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社会百态>文章详细内容页

“酒 鬼” (小小说)

散文
时间:2020-01-17 13:40:23字数:5694【  】来源:原创 作者:不忘本 点击:0

  “酒 鬼” (小小说)

  当汽车开始吼叫着爬行花石崖村最长这段陡坡时,向东的心情也大好起来。爬完这段长坡,再连续向下走几段陡峭的弯路,就能远远看见自家亮起的灯了。

  向东不是花石崖村人,但对花石崖熟得很。

  方圆几个村就向东有辆农用汽车为乡亲们拖运货物,一年里那绝对是业务不断。今天,收最后一笔账时,山脚下花石崖村四组的威喜大叔家正好在请人杀年猪、打糍粑。拗不过大叔的热情,就留下陪杀猪师傅。为了尽兴,爱酒但有车后很少喝酒的向东喝下了两杯苞谷酒。

  车一上路,就感到燥热,看来这威喜大叔酿的包谷酒劲确实大。边将汽车窗户玻璃摇下来,边扯起嗓子吼起了当地民谣:“幺妹哟,我的肝,我要为你献出情哦;幺妹哟,我的宝,我要为你献出命哦......”

  都知道除夕夜才是黑咕隆咚,但今天才腊月27,外面荒野也是漆黑一片。不过,黑夜并不影响开车人,两柱远光灯投向前方,将几十米的路面照亮得如同白昼。

  突然,在汽车远光灯的近距阴影里,有个人影出现,象是在车前横穿公路的样子,一闪又不见了。

  向东吓出一身冷汗,条件反射地猛踩刹车。仿佛一竭力哭闹的孩子哭闭了气,正在陡坡爬行的汽车嘎然停下,被卡熄了火。

  颤抖着下了车,弯腰四下寻找,却什么也没看见。

  妈的,明明有个人影在车前晃了一下,怎么又不见了?站在路边,向东恢复镇静,边骂着娘,边扯开裤子掏出家伙,拉起了尿。

  站在半山腰,路边斜坡就是花石崖村五组,一个叫坳口的地方。向东一边拉尿,一边向旁边村庄望去。个狗日,看见了,大约30米开外,果然看见刚才在车前晃了一下的那家伙,走路的姿势,就跟刚才在车灯阴影里横穿公路一个样。

  正上坡的汽车被人惊得熄了火,是件很懊恼的事。向东想开口骂那家伙几句,但他没出声,反正时间还早,他突然想跟上前去,看看这家伙到底是哪个。也许是当地熟悉的村民估计捉弄自己,跟自己开玩笑呢。

  坳口离公里也就几百米,整个村庄依坡而建,有20几户人家。向东悄悄跟在那人后面,轻快地赶上去。只想赶到前面看清他是谁,如果是熟人,就好好唠嗑几句,如果是不认识的,就想训斥他几声。

  前面的人沿路慢慢进了庄子,一转弯就消失在巷口。向东抓住机会,悄声一阵小跑。他想自己一进了巷子,两人30米的距离就能缩短到可以看清面部,搭上话的距离。

  可惜,一进巷子,前面的人还是离自己30米的样子,并很快在前面走出巷子,一转弯又消失了。向东忍住一口气,再次轻快小跑地赶了一阵,可出了巷口,还是没见那人。正在疑惑时,前面30米远的一处农户屋后,又见那人晃了几下的背影。

  连跑几阵,加上酒劲也上来了,向东累得蹲在路边,大口喘着气,决定放弃先前打算,回去开车回家算了。

  当向东站起来时,突然发觉,自己走了几段路,大半夜的,每家房屋都没见亮灯的。更奇怪的时,先前漆黑一片的四周,没有灯光,没有月亮和星星,但也没妨碍自己步行的光线。

  更奇怪的事还在后面。

  回到车里,怎么也打不着火,掀开汽车前盖,捣鼓了十几分钟,也没见问题,可汽车就是发动不了。

  四下观望,周围漆黑一片,也没见个人影。这怎么办呢?开车就怕半路抛锚。掏出手机,怎么也拨不出去,花石崖虽海拔较高,但手机没讯号的事还确实很少发生。

  向东的心情变得出奇糟,这大半夜的,本来汽车上了坡,再一直向下,滑行几公里就能开到家门口。可正上坡的车被这人一惊吓,熄了火,居然就坏在这半山腰。向东想再次进村庄找人帮忙,可一看也是漆黑一片的村庄,他还是放弃了。

  拿着装钱的大挎包,步行一个多小时,才回到家里。车就停在半山腰,明天白天再找修车人一起去想办法。

  媳妇见向东一人走着回来的,很是奇怪,一边骂着他“酒鬼”,一边听完他的讲述后,惊得半天没合拢嘴巴。

  她告诉向东,一定是遇到鬼了,还是个“酒鬼”。

  “屁,还遇到神呢。世上哪有什么鬼神?俺从不去相信这些。”向东一边把钱交给媳妇,一边讥笑着。

  “是的列,你说的那人影,一定是坳口的汪洪喜,据说,他经常显灵,很多人的都怕夜里去坳口了。”

  汪洪喜?向东突然想了起来,先前怎么就没想到汪洪喜?那人走路的样子还真有点象他呢。越想向东越害怕起来,难道今天真的遇到了鬼?

  汪洪喜确实就是个鬼,是个地道的酒鬼。

  前年,坳口的汪洪喜老两口到女儿家吃团年饭,吃饭时,爱酒如命的汪洪喜坚持要女婿陪自己喝了个尽兴。完后女婿开车送他们回家,车到花石崖旁的弯道下坡时,冲下悬崖,当场车毁人亡。在家收拾碗筷的女儿得知消息赶到现场处理了后事,后来也疯掉了。

  向东越想越怕,上床后,就一直在打哆嗦。妻子给他再压上一床厚棉被,可还是觉得浑身冷飕飕的。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不忘本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不忘本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50 投稿总数:8 篇 本月投稿:3 篇 登录次数: 11 他的生日:06-02 注册时间: 2020-01-17 11:54:01 最后登录: 2020-02-09 16:47:44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