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谁偷了我的文?

时间:2019-01-24 18:23:21字数:9642【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摘抄 点击:0

  这一生,我发现的,被文偷了两次。

  其一:

  1996年我根据多年的工作实践经验,呕心沥血,数易其稿,写就了一篇会计学术论文,发表在当年第8期的深圳《特区财会》杂志上。数月后,我去一个朋友办公室玩,突然发现他沙发上扔了一本湖北省财政厅出版的《财会月刊》,随手一翻,竟然发现我的那篇会计论文原文不动地登上了这家杂志,不同的是,原作者名字换成了他的名字。我找到这位剽窃者所在的公司——深运集团有限公司,给他电话,约他见面。一个小时后,他拿着一本中国交通部出版的《交通财会》杂志,他竟然不知道我是在哪家刊物上发现的。我问他:“嗯,你还把文章发到了两家刊物?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我很喜欢你这篇文章,我要申请参加今年的高级会计师评审,高评委要我提供两篇省级以上刊物发表过的论文,我没有。”我说:“那你也不能这样做啊,你可以用我的一些观点,不能一字不动地照搬啊!你看,除了换个标题,把我名字换成你的名字外,你对该文还有什么贡献?这可是我的专业论文啊,还非同一般的杂文,这是对我的劳动成果和学术成就的剽窃和不尊重!”他说:“我真的只是想借来用一下,并没有别的意思。”我说:“只是想借去用一下?但也你得事先打我声招呼啊,哪有你这样偷偷摸摸的借用?这算咋回事么,如果我没发现呢?更让我不可理解的是,你居然同时将我的论文发给两家刊物!我自己都没这么大的信心!”他无言以对。这时,沉默了良久的朋友站起来问他:“先生贵姓,你在单位做什么?”他说:“我姓焦,审计科长。”朋友说:“亏你还是个审计科长,你糟蹋了这个职务!你不觉得这种行为太卑鄙了吗?打算怎么办?”他说:“我付给李处长稿费,向李处长检讨!”我说:“不是稿费不稿费的事,我不在乎你的稿费。”朋友问:“两篇稿费多少?你打算给李处长多少?”他不做声。朋友说:“前不久,你应该听到或者看到,中央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分别报道,一个小学生抄袭了另一个小朋友一首诗:“叮铃铃,叮铃铃,这是什么声音?这是驼铃的声音……”短短几行,就赔偿3万。人家李处长这么长的一篇学术论文,你仅仅把收到的稿费退给他、草草做个检讨就完事了?”他说:“我工资收入不高,原谅我一下吧!我给李处长叁万补偿吧!”我说:“你收入高低我不管,我也不要你一分半文的稿费。”他一听,侧过身来,双手握住我手。我继续说:“不过,你必须写出检讨,承认你的抄袭过错,给编辑部退回稿酬,同时,在两家刊物上向我道歉。”他一听,懵了,流出泪来,说:“那我的高级会计师没指望了!我也没脸在单位上班了。”朋友说:“没这么严重,你不说,谁知道?就按李处的办法做吧,他太仁慈了,对你太客气了,是我啊,少了50万你别走人!”焦先生权衡了很久,站起来说:“我错了,我对不起李处长,我愿意给李处长5万块,求处长别让我在两个杂志上做检讨了。”朋友说:“50万都买不来你的前途,挽救不了你的卑劣行为!至少要赔偿30万!”我说:“算了,5万就5万吧,今后再也不能干这种剽窃别人作品的事了。”最后,他双手合十,连声说:“好好好”!几乎要跪下来。并答应,在其中自己选定的一家刊物上做个检讨。我这人,不会得理不饶人,也不会把错误往死里整,看他可怜相,遂饶了他,决绝不是为这区区5万元的赔偿。

  事后,他并没有向任何一家杂志检讨,我也按照他的恳求,没有向刊物再揭发他,没有将此事说与深圳市会计界人士听,没有去高评委告状,没有找他单位领导部门谈,他顺利地评上了高级会计师职称,月薪较中级职称高出4000余元,还当上了单位审计部长。冤家路窄,又几年我去深圳市国税局退税分局找我的老乡、局长邵某某聊天,无意中又发现他也在其供职,居然又钻进体制内,当上了中层干部。他见了我,十分尴尬,以为我去局长那里告他什么状呢。

  事情发生20多年了,他要做的事我都成全他了。这些年来,因为这篇论文,多家刊物给我来信,在许多大型文集上转发,并给了我许多的荣誉。我想:这只是在一个深圳市杂志上被外界发现的,那么,焦先生在省级和中央级别上刊物发表这篇文章后,他又会收到多少邀请和荣誉呢?律师后来跟我说:“你傻啊,5万算个屁呀!当时你不找我, 罚不到30万我赔你!”

  其二:

  1994年我从深圳中行换了2万港币,取出后便还给了一个朋友。第二天,中行来电话,问我:“李先生,昨天你从我们这里取出的2万港币,数了没有?”我说,“没数”。他们说:“请你数一下!”我说:“钱不在我手里,我已经还给朋友了。”他说:“那你让朋友数一下!”我遵此让朋友去数,朋友说:“怎么回事?”告诉我,他也没数。他数过后,回我:少了二百元!我遂即将此事告诉银行,银行同志说:“那就对了,我们这里多出了200元,考虑就是少付你了。很对不起你,请麻烦你过来领取!”我到银行,他们马上给补了短款,再次向我鞠躬道歉,检讨自己,又转送给朋友。朋友和我对银行有错即改的服务态度十分赞赏。

  晚上我以第一人称写了一篇题为《200元港币的小故事》的通讯,寄给我曾经工作过的《深圳特区报》,几天后,报上发表了,文章标题没有变,内容没有变,只是第一人称变成了第三人称,作者“李文友”变成了“本报记者韩××” 。

  我不认识这个记者,找到他电话后,让他过来谈谈为甚麽。他来了,正赶我和太太在酒家吃饭,顺便让他边吃边谈。他告诉我,自己刚毕业,上班不久,没有文章发表会扣分,不然影响到他的试用。因考虑到他讲的因素,再者一篇小通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文彩和多大付出,不冷不热地说了他几句,既没要求他退稿费(他闭口不提道歉和退稿费的事),也没向报社投诉他,还请他在酒家吃了一顿免费午餐。但在我心里,他就是一只小苍蝇。

  这两件事情发生后,使我经常思索一个问题。我想,一个提笔从文的人,挥笔从文,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人民?还是为了发霉的铜臭?抑或是为着虚伪的荣誉还是如焦某人那般,为了骗取什么职称?

  从理论上回答这个问题,我想,恐怕抄袭者本文都能得满分。然在实际上呢?多少人跌倒在名利场上。开卷试目,被批露者,有的改题换名,有的删除合作者之名,有的请人捉刀代笔,有的冒充少年参加全国少年作文比赛,更有甚者竟将自己的劣作贯以文豪大名去发表……形形色色,五花八门,无不图的是名或利!

  十九世纪俄国文学批评家别林斯基说过:"记述大自然之美的作品是创造出来的,而不是抄袭出来的。"古人很讨厌抄袭行径,对此种行为极是愤慨和蔑视。唐宋八大家之一韩愈曾说过:“惟古于词必己出,降而不能乃剽贼。”文品见诸于人品,小时偷针,大了偷金。一个喜欢剽窃别人作品的人,宛如溜进文艺殿堂的盗贼,东瞄西瞅,有机会就伸手,人品绝对好不到哪里去,不收回自己的手,早晚必被捉。清人刘熙载就认为:“诗品出于人品,人品悃款朴忠者最上。”对那些玩弄盗技,眼馋心动,被名缰利索捆缚的文人,视为宵小之徒!明代文学家袁宏道骂这种人是“粪里爵渣,顺口接屁”。是的,别人的东西再好,总归是人家的。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了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丁树森和当今优秀知识分子代表蒋筑英。前者倾多年心血,主编出版了270多万字的《现代汉语词典》,不仅一分稿费未要,而且连个名字都没署,其情操襟怀,多么令人感动!后者为别人构思科研题目,并热心帮助查找资料,甚至献出自己多年整理积累的卡片,成稿后又花费大量心血,帮助人家逐句逐字修改,出书时作者一再要求他署名,他却坚辞不受。这种自我牺牲的精神,又怎能不令人感佩!

  不说人品了,单就文章的魅力来说,也是发自内心的自创好过抄袭。“意将如神变化生,笔端有力任纵横。须教自我胸中出,切忌随人脚后行。”这才是有为文学青年的奋斗方向。依傍他人,东摘西凑,任名利思想污染自己,毒化灵魂,虽可欺人耳目,名扬一时,但倒头来,东窗事发,马脚败露,只能落得个声败名裂的可悲下场。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