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社会百态>文章详细内容页

短篇小说|中秋月亮圆

时间:2018-09-25 18:14:31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李安全拿上菜篮正要出去,老伴潘秀樱说,这么早就去买菜?李安全说,反正去遛弯,顺道买个菜。潘秀樱哼哼一声,嘟囔了一句,他们要到中午才回呢。然后继续睡。李安全出了门,街上冷冷清清,有几盏破旧的路灯还嗡嗡地亮着,秋风有一股无一股地把地上的黄叶吹得咕噜噜打转。是早了点,清洁工人还没上街呢。

  李安全一手提着菜篮,一手大幅度甩起来,步态有些滑稽,像是赌气,又像是撒欢,街上没人,不需要顾及形象。李安全大幅度甩手是近些日子才开始的,他记不清是从哪看到的这个养生说法——好像是电视上,又好像是手机上,年纪大了,眼前的事情总记不清——说是大幅度甩手能把身体里隐藏的疾病给甩出去,南方有的老人甚至把已经查出来的癌给甩没了,你说神奇不神奇,所以李安全就甩上了。老伴潘秀樱却不以为然,说,真要这么神奇,要医生干嘛?要医院干嘛?潘秀樱打年轻时就高傲,看不惯一切,要不是她成分高,没人敢娶,光华厂青工几百号人,她怎么着也不会嫁给李安全。婚后,潘秀樱高傲依常,但奇怪的是,她只对李安全高傲,对别人却知书达理。李安全根深蒂固的乡下作风,她一概看不上,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好凑合,要不说时间是治疗一切糟心的良药呢,这一凑合,就凑合到了退休。

  李安全遛弯,路线是固定的,出门左转,三百米,过十字路口,一路向西,到沛河路,沛河路过去就是沛河,沿河岸边景观带右行一公里左右,就到了沛河菜市场,过菜市场折转,顺光华大道返回。李安全平时遛弯是不带菜篮子的,今天例外,因为今天是中秋节,儿子儿媳要带孙子回来吃饭。今早的李安全,也不像平常遛弯,总要在沛河岸边景观带来回多遛几趟,看人看花看草看水看鱼,或者什么都不看,就是光在那儿发愣,也要磨叽到日上一两竿才回家。回家没劲,和老伴没话说。先前潘秀樱还老挑他毛病,不是说他吃饭吧唧嘴就是喝茶时把杯盖直接扣桌上,总之就是不讲究。习惯这东西,比石灰岩还顽固,潘秀樱唠叨了大半辈子,李安全愣是没改掉,说来不可思议,连当年的火冒性子都被她磨掉了,就是这细节毛病改不了,如同他的满头头发,不到50岁时头顶头发基本掉光,只剩耳际那一圈仍牢固地盘踞着,从远看,活活的一个沙和尚转世。或许是唠叨累了,退休后这几年,潘秀樱闭了嘴,刚开始,李安全庆幸终于耳根清净了,可是不多久,面对和老伴惜字如金相对无言的生活反而又让他不习惯了。这该死的习惯!李安全想。这时候,他就特别想小孙子,小孙子一回来,老两口就有了围绕小孙子的共同话题,一问一答,和谐得很。今天中秋节,一家团聚,小孙子自然是贵客,李安全一大早就带上菜篮子,没在沛河景观带逗留,直奔菜市场。早点去,菜新鲜。

  沛河景观带尽头,李安全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李,这么早啊?张乃文见到李安全,打招呼。张主席,您也早,遛弯呢?李安全说。哦不,遛狗。张乃文说。李安全这才看到张乃文手里勾着一根细绳,绳子的一端系着一只小黑狗,它正翘起后腿,对着马路牙子滋尿。不得不说,小黑狗很漂亮,连那后腿都翘得颇有风姿,如同漂亮女人翘起的兰花指。

  这兰花腿翘得不错。李安全打趣道。其实李安全一向没心情跟张乃文打趣,尽管他俩原先一个厂的,也住一个小区。李安全心里不得劲张乃文,原因很简单,就是张乃文仗着曾做过工会主席,一直在他跟前昂着头,张口闭口小李小李的,厂子没了,退休了,这做派却保持着。李安全气不过,私下里恨恨地想,哪天见了面,也叫他一声小张,看他什么感受?但树怕剥皮人怕见面,见到真人面,张乃文依旧喊他小李,他依旧叫他张主席,让他气恼的是,叫得和先前一样顺口。

  哦,我闺女从北京买的,她孝顺,怕我一个人在家孤单,买只狗陪陪我,飞机火车不准带狗,她专门开车送回来的。张乃文骄傲地说,小李,要不你也弄一只,好玩得很,它还有个名字,叫贝拉。

  张乃文提到他女儿,李安全心里又一阵不得劲,说,我不遛狗,我要带孙子。他本来想说我有孙子带,话到嘴边又变了。

  张乃文愣了一下,李安全趁着他的愣劲儿,甩胳膊走了。

  十点多钟,儿子儿媳带着小孙子到家了,小孙子怀里抱着一大盒月饼,就像以前一个电视广告里胖胖的小浣熊抱着一盒方便面,既笨拙又可爱。李安全潘秀樱同时奔向小孙子,争抢着抱。幼幼想爷爷了没?李安全问。幼幼想奶奶了没?幼幼说,哎呀,让我歇歇再问,你们两个都问,我一只嘴忙不过来啊。老两口一阵大笑。李安全抱过孙子,潘秀樱接过月饼,同时转身去开冰箱,都是要去开冰箱给小孙子找吃食,竟然撞在了一起,幼幼开怀大笑,喊:碰碰车喽。

  潘秀樱脸上的笑荡成了一朵花。笑纹舒展,面色红润,眼睛也亮了,年轻时的俏丽模样似又回到了脸上。李安全有点恍惚,那时候,潘秀樱可是光华厂几百号青工梦里的女神呢,怎么就给自己娶进门了呢?哦不对,确切地说是潘秀樱自己进了李安全的门。四十多年前的那个风雨交加之夜,李安全脱了裤子正准备睡觉,“安全员室”也是他单身宿舍的破门突然被撞开了,闯进来一个女子,浑身湿透了,头发黏在脸上,样子十分狼狈。你谁?干……干什么?李安全本能地捂住裤裆,惊问。他们在打人,你是厂里安全员,该管这事!女子抹了一把俏脸上的雨水,着急地说。说完一指礼堂方向。李安全明白怎么一回事儿了,说,我只负责机器安全,不负责人。女子很失望,恨恨地说,亏你裆里还多了块肉!说完转身就要走。你说啥!李安全胸腔里的火给激了出来,迅速穿上裤子,披上雨衣,顺手从门口抄起一根棍子,冲进雨幕,奔向了礼堂。礼堂里,厂子弟中学的一帮学生正在殴打一个老人,一边打还一边让他认罪。李安全知道这群革命小将惹不起,不能让他们认出来,就将雨衣往头上一蒙,抡起棍子胡乱地把他们赶跑了,救了老人。后来才知道被打的老人叫潘高阳,解放前做过一段伪警察,这一段历史给他抹了黑,被打成反革命,经常被欺负。夜闯入室的女子是他女儿,叫潘秀樱。不久,潘秀樱找到李安全,直接说,厂里青工喜欢我我知道,可我成分高,他们没一个敢娶我,你敢娶我吗?你要敢娶我,去就嫁你。李安全一愣,想自己光屁股蛋才到厂里,百分百无产阶级,有什么敢不敢的,何况这姑娘这么漂亮,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呢。就立刻答应了,直到结婚前李安全疑惑这么漂亮的姑娘是自己的了?就问潘秀樱为什么选择他,潘秀樱哭了,说,母亲死得早,父亲因历史问题又经常被欺负,成分高,没人敢替我们说话,那晚我找不到人帮忙,见到“安全员室”,心想安全员或许管这事,就闯了进去,没想到你真敢干,我嫁给你,安全。李安全才放了心,欢天喜地娶了她。

  爷爷,爷爷,你快把我放下来,我要下来玩。幼幼一声叫,李安全回到现实,潘秀樱说,愣怔什么呢,快去剥蒜,孩子们都饿了。哎哎。李安全乐颠颠地去了厨房。孩子们一回来,果然不一样,潘秀樱能和他说上一句正经话了。

  午饭自然十分丰盛,过节嘛。幼幼是饭桌的中心,老两口一人搛了一根鸡腿放他碗里,幼幼说,一只鸡就两只腿,都给我了你们吃什么呀,来,分一只给爷爷吃。他还不会使筷子,就伸出手从碗里捉出一只往李安全碗里送,小胖手弄得油油的。李安全接过来,眼泪下来了。潘秀樱瞅了他一眼,说,出息。又逗幼幼,那奶奶吃什么呀?幼幼说,别急嘛,那边不是有鸭腿吗,我给奶奶捉。潘秀樱笑得哗哗有声,说,孙子真乖,没白疼,奶奶不吃,奶奶牙不行啦,吃豆腐好啦。李安全说,孙子给你的,就接着。潘秀樱说,好,我接着。

  正吃着,门响了,幼幼一激灵,我去开我去开。

  张乃文站在门口,贝拉靠他腿站着,小黑眼睛在门后的暗处闪着晶亮的光。幼幼问,你是哪位爷爷?张乃文弯下腰,拍拍幼幼小脸,说,我是你张爷爷呀。幼幼说,我不认识你呀。张乃文笑了,可我认识你呀。幼幼看见了贝拉,两眼也放出光来,做了个邀请姿势,说,进来吧。张乃文大笑,说,小孙子真可爱。又耸了耸鼻子说,看来烧了不少菜,香。潘秀樱问,张主席来啦,吃了吗?儿子李小全也站起来,张叔,一起喝点吧。张乃文说,不啦,吃过了,一个人好对付,下碗面就行。潘秀樱说,大过节的,面怎么行?来,跟我家老李喝一杯。说着就站起来拿碗筷。李安全心里本来不乐意,潘秀樱这么一说,只好笑了下,说,张主席别客气,坐吧。张乃文搓搓手,讪讪一笑,犹豫着贝拉怎么办,儿媳懂事地站起来说,张叔,小狗给我吧,我吃好了。幼幼一看,大叫,我也吃好了,我来带它玩。

  张乃文坐到饭桌边,说,这个这个,我本来不是来喝酒的,这不刚才焕焕来电话,问我节怎么过的。你们也知道,她在北京忙着呢,没空回来陪我,怕我孤单。我随口撒了个慌说我和你李叔一家在一起过节呢。怕她不信,我才来的,是想拍个我们一起过节的视频发给她看,免得她担心。你们一家过节团聚,我不该来打搅的,不好意思啊。

  张乃文这么低调地说话李安全第一次听到,心一软,说,什么话,张主席你能来,是看得起咱呢,来,走一个。

  张乃文喝了几口酒,有了酒意,一绺白发耷拉下来,李安全想,当年的牛人,现在也老喽。

  李安全刚进光华厂的时候,张乃文是车间主任,李安全去找他报到。张乃文看着他的名字,嘀咕了几句李安全李安全,然后一拍桌子:车间正好缺一名安全员,你去吧。光华厂红火的时候,张乃文走出车间,任供销科长,掌管供货发货,在那个时代,这个职位可是肥缺。后来结了婚,张乃文有了女儿,再后来厂子走向下坡路,供销科长不吃香了,可他摇身一变,又升任了工会主席,级别上去了,待遇上比在厂子红火时他当供销科长还要好。而李安全一直到厂子不行了还是安全员,待遇和厂子一样,一路下坡。后来几年,工资无以为继,厂子倒闭,李安全只好办离休,拿基本生活费。儿子李小全和张乃文的女儿张焕焕同龄,同在厂子弟小学上学,又同时升入厂子弟中学。不同的是,焕焕的学习成绩如她爸的职位一样,一路高歌;小全的学习成绩也如他爸的收入一样,日渐缩水。初中毕业时,焕焕考上重点中学市一中,小全没考上,只好上了技校。高中毕业,焕焕顺利考上北京一所著名大学,小全技校毕业,直接失业,幸好不久市里发展公交车,小全学了驾照,进了公交公司,做了一名驾驶员。小全刚转正时,张乃文高调办了一场酒宴,街坊邻居,厂里的老同事都邀请了,他在酒宴上骄傲地宣布,女儿焕焕大学毕业,留在了北京,进了国家部委一个重要职能部门,从此就是首都人啦!在场的李小全心里酸酸的,他看得出别人也和他一样,但人家嘴巴虽撇着,掌却鼓得热烈,李安全是表里如一的人,他只喝了几杯闷酒,早早离了席。

  李安全一度想,天下的好事都让张乃文一个人占了。

  吃喝了一会儿,李小全电话响了,他看了一下,说,难得过节放假,朋友约打麻将,我先走了啊,张叔,你慢喝。李安全交代一句晚上早点回来。

  张乃文咽下一口酒,突然说,自从老伴走了,焕焕又常年不着家,我就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今天这饭,好!李安全说,焕焕出息,干大事呢,哪像小全,开个公交车,一有点空就打麻将。张乃文没接李安全的话,自顾自说,老大不小了,一直不结婚,总说工作忙。唉。顿了一下,又突然说,幼幼借我玩玩,行不老李?李安全说,啥?张乃文说,我是说下午我带幼幼玩玩,就在小区里的小广场,我见他怪喜欢贝拉的。李安全说,嗐,行吧。

  晚上,又大又圆的月亮挂在夜空。小区里的树淹没在如水的月光里,树叶像洗了一样闪着干净的光,有秋虫互相应和似地啾啾着。李安全把饭桌移到阳台上,防盗窗栅栏把月光切成一条一条,投放在饭桌上,饭桌好像穿了一件条子花纹的衬衫。潘秀樱准备了月饼、瓜子和茶水。瓜子放在一个白瓷碟子里,幼幼一看,手指月亮,奶奶奶奶,那里也有一个碟子。潘秀樱一把捉住幼幼的小手,说,嘘,不能指月姥姥,她会在你睡着时来割你耳朵的。幼幼赶紧把小手缩回来,捂住了耳朵,一家人哈哈大笑。潘秀樱便给幼幼讲起来了月亮的传说。幼幼小手托腮,听得很认真。李安全轻轻地喝茶,听得也很认真,这些从小就烂熟于胸的故事他表现得像是第一次听。故事讲完了,小全一家要回去了,幼幼不肯,儿媳抱起了他,三口人走了。

  潘秀樱收拾碗碟,李安全拿出一瓶酒,要出门。潘秀樱问,这么晚了,去哪?李安全说,我去陪老张再喝点,又说了句连自己都感到莫名的话,老张今晚的月亮没我们的圆。


中学语文教师,安徽散文家协会会员。小说、散文发表于《东海民兵》《基层生活》《南飞雁》《未来》《西部散文选刊》《映山红》《淠河》《未名文艺》《皖西日报》等纸刊及《同步悦读》《分水岭》《写手圈》《长江诗刊》《聚力阅读》等微刊,有少数作品被转载;散文《煤炉》被收入《诗意的红烛》文集;中篇小说《招生》《一把1971年的剪刀》及散文《小路》分获“淠河文学奖”小说一、三等奖和散文二等奖。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5859 投稿总数:3474 篇 本月投稿:121 篇 登录次数: 533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8-12-14 18:07:47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