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社会百态>文章详细内容页

诱 惑(小说)

时间:2020-10-05 13:04:54字数:11151【  】来源:原创 作者:王之之 点击:0

  话说王学瑞的孩子王南南出狱后,组织上给予安排了工作,父子终于得到了团聚。自从妻子周兰兰去世后,家中好久没有人居住了。由于邝水扁一伙打砸,一切生活用品都被砸烂,家庭显得乱糟糟,一贫如洗。

  为了把王南南安置好,尽到做父母的一片责任,这天下午,王学瑞向莫晓兵请假,回到自己的家中。

  下午三点钟,王学瑞一踏入家门口,只见屋子中空洞洞一片,挂在墙壁上的全家福照片,被邝水扁打砸坏后,仍然有一半挂在上面,当西北风吹进来时,那挂在墙壁上的半张全家福照片,它就随着西北风在半空中摇动。当看到这情景,王学瑞心里一酸,委屈痛苦的泪水,又充满了眼眶。是的,自从写那两篇反腐败文章被潘沿美打击迫害九年以来,家中就再没有能力去增添新的生活用品了,尤其是从王南南被抓入狱、周兰兰去世后,这个家就变成了名存实亡状态。

  忆起十多年前当社长的日子,那时一下班回到家,周兰兰就从厨房笑容满面走出来,一边走,一边擦去身上的洗碗水,急急走上前去打开大门,接过丈夫手中的文件袋,迎接自己丈夫归来。然后,她返回厨房煮饭做菜,仅十多分钟,她就端上热腾腾的饭菜,一家人亲亲热热,围坐在饭桌旁,一起享受这家庭带来的温馨。

  如今,当他跨进家门口时,没有一点动静,房屋里冷冷清清,没有看到周兰兰笑容满面走上来,接过自己的的文件袋,心里不免产生起一种失落感,总觉得胸中有种阵阵折腾的颤痛,他感到这种温馨,己成为过去。对此,王南南就成为唯一的亲人了。

  这次回家,他向莫晓兵借了二千元,准备为王南南添置一些生活必需品,为王南南重新寻找回当年那种家庭的感觉,弥补其失去父母的温暖。

  (二)

  王学瑞看到王南南上班去了,于是,顺手拿起扫把打扫房屋大厅中的卫生。当他抬起头来,准备把垃圾袋里的垃圾拿出门口时,他看到邓芳身上穿着一条咖啡连衣裙,右手里拿着一个大包,左手提着一小袋苹果,静静的站在门口那里。

  “你怎么在这里?”王学瑞奇怪地问。

  “难道我就不能在这里吗?”邓芳反问说。

  王学瑞厌烦地看了她一眼,就昂着脸孔提着垃圾走到楼梯口丢进垃圾桶,当重新返回门口时,看到她还站在门口。

  “你来找我吗?”王学瑞问。

  “是的,王秘书!”邓芳回答说。

  “有事吗?”王学瑞问。

  “是的!”邓芳紧接回答。

  “为何不到省委招待所找?”王学瑞继续问。

  “省委招待所人多,不好意思去。”邓芳说。

  “好吧!进屋里说。”王学瑞说完就走进室,邓芳也紧跟着他后面走入室里。

  “家里连一张椅子都没有,全都被邝水扁带领陈汉包、陈香香打砸坏了。”王学瑞转身对邓芳说。

  “这帮家伙,怎么这样粗鲁不讲道理呢!”邓芳听后脸上显出有点气概地说。

  “邓芳同志,只能站着说了。”王学瑞有点客气地说。

  “没关系!没关系!”邓芳急急地回应。

  “好,有事就说吧!我时间较紧。”王学瑞说。

  “我今天来,主要是向您以及全家人道歉来的。我老公潘沿美对您进行打击报复,九年不安排工作,九年不发放工资,严重伤害了您的心,造成您家庭生活陷入相当大的困难,真对不起您们。我知道,此事对您的伤害,一辈子都无法弥补,请您原谅就是。”邓芳装出怀着一颗愧疚的心说。

  “请原谅就完了?”王学瑞愤愤不平地说。

  “您想怎么样?只要您不起诉,我愿意为您付出一切。”邓芳请求说。

  “我与潘沿美的斗争,并不是个人之间的斗争,而是腐败与反腐败的斗争,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潘沿美所做的事情,都是违法违纪的事情,已触犯了法律。对此,你要想减轻潘沿美的罪行,不是我说了算,要由人民审判决定。”王学瑞说。

  “我老公不就是撤您社长职务,九年不安排您的工作,九年不发放您的工资而已。这些损失,我赔偿给您。”说着,她打开手提包,从包里取出一大梱钱,向王学瑞手中递过去说:“这是100万元,算是给您补偿。”

  “邓芳,你看错人了。我不是潘沿美那种人,请收回去!”王学瑞说。

  邓芳见王学瑞不肯收钱,以为王学瑞歉钱少,又从手提包中取出一大梱钱递过去说:“再给您100万元补偿。”

  “邓芳,我已经说过,你看错人了。违法犯罪行为,可以用钱来买的话,还是共产党人吗?”说着,王学瑞再次把钱递过去。

  “我老公究竟犯了什么罪?”邓芳不满地说。

  “潘沿美违法犯罪行为,不是能用金钱来解决得了的。潘沿美所犯的罪行,宗宗罪大恶极,不惩办不平民愤。”王学瑞愤愤不平地说。

  此时,王学瑞说话越来越愤慨,邓芳看到在王学瑞面前,用金钱是行不通了,她又施展美人计来拉拢王学瑞。

  “卫生间在哪?我想方便一下。”邓芳问。

  “在小厅旁边!”王学瑞用手指那边回答。

  (三)

  邓芳顺着王学瑞指引,朝卫生间走过去。入卫生间一关上门,邓芳就吓得大叫起来:“啊…啊哟,快救命啊……”说着,卫生间连续响了一二下,好像打架斗殴的声音。

  王学瑞听到邓芳叫‘救命’的声音,不知是计,便急忙跑过去看个究竟。他用手敲了敲门,接着叫:“邓芳…邓芳,什么事?”

  邓芳听到敲门声,她故意不开门也不回应。王学瑞看到卫生间内面没有声音,意料到邓芳出事了。于是,他就用身体推开卫生间门,由于用力过猛,人跟着门一下子开了,人倒到卫生间里,恰恰踫压在邓芳头上,邓芳假装昏了过去。王学瑞见到这一情景,马上把邓芳抱到床上,急忙返回卫生间拿一条毛巾,重新走回到床边,帮邓芳擦去脸上脏东西。接着,他走到厨房倒了一碗开水,送到邓芳的面前,然后,他用左手扶起邓芳,右手端起开水喂给邓芳。

  邓芳喝了两口水后,渐渐苏醒过来。这时,她看到王学瑞扶着自己,又装出头痛的样子说:“我头有点痛!”说着,她乘机翻身一下子倒到王学瑞怀里。

  王学瑞担心邓芳在自己的家中出事,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跳入大海都洗不干净了。想到此,他关切地问:“邓芳,头痛得厉害吗?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不用!睡一下,就会好的。”说着,她双手紧紧抱住王学瑞脖子,然后,用力一拉,王学瑞冷不防,没有站稳脚,一下子倒到邓芳身上,只见邓芳急急在解开自己连衣裙的扣子。

  此刻,王学瑞在压到邓芳身上一刹那间,他马上醒悟到,邓芳不是头痛,而是‘心痛’,她是想用美人计拉自己落水。想到此,他立刻用双手撑住床上,用力奋起来,摆脱了邓芳的搂抱站立起来。然后,他脸上露出严肃的表情,大声对邓芳说:“邓芳,你想拉我下水的阴谋诡计,我已看穿。你金钱拉拢行不通,又用美人计。我明确告诉你,我王学瑞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无产阶级革命作家,一切以党与人民利益为重,正正当当做人,决不能因一时贪快而毁我一生。所以,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

  邓芳见到王学瑞从压在自己身上跃起,马上在床上坐起来,用一种十分温情滴滴的口气说:“作家,我真的爱您!”

  “我不喜欢像你这种逢场作戏的女人。走!”王学瑞口气严肃地说。

  邓芳看到王学瑞大声将其赶走,心里感到不是滋味,像无意中喝了一口蟑螂汤似的。于是,她又施行第三招数,用悲惨哭泣的手法,迫使王学瑞放弃不上诉自己的丈夫潘沿美。想着,邓芳立即在王学瑞面前痛哭起来,她一边哭一边说:“我们家就是夫妻俩个人,孩子在国外,我们年龄己大,身体上又有病,平时都是互助照顾,相依为命。如果丈夫有三长两短的话,叫我怎么样活下去呢?”

  “犯了法必须严肃处理,这是天经地义的。潘沿美既然犯了法,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眼泪是换不了的。试问:潘沿美连500元都不批借,迫死我母亲,你痛心过吗?潘沿美指使‘黑衣党’开车撞死我女儿,你哭泣过吗?潘沿美抓我儿子入狱,你可怜过吗?”王学瑞怒吼地说。

  邓芳听到王学瑞的诉说,心里大吃了一惊,这些人命关天的事,潘沿美为何从来没有说过。于是,她立即停止了痛哭,奇怪地问:“ 潘沿美迫死您母亲?指使‘黑衣党’开车撞死您女儿?”

  “是的,请你去省乡村厅,听听群众对潘沿美发出的怒吼声吧!你丈夫是一位无恶不作,诡计多端,十分狠毒的人。请收起你无泪的哭泣,去等待人民的正义审判吧!”说着,王学瑞走回到大厅中,拿起邓芳那装着满满金钱的手提包,将其抛到她的面前,然后气势昂扬地说:“邓芳,我再次告诉你,金钱、美女、假哭在我王学瑞面前,是没有起任何作用的。请你自重为是,走吧,别再来烦我了。”

  “你看看, 你清贫得只剩下两目骨了。”邓芳指着王学瑞脸孔愤恨地骂。

  “在真正共产党人心中,清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为人民服务的权利。”王学瑞有力地反驳。

  “钱都不想要,你是一位真正的傻瓜。”邓芳嘲讽地说。

  “是的,我清贫,但是,作为一位真正共产党人,我精神充实,生活有意义,因为,我信仰共产主义。如果人民需要我在清贫富贵中选择的话,我能愿在清贫中死去,决不为了乞求富贵而活着。”王学瑞坚定地说。

  邓芳看到王学瑞这么说和表现,使她真正了解到王学瑞的人品。王学瑞与潘沿美都是共产党员,可是,潘沿美是假共产党员,入党是为了做官;王学瑞是真共产党员,入党是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今天,她才真正体会到真正共产党人,是用金钱美女撩不倒的。

  今天的经历,也使邓芳清楚看到,王学瑞在金钱、美女、哭泣面前,确是没有动心,这进一步破解了自己丈夫的谎言,证实了王学瑞,确实是一位名符其实的好干部,人民的好作家。此刻,面对着这位人民作家,自己感到相当的渺小,再也无面目为自己的丈夫求情了。想到这里,她马上走下床来,整理好自己的连衣裙,弯下腰用右手提起面前的手提包,连头也不回,十分失望地走出了门口。

TAG标签: 小说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王之之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王之之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用户积分:2289 投稿总数:204 篇 本月投稿:7 篇 登录次数: 43 他的生日:04-12 注册时间: 2020-04-04 16:18:28 最后登录: 2020-10-15 16:15:37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