一周的时间,要把房子卖掉,就不可能卖出好价钱,红枫已顾不得许多了,起身打开电脑,在房产网上挂上“急售”字样,一夜无眠。

  第二天就有人看房,价钱压得太低,第三个来看房的是一对外地的小夫妻,刚调到本地工作,收入不高,把家乡的老房子卖了,凑凑也就勉强八十万。红枫的房子按市场价至少九十万,前面两个开到八十多万,红枫看着眼前的这对年轻夫妻,突然心疼起来,想让这对夫妻住进来,希望他们在这间倾注了自己心血,寄托了美好希望的新房子里能够幸福地生活,八十万便成交了。

  红枫带着儿子搬到了五十来平的出租屋里,如今又一贫如洗了,但红枫的心里却坦荡荡的。只要能留住儿子,哪怕是倾家荡产,大不了从头再来。

  房子虽然小了,与儿子的感情却近了。儿子的一番话让红枫十六年来郁积在心底的心酸顷刻间土崩瓦解。儿子说:“妈妈,我小时候,爷爷奶奶总说你不喜欢我,时间久了,我也信了。现在,我完全相信妈妈你是爱我的!妈妈,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我会好好爱你,等你老了,养你老,照顾你!”

  红枫眼眶湿润了,这次是幸福的泪水。

  6

  因为卖房子还债,租房子搬家,红枫有段日子没去看母亲了。眼看快到春节了,红枫买了母亲爱吃的三文鱼,母亲依旧是淡淡的。红枫给母亲试穿新买的羽绒服,母亲的态度依旧是不屑的。

  红枫发现母亲在扭动身体时,表情露出痛苦之色,一再追问哪里不舒服,母亲才说胆囊炎犯了,吃了药没什么效果。

  母亲的胆囊一直有问题,年初时医生建议手术,母亲说再等等。

  红枫说,去医院手术吧?母亲不吭声,红枫盯着母亲说:“放心吧,我会照顾你的!”

  红枫守在手术室门口三个小时了,时间越久越不敢离开。母亲进去前塞给红枫一只信封,说先放在你这,等我出来再给我。

  看着手术推车进进出出了好几拨,门口等候的家属也换了好几拨。红枫莫名地不安起来,那只信封被手心的汗浸湿了一条边。红枫在长廊来回走着,眼睛一直扫着手术室推出的每一张病床。

  红枫突然有种无望的孤独。两年前,红枫分别送走了外婆和父亲。

  7

  母亲与外婆之间的恩怨,红枫是在回到父母身边后才慢慢了解的。

  母亲是外公唯一的亲生女儿,亲外婆生母亲时难产去世,后娶的外婆没再生育,却过继了自己妹妹的女儿,母亲对此一直难以释怀。

  红枫跟外公外婆在一起的十多年当中,最渴望的就是一年一度与父亲的相见,红枫竟然一次都没见过母亲。小时候对母亲的记忆是完全空白的,在红枫幼小的心里,妈妈就是墙上的照片,对妈妈的感觉都来自于自己的想象。

  红枫的幸福生活由于外公的去世戛然而止了。十多年未见过面的母亲,坚持要将红枫带回身边,外婆舍不得,坚决不同意。因此,母亲与外婆决裂,红枫终于回到父母的身边。

  跟母亲的第一次相见,红枫永远都不会忘记,外婆说:“你妈妈来了,这就是你妈妈,快叫妈妈呀!”

  看着走过来的那个人,依稀有点照片中的模样,又完全不是想象中母亲的样子。红枫与母亲彼此不亲,彼此冷漠着,对着母亲,红枫好久都叫不出“妈妈”这两个字。

  红枫与母亲之间的情感是断层的,在她的成长过程中没有母亲的陪伴,没有了解,没有亲昵,没有依恋,没有信任,似乎也没有爱。与外婆分离是痛苦的,她们彼此思念,彼此牵挂着。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多年。红枫与母亲之间也斗争了很多年,一直到结婚离家。

  父亲走后,对于母亲,红枫极尽所能,只希望取得母亲的信任。可红枫觉得,与母亲之间,永远都隔了道屏障,与母亲十几年分离的隔阂,红枫几乎花了半辈子来修复。

  8

  已经快四个小时了,红枫手中的信封被汗水浸透了,有一块角磨烂了,露出了里面棕红色的硬纸,啊,是存折!红枫不禁打开了信封,一百八十万的存折,是红枫的名字。

  手术室的门又开了,护士喊着母亲的名字,问家属在吗?红枫疾步走到手术车旁,母亲平静地躺着,看到满脸泪水的红枫,虚弱却幸福地笑了。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8131 投稿总数:3939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681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07-11 20:45:11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