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张建春:落坐四月天

时间:2019-06-05 23:57:51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四月的雾不讨人厌,春雾雨。春雨贵如油,落进泥土里,又将生出烟雾一一绿色的烟雾,不过这烟雾,只有乡村能看得到。昨晚,我一夜没能入眠,头沉沉的晕,但进入乡村,脑子里突然就睛朗了。

  乡村好,四月的乡村最好。现在城里人喜欢向着乡村跑,人们都解过劲来了,田地河流和自然贴得近,甚至它们就是自然。

  住在城里的小区,楼房一幢接着一幢,也有空地和绿植,只是逼仄得很,一早一晚,下楼走上一走,几乎人挤着人,春天都被挤扁了。挤扁的春天,少了自由自在劲,春意大大打折。小区一对老人,一到周六就忙着去乡下,说是回家,把家字咬得重,他们不认小区的住室是自己的家。俩位老人住小区已不少年了,城没能融捂热他们的心,更没拴住他们的手脚,他们有众多理由,提包走人,乡村是他们的诗与远方。他们从乡村回来,总要欣喜上几天,直到把下一个周末连接上。

  和俩位老人聊过,他们实在,说是,乡村的春天味好闻。显然,他们说的不是花香。

  四月乡村的味确实好闻,槐花香、桐花香、苜蓿花香,但这不是主要的,好闻的是青气。

  乡村四月天的主色调是绿。绿和青相差无几,但我觉得青更亲切。说是槐树发青了,就标志着越冬的槐树仍活着,活得就要发叶开花了。青可和气相组合,叫做青气。气和绿组合不了,绿气说不通。绿仅可观赏,而青是可闻的。

  在四月乡村,我是停不下脚步的,妙意的事情太多。比如一棵老槐树,正在开洁白的花,几粒蜜蜂不依不饶的恋,花泛甜味,远远近近的透着清雅的气场。老槐作媒,还成就过天仙配呢。天仙配又成了黄梅调,软软的唱起,老槐就不是一棵树了。

  还有草样的苜蓿,开大片的紫花,灿灿的养眼目,好看,也香气。苜蓿花在四月天很是骄傲,簇拥在一起,往往藏下了小鸟的歌唱,小鸟在花朵里恋爱安家,孵出的孩子多是花翅膀。过去乡村的男女相爱了,也浪漫,在苜蓿地里打上几个滚,就算定了终身。乡村的花,能让人打滚,也就苜蓿了。

  如今乡村变了,传统的树木越来越少,槐花却是根扎得稳稳的,四月天,槐的花穗就没见稀落过。我在槐下,摘了穗半开的槐花,一粒粒的咬进牙关,微香清甜,美味得很。槐花落,夏天就到了,吃一穗槐花,就等于咬住了春天的尾巴。

  苜蓿花的边上,总有麦和油菜,麦正起穗,油菜结荚,它们和睦相处,一不小心就组合成了三色画,苜蓿花紫,麦穗尚青,菜荚微黄,又不在同一个层面上,三色画就立体了起来。欣赏它们得带着感情,乡村和乡土都是有感情的。

  村庄沉浸在四月里,有慵倦之意。时间早让村庄变了大样,别墅样的建筑镶嵌在绿色里,如是泛舟在绿海,青气鼓动,村庄也微微摇晃。燕子不舍村庄,它们也变化着,将巢建在门廊、阳台上,飞飞剪剪,自如洒脱。

  四月的乡村,除了安静,就是生长的声音了,种瓜点豆,雨生百谷。百谷谦虚,在人的手掌里仍然是安静的,它们知道捧着的手,终会打开指缝,将它们安放进土地里。村庄也如种子,种在谷雨时分,生长是少不了的。

  乡村无尘埃,尘埃属于城市。我以为我的失眠是城市的尘埃造成的,这尘埃是喧嚣和浮躁,是利益和阴谋,而这些,是乡村的植物上所不结下的,乡村的植物只开花、结果,泛着青气,青气干净透亮,吸一口催生梦呓。

  我在四月的乡村补了一觉,左边槐香,右边桐花,卧榻是苜蓿,梦中我和一匹蜜蜂打斗,它说我占了它的家园。打斗不分胜负,醒来时,倒是一地的植物怀孕了。

  我和几位留守老人聊上了,他们都是长寿者,一辈子守着乡土,一辈子守着一年一度四月天,

  他们说乡土好,乡土养育了他们,他们得须臾不离的守着。和他们一样守着的还有紫地丁、婆婆纳、野豌豆、蒲公英,季节里欢欢的长,秋天里把种子再缓缓的留下,不离不弃。

  人将老去,乡村泛青气的植物何曾老过。不老是因为一茬茬的接续四月天。

  登 山 去

  谷雨前后种瓜点豆,我去登山,也是想种进点进一些什么。

  我点进种进的肯定不是庄稼,山石坚硬,我的锄头难以挖出豆、瓜的窠臼。我一路向山去,路旁琼花开,白得纯洁,红叶、绿叶耀眼。路边地里有三俩结伴的农人,躬身泥土,把手指插进泥土,探访上升的地温,他们是真正的种瓜、点豆人。

  我只想登山去,走野路,去山的深处。

  山为大潜山,大别山的余脉,不高,最高峰海拔不超过三百米。山有些灵气,史上为庐阳道教名山,近代淮军将领在此安营扎寨,最为有名的是刘铭传,曾作过台湾首任巡抚,民间传说,他的前生是大潜山一条黑虎。

  就去登山,山不高,却无现成的路,在山石和树木间穿行,常被荆棘拉住裤脚,脸也有凌空的棘条时而刺疼,立脚处,总是植物的领地,野性实足。

  不高的山,路不好走,原因是无路。路是人走出来的,我算作是走路人之一。薄意的山土养育了葳蕤高耸的树,四月天绿阴布满山体,风被打了阻击,只见树摇,风却难以吹进爽朗。树种相对单一,多是麻栎,阔叶多情,倒是养育了一座山的风姿绰约。

  从山北麓进山,有山石迎接,大小不一,有形无形,不作刻意的生长,随随便便摆在哪,千年万年,静悄得很。山静开始弥漫,似乎所有的喧嚣和这无关,如有动静,也仅是山风、走兽、虫鸣缔造的,当然包括今天我的脚步,山上积有麻栎的落叶,柔软着,踩上闹不出大声响。

  有数只喜鹊相迎,喳喳的叫几声,归于山林,早不见翅影。喜鹊素和人亲近,一群陌生人闯进来,打声招呼正常。喜鹊为喜鸟,和紫燕一道被人喜欢。谁家门前屋后的枝头被喜鹊占了,这家子人必定脸携喜色。紫燕也是,在家中垒窝,家里的人只差没张灯结彩了。喜鹊相迎,实在是让我的登山,增添了悦和劲儿。

  登山累,是有准备的,似乎就是奔这累来的,流一身汗,痛筋骨,完完全全是自愿的。除之而外,我寻的是一方静,一方心灵的安静。红尘滚滚,世界哗声不断,野路通向的山深处,自是一块净土。

  沉浸于静中,心中无块垒,心的河渠汨汨的流向了远方。远方芳草萋萋,所有的花朵都在梦想中盛开,芬芳着。

  无路的路上花开灿烂,自然是野花,夏枯草、六月雪、紫藤花、野刺槐,有名或无名,花都开得大方,毫无羞涩之意。这些花本来就是开给自己或是开给另外的花看的,何来羞怯?我有感慨要发,野花和我们无关,不需折、不堪折。

  还有蝴蝶和蜻蜓,在我的攀登中鼓励我,山中的翅膀轻巧,在山中行进久了,也会生出薄翼和翅膀。

  碰到一只狗獾,这傢伙在鲁迅的文章中读过,狡猾,闰土有办法对付它。不知什么原因,它陈尸于树杈上,看来山中也不平静,大自然自是有大自然法则,尊重它们最为重要。同行的朋友告诉我,山存生灵,如今保护力度大,常在夜晚看到绿幽幽的目光、听到山的欢腾声。

  有一个故事,说是护林人夜里迷路,突然有一双手伸来,拉着他走出困境。他致谢时,却见一匹白狐对着他作揖。护林护山,护住的是生灵的家园,狐有灵性,悟得出。故事就发生在我登临的大千山,活龙活现。我相信,一定是真的。

  由北麓登山,南面而出。我登上了二潜山和大潜山,下山的路陡,腿发颤,上山容易下山难,可让人生出些感慨。出来混江湖,是要还的。对登过的山用颤抖的腿致意,是对山的尊重。我打扰了一座山的安静,不该有所表示吗?

  谷雨天,我登山,种下些什么明确了,不过不在山石里,而是在我的心和目光里。

  我从山中采了桑叶,带回了,饲养孙子喂的十来匹蚕,蚕吃得欢快。大潜山的桑叶娇嫩厚实多汁,合谷雨天的山情山景。

  风 送 晨 光

  最短的莫过晨光,春天的晨光尤是这样。一段时间天天早起,顺着湿地公园打转,看比我更早起的植物落落大方接受露的洗礼,花朵缓缓打开、生命舒舒展展的姿态,在深深吐纳里,和草丛中寻寻觅觅的鸟儿对视,感觉鸟眼中的春天。平和中散淡、渴望中充实,彼此互不惊扰,相安无事而相互欣赏。

  湿地在晨光里生出了众多的枝条,这些枝条多汁而浪漫。有时是一位老人面对朝阳的张望,伸出双手揪过一缕晨风,或紧或慢的在满脸的皱纹里抹来抹去;有时是一根根柳丝布出的迷局,拨开它们,就能见着匆匆奔来的时光,不打折扣的走进手心,面团样搓揉,又空气样飞去;有时是一朵蒲公英的种子,盼望风端起它的柔软,飘飘荡荡的去寻求另一方泥土;有时是一尾游动的小鱼,啜饮晨露嘴中发出的贪恋之声,以他人感知不了的快乐,向天地间作出追问,弱小的生命不该有活蹦乱跳的权利吗?有时是略显孤独的自己,放纵目光,从过往收拢到现在,让自己叶般吸收、花样打开、鱼似吞吐,晨光缠绕,如鸟飞动的心思起起伏伏,吼上一嗓子,杂陈的百味,就只剩下一味爽朗,滋润的从心底泛起。

  淡淡的乡愁隐约中越放越大,许多年前风送来的晨光,除了润湿之气,更多的是和汗水、劳顿结合在一起。麻麻亮的天,田埂陷落在晨露里,赤足走上去,露珠晶凉,不小心还会滑上一跤,往往伴着这一跤正好跌进田里,一天的活计由此而开始了。早晨干活,田野里干净,栽苗、移植,都是极佳的时间段,太阳还没升起,一抹抹露光红红的好看,散落在田间的人,如是水田里的活,低着头、退着步子,不要抬头,就知道了一天的天气,水中映着朝霞,打破了又在涟漪中重现。

  喜欢平淡的清晨被奶奶揪着耳朵拽起,朦朦胧胧的跟着奶奶,只到走过了一条条田埂才清醒起来,奶奶不知道,我没醒的梦刚刚又续了一段。奶奶要我和她一起种南瓜,南瓜的宕早先就打好了,里面各种基肥填得满满的,鸡毛、猪粪、泥土暖暖和和的交织在一起,奶奶从蓝子里取出双芽的瓜秧,此时动不得铁器,她的双手在泥土里拿拿捏捏,为瓜秧做出一个舒适的窝,剩下的事就是我的了,我小心的捧出带泥的秧,放进瓜窝里,周到的填土压实,临了,奶奶要我给每棵栽下的瓜秧尿上一把,她说,童子尿发瓜。到了秋天,一只只硕大的南瓜卧在草丛中,人模狗样的沉沉睡着,奶奶就会发出感叹,还是孙子的手巧、手气好,栽下的南瓜就是不一样。回味那样的场景,我的心总是软软的,一老一少背负晨光,把希望种下,在等待中获取最后的结论。我的手真的巧吗?换成奶奶的老手,情况也一定相同的。晨光发物,不负它,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圆满,“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晨光虽短,种下了,就能实实在在的长成一天,不矬、不短,端端正正的。

  能把晨光看透的,不用说是乡村,乡村的晨光比城里要早上三四个小时,以头遍鸡叫为起点,第三遍鸡叫晨光就来了,先把炊烟升起来,之后就是下田干活,待太阳升起八竿子高时,一田的活已干得差不多了。乡间最重要的活计都是在晨光里铺开的,一年中“开秧门”的日子关乎一方百姓的温饱,日子由季节而定,得是一个太阳暖和天,绝早的起床,妇女们拔秧,男劳力赶犁下田。妇女们卯着劲双手飞快的动作,下手又准又狠,碧绿的一片密密仄仄的秧苗,在她们的手下,变成了一个个匀称的“秧把子”,根洗得干干净净,否则难栽也挑不动。之后就是下田插秧,大田里栽秧的妇女从田边排好队列,退着步子,手灵巧的翻动,一会工夫,绣花样,大田里布满了成规成矩的秧苗,横看成线,竖看成列,而此时太阳刚刚升起,使牛的汉子正吆喝着使牛的歌谣,把升起的晨光喝得上下颠簸左右摇动。秧门在绝早的晨光里打开了,一年的生计开始变得充满了希望和难以担当起的复杂。

  晨光里的油菜花还是很美的,可能正因为美,它才能在湿地的周边张扬,眼见一些红男绿女在它的周围取景照相,我却难以为然。多年前,油菜花轰轰烈烈的在乡间的土地上散发出薰人的浓烈,黄得瘆人,光景虽美,也正是乡间青黄不接的时间,大多人家的锅都是冷冷的,把肚子搞饱了,是许多人最大的愿望,土里的生活,美景当不得饭吃。不管怎样,眼前的花海还是引起了亲热的欲望,如同见到了天天碰面的老邻居,话不多,看一眼也能进入骨子里。过往的日子,怪不得晨光,晨光如同今天一样美好,也是和煦的风吹送来的,怪谁呢?每个人的心中可能都有着各具特色的答案。

  循着湿地伸出的晨光枝条,我刻意的选择一些、放弃一些,心满荡荡的充实了起来,我和所有的生灵打着招呼,一只褐水鸡从水的中央向我游来,它似乎在打探我,我何尝不在打探它呢?我想彼此的心境,没有管道沟通,愿久久的沐浴在风送晨光里,却是相同的。

  四 月 天

  谷雨落坐四月,四月天不同凡响。

  二十四节气中,我最喜欢谷雨,雨生百谷,春深了,和春有关的所有心思都能铺开来。古人比今人有情调,把春天的最后一个季节谷雨分为三候:一候萍始生;二候鸣鸠拂其羽;三候戴胜降于桑。三候如是三首诗,萍、鸣鸠、戴胜和桑,是诗的筋骨和诗眼,星点浮萍、布谷声声、戴胜恋桑,诗行也极美妙。

  四月天是诗,百禾得生,丝雨绵绵,春雨贵如油,说的就是谷雨前后的雨。小时随母亲下地播种,似乎什么种子都可种下,豆子、南瓜不用去说,稻子也开始着床,一场雨后,播下的种子发芽,绿乎乎的成就了一片。绿是希望,希望一旦长出了,开花结籽,就不是问题了。

  谷雨前后无懒汉,谁都不愿把希望丢失了。

  四月天花事正浓,桃花还在,迟海棠有花有落英,槐花正在作准备,开就开出大片白来。香樟花碎,不美,却香得意味深处。晚间在樟树林散步,被花香包围了,淡淡的香,以为是金银花的气息,但错了,实在是香樟的花味。不过,金银花也在开,只是躲在绿阴里,有些羞涩。

  挂果的树不少,桃、杏、李、梨,果若钮扣大小,青色得泛亮,一场雨后就会膨胀一圈,开秧门栽秧的日子,就酸甜可口,可好好品尝了。或许我这人土气,天下水果无数,喜爱的还是土生土长的果实。小时栽秧天,大人下地,我大多猴在树上,摘果子吃,“生瓜李枣,一吃一饱”,乡间的果实也是生活。

  这般生活带了下来,直至我的今天。

  孙子在四月天,对果子的兴趣大。小区两种树的果子密,一是桂花,再一是红叶李。过去少见桂花结实,现在多了,原因是桂树栽得多,花开得满,也无人折,桂花闲闲的落下,果自然结得实在。四月天的桂子紫和青相间,一串串的,吸引大批的鸟,白头翁、乌鸫尤爱,占住树头,喳喳的宣示领地。孙子观果、看鸟,偶尔摘上一两个,回来也是埋进花盆里。红叶李的果子,灿若玛瑙,煞是好看,孙子踮起脚尖,果子仍是离得远远的,够不着。我对孙子说,果子成熟了才是甜的,才能采摘。孙子不信,问,小鸟怎么会啄着吃。我还真回答不上来,悄悄的摘了颗咬在牙关,还真的甜,一股阳光味、四月天味。

  四月天,不能忘了一种花,芍药。芍药此时开得好,草本的身子,却有木化的风度。芍花朵展开,小碗状硕放,红得热烈、白得磊落。把牡丹称为花中皇后,对芍药花不公证。牡丹四月天不再,芍药花独尊。我以为四月天就住在芍花中,谷雨也是在这花中驻扎的。

  早晨上班,被一丛芍药拦住了,紫红色的花数十朵热烈,大方得如下曾经乡下邻家的姐姐,不藏不掖地展示着自己的美好。邻家的姐姐也是喜欢芍药的,她在房前屋后栽了大片,一到谷雨前后,芍药花开,她就埋首之间,让心思走远。哪时,我们都知道,她在等着远方的兵哥哥呢。

  我也栽芍药,栽在阳台的花盆里,可惜连年升蕾,就是开不出花来,光照不足,无法花红。不过,我仍是舍不得弃了,芍药的叶子好看,青中泛红,也是四月天的花。

  谷雨在四月天也是个分界线。谷雨一过,雨水丰沛,万物疯长,这其中就有茶草。雨前茶贵,谷雨后的茶贱多了。

  我喜好不多,对绿茶却爱得甚,尤喜欢谷雨前的茶。雨前茶有特别的香味,泡上一杯,轻啜三两口,爽口、爽心。多年来,我总要在谷雨前进山,采购春茶。实际上,也不仅是为茶,四月天大小山头有灵气,走走停停,身心明朗,一年里都分外轻松。当然茶是重要的,先从茶的采摘开始,一箭两叶为上品,再看着炒、揉、焙,有时也自己动手,好茶、好心情就都一齐来了。

  一年进山,恰遇文友,自然多了情趣。文友是山中人,他懂山,非得留我小住,说四月天整个山都在怀孕,不想看看山的分娩?山是如何分娩的,我没见到,倒是对山多望了几眼,花就一波波的开,树就一浪浪的绿。回时,文友塞了我一包好茶,让我小心的喝,四月天的茶,是要好好品的。

  又何止是四月天的茶,我懂的。雨生百谷,四月生雨。雨为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1920 投稿总数:1451 篇 本月投稿:299 篇 登录次数: 163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6-13 00:20:18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