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精短小说社会百态
文章内容页

陈宏斌:陈半仙算卦(三)

  • 作者:叶明轩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04-02 20:04:44
  • 被阅读0
  •   说罢一段又一段,

      再续半仙把命算。

      推过前篇阴阳断,

      还有好戏往下看。

      话说陈半仙算卦的名气越来越大,特别是他有啥说啥、仗义直言,基本上都能说的透彻,看的清楚,深得大家尊重,渐渐地大家有什么难事都来找他商量请教。

      这天,陈半仙算过一卦,刚要收生意,西边邻村有几个人到桌前诉道:“自己超生了,款也罚了,小孩子上不了户口,去几次到村里找专干求情都不给写入户证明,罚款清单也有,而且每次罚款任务下来清单就不算数了,依然罚,送礼的少罚或不罚,不送的重罚,现在开证明又伸手了。其中有个女的没得送了,把出嫁时娘家陪送的一身布料也送了依然没管用。”他们找陈半仙买符咒咒他。

      陈半仙脸涨得通红、眼珠翻了翻,问道可有其他的情况了。几个人又说道:“特别是他的家属钱某更是见钱眼开,什么都要,讲话还在话上面。”陈半仙皱了皱眉头,必须要惩治一下这种无赖,如此这般交代下,并自己掏出钱买了二斤毛线、四根镀金的打毛线的针子,送去给钱某。隔天,钱某来到卦前要算卦,说道:“自己刚买的毛线及打毛衣的金针子昨天晚上还有,今天早上就不见了,请求算下丢在何处。”陈半仙玻璃眼球翻了翻说道:“你是打西方来的,西方更姓金,早上少了四根针。”钱某连连点头说:“对,昨天还在,一夜没了。”陈半仙又说道:“南方丙丁火、火克金。”突然陈半仙打住话语不说了,钱某连忙道:“怎么了?”陈半仙无奈的说道:“告诉你我会遭罪的,看你可怜我说罢,北方人鬼水,家里出了鬼。”钱某连忙问:“到底怎么了?”半仙说道:“这不行,天机泄露、折我阳寿。”钱某说:“求你了,帮忙破下,我给双倍卦钱。”陈半仙抬起头微微说道:“东方甲乙木、要破必须一匹布。”“我家有一匹布给你,算好还要重谢。”

      陈半仙又好像无奈的看了看钱某:“按照你八字推算,你可能要受皮肉苦。”钱某说:“只要能破灾,可以受点皮肉苦,另外家里还有毛线也给你。”突然陈半仙眼珠一转缓口气说道:“看你心怪成,不破也不行,谁叫你心善呢,你回家把布料和毛线送来,我告诉你如何破解。”

      钱某回家把东西送来,陈半仙问:“你家房子可是在庄东头,大门对着坟,坟对着门,门对着坟,家里必定要伤人,虽然我给你破了,但你老公怎样我就不好说了,你先回去,就看你老公的造化了。”

      钱某回家,晚上钱某老公金某去县里开了三天会回家,准备把那块布第二天带去找裁缝做件体面的衣服,不见布料问钱某,钱某把情况一说,金某拿个擀面杖就打:“你个败家娘们啥都信。”钱某边躲边说:“陈半仙说我有皮肉之苦,这灵验了,你还真要大祸临头呢”。金某半信半疑,问什么原因,钱某把算命的经过一说,并说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金某说:“明天我去会会陈半仙,明显骗人。”

      第二天一早,金某来到卦前指责陈半仙是个装神弄鬼之人,骗了他家布料和毛线。陈半仙翻了翻玻璃眼球:“举头三尺有神明、亏心事不能做呦。”齐某火道:“谁做亏心事了。”陈半仙慢条斯理的说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大家不知,恶鬼已缠身、不能后悔,现在你脑子可晕、心可痛、身上可有虚汗,试下。”

      金某试了试,浑身象散了一样,吓得不敢吭声。但还是有点不信。陈半仙从卦包里掏出两个药丸,叫金某服下,看有什么效果。金某服下五分钟后,脸色涨的像猪肝难看,立即就呕吐了起来,陈半仙把吐出来东西接到箩筛里,用水冲洗下,里面有几个像小蚯蚓一样的东西在蠕动,金某看了大吃一惊:“问是什么?”陈半仙说道:“你家对面的坟里住着个长大仙(蛇精),他把他的子女放在你身体里,吸收你的精华,等到你精干气尽、去世入土,长大仙还要食用呢。”金某一听,吓坏了,连忙恳请破解。陈半仙半眯着眼,不叹气也不说话。金某急的说:“家里这几年还有几百元的存款都给你,求你赶快救我性命。”陈半仙像下了狠心样说道:“明天中午午时,抬张桌子到公墓前,烧香上供,记得带盆清水、纸、笔,我驱魔除妖。”

      第二天中午,公墓前围了很多人,只见陈半仙用笔在纸上画了一条大蛇,点上香,把水盆放在桌上,把画蛇的纸往水里一放,拿着桃木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念念有词:”急急如律令,太上老君显神灵。”用剑对水盆中的蛇刺去,突然一盆清水变成盆血水。陈半仙倒在地上半天才缓缓的说道:“妖已除,但今后做事还得靠自己,记住邪不胜正,你自己做正了,百邪不缠身,这次我的阳寿要少活十年。”

      下午,好奇的我去半仙爷家看,只见邻村的几个人在半仙屋内数钱,还有那送去的布料、毛线、针都在半仙爷爷的床上。我不解的看着半仙爷爷。等人走尽了,半仙爷爷和我说:“一生不做亏心事、不骗人,这次骗人了。”看到我好奇的眼睛。说道:“人家向我诉苦,我没办法,把我积攒下来的钱买毛线、金针叫他们送给钱某,并告诉钱某针是镀金的,值60多元。钱某老公去开会不在家,晚上那几个人去陪钱某打麻将,熬到半夜走时把针子偷出来。钱某找不到金针,想着算一卦就五角钱,肯定会来算卦,想知道针孑叫谁拿去的,以后的事你就知道了。”

      那金某怎么来的呢?”我好奇的问。“当干部的,有钱人的宅基地好办,又不想与穷人为伍,那几个受害人说,他住在庄东最大的房子,前边也没遮挡,你想,远近有坟都能对上,两点一线呀,偏点也对着门,何况他家前边300米有座公墓。这种吸血干部、又贪财,头天晚上看到布料被妻子送走了,打妻子,又气又累,一夜没休息好,第二天肯定头晕眼胀,加之他怕每天的第一卦被抢走了,没吃饭就来了。其实那丹药是爷爷用锅灰、生豆面、再用生羊肉切成丝拌在一起团起来的,他喝到胃里一化开,你想肯定是反胃、恶心,便会吐出来,吐到箩筛里清水一冲洗,这时的金某不但头昏脑胀,而且吐得翻江倒海、眼冒金星,还能看得清楚吗。我端在手里的箩筛轻微的晃动一下,他看到的全是小蛇在蠕动。”“那墓地里水盆里在流血的蛇呢?”“孩子,那是爷爷在桃木剑前面钻了个小孔,里面放的高锰酸钾,朝水里一放,桃木剑搅了搅就成红色了,围观的人离的远看不清,金某被折腾的有气无力。唉,我也骗人了,但金某以后不会在欺压坑人了,他脑子里只会一直有句话,邪不压正,要保命呀。”

      “那今天这些人是来给你送钱的?”“那是金某给的钱,也是他索要那几户人家的钱,钱和布匹该谁的给谁?”

      陈半仙算卦告一段落,本故事纯属虚构,也不针对任何人和事。因为笔者也当过十年的计生办主任、专干,那也是计生工作的过去,扒房、装粮、拉猪,牵羊,甚至个别地方的标语:宁要坟头,不要人头,一胎生、二胎扎、三胎杀杀杀...笔者十年中,做对一件事、做错一件事,对的是一对夫妇没有办证,女方怀孕七个月,无证,要引产,但在淮南被抓到时,被我放走了,后来孩子出生,现考上军校。错的是一个女的怀孕五个月,但她在上海的某医院检查时,由于联网被计生办发现了,没办法,强制引产,还因为对方的公公是国家教师,扛不住,怕被处罚,开除,回来做了引产。如果当时我硬抗一点,绝对能保下来,至今依然内疚。但十年来因为牢记半仙爷爷的嘱咐,绝没有去吃、拿、卡、要,更没有以各种手段欺压群众。

    本文标题:陈宏斌:陈半仙算卦(三)

    本文链接:https://www.sanwenzx.cn/showinfo-130-186373-0.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蜀韵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