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社会百态>文章详细内容页

短篇小说|吴显为:雨夜补课

时间:2019-02-22 18:58:05  】来源:原创 作者:吴显为 点击:0

  -01-

  花园中学办公楼前,耸着几棵樟树。跳跃的光影里,晃着几颗脑袋瓜儿。圆滚滚光亮亮的那颗,就是金校长。猪肝色的嘴唇咧着,唾沫星子像下雨,洒在孙老师的火头上——他班的语文老师调走了,明天开学,还没找到替补呢。么法子呀,孙老师,局里只晓得做人情,也不顾下面的死活。我跑断了几双鞋,只听到楼板响,也不见鬼下楼啊。

  教研处刘主任,膀子倚着树干,眯着眼笑。对唛,孙老师,金校长说的确实哦。等两天啊,说不准,上面就分来了。说完,刘主任拿下镜框,用手背擦擦眼角和鼻梁的汗珠,心里一阵冷笑。哼,那个语文老师,还不是你校长活活挤走的吗?今年市优,你不给人家,偏偏给你内侄女王松云。人家不走,还在这里等着喝西北风啊!

  “吱吱吱——”,校园的中心路上,飘来了叫声。哟,一个高个的小伙子,拖着只大行李箱,在热浪里跋涉。一双双眼睛,刷地聚着他拍照。白衬衫,牛仔裤,海马发型,白里泛红的大脸上,闪烁着点点汗光。金校长烫了脚似的一蹦,蹦过去问,同志,你是——?

  救火队员到了!金校长、刘主任和孙老师,攥着秦老师的手握了又握,紧紧不放。

  站在一旁的王松云老师,还是个姑娘,当然没有和秦老师握手。不过,她的眼睛倒是像溅了辣椒汁,热火火的。好英俊啊!

  金校长他们,帮着拖箱子,提行李,一路护送秦老师到了单身宿舍里——正好在王老师的隔壁。王老师也尾随着上了楼。金校长叫她拿来了喷水壶、拖把、抹布等,一起洒水,扫地,擦桌子,铺床铺,让秦老师感觉好像回了家。

  中午,金校长在花园酒店摆了一桌,为秦老师接风洗尘。

  傍晚,秦老师187.8cm的伟岸身躯,在篮球场甫一登场,便引发老师和家属的一阵轰动。他们瞪圆了眼珠子,瞄着秦老师摄像。能零距离地欣赏“姚明”的球技,免费享受“NBA”的刺激,天下还有这等美事吗?瞧,秦老师纵横驰骋,左冲右突,传球、接球、运球、带球、投球,好好激动人心啊。秦老师控球了!一晃,运球后跳起,腾空持球,一脚着地;再运球,腾空持球,另一脚着地;接着一跃而起,飞呀飞,飞到了半空中,伸臂收腿,控球的右手停在高空,上身后倾,倏地,球和手塞进了球筐的大嘴里。球儿很调皮,粘着球网,晃悠着,怀着无限的爱恋,吃吃地滑......

  好好!场外欢呼雀跃。

  秦老师也调皮起来。双手挂在篮筐上,扭过脸,伸出舌尖;然后抛了个飞吻,吊着篮筐旋一圈;最后双脚一收,一纵而飞,飞入了半空。飘呀飘,飘呀飘,啪,钉在了地上!

  好好!球场上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

  王老师的脸,仿佛被秦老师飞吻了,刷地像西天的晚霞,红彤彤的。

  -02-

  秦老师球场上表演很精彩,课堂上表演更精彩。

  一站到讲桌前,五十多双镜头就瞄着老师。他的笑容,他的手势,他的吐词,飘洒着温暖的阳光,迸发着青春的力量,浸透着文化的魅力。热情,风趣,通俗,透彻。无论是散文,还是诗歌,无论是白话文,还是古文,教室里都洋溢着活泼、轻松、愉悦、阳光的气息,犹如春风拂面,夏日朗朗。

  也有阴翳蔽日的时候,那是改作文《我最尊敬的老师》。有写数学老师的,有写英语老师的,有写物理老师的,大多数写语文老师秦老师。奇怪的是,所有学生写的,都是一个妈妈养的——“雨夜补课”。

  雨夜补课?我没呀!我什么时候补的?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抄袭的?如此造假和抄袭,跟我提倡的要写真情实感,我手写我口,不是背道而驰吗?

  第二天,秦老师提出了质疑。

  同学们东张西望,面面相觑。有的抓耳挠腮,有的掩口暗笑,有的面红耳赤。秦老师反复追问,吴致远同学怯怯地举起了右手。他扭扭捏捏地站起来,蠕动着嘴唇,眨眨眼说,以前老师就是这么辅导的。为什么呢?秦老师追问。吴致远同学挠挠头,咧着嘴,一脸的苦瓜相。

  教室里冷了场。有的眨着眼睛,不知所以;有的低头沉默,搓着油笔;有的假装沉思,托着腮帮等笑话。

  秦老师为缓解气氛,张开嘴笑笑,嘿嘿地笑,笑得很爽朗,笑声在教室里袅袅不绝。各位同学,你们不要怕。有什么,就说什么。只要实事求是就行了。

  吴致远同学又举手发言。以前的老师说,这样写,最能表达老师,对学生无微不至的关爱,最能突出老师,爱岗敬业的光辉形象。

  真的雨夜补课了吗?秦老师继续问。

  这时的课堂上,充满着欢快轻松的气息。没等举手,教室里说的说,笑的笑,吵成了一锅粥。哪有嗻?怎么会呢?谁雨夜补课,神经哪!从来也没呀!吃错了药啊!......

  对呀,不是个大笑话唛!人家开辅导班,哦,你还雨夜补课,不是天方夜谭吗?吴致远说完,环顾着教室,抿着嘴笑。那得意的笑容,逗得全体同学哈哈大笑,笑声几乎掀翻了天花板。

  一阵又一阵的笑浪,把秦老师砸懵了。脸憋得通红,两只手按着讲桌,身子有点发抖。怎么会这样呢?这是给老师贴金,还是抹黑?这不是教学生说假话大话空话吗?

  秦老师,你莫受气,真是这样哪!吴致远扭着头笑,露出了满嘴的白牙。

  对对!哪个会补呢?同学们瞟着秦老师,龇牙咧嘴地笑。

  不!我会!吴致远你听着,我补!就从你开始!秦老师一拍桌子,啪,惊得同学们的笑容凝固了。

  -03 -

  秦老师和王老师一壁之隔。晚上王老师住在镇上的家里,可白天在走廊或校园里,几乎天天碰到秦老师,有时有五六次。他们点点头,打打招呼,聊聊闲篇,很快就熟悉了。王老师家里种着瓜果蔬菜。奉母亲之命,拎些桔子白菜丝瓜土鸡蛋什么的,给秦老师尝尝鲜。秦老师搓着手,觉得老吃人家的东西,有点不好意思。哎呀,谢谢你妈妈,真的不像话。她的目光扫描着他的脸,微笑。自家种的,不值钱,没事儿。接着她把目光转向办公桌。桌上散摆着一些教学书籍,以及《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和毕飞宇的小说集《相爱的日子》等等。她随意翻着,聊着一些老师的趣事,如某老师花了一千块钱发表了一篇教学论文、某老师家教一年捞了三四万、某学生逃学三天不见人影吓晕了班主任等。又翻翻作文本,题目是《我最尊敬的老师》。扫一扫,写的是雨夜补课。她抿着嘴笑,雨夜补课?嘿,有意思,这年头,中学生都能当记者了,比老师写述职报告还能吹嗻!

  最后,她借走了《相爱的日子》。

  晚上,王老师发来一条微信:《相爱的日子》,好!

  在“好”字后面,还开着好几朵玫瑰花!红艳艳的!

  这条微信搅乱了一潭湖水。秦老师痴痴地瞅着玫瑰花,小兔子怦怦直跳。他不知如何回复是好。想想,送了一杯咖啡。王老师又问他在干嘛。他说在看书。看什么书?毕飞宇的《推拿》。然后说没电了,就关了手机。关了手机,心里依然汹涌澎湃,翻了一夜的大饼。早有预感了——从天天见面的眼神和表情。她言语不多,身材还行,瓜子脸,有几点褐斑。金校长是她的姑父。按道理,对我一个外乡人来说,不说金玉良缘,也算半斤八两。可就是,就是见了她,电流不足。就是个姑娘,girl,英语老师,English teacher 。谈朋友,总要谈个真心喜欢的。不能委屈自己,也不能对不起别人。我才25,等等再说吧。可问题是怎么应付呢?Trouble!还真是个trouble!

  几天后,王老师又借走了《推拿》。

  晚上,收到了她的微信:I love 《massage》。秦老师巴望着屏幕,只见玫瑰开,不闻花香来。看着,想着,不知怎么地,想到了邮政局的一个姑娘......

  -04-

  大雨来了!

  放学前开始的。先是淅淅沥沥,接着哗哗啦啦,砸得地面上弹起了一朵朵的雨花,欢快,艳丽。瞅着窗外的大雨如注,同学们一个个心花怒放。好啊,最精彩的节目就要上演了。

  秦老师比学生更激动。比当年参加高考还激动。他双手捏着拳头,对着大雨挥击,击得雨滴飞溅。哈哈,看我的。他早早地吃过晚饭,趁着天有点亮,就穿着雨衣出门。在走廊里遇到了王老师。她张着大嘴,咦呀了一声,秦老师,你这大雨的去哪儿?秦老师的脸罩在头盔下,双手正在系雨衣的帽子带,眼睛眨一眨。哦,去补课。补课?王老师扑闪着眼睛,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也补课?这大雨,晚上黑咕隆咚的,几多钱一个小时呀?

  不要钱。

  妈呀不要钱?会不要钱吗?你......?

  哦,体验生活。说完,秦老师就钻进了雨雾。

  体、验、生、活?王老师嘬着小嘴,愣在那儿咝咝地唆着,瞪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茫茫的雨雾里。

  路线,秦老师踩点过了。石子路,骑自行车绝对没问题。他奋力踩着踏板,迎着风雨而上。风儿鼓得雨衣哒哒地响。随着夜幕的降临,一团漆黑,看不清路面。骑不了,只能打电灯推。一歪一歪地,裤子湿了,靴子进水了。迈一步,靴子里哗哩哗啦地怪叫。风雨的呼啸声,雨衣摩擦的沙沙声,踩着水凼的啪啪声,让秦老师体验到了,什么叫举步维艰,什么叫寸步难行。

  经过一家门口,一条大狗突然从院里冲出来,汪汪地追着他狂吠。秦老师吓得一跳,没命地逃窜。结果连人带车,轰隆一声掉进了路边的水沟里。哎哟哎哟,我的妈呀。倒在水沟里的秦老师,忍着疼痛,挣扎着爬起来。自行车的龙头撞歪了。裤子褂子淋水了。娘的,雨夜补课,雨夜补课,哦,原来是这样啊!说起来嘴皮搭一下,做起来却像登天哪!嗯,也是自己太冲动了。冲动是魔鬼!逞能!你为什么要逞能呢?这不是自找苦吃吗?自作自受!No zuo no die !

  雨儿像在考验他似的,依然使劲地瓢泼。四周黑洞洞的,吞食了手电筒的光芒。这到了哪里?敲门一问,人家说,你已走出花园镇了。

  -05-

  课没补到,却补了一堂“旅(雨)游课”和“感冒课”。

  秦老师不喊冤,吴致远同学倒喊起了冤。他讨父母和姐姐骂了。爸爸妈妈姐姐奶奶都等到半夜,还弄了一大桌子的菜。爸爸说,活了几十岁,也没见过哪个老师雨夜补课的。妈妈说,这肯定是他想吃鱼吃肉,拿秦老师当招牌。

  对不起,我真去了,可是走错了路。请回家转告你父母,下一次,我就是走到天亮,也要去你家。秦老师捂着嘴连咳了几声,一脸的苦相。

  我相信你,秦老师。可我姐姐不信。她说,老师不会去。她工作几年了,对花园中学多少也了解一些。只听到过有偿家教,还从没听说过无偿补课。还夜里?还雨夜?也太脑洞了吧!

  不!秦老师又嗨嗨地咳了几声。去!一定去!不去,我就不是老师!

  走廊那头,王老师迎面而来。她递给秦老师一盒康泰克,一耸鼻子说,好着吧,生活体验得不错吧。

  秦老师抓抓头,一脸的苦笑。算认得了啊。几多钱一盒?

  王老师瞟着他,鼻子再耸耸,笑笑说,像你一样学雷锋,照不照?雨夜补课,说说就得了,你还当真?Too young! Too simple !

  这时,秦老师的手机响了。金校长叫他去。赶到校长室,金校长正靠着椅子背。他对着沙发努努嘴,叫秦老师坐。然后瞅着他,笑眯眯地说,小秦哪,听说你昨夜冒雨补课,精神可嘉啊。

  秦老师挥挥手,连咳了几声,捂着嘴说,哪里哪里,没补成哪。

  金校长眨眨眼,嘿嘿地笑笑。工作热情高是好事,但不能不顾身体哈。接着金校长对他的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和褒奖。然后布置了一个光荣的任务,叫他写一篇有关花园中学的通讯报道。要从校纪校规、校容校貌,到校领导和广大师生的工作态度、工作业绩、精神状态、思想境界,全方位、立体化、多角度地推介花园中学,宣传花园中学,歌颂花园中学。

  金校长还说,小秦哪,要好好表现,下学期准备让你挑重担哈,接任团支部书记,你看怎么样?

  临走时,金校长眨巴眨巴眼睛,面露笑容说,哦,小秦哪,小王老师怎么样啊?

  好啊!好姑娘啊!好英语老师啊!

  -06-

  这天上午,刘主任到秦老师房间,想安排秦老师举办一堂语文公开课。秦老师伏在办公桌上,正在为写那个通讯报道抓狂。唉,写了三稿,金校长都不满意。金校长的要求太严,标准太高。金校长说,宣传学校是个大事,眼里要看到光明,心里要想到未来。你做为中文系的本科生,应该知道宣传报道,就是要歌颂正能量;而歌颂正能量,可以艺术处理,可以合理想象,可以塑造典型。

  刘主任听着听着,托着下巴眯眯地笑。佛要金装,人要衣装。金校长要什么装,你就怎么装唛!秦老师瞅着刘主任苦笑。装?你是佛,才能金装呀!瞎吹,那不是浮夸风造假吗?刘主任嘿嘿地笑。现在就作兴造假;不造假,就办不成大事。学生作文要造假。老师评职称要造假。学校抽测评比要造假。这篇报道造好了,发表在党报党刊上,对于金校长来说,就是金装!就是护身符!

  我最反对造假。浮夸风,害死了多少老百姓啊!

  刘主任眯着眼,打量着秦老师,右手按在办公桌上,中指头弹着桌面,丁丁地响。

  ——我问你,金校长是否说,要培养你当团书记?

  秦老师无语。

  ——我问你,金校长是否想,把他侄女介绍给你?

  秦老师无语。

  ——你是否知道,王松云今年30岁了,谈过恋爱,还和人同居过?

  秦老师瞪大了眼珠子。

  ——你是否看中了王松云家花园街上的大商店?市里的房子?

  秦老师摇摇头,摇得眼珠子快掉下来了。

  -07-

  放学后,秦老师正在走廊里四处瞭望。王老师过来还书,摩挲着《推拿》,斜瞅着秦老师。她说,我爸爸,也爱看书。他想,今晚叫你到我家,认识认识,交流交流。

  认识?交流?什么意思?秦老师倒退了两步,想起了刘主任和金校长的话,心里咯噔一下,张皇失措。这可怎么办呢?越逼越紧了。现在没确定,如果匆忙上战场的话,将来再想全身而退,就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如果拒绝了,一是伤害了她,二是怕自己也没了退路。再说,我一个外地人,孤家寡人的,要在花园镇混,不能不考虑考虑自己的处境。怎么办呢?拖。想办法拖。拖一时算一时。

  哦,王老师,我今晚要补课。以后有时间,再去看看你家父母啊。

  你不是雨夜补课吗?

  嘿嘿嘿,补课,不一定要雨夜吧。秦老师笑笑,开门进屋了。

  王老师瞅着他进了房,一片愕然。疑顿了一会儿,她也开门进屋了。坐在椅子上发呆,脑海里浮现着秦老师的音容笑貌。高高大大的,漂漂亮亮的,那大脸,那厚胸脯,那长手臂,那投篮的姿势......

  秦老师也坐在椅子上发呆。是不是自己太较真了呢?王老师也不错呀,一往情深的,不能不识好歹呀。至于有恋史,年龄大五岁,在这个社会已不算什么了。她家在镇上开了一个大店,我还在她家买过东西呢。她父母很精明能干,又只有这么个女儿。要是成了,要人有人,要钱有钱,不是两全其美吗?我犹豫什么呢?她有哪里不好呢?他拍了一下脑袋,又拍了她还的那本书。翻了翻,里面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I love 《massage》!

  我爱《推拿》!啊?这不瘌痢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怎么办呢?进退两难啊!在这十字路口,要镇静,沉着!不管怎样,也不能看中她家钱财什么的,就糊里糊涂地答应。怎么的,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这一辈子,不说要轰轰烈烈地爱一场,也要实实在在地爱一回吧!

  -08-

  吴家冲吴致远家一家人,正在谈论秦老师。吴致远的姐姐吴宁静,对秦老师光说好话不做好事的行为,特别冒火。哼, 雨夜补课,呸!这么长时间了,人呢?

  还没下雨呢。吴致远噘着嘴说。

  还没下雨?要真心补课,还要下雨?一个大骗子!专骗你个小屁孩!

  不!秦老师可好啰。他说到做到!我最爱他!上课激情四射的,比听戏还有味呢!一手毛笔字,龙飞凤舞的,政府和学校大门楼上的门联,都是他写的呢。最爱学生。王景胜家里穷,帮他买书买本子,还买了一套衣服呢!

  说着说着,天就暗下来了。

  爸爸关起了大门。莫吵了。吵也吵不来秦老师。吃你们的饭吧。

  一家人吧嗒吧嗒吃饭的时候,咚咚咚,有人敲门。吴致远撂下碗筷,冲向大门,嗤地一声拉开了门:咦呀,一个身材高大帅气十足的彪形大汉,巍然屹立在大门口!

  秦老师!吴致远大声惊叫。你来啦!没下雨你怎么来啦?

  全家人都奔向了门口,摸着头,张着嘴,惊慌失措的样子。吴致远爸爸拍了一下脑袋,打开了笑脸。哎呀,秦老师,进来,进来。宁静,去打盆热水给老师洗洗。致远,赶快给老师泡茶。

  秦老师对大家拱拱手,陪着笑脸。上次不好意思啊。迷路了,让你们久等了。吴致远,补课一定要雨夜吗?

  不是不是,老师。我说你能来,我姐姐还不信,还说你是个大骗子呢!吴致远对姐姐噘噘嘴,眨眨眼,手指头在脸上刮刮。

  妈妈戳了一下致远,眨眨眼睛讪笑。姐姐宁静瞪了一眼弟弟,转眼瞅着秦老师,脸上泛起了红晕,摸着头,格格地笑。真的对不起啊,秦老师,我是半夜擤鼻子——瞎搭。

  秦老师盯着宁静,愣了一会神。这不是邮政局的那位姑娘?他心里涌起一股暖流。莫客气。让你们久等,本来就是我的错唛。好,不说这个了,还是言归正传——辅导吧,语数英么个都行。

  一家人收起了碗筷,擦干净了桌子。这里就是课桌讲桌了。致远拿来了课本、基础训练和复习资料,一题又一题地问。秦老师眯着眼睛,边思考,边回答。他的声音很磁很甜。说话时,还不时看看致远和他姐姐。致远不时地点头。姐姐也不时地点头。姐姐静静地听着,静静地瞅着。高大,健壮,英武,帅气。那白里泛红的脸庞,那宽阔蛮实的肩膀,那闪亮含笑的眼睛,那韵味十足的语调......

  回家时,宁静和致远送到了路口。临别时,秦老师和宁静互加了微信好友。你在邮政局上班,我见过。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呀,就是不晓得你竟然是致远的姐姐。后会有期后会有期啊!

  -09-

  过了几天,宁静问做作业的弟弟,今天秦老师是否来补课。致远埋头嘀咕道,不晓得。

  宁静捧着手机,打开了秦老师的页面,想问问。可毕竟只见过一面,又觉得太冒失。这个秦老师,你在干什么呢?是不是还记恨我?她瞄瞄窗外,星星和月亮蒙在云层里,或隐或现。干脆溜出了门,蜿蜒的山路,朦朦胧胧。山夜幽静,神秘。晚风清凉,惊心。用手电筒对路口照照,光线消失在远方的夜空。田野里虫鸣唧唧。偶尔的一声鸟叫,吓得她的心一阵紧缩,震颤。

  第二天上班闲时,宁静还坐在电脑前发呆。这时一个姑娘进来了。她是王老师。见到王老师,宁静瞅了一会儿,笑着问:

  ——松云姐,你校秦德明老师,就是我弟弟的语文老师哦,他,么样子?

  ——好啊。

  ——么样好?

  ——都好。

  ——他结婚了吗?

  ——还没。

  ——没?真的没?

  ——怎么啦?

  ——没怎么。

  ——不过......

  ——不过什么?快说嗻?

  ——没......什......

  这时,致远跑进了营业厅,弯着腰喘气,边喘边嚷,姐,秦......秦老师......今晚.......又.......又到......我家......补......

  王老师和吴宁静几乎同时大声惊叫:又补课啊?!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摘抄 美文摘抄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摘抄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3111 投稿总数:1253 篇 本月投稿:113 篇 登录次数: 251 他的生日:05-26 注册时间: 2012-01-15 13:56:58 最后登录: 2019-03-19 20:25:04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