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社会百态>文章详细内容页

微小说│秦戏(二)

时间:2020-04-28 17:51:28字数:4023【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言书凌 点击:0

  众人不愿散去,娃娃就扯着爸的衣襟往门外拽,爸急了说:“你不懂,秦人不爱秦腔,还算啥秦人? ”。

  曹叔说:“回吧,明天还要下地干活哩,明黑了再唱。”马叔把凳子推开说:“曹哥,明黑了继续。”大家跟着马叔出去了。

  那时候自己有年轻的额头,年轻的脸颊。因为年轻就看不出生命像戏,只因太年轻啊,因为年轻,对宇宙间生命共有的枯荣代谢的悲伤有所不知啊!

  “县剧团要来村上唱戏。”改过在给巷子里人说。我把碗往案板上一搁,扛起廊院上的黑条凳往戏场跑。街上的人比平时多了许多,都是脚步匆匆和我一个方向。大喇叭唱着“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一群男娃堵在戏场入口,中间有两个人打架,抱在一起,脸黑的男娃勒住脸花的脖子,用劲往下压,脸花的男娃伸出一只脚勾住脸黑的一只脚,想把他扳倒,偏偏他像长了根,纹丝不动。两个人脖子都是鸡冠色,棉袄扣子都开了,露出里面的红秋衣和蓝秋衣。文和站在旁边,想把他们分开,使劲搬他们的胳膊。他们伸长胳膊和腿支棱着,有孩子喊;“老师来了!”他俩的胳膊软了一点。又有孩子喊:“老师没来,骗人哩。”两个又乱抓乱踢。脸黑的男娃想绊住对方,上前踩住花脸的一只脚,花脸一抬脚,“哧啦”一声,鞋面和鞋底分家了。花脸男娃“哇”的哭起来。有人喊:“强强,你爸来了。”对方还是不松手。我看看这伙男娃我一个都不认识,可能是远村的孩子。我暗想:唱戏呀,还打架哩。戏还没演,你两先唱起来了。

  戏场中央已经有几十个凳子放着,一行行像线。红梅和几个女娃们在戏台仄面跳方格,看见我来,跑过来和我一起抬着凳子说:“来,放这!”她端着凳子,跷过几排,把我的放在第三排中间,又把别的凳子往边上挪,把我的凳子放正。她用手把垂下的头发别在耳后说:“这下你能看得清也能听得清。”

  戏台上有人爬高上低地装灯挂幕,平娃踩在梯格顶端,用膝盖顶着墙,身子把墙靠的紧紧的,左手端着糨糊碗,右手用刷子给砖上刷着糨糊。扶梯子的是志明,裂嘴笑着抬头看哥干活。我拿石头朝他屁股打去,他的腿一闪,松了手转身找人。他哥腿也一闪就高喊:“要出人命了!—”慌的志明爬上去双手按住哥的腿。我大笑着:“你真是个呱子!”平娃刷好了,把刷子放在碗里,弯腰拿宝仓递给他的对联,志明下来站在地上,刷子翻了个跟头,就蹦在志明的头上,志明就:“啊——,啊——”指着哥点指头。我笑的一屁股扑塌在地,眼泪都出来了。宝仓转过身说:“就知道笑,过来帮忙来!”我走到梯子下面,接过糨糊碗放在地上。平娃举起对联,让宝仓看正着没有,宝仓往后退几步,一只胳膊比画着说“左,左,再往左一点,多了,往右一点,好了。”平娃用手把对联往下抹,上面卷了下来,他让我压住下面的边,他压住上面的边。

  “一曲阳春唤醒千秋梦”我结结巴巴的念:“下联是啥嘛?”。

  “两样面容演尽忠奸情。”宝仓说。宝仓在下面端着对联,斜着眼看,脸蛋上涂了一层红胭脂。

  我问:“啥意思嘛?”。

  宝仓说:“大了,你就知道了。”我朝宝仓噘噘嘴。

  田老师牵着一串学生走进戏场,后面的羊角辫拉着前面的茶壶盖的后下摆,茶壶盖后面拖着十二个七八岁的男娃娃女娃娃,头像布朗鼓左右看,兴奋叫“麻糖、油糕……”却不撒手。他们这一喊,塑料棚顶中央的黄电灯就亮了。田老师把他们拉到戏台前,让他们手拉手的站着看戏,他们就头偏着从幕缝隙里看乐师正在和胡琴音。

TAG标签:

【审核人:凌木千雪】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言书凌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言书凌 会员等级:文学进士 用户积分:431 投稿总数:97 篇 本月投稿:6 篇 登录次数: 12 他的生日:04-28 注册时间: 2020-03-26 15:56:06 最后登录: 2020-07-08 11:28:3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