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社会百态>文章详细内容页

虚构

散文
时间:2019-01-22 16:54:35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欣颜涵涵 点击:0

  深冬的夜,静得出奇。只听见笔尖在纸上沙沙的声音。我正在构思一部小说,一部极恐怖的小说。

  阴森森的风从门缝里挤了进来,肖明觉得后背一阵凉。他隐隐觉得,金莲今晚不会来了。不知从哪儿来的野狗,如同电线杆子上的喇叭,叫个不停,扰了清梦,搅了安宁。肖明躺在床上,睁着眼晴,听一夜的犬吠,愤怒而又无奈。肖明和金莲好上已有一年多了。金莲是肖明好友陈三的老婆。陈三是货运司机,经常外出跑运输,一连数日不着家。肖明有事没事就往陈三家钻,一来二去他们俩便好上了。后来金莲说,你三天两头到家里来,孩子大了怕影响不好。还是等我安顿好孩子睡觉后,到你家去。肖明说那好,反正我离了婚后家里就没有过女人味了。就这样,只要陈三不在家,金莲就会偷偷摸摸去肖明家。今天陈三明明开车出远门了,可金莲为什么没来呢?肖明绞尽脑汁在想。这时,野犬又轻吠了几声,凄凉的声音像是在哭泣。肖明突然想到,金莲最怕狗了,肯定是门外有野犬,金莲不敢过来。肖明气得从床上蹦了起来,屋里寻了一圈找了根木棍推门就出去了。

  肖明抡起一棒朝狗头打去,只见一抹狗毛在空中飞舞,狗头前额秃了一片。听得野狗几声嘶叫,夹着尾巴逃窜而去。肖明穷追不舍,可刚到街口拐角处,野狗不见了踪影。这里是金莲的家。门虚掩着,门口凳上坐有一人,低头戴帽,在飘缈的寒气中若隐若现。肖明上前一看,这帽子深绿颜色,深得刺眼。帽沿下的脑袋秃了一片,凳子后面蜷缩着的尾巴也暴露在衣服外面晃来晃去。这分明是野狗幻化伪装成人样的,肖明趁其不备,又是一棒朝狗头打去,不偏不倚又正中秃顶,绿帽子飞出数米开外滚落地上。野狗痛得直打滚。突然,野狗从地上蹿起来,秃顶伤口冒出来的血变成了绿色,瞬间生根发芽,不一会儿功夫便长满了绿叶,俨然成了绿怪兽,呲牙咧嘴向肖明扑来。肖明大呼不妙,慌忙一闪。

  “咚咚咚”隔壁响起了重重的敲门声,一下子打断了我的思路。我有些生气,没好气地拉开房门,一看,是芳,气就消了。

  芳是邻居强子的女朋友。芳很漂亮,很讨人喜欢。

  我笑着说,找强子的吧,他出差去了,再有两天才能回来。芳,进来坐会儿吧?

  芳嫣然一笑,说,不啦,不啦。

  我依然热情地邀请,进来喝杯热茶吧,暖暖身子。

  芳没再拒绝,客气地说,麻烦你了。说着脚便迈进了房内。

  我连忙让座,倒茶。

  芳见书桌上摊着的稿纸,惊讶地说道,哟,你还会写小说呀,真没想到!芳脸上流露出钦羡的神色。

  写不好,瞎写。我说着指了指桌上的稿纸,这是我正在构思的一部小说。

  芳便拿起认真地读了起来。于是这一晚我们俩就有了一个谈不完的话题。

  过了很久,芳看看表,说,太晚了,我该走了。我也站起来,准备送芳。突然“叭”的一声,停电了,灯全灭了,房间里顿时一片黑暗。

  我不抽烟,没有打火机。我说,你再坐一会儿吧。

  芳坚决要走。

  我说,你现在出去很黑的,挺危险的。别慌,最多十分钟准来电。

  于是,两个人就在黑暗中坐了下来。

  黑暗中,我闻到了芳身上散发出的女孩特有的香味,心中突然起了一个很坏的念头。我说,我把刚才未写完的小说讲给你听吧!

  芳高兴的说,好啊!

  于是我就接着小说讲起:野犬化身成绿怪兽,龇牙咧嘴向肖明扑来,肖明大呼不妙,慌忙一闪。绿怪兽恼羞成怒,向天狂叫了几声,嘴里长出獠牙,脸上青筋崩起,肖明这时看清了这张脸,分明就是陈三的脸。肖明心一颤,想逃。可腿怎么也迈不开步子。肖明低头一看,腿已被长满绿叶的藤蔓绊住,挣脱不得。绿怪兽,不,是陈三向肖明走来,肖明吓得往后一退,摔倒在地。他缓慢向门内爬去。陈三也追进了屋。屋内一片漆黑,突然电视莫名地出现画面,正播放着一条新闻:今天下午在县郊以北30公里处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货车坠落山崖,驾驶员当场死亡。据初步调查,死者系本县人,姓名陈三。离死者遗体5米处发现一野狗尸体,可能与事故有关……肖明吓得全身哆嗦了起来,指着陈三说,你,你,你已经死了?陈三说,我死了都不会放过你们这对狗男女。说完便扑向了肖明。肖明慌忙爬窜,刚爬出不远,他发现被什么东西挡着,他一看,吓得要死,那是金莲的尸体,脸色苍白,一双眼直愣愣地盯着他。肖明惨叫一声,陈三已经咬住了他的脖子。

  我讲完了小说情节,发现芳在黑暗中有点害怕。我开玩笑地吓她,看,陈三就在你身后,芳吓得赶紧往我怀里钻,用颤抖的声音对我说,你别吓我,别吓我,我怕。我得逞地一笑,顺势抱住了芳。

  就这样芳成了我的女朋友。

  一个月后。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我送芳回家后返回的路上,看见一个人飞快地从我身旁走过。我感觉有一个明晃晃的东西闪了一下,像一把刀子。我觉得那人的背影很熟悉,是强子,对,就是强子没错。我想叫住他,可他越走越远。

  我继续往回走。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路边躺着一个人。我借着微弱的月光一看,那人浑身全是血迹。我把那人的脸翻过来,不由地愣住了,那个人分明就是我自己。

  “咚咚咚”隔壁传来重重的敲门声。我一激灵,醒了,原来是一场梦。不知什么时候我趴在书桌上睡着了。我拉开房门一看,是芳。心不由哆嗦了一下,我说,你是找强子的吧,强子出差去了,再有两天才能回来呢。芳嫣然一笑,说,外面好冷,你也不请我进去坐坐?我心一颤,赶紧关上了门,连忙说,你快走,等会儿会停电。芳对我的反常莫名其妙,她哼了一声,说道,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人!

  我回到房内,深吸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地望着天花板。突然“叭”的一声,停电了,灯全灭了,房间里顿时一片黑暗。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