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许冬林:清风相宜

时间:2019-06-10 22:40:17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远行宜春

  春晓远行,露珠卧睡在家门前后的草木上,卧睡未醒。

  脚步踩在夜露濡湿的泥路上,晨气微凉。身旁相送的人,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妻子。身后还有一条养了三年的黄狗,脚步轻快地跟着,未解离别事。经过村头的土地庙,躬身两拜,不在家的时日里,愿家人平安,土地丰收。躬身再拜,拜别。

  远行总是惆怅事。但只有在春天,这惆怅才可以被远方一路花开的气息稀释。

  远行宜春。到处都是花开,都是草青,觉得世界不空旷,觉得满世界都是风景。路上看人家墙角的迎春,枝叶婆娑,黄花灿烂,像太阳的光芒。春天好暖,这样想。从小镇坐汽车到县城,看到人家庭前院后的桃杏,红花初绽,红雾蒙蒙。心里无端生出盼望,希望自己离家后,宅前的桃杏花开慷慨。开给母亲看,也开给妻子看。

  去往大城市。路上睡在火车里,硬铺或硬座,在喀嚓喀嚓的铁轨声里朦胧入睡。夜来做一个梦,梦见村口一个姑娘,与自己依依而别,醒来看火车窗外,满山坡的梅花盛开。梅花像姑娘的笑脸,那是妻子未嫁时的模样。

  春天到哪里,哪里都是花开。哪里的花开都像故乡。哪一朵花,都那么熟悉,像一个女人的笑颜。

  看花朵在地上蔓延,蓝的,紫的,黄的;看花朵登上高枝,红的,粉的,白的。花开繁盛,春色辉煌,无端让人增添信心,觉得生活也应该这样,这样蓬勃,这样大气,渐渐忘记离家时露水的凉。

  春天正好。到哪里,停下,都可以郑重地开始。去草原,草原返青,牧羊正好,鞭声响亮。去平原,土膏已润,可以翻土春耕,铁犁雪亮。去城市,把乡村春天的气息带进城市里,把乡村草木勃发的活力输给太过寂寞的城市。像供水一样,供进纵横交错的街衢和高低错落的楼丛。如同灌溉庄稼,城市也返青。

  春天,是从旧的年轮里挣脱后复生的第一个季节,一个新的季节。远行,是从旧的生活秩序里破茧出走的一次行动。春天和远行一样,都是一种开始。

  好男儿志在四方。好男儿长念远方。年轻时,若没有去过远方,太可惜。这生命肯定要比别人的窄上一大截。春天如果没有远行,怎么见识天地辽阔!怎么领略江山如画花开锦绣!

  李白出蜀,二十五、六岁。向三峡,下渝州,江行几千里。江山开阔心胸,也开阔诗境。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就这样,放荡不羁地,酒香墨也香地,站在唐诗里。不敢想象,李白若不曾出蜀,不曾远行,他的酒杯放在哪里,唐诗里又会刮着怎样的风,风雅的风。

  远行宜趁少年。趁脚步还能丈量得出旅程的远,趁心灵还能承受得起离别的疼,背包出发。去远方,经过,或停留。

  春天,江水初涨,渐与岸平,风正帆悬,正好可以到达远方。

  赴约宜夏

  赴约宜夏。是夏夜。

  待日头落下,落在一湖碧水中,胭脂似的晕开,收了工,心思甜蜜地回家。路上经过丁香花盛开的院落,心里想了一下她的模样,也像丁香。

  女孩子沐浴换了衣,将残有花露水和香皂的水,泼到了院子里的花边,穿白裙子出门。临出门,采撷一朵才放的栀子花,花瓣犹有青色,像她羞涩的心。去会他,在村头的榆树阴下,石桥边。

  夏夜相见,空气芳醇而清凉,萤火虫在前头引路,彼此携手,路好长,可以走到天明才松手。丁香花和栀子花酝酿过的晚风拂面,也拂了裙袂,她的腰身细细,在裙子里躲闪隐约。月光晒出她洁白的脖颈,脚踝,和长长的手臂。月光为媒。

  夏夜正好。月光这样薄,女孩子也这样薄。可以近近地看她,如看花开,直看到她游鱼细石历历可数的心底。

  虫声蛙鸣四起,声线繁密如骤雨,帮他掩饰绵绵情话,不让外人听到。挨在一块石头上,两个人,唧唧复唧唧,像坐在莲叶下避雨的两只绿蛙。月渐西,人声渐稀,小路长长,送她回家。不舍得离去。邻家早开的朝颜开上了墙头,在晨光里朦胧摇晃。

  在城市的夏夜,或者会下一场滂沱的雨,两个人倚在茶楼,不能回去。同看落地玻璃窗外的雨线。雨线那么长,扯不尽,跟想念一样。坐在她对面,还想她。这样近地看她,看她微青的眉,桃红的唇,薄薄的刘海,弯弯的嘴角……还想她。未分别,已经想念。希望一辈子都下雨。就有了理由困在一起。

  人渐少,茶楼里的冷气还在开着,怕她冷,借故把她收进怀里,此刻仿佛才完整。把整晚的情话换个语调再说一遍,用更潮更甜的语气。说到无声,无声胜有声。

  茶楼打烊,牵她出来,携手过长街,积水淹没脚面,两个人变成一条鱼,她在他背上。

  行道树在灯影里越发高大,汽车零星的街道,衬得楼丛也越发高耸。万物在雨水里成长。爱情也是,在夏夜,潜滋暗长。长成一株枝叶繁盛的树,只有一个愿望:开花!开花!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赴那样的约,也别有风情,只是,元宵佳节,春寒犹在,想来见面说话可供逗留的时间太短。

  日本平安时代,男女幽会,别有情味。年轻的男子,梳妆打扮好,薄暮时披衣出门,去女子的住处,在那里留宿。晨晓时分离去,夏天,露水瀼瀼,披覆于庭中和路上的草木花卉,所过处,男子的裳袖皆被露水打湿。暮会晓别,夜晚那么短,一个叹息不舍,一个规劝催促,风流多情的时光最磨人也最甜蜜。男子回去后,来不及换掉被露水濡湿的直衣和外套,便要伏案写信,情书一封,纸上缠绵,托人送给那个已经起床梳洗完毕的女子。末了,静等那送信的人,再捎回一封信。

  今夜约,莫迟迟:句句里有郑重。

  相思宜秋

  一到秋天,就想害一场相思。

  看叶子缤纷落下,寒枝把天空撑得格外明净高远,心也被撑得空了。以为自己丢掉了一个人,心里晃荡晃荡。经过梧桐叶飘飞的巷子,从人家的低檐上捡一片叶子,回去在上面写一首相思的诗。写:“昨夜,雨其霏霏,等人不至。”即使不寄,也要写。遥想深山里,苍寒石头边,枫林如醉。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黄梅戏唱段《海滩别》里,一个问:可知道那海潮因何似泣如诉?一个答:那是你轻轻呼唤伴着海风声悠悠。久别重逢的人,又要分别,对面倾诉相思。旧的相思没诉完,新的相思又有开始。

  秋天不敢登高。一登高就怀远,怀远人。总以为远方有个人,是我的人,在那远方的秋天里,想着我。就如我,想着他。转身一看,当家的男人就在身边啊,就在自来水边洗碟子。我想,我大约生来就带着了相思的病,那个人是上辈子的人。即使未识,即使未见,相思仍在。相思从上辈子拖下来,像余音绕梁,像秋风经过之后破败蛛网在梁间振颤。

  相思宜秋啊。想那从诗经年代就开始吟唱的相思,唱到今,不休不止。谁没有相思过!谁没有在秋天展转反侧过!即便是不读《诗经》的乡间女子,也要相思。在秋天,夜晚开始变长,相思在枕头上可以多走一程,又一程。

  春天出门的人,隔了一春一夏,至今未回。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几十天了,内心里该数过了多少个秋天!女子在家,春忙桑蚕和播种,夏忙耕耘,还有小满时节的麦子要进仓。以为忙得忘记了那个出门在外的人,其实相思肿胀于胸,日日月月,渐知无药可医,就不抚摸了。夜来听墙外的梧桐叶铿然坠落于窗台,才觉一床素衾一人盖,着实是凉了。相思千里万里,门前石阶上睡的露水都已经凝成了薄霜。望西风,望残阳,人影渺渺。望得一个村子的人都暗自陪着她相思。一个村子,都变得风雅而忧伤了,像民歌里缓慢的句子。

  是啊,一到秋天,就相思,不是病,不是心病。其实是病啊,是文化病。几千年遗传下来,在诗句里,在民歌里,在村戏里。在炎黄子孙的基因里。

  没有指望了,只能由着衣带宽下去……晨起,自己搂一把小蛮腰,呀,旧年的衣服宽得不能上身了。不仅衣带宽,而且好衣服也渐没心思穿了。南朝民歌《攀杨枝》里有:“自从别君来,不复著绫罗。花眉不注口,施朱当奈何?”是啊,打扮给谁看呢?可是,不打扮,又怕那人儿蓦地回来,认不出这因为思念而皱纹荡漾的脸。

  相思老了多少女人?相思老尽天下女人。

  共枕宜冬

  共枕宜冬。玻璃窗外,雨雪霏霏,天地荒寒。哪儿也不去,过小民的日子。遥想乡间鸡鸭归栏的样子,双双对对,慢腾腾,昏沉天色里一踱一停:黄昏来得分外早。洗洗睡吧。

  想来冬日孤衾是最难捱的,因为昼短夜长。一脚捞过去,捞了个空,只有无边冷气阴魂不散地缠绕。这样的薄凉情景,不思量,若思量怕要苦比旧社会。所以,在冬天,还要有个人,同床,且共枕。

  两个人衣服薄薄地卧在一床素衾里,脸对着脸,说说往事。往事丝线般绵长,一个人从记忆里往外抽,一个人绕线算作听众。冬夜这样冷这样长,花花朵朵在心里都蔫了灭了,此刻忠诚专一,做了对方唯一的听众。一个漫漫长夜,话语里磨一磨,就薄了,就短了。

  最美好的事是,借冬夜的长冷,天地合一,合伙孕育一个孩子,来年秋天生。来年的秋冬天,便是三人共枕了。两个人,像睡在温润泥土之下的芒草,根根节节拥抱纠缠,默默孕育一个共同的春天。

  在冬夜,最喜开一盏不太亮的灯,朦胧的光晕覆在枕上,也覆在彼此的面颊上。灯光里,我们是两朵半老依旧花开的向日葵,盛开给彼此看。温暖地相爱,抑或温暖地老去,在冬夜的枕上。

  被卧里彼此双手交握,一只手在另一只手的掌心里,十指乖巧地蜷缩。不说话也好。不说话不对望也好。只这样闭目听着彼此的心跳,将四肢在他的体温里一寸寸地温热。尘世欢爱不是舒婷的《致橡树》,不是木棉和橡树并列站在一起,而是有温差的两个人愿意对流,而是古老的藤缠树。

  十指交握,脚尖勾着脚尖。枕上叹一声,十几年过去了,我们还贴得这样近这样紧。这情分,像情侣,像手足,像父女,像母子……其实,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愿意彼此相守,而无须为这相守去寻形而上的根据。生活的本质就是朴素,它不深刻,不哲学,不云里雾里。两情若久长,就在这朝朝暮暮呀,就在这冬夜共枕里。

  冬夜共枕,共的是一份针线细密的情意,是岁月绵长共同走过的笃信,是相守一段人间岁月的安稳。偷欢则不宜在冬。《红楼梦》里,贾瑞觊觎凤姐美色,淫心起,夜入荣国府,在穿堂里等凤姐。腊月天气,寒风凛冽,没等来美人,倒差点把自己给冻死。想想,即便美人能偷成,大冬天冷衣冷被的,脱脱穿穿手忙脚乱,那情趣一定会大减几成罢。共枕,这枕上的人还得是自家的人。

  而记得与你共枕在冬的人,才是你的人。如果写了一年的情书,到冬天,还不曾收到那人回复一字,至此,可以收一收那相思的心了。别指望冬夜的枕下还能压一封那人的回信,来消长夜寂寥。压书吧。如果那一个负心的男人在外鬼混了大半年,到冬天还没回来,那他大约不会回来了。也洗洗睡吧,不用等了。那半方空着的枕上,就放一本书罢。爱情不来,爱人不归,与书共枕。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2105 投稿总数:1489 篇 本月投稿:302 篇 登录次数: 166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6-17 23:02:15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