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精短小说社会百态
文章内容页

竹节高:​民间智囊

  • 作者:叶明轩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04-01 08:43:31
  • 被阅读0
  •   一

      深夜,下着雨,在一条省道上丽b001号车闪着车灯,在急驰着.。公路两边都是长起的庄稼,像围上一座墙,路上没有路灯,除了车灯画出的亮度弧线,天地一片混沌。在省城动身时只是下了蒙蒙细雨,哪知越下越大,并伴有着狂风,电闪,雨聚风狂,大有翻江到海之势。雨越下越大,坐在驾驶座上的是丽城市市长朱明华,尽管雨刷不停地摆动,车窗还是朦朦胧胧。就在这朦朦胧胧中,朱明华明显的感到车子的方向盘震动了一下,借着车灯和闪电的光,他看到了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人影倒在了他的左前轮下方。刹车是条件反射下踩下的,车子一个前倾,把座在副驾驶上胡小毛惊醒了。车子的急刹同时也惊醒了后座的文玉佩。

      三个人急忙打开车门,横在车左前方的是一辆三角架变形的自行车自行车下面压着一个浑身湿透的男人。前自行车篮里的小鱼撒了一地,这些小鱼还是活的,在柏油路上乱蹦,在灯光下鱼眼闪着冤屈的光芒。胡小毛查看了一下左前方的车头,明显是由于自行车的撞击,凹下去了一大块。

      这时雨越下越大,三个人一齐下车,弯腰搬开自行车,将那受伤的男人抬上汽车后座,汽车上马上脏得一塌糊涂。文玉佩用手摸了摸那受伤男子的鼻孔,呼吸还算正常,只是额头上血肉模糊,估计没有什么大碍。这个被撞的男人个子不大,己经不年轻了,白晰的脸上有深深的皱纹,估计差不多有六十岁了,应该算是个老人。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必须马上把他送到医院。

      现在三个人心中的目的是抢救受伤的人,他们不是交通肇事逃逸者。

      朱明华拉开驾驶室的门时,文玉佩把他一推说::”你现在还能开车吗?胡小毛你喝了多少?现在能不能开车?”

      三个人都浑身透湿,风一吹胡小毛的酒也醒了,马上说:”朱市长让我来开吧”。

      朱明华说:”你来开也可以,但这个祸是我闯下的,由我承担”。

      文玉珠却别过头来说:”你真傻还是猳傻呀?”

      文玉佩的话让两个男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文玉珠拿起电话拨通了丽城市政府值班室的电话,通知办公室主任叶魁带着支票去医院,并通知医院做好全力抢救的准备。车直接开到丽城市人民医院门口,车还没有停稳担架就过来了,那个浑身湿透血肉模糊的老人被直接推进了抢救室,市政府的电话整个医院都忙活起来,不知抢救的是何许人也。朱明华要求留下来,他担心的是被撞老人的生命。文玉佩要留下来,她心底的情愫是担心朱明华。叶魁看看他俩说:”看看你们浑身湿透,留下来有必要吗?这里再多人留下也帮不上忙,你们都回家去休息一下,洗个热水澡,这里有我一个人看着就行,你们都不用操心。”

      听了叶魁的话朱明华有些感动,三个人开着车默默离开了,要是在往常胡小毛总会先送朱市长回家再送文秘书去她的出租公寓。今天这事来得有点突然,三个人都心事重重,胡小毛直接把车开进了市政府大院,朱明华打开车门直接朝办公室走去,文玉佩和胡小毛在后面跟着,三个人身上淋湿的衣服也开始开了,谁也没有心思顾这些。

      朱明华一进门就像一滩泥似的堆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与以往神彩亦亦的朱市长伴若两人。文玉佩和胡小毛看市长这样哪敢落坐,窗外的雨还在不停地下,沉闷的雷声在窗由远及近,三个人都不说话,空气像要凝固一样,从三个人的脸色上预示着这起车祸的严重性。

      进入汽车时代以来,全世界的车祸汗毛充栋,数不胜数,车祸对于现代人来说太习以为常了。可这起车祸对于三个当事人来说就不是小事了,他<她>们各自的人生命运或许都要作出重大的调整和变动,讲轰动效应,开车是丽城市市长,还是无证驾驶,按照新的交通法,朱明华是要负刑事责任的,要判刑,蹲监狱的。朱明华是知法懂法的人,显然知道他当前的处境,但朱明华虽然心里沉重但没有恐慌,大丈夫敢作敢当,又不是贪汚受贿,又不是吸毒嫖娼,这自己马虎大意又是在大风大雨夜犯的错误不丟人。

      朱明华自我安慰了一番,又有些心有不甘,我这也是为了保护这有着八百年历史的文化遗产,才不遗力,把这座古城加以保护,救这座历史古城于水火之中。市委书记不是本地人,为了政绩和升迁,利用市委班子的年轻化优势,强行通过对新城的规划。朱明华是土生土长的丽城人,他知道古城在当地老百姓心中的位置,这座古城拆了容易,但今后再花多少钱也不会回到原来的面貌,将再也不会有丽城古城的沧桑和深厚的文化底韵。作为一个市长,一个喝着丽河水长大的子孙,眼见着古城被毁,历史被毁,他没有能力保护,他感到愧对祖先,愧对后人。但常委会的决议他又无法翻板,他想来想去,决定去一趟省城,省城的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高和中也是丽城人,他是支持保护古城的,在高和中的帮助下,找到了一大批在省城有影响力的专家、学者、新闻记者和有关领导。在高和中的筹划下开了一个保护丽城古城研讨会,他和高和中慷慨成词,呼吁大家为保护丽城古城出一份力。

      研讨会后他举行晚宴,招待出席研讨会各路神仙。朱明华因年轻时得过肺结核,后来治好了,但医生嘱咐终生不可饮酒,如肺病再复发可就难治了。对于一个久经官场的公众人物,不喝酒是非常被动的,古话说”无酒不成礼义,主不请,客不饮。”好在他的司机胡小毛有海量,朱明华虽然没有驾照,但已是老司机了,在这种情况下,领导和驾驶员只有互换角色,驾驶员替领导喝酒,领导为驾驶员开车,胡小毛挨桌敬酒,并说明是代朱市长敬酒,望大家都理解朱市长保护丽城古城的一片苦心。十几桌酒,胡小毛挨过的敬了两巡,散席时胡小毛已有八分醉意,走路脚都在打拌,舌头发硬,滿脸彤红,是文玉佩把他搀扶到车上。

      朱市长开车的技术是没有问题的,自已开了将近十年车,在丽城那个交警敢查001号市长的车有没有驾照,胡小毛有时有事朱明华自已也经常外出,有一次和文玉佩下乡,聊自已没有驾照,文玉佩劝他不管怎样都要考个驾照,虽然出远门有专职机司,在丽城短途又没人查,但是作为一市之长,首先应该遵守法律,如果万一出事了怎么交代。还真让文玉佩言中了,果然出了大事,如果那个被撞的人死了或重度残疾,他这个市长可能就只有去看守所”办公”了啊!他如果进了监狱,还会有人为保护这珍贵的文化遗产而大声呐喊吗?唉!古城啊!我这一进去是你古城的劫难,也是我朱明华的劫难呀!

      朱明华正在低头沉思,抬头看到文玉佩正用一双犀利的眼睛看着胡小毛,盯得胡小毛不好意思垂下眼皮。

      文玉佩:”你说,朱市长对你怎么样呀?”

      胡小毛:”朱市长对我好呀”。

      文玉佩:”你原来是干什么的,怎么进的市政府?”

      胡小毛:“你不都知道吗?原来我是果品公司开大货车的,是朱市长把我调进了市政府司机班,后来又调我来为朱市长开专车。”

      文玉佩:“你调进市政府后是不是从住房、待遇、包括你老婆和孩子都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胡小毛:“那是自然,我调进市政府后,按公务员的标准用内部价购买了三室一厅的大套间,我老婆也从一线工人,借调进二轻局管收发,这一切都得是朱市长把我调进市政府给我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实惠,朱市长对我的好是永远不会忘记的。你问这么多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为了朱市长我什么都愿意做。”

      文玉佩:“大丈夫说话算数?告诉你今晚的车就是你开的。”

      胡小毛:“那是当然,今晚的车本来就是我开的。”

      文玉佩:“谁问你都不能松口。”

      胡小毛:“我懂,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松口。”

      文玉佩:“但愿你能顶住压力,这样我就放心了。”

      朱明华听着他《她》两的对话,有些于心不忍,这文玉佩紧紧逼着胡小毛为自已顶罪,有些太霸道,太过份了,但又一回想起来,胡小毛进去了我在外靣可以为他活动,照顾他的家人,更重要的是我可以为保护古城贡献力量,如果我进去了所有的努力都要付诸东流,保护古城也就只会是一句空话。想想文玉佩的想法也是有些道理丢卒保车,也是一种无奈之举和策略。

      朱明华不是一个卑微怯懦的人,自已犯的错理应自已承担,自已是市长,是堂堂正正的共产党员,犯了错为什么要别人去背黑锅,要女秘书自已用这样不光彩的手段来掩盖,怎么能让一个清白的人做自已的替罪羊,如果事情败露,我还有何目见丽城的一百万父老乡亲。

      朱明华的脑海里像两个小人打架,各说各的理。理了半天也理不出个头绪,越理越乱。他无奈地挥挥手说:“你们都回去吧,这事明天再说。”

      文玉佩像想起了什么,拿出手机拨通了在医院叶主任的电话:“叶主任啊,那个人现在怎么样呀?啊,还在抢救,估计没有生命危险,好…对了这件事先不要惊动交警队,也不要对外传播,定要守口如瓶,辛苦你了。”

      打完电话,文玉佩转身问朱明华:“你不回去吗?”

      朱明华说:“我先洗过澡,换换衣服。”

      朱明华说着转身对胡小毛说:“你先回去吧,我等一会叫别人送我回去,“你也累了,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胡小毛知趣的独自走了。

      朱明华望着文玉佩,一.股莫名的情愫油然而生,这个女人做自已的秘书三年了,朝夕相处中,处处透着精明能干,她步入官场才三年,如果假以时日好好历练,到中年以后那就是货真价实的官场女强人。

    【审核人:凌木千雪】

      本文标题:竹节高:​民间智囊

      本文链接:https://www.sanwenzx.cn/showinfo-130-186358-0.html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蜀韵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