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社会百态>文章详细内容页

张兆昌:做好事也不能违法

时间:2020-09-06 19:52:55字数:6767【  】来源:原创 作者:心音 点击:0

  昨晚,郝事飞吃了个西瓜。清早,被尿胀醒。

  他撒了一泡长尿,没有了睡意。轻轻地掀开老婆田落秀的衣服,摸着凸现高高的肚子,脸上泛起一阵喜悦。心想:不是国家政策好,老婆哪能怀二宝。

  突然,郝事飞感觉床上湿漉漉的,还闻到了一股腥味。他连忙开灯,啊!一大片鲜血!

  郝事飞翻滚下床,套上衣服,连忙背起田落秀,夺门而去。

  立秋已过,酷暑依然徘徊在乡村的小路上。

  郝事飞背着田落秀,满身大汗,慌慌张张地来到村口。这时,天色放亮,路上行人稀少。十几分钟过去,没有见到机动车辆。正在焦急中,随着“突突突……”的声音传来,一辆拖拉机正驶向村口。他放下田落秀,匆忙向拖拉机跑去。

  开拖拉机的是村里的瓜果养殖专业户,名叫回卜柱。他见到有人奔跑过来,就拉起了刹车。

  “回老板,老婆大出血,搭你车到县医院,请帮个忙!”郝事飞气喘吁吁地站在拖拉机旁。

  “不是我不带,这满车的西瓜,要往城里送,你老婆在上面也不安全。要是被交警查到,还得罚款。你们还是找个好点的车子吧。”回卜柱说着,就准备走。

  “求求你,求求你了……”郝事飞说着,在路边躬身乞求着。

  “在上面,安全我可保证不了,还有……”

  “出了任何安全问题,与你无关。还有,要是交警罚款,我给!”郝事飞打断了回卜柱的话。

  唉!一讲回不住。回卜柱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很不情愿地让郝事飞和田落秀上了拖拉机。

  十几分钟过去,到了无求庙。

  无求庙是个小集镇,一条大路从集镇中间穿过。拖拉机拉着满车的焦急,急匆匆地在小镇中间穿越。

  突然,一辆电动自行车从路边右侧巷子里窜出,径直向拖拉机冲来。回卜柱一见,急忙左转方向,避让自行车。那方向转得太猛,坐在拖拉机后面的田落秀,从西瓜上面滑了下去。郝事飞伸手去抓,没有抓住。

  此时,躺在路边的田落秀双目紧闭,脸色苍白,不省人事。

  在场人,都慌了手脚。

  这时,一位上街买菜的老太太走了过来,指划着街口有个诊所,要郝事飞赶快急诊。

  无求庙这个小集镇,撤区并乡前,是乡政府所在地,有个卫生院。并乡后,乡政府搬走了,卫生院也撤了。街口的这家私人诊所,是左浩时开办的,他曾经是个赤脚医生。卫生院搬走后,有伤风感冒,头疼脑热的,就在诊所打个针,取个药,也算是方便了群众。

  郝事飞和回卜柱把田落秀抬到诊所,左浩时一番检查后,把手一摆说:“抬走吧,没得治了。”郝事飞一听,哀求道:“求求你,给她打一针,我们这就去县医院。”左浩时说:“打一针,也没得用。”

  “求求你,求求你了……打一针,没有用,不怪你。”说罢,“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起头来。不得已,左浩时给田落秀注射了一针强心剂。

  还没有到县医院,田落秀心脏停止了跳动。

  郝事飞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送走了田落秀。送葬那天,一位堂兄扶着郝事飞的耳朵说:“落秀到诊所时,还有心跳,怎么,路上就没了?说不定,诊所的药有问题。”

  郝事飞心里明白,求回卜柱用拖拉机送田落秀时,自己亲口说过:出任何安全问题,与你无关。求左浩时给田落秀打针时,自己亲口说过:打一针,没有用,不怪你。他觉得人家好心好意帮了自己,还去告人家,有点对不起人。可是,好人就怕三戳。堂兄这么一说,他心中突然一亮,觉得堂兄的话在理。于是,悻悻然来到了无求庙法庭,他告的是左浩时。

  立案前,法官们进行了讨论,发现问题多多:

  郝事飞告左浩时,其赔偿理由是医疗事故。可是,医疗事故是需要鉴定的,没有鉴定结论,无法确定过错责任和赔偿数额,怎么办?

  田落秀从拖拉机上摔下,受伤时,已经不省人事,开拖拉机的有没有责任?

  开拖拉机的,是为了避让骑电动自行车的小孩,急打方向,导致田落秀摔下,骑车人与本案是什么关系?

  “管那么多干什么?依法办案,不告不理。告医疗事故,就审医疗事故,没有证据,驳回。再说,我们管那么多,干扰了当事人的诉权,也是违法。”一位法官说。

  “这样做,案子是错不了。不过,当事人没有那么多的法律知识,会增加诉讼成本,甚至会造成这些人对社会的不满。”庭长方致安说。

  法庭邀请了县公安局、卫生局和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的有关人员,就这个案子,展开了一次讨论。公安局的认为,此案虽然不属于道路交通事故,但是,回卜柱拉西瓜的拖拉机载客是违规的。卫生局的认为,左浩时没有行医资质,给田落秀注射了强心剂,是违规的。法律援助中心的说,自愿义务给郝事飞代理案件。

  开庭了,被告是回卜柱、左浩时,还有骑电动自行车小孩的家长宫籽训。

  法庭上,原告郝事飞的代理律师说:被告回卜柱,明知拉西瓜的拖拉机载客违反交规,却依然去做,应当承担主要赔偿责任。被告左浩时没有行医资质,擅自给受害人注射强心剂,应当承担次要责任。被告宫籽训对其子宫辛仝没有尽到监护责任,是造成这起事故的诱因,应当承担一定赔偿责任。还有原告郝事飞自己,应当知道拖拉机载客违规,却坚持要求被告带客,应当减轻加害人的赔偿责任。

  法庭的调解结果是:总赔偿额中,被告回卜柱承担40%,左浩时承担30%,宫籽训承担15%,原告郝事飞承担15%。

  闭庭后,记者现场采访法官:

  “郝事飞要求回卜柱用拖拉机送田落秀去医院时说:出任何安全问题,与你无关。跪求左浩时给田落秀打针时说:打一针,没有用,不怪你。这些话,有法律效力吗?”法官回答:一切违背法律的承诺,都是无效的。

  记者采访被告,宫籽训回避,左浩时保持程默。回卜柱说:“救田落秀,是郝事飞求我的,一毛钱不要,还救出格斗来,天大的笑话!法律是不是叫我们见死不救?你们这些记者,让我们做好人,我问你,你们保护好人了吗?”

  法官一旁插言:

  “做好事也不能违法。”

TAG标签: 张兆昌  做好事  不能  违法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心音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心音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313 投稿总数:48 篇 本月投稿:35 篇 登录次数: 3 他的生日:0 注册时间: 2010-12-08 17:31:45 最后登录: 2020-09-03 11:40:2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