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追忆平凡而又不同寻常的父亲 文/杨然

时间:2019-07-10 18:10:42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我的父亲已辞世三十多年了,父亲生长于旧社会。还好,我的父亲青少年时期读了许多年的私塾,因此有较好的文化程度,当时在乡下是属于很有知识的人了。

  我的父亲经厉过旧社会,以及新旧社会之交替的时期,又经厉过文化大革命。

  文化大革命期间,父亲挨过批斗,蹲过牛棚,那时父亲工作在公(乡)社。

  我父亲刚进牛棚时,我去看望父亲,他与另外两个“走资派”一起在砖厂干活。父亲微笑着对我说:我在反省呐。现在想来,父亲在被打击受批判时,还能以微笑面对着当时的逆境,一方面表现了父亲对不如意生活境遇的乐观态度,另外,也是怕我为他担心,从而给我的精神上造成压力。或许,父亲这方面的素养,是值得我这一生去努力修炼的。

  我父亲一生都极为注重人品的休养,他经常教育我们晚辈:要与人为善,一个人的人品极为重要。

  有关人品的重要,父亲一段不寻常的经厉深深的触动着我的心灵。

  那还是在刚一解放的时候,父亲在村里给村支书当文书。当时,那个村支书准备要处决他认为是“有问题”的两个人。一位是在解放前当过私塾先生的人。此人是我父亲的好友,我父亲将此消息告知了那位好友,于是那人在冬天顶着零下二十几度的高寒身穿背心短裤在街上乱跑。那个村支书见到这种情形以为那人疯颠了,因而,父亲的这位好友免于了一死。

  还有一位我父亲的好友,那人是一位好交好为的人。同时,他为了不被土匪抢家里东西,也交了土匪。于是那个村支书也同样要处决父亲的这位好友,我父亲也同样将此消息告知了那个人,于是父亲的那位好友便远走他乡隐匿起来了。

  过了一段时间,那个村支书被撤了职,其原因是该人就是土匪出身,他是从外地避罪逃居本地来的,就这样,我父亲救了两个朋友的命。

  想父亲当时在救两位朋友的命时,肯定是𠄘担着很大风险的!万一那个村支书怀疑是我父亲走露了风声,由于他是土匪出身,心狠手辣,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因此,完全可以说,我父亲是冒着个人的生命安危去救朋友于生死之中的。

  在回忆父亲时,他经厉的一些小事,都能体现出他的平素休养。我父亲在村里当会计时,有时业余时间与别人玩(不动一分钱)扑克牌,那几个人都非常在意输赢,赢了便高高兴兴,输了时使感到扫兴,有的甚至还埋怨同伙对家牌打的不好,是什么“臭手”。而我父亲且无论输赢都是高高兴兴的,于是旁观者便不解的说:老会计不在乎输赢,我父亲却说:输赢不都是玩嘛。其实冷静的想一下,只要玩扑克牌,总会是有输有赢的,哪能总是一伙人赢呢?但这话说起来容易,实际做起来就大不一样了。我之所以至今还念念不忘这件小事,足见父亲的日常素养。

  我父亲的人缘非常好,从不与人发生争执,故在“社教”运动时,便会很轻松的一次“下楼”过关了。记得那时称“洗手洗澡,下楼过关,轻松上阵”,总题为反多吃多占。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我父亲的原工作已安排了别人作,又重新给他安排了管理机关食堂的工作,然而,我父亲却毅然推辞掉了。他与我说:食堂总是陪钱,公社有的有头有脸的人到食堂随便吃,随便拿。由此,我父亲便回乡务农了,当时父亲已年近六十,身体又不是很好,于是生产队里为了照顾父亲,给他安排了一些轻松的活干。几年后,我大学毕业了,我父亲便在家怡养天年了。

  我成家后,虽然我们兄弟姐妹有六人,但我父亲还是与我家在一起生活。那时,我父亲已患了肺心病,不能干什么了,但他对生活总是充满了乐观主义情绪,至今使我难忘,并永远都值得我学习,并会成为我一生都值得珍琢之宝贵的精神财富!

  而今,每当我想起父亲时,都会让我感到很愧疚。

  在父亲临去世的前几天,我给父亲买一袋麦乳精的钱都要向单位同事借,我那时的月工资才只有几十块钱,除了要承担一家人的生活费用外,还要负责我老弟弟上大学的费用,尤其是还经常外出开会以及培训,欠了一些公款。

  更使我感到内疚的是:有一天,父亲突然对我说:我好象要不行了。父亲的这句话,当时并未引起我的注意,我觉得父亲那时的身体状况与平时没有什么不一样,每天还能照常在室外活动。于是我回答父亲说:不会有事的。父亲又强调说:可能就是这几天的事了,此时我还坚持说:没事的,父亲微笑着说:就这一身?我仍然没有理解父亲的说话要表达的用意,后来我才明白父亲是说该准备一下临终所要穿的寿衣了。

  父亲的这次微笑,是我见到他无数次微笑的最后了一次了。这微笑,仍然体现了父亲对生活的一种不同寻常的态度。既使在临终前,也没有责备他的儿子,却淡然一笑。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总是遇事坦然,宠辱不惊。但令人遗憾的是他的儿子又不解父意,遇事反应太迟钝了。

  突然有一天夜晚,风雨交加,一直至深夜,父亲真的与世长辞了,此时,令我极感遗憾,立即准备寿衣已来不及了。

  使我最感终生内疚的是:当父亲遗体火化后,我却只能买较便宜的骨灰盒,算作送父亲的最后一程了。

  父亲的一生,虽然没有受过大苦生活的煎熬,但也未曾享过太象样的福,想起这些,我的心里总是流着泪……

  我兄弟姐妹六人,我对处理父亲的后事有点与别人不一样,父亲去世后,我想既然人已经过世了,就没有必要告知我的兄弟姐妹们了,如他们来到了现场,也只能是多一个人多一份悲痛。于是我便在处理完父亲的后事方通知了他们。还是我姐姐想的周到些,她已老早就为我父亲准备了寿衣,姐姐从外地乘车带过来后烧化了,姐姐说:爸能收到。

  我是一个不大相信人过世后还会有灵魂的人。但每逢春节到来之际,我都要买比别人多得多的黄纸和大银票子烧化。那大银票子上面都有几百万几千万的面值,我想父亲在世时没有享过太象样的福,但愿在天堂的父亲从而能够多享一些福,以作为儿子对父亲的补偿了。

  当然,这是一种心愿,但愿能够心到佛知了……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3370 投稿总数:1727 篇 本月投稿:294 篇 登录次数: 189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7-12 09:57:55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