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朝而往,暮不归

时间:2018-12-13 12:12:59字数:6122【  】来源:原创 作者:书雪 点击:0

  阳光隐去。细雨打湿村庄:天空暗沉,青灰,白墙灰瓦的房子,高低错落的马头墙,村口潺潺欢流的丰栈河,以及静默的驷车桥。此刻溪水沛然,清晰地倒映着沿岸的绿树和古色的老宅,那从宋时走来的驷车桥太老太旧了,低矮的栏杆,如船头般造型别致的桥墩,桥墩上可见颓败的青砖,可见肆意滋长的络石,可见柔软细嫩的青苔,却无一不蒙满岁月的尘霜,沧桑而绝美。

  总会有这样的时候,瞬间便已经跌入一段逆行的时光,眼前的卢村,古老而静谧,我根本无从想象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但每一株老树、每一处旧宅、每一条麻石的深巷,以及每一座沿着溪流临水而建的古老的敞廊都如同一匹匹老马,将我慢慢驮回从前,那些册页缺失的陈年片段,我能不能只在彩虹桥上遇见的那个阿婆脸上的深深皱纹里重组,以及还原?

  母骆驼叼着长长的烟杆,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她时而蹙眉,时而又狠狠地盯着不远处的玉梅,眼里,又无奈又落寞。玉梅嘴唇干裂,双眼盈满泪水,胆怯地靠在雕花的门上……

  画面徒然鲜活。无数影像停顿、消隐、重叠、变幻。

  《走出蓝水河》的众人物在半个世纪的长河中,或脱胎换骨,或潸然长逝,或滞留于漫漫古道之初,更在卢村给我带来了一场丰足的酣畅与感伤。

  王国维的生命境界有三,我在顾盼时找寻失却的自己。天气,时雨时晴。

  3

  仿佛养在深闺无人知,又仿佛饱经风霜的老人,“徽州第一木雕楼”遍布着浓重的岁月尘烟,是不是还闪过刀光剑影?丰栈河静静地流淌,往事沧桑。

  有时候,面对着“钻天洞庭遍地徽”, 即便我可以随口说出一句“自1127年到1840年漫长的时光里,随处可见他们辉煌的过往:小本开始致富,官僚资本参与其中,家属已成显宦,享受着经商的特权,慢慢又以钱财结纳权贵,从而称雄商界。”我亦无法从一座有高高的院墙、厅堂永远古色古香、里面都是红木或白果树做的家具,极尽奢华又淡定自如的老宅子里回过神来,更何况,在卢村,我遇见的是卢百万和他六个姨太太的故事。

  故事一定是真的。走进志诚堂,檐、梁、门、窗无一不是精美的木雕,左右八扇莲花门,饰以宝瓶、牡丹、蝠、鹿、蜂、猴等图案,更有雕二十四孝的故事劝人向善,雕冰梅窗对蝠鹿蜂猴喻寒窗苦读终有日平步青云、福禄连连,以及雕功成后的宾客盈门以示读书最高……

  还有思诚堂、思济堂、双茶厅。双眼哪里看得过来。穿行于各座楼屋,深巷,院落,我突然感觉到想象力的贫乏。

  一如褪色的厚重木门,门楣上斑驳的砖雕,以及绘着“蝶恋花”的天花板……聚集着无数惊艳的目光。时光缓慢。

  4

  日影一点一点地覆盖着卢村,那些古宅人家、那些麻石深弄、那些高墙幽窗,以及古旧的廊檐、高耸的马头墙,都让人想到了穿越。若是眼前没有发出啧啧惊叹声的如我游人,若是门扉紧闭,我可不可以只在雕刻精美的挂落里看见历史的漫漫长卷?卢百万在这里斥巨资建豪宅。六个姨太太在这里对镜敷胭脂,然后开始漫长的等待。那时候有多繁华兴盛,此刻,又有多寂寞,多悲凉?

  时光最无情。转眼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昔日无比奢华的豪宅,现在,空无一人。

  一边行走,一边还和一些意象不期而遇。一株柿树,寓意万事(柿)如意;几株石榴,是多子多福的祥兆,极具富贵气息;“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繁茂的桂树,是芳香四溢,更是高洁……

  我很愿意撑着雨伞,穿过千年的石桥,去看最古旧的卢村的原始风貌——阿婆在洗菜, 用轻柔软语絮絮叨叨地说着媳妇的不是,院落里时断时续传来悠扬婉转的黄梅调;年轻的母亲怀抱着婴孩,坐在敞廊里,逗趣,兀自轻笑;在河边手持长镜头的男子,聚精会神地拍照;溪畔的旅社叫迎风桥客栈;电瓶车正从某个出口驶出……我更愿意停下来,看漫漫络石沿古旧的石桥绵绵密密地攀援,看藤蔓荒草在溪水一侧的石壁上肆意滋长,门口台阶上青苔覆石,斑驳的门上绣锁横陈。此时有小雨微落,深巷里,走出一个袅袅娜娜的姑娘。

  着旗袍。撑油纸伞。眉目清澈。含笑顾盼。这一刻,让我以为时光的错乱。

  5

  锣鼓欢快,进一退三,“凤点头”、“凤飞翔”——好一出“雉山凤舞”。

  可是,我未曾有幸去现场观看这属于卢村的民俗表演,我只站在陈列馆的宣传栏前,呆呆地凝望。某些与家乡相同又不同的习俗,譬如那喜庆的服饰,“仙女们”的右盼左顾,以及舞动起来飞金流彩的凤灯里,我暗自揣测其对美好未来的祝福。

  而实际上,任何美好的祝福,都是一样的。

  如同世世代代居住在卢村的人们,任凭村外的世界如何繁华,如何日新月异,他们只静默如初地守护着自己小小的家园。比起大城市里的高楼大厦,农田里忙碌的耕牛和犁铧、插秧时候头上戴的棕榈斗笠、以及一袭蓑衣,一双高筒的雨靴,才是他们最深的牵挂。

  是谁在说:此心安处,是吾乡。

  雨歇。夕阳一点一点落下去。天边有淡红色的云彩。

  暮色弥漫,袅袅炊烟四起,轻轻地飘荡在卢村之上。此刻的村庄,宁静,安和。

  而我,站在村庄的角落里,发出一声最美的叹息,忘记归去……

TAG标签:

【审核人:凌木千雪】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书雪 书雪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书雪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792 投稿总数:150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59 他的生日:10-24 注册时间: 2010-10-03 20:16:44 最后登录: 2019-07-21 20:36:2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