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冬夜之怀念爷爷

时间:2019-01-06 13:45:56字数:5799【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是我读小学的时候经常给爷爷背的诗歌,那时还未能理解其中的涵义,只是依葫芦画瓢,死记硬背罢了。爷爷每次听到我背诗,都是笑笑不说话。爷爷经历过山河破碎、身世浮沉的生活,对此自然有更深的认同感。

  爷爷是个节俭的人,打我记事起,爷爷就爱穿白色的背心和白色的衬衫,那些衣服穿了十几年都舍不得扔,尽管衣服的线已经脱落,尽管衣服的破洞日益增多。堂弟很黏爷爷,有次爷爷外出了,我跟姐姐就穿上爷爷的衣服假扮爷爷,但是这雕虫小技却瞒不过堂弟,他依旧哭得稀里糊涂。

  以前家里穷,经常被人看不起。有次爷爷去父亲所在的部队做阑尾炎手术,结果村里的几户不怀好意的人家就想强占我们家的土地,还跟奶奶她们打了起来。奶奶她们自然是对付不了这些人,于是就通知了爷爷。爷爷那时刚做完手术,收到消息后,不顾伤口的疼痛,搭了汽车就往家里赶。爷爷回去以后那些人的嚣张气焰才稍微减弱了一点。

  小时候最期盼的就是过年了,不仅有红包收,还有许许多多的糖果饼干吃。大年三十的时候,奶奶就会在八仙桌上摆满香火炉、茶杯、糖果饼干,奶奶说这些糖果要祭拜完大神之后才可以吃。哥哥忍不住,每次都会去偷偷吃一颗。除了这些,还有炸煎堆、蒸甜粄,我们一堆人常常围坐在火炉旁,看着那袅袅白烟腾空飞舞,心也跟着飞了起来。大人说刚炸的煎堆还不能吃,但嘴馋的我们哪里管得了那么多,趁大人不注意,就偷偷吃了几颗,第二天就开始喉咙痛了。

  那时候我们住的是简陋的屋子,一半是瓦房,一半是平房。外面是成片的庄稼地和菜地。每次吃饭的时候,有人喜欢在里面的阶梯上蹲着吃,有人喜欢搬一张矮凳子坐在门口吃。那绿油油的植物,煞是养眼。穷苦的日子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一日三餐都是白粥、咸菜相伴,偶尔有青菜炒肉沫,便是极大的恩赐了。

  后来父亲在老房子对面的菜地上建了一座新房子,虽然也只有一层楼高,但是比老房子宽敞多了。红砖灰泥建起的平房,是我放学之余的游乐园,每次都拿父亲买的玩具枪在里面玩警察捉贼的游戏。建好之后,我们一家人就搬过去住了,这样也算是分家了。家里老鼠多,便养了猫,有一段时间,我们都忘了喂猫,它便独自出去外面觅食,我们也不知道它在外面漂泊流浪了多长时间。有一次吃完午饭,我们看到了一只神情憔悴、瘦骨嶙峋的黄猫,那不正是我们家的猫嘛!

  我们想过去抚摸它,谁知它却害怕地往后退了,还不停地朝着我们吼叫,仿佛我们是敌人一般。这时爷爷出来了,他拿了几块猪肉放到了黄猫的面前,黄猫不仅不害怕,反而很亲近地在爷爷手上蹭着。原来,我们没有喂猫的日子,都是爷爷在照顾它。

  每年中秋,都是我们一大家族团聚的日子。鸡鸭鱼鹅、苹果香蕉雪梨、可乐雪碧啤酒等,都像舞台上的演员,穿着艳丽的服装逐一出场。小孩子你追我赶,一会儿哈哈大笑,一会儿又哭哭啼啼。大人们则是欢声笑语此起彼伏,觥筹交错意犹未尽。华灯初上,我们才依依不舍的告别。小小的客厅,却装载了满满的幸福,那时候的日子是简单而朴实的,如今已物是人非。

  叔叔因为工作忙,因此堂弟就交给爷爷奶奶带了。奶奶走得早,后来堂弟都是爷爷一人拉扯大。由于爷爷和我们住得近,因此我们和堂弟相处的时间也是比较多的。有一次爷爷要去外面办点事情,不方便带上堂弟,于是就交给我照看。爷爷每次外出,堂弟就要跟着去,否则就会哭。于是我就先带着堂弟去散步,走远了,爷爷才出去办事。那时候太阳还是挺大的,大约走了半个小时我们就回去了,谁知道晚上堂弟就发烧了,爷爷赶紧带着他去打针。还有一次,堂弟跟我们三兄妹一起看电视,出去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水壶。爷爷知道后就去买了一个新水壶拿给父亲,父亲说不用,爷爷却执意要给。如今那个水壶已不知所踪,跟着往事一起走远了。

  后来叔叔在城里买了房,便带上爷爷一起过去住。由于离老家不远,因此我们也经常过去那里玩。爷爷最喜欢听山歌了,每次去到那里,客家山歌就会萦绕耳旁。其实客家山歌是勤劳人民的精神食粮,是客家文化的音乐精粹。那时候觉得山歌好难听,现在却有点怀念了。除了山歌,还有美食。爷爷过惯了苦日子,亲戚送去的好东西他都舍不得吃,却愿意留给他的孙子孙女吃。每次我们都会饥肠辘辘地过去,鼓腹含和地回来。

  多年以后,爷爷感到身体不适,在一次的检查中,爷爷被查出肝癌,医生在你的胸口划了一个大口子。本来以为做了手术就没事了,谁知道癌细胞早已扩散。后来爷爷日渐消瘦,只剩下皮包骨。你走的时候,大家哭得撕心裂肺。

  常感叹时光无情,一二十年的岁月,嗖一下就飞走了。回眸时,是一长串的回忆,低头时,是泥泞路上的挣扎,仰望时,是心的渴望和梦的盘旋。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8508 投稿总数:4015 篇 本月投稿:67 篇 登录次数: 713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09-17 18:35:38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