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胡铭:疯癫下的笔墨

时间:2018-08-14 18:03:36字数:8934【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摘抄 点击:0

  有着通史般昌盛的扬州,由于优越的地理环境和靓丽的自然景色,经济发达,文化繁荣,晚清时期虽重心转移,仍不失大观。沿河店铺林立,商贾穿行。这里曾是中国书画最繁荣的城市,文香墨气,浸润其间。仅清代,见于著录的扬州著名画家多达六七百人,他们以自己的才华铸就并延续了这一历史画卷。

  就在这样的风景里,出现了这样的一位疯癫之人。他,发长如囚,尘垢满爪,衣衫褴褛,时而踱步街巷闹市,时而驻足烟馆酒楼。一旦回到自己陋室,他便判若二人,铺纸挥笔,豪情四溢,狂疾之下亦见些许的宁静和向往。此乃晚清画师陈崇光是也。

  陈崇光(1839——1896),初名炤,字若木,号钝道人,江苏扬州人。自幼酷爱书画艺术,为了生计设摊在烟杆上刻画,后在族兄资助下,刻苦攻读诗文,潜心钻研绘画。早年拜同邑画家虞蟾为师,并跟随他在天京(今南京)绘制壁画,并事管古画,得以有机会饱览勤摹,艺事益进,有出蓝之妙。陈氏还曾有幸客寓徽商蒯氏家中,目睹大量宋元名家真迹,眼界大阔,力追古人,他的绘画意境有了质的飞跃。

  清代中叶,以“扬州八怪”为代表的扬州画派崛起,尤重笔墨情趣,为当时萎靡的中国画坛注入一股清新之气。可到了清晚期,此画派却日显颓势。陈崇光,便是为扬州画派而生的人,他扛起了这面旗帜,让这里渐渐重现出生机。此时,海上画派声名鹊起,他曾多年游艺于扬、沪、杭之间,自是此派的开山人物之一。或许是故乡的情愫,他在上海仅短暂居住,绝大部分时间还是在扬州度过的。这也为他以后的艺术创作带来一定的局限。

  陈崇光一生命运多舛,有过风光,有过沉沦。但他极具文人骨气,即便在生活落魄之时,也丝亳不趋炎附势,彰显其高洁的人格品质。王鉴《一沤吟馆选集识》称:“若木志高气盛,寒素之士求其画,无论识与不识,欣然命笔,下至佣保,求亦为应。富高显官致重金求之,或迟迟以应,一迫促之,则束之高阁,再请而不得矣。”遗憾的是,两任妻子均因病早逝,他的身心遭到重创,晚年罹受“狂疾”之苦。在世人眼里,他是一个疯子,一个地地道道的疯子。就陈氏本人而言,他看淡了这种疯,习惯了这种疯,享受了这种疯,这一疯便是十年。置身度外,也许是他抗争、处世的最好方法。他心中有笔,笔下有墨,他的传世佳作,不少是出自这一特殊时期。

  陈崇光平素作画还有一个特点,这也是他的个性使然。无论是谨描还是任笔,稍不如意即寸裂弃去。他追求完美,不让瑕疵留有空间,这是何等的难得啊。若木绘画,小至扇面镜心,大至丈许巨帧,各臻其妙,尤其晚年多有大幅问世,为何?乃胸中之气倾泄矣!

  崇光用笔老辣,气韵飞舞,作品沉雄浑穆,超凡脱俗。工花鸟、人物及山水,尤擅双勾花卉。博众家所长,树己之貌。其人物师陈洪绶,花卉师陈道复,山水设色师王原祁,墨笔又师石涛,可谓来源有道。无怪乎当时“邗上论画者,咸推若木为第一。”

  下面试就从未公布于世的陈崇光八尺四条屏国画,对其艺术作一赏析。

  该四条屏,宣纸质,竖式,旧裱,每幅尺寸240*58cm,分别为“铁壁鹰扬图”、“洪涛鲤跃图”、“榈下猫闲图”、“锦鸟欢腾图”。

  首先来看铁壁鹰扬图,此幅署款:千寻铁壁一鹰扬,若木。钤印:陈崇光印。整体画面粗犷、凝重,一方巨石横生突兀,仅有一角却显空灵,山石浓淡相宜,重墨点染,以增立体感和层次感。山上立有一只老鹰,目光有神,凝视着天下,脚爪刚劲,翅膀正处于不动与欲动之中,羽毛细碎叠加,挺有质感,神采奕奕。画的下方是挺拔的苍松,愈发衬托出山之峭、鹰之高。树干老辣纵横,遒劲纷披,松枝于率性中不失规矩,繁而不乱。中部施以浅浅的色彩,那是远方缭绕的云雾。其实,此时老鹰并未展翅,它在为下一步做准备,署款上的“一鹰扬”自是作者内心的波动和追求。

  接下来是洪涛鲤跃图,三条鲤鱼波浪中戏水,形态各异,极富动感,尤其是那条张口昂头的鲤鱼,虚实相生,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采用勾、圈、写的手法,漩涡顿现,鱼身或隐或现,也暗喻着生活的艰辛。下方点缀山石、小草,有水岸相融之势,堪为画面增添意趣。上下波点尽洒,无形中延伸了空间。激情向上,可见一斑。署款:万顷洪涛三鲤跃,若木。钤印: 陈崇光印。

  第三幅是榈下猫闲图,大面积的榈树花争相怒放,寓示着丰腴、富贵,两只蝴蝶闻香翩翩而至。勾筋点苔,清新秀韵。花色以白为主,仅配少量红色,可以窥出画师的高雅与纯洁。三只不同肤色的波斯猫,是画之重点,或悠然,或羡慕,或惊讶,毛发挺柔有致,逼真可爱,构成和谐之景。落花小草铺地,情意融融。此幅署款为自题画诗:“药榈暄午晴,南薰送花气。此时陶泉明,为当北窗睡。”既点题又化意,想必大家一定理解了陶渊明、陆游寻求安逸、欢乐的境界,作者何偿又不是如此呢,其实这也是他向往的写照。

  最后再来看看锦鸟欢腾图,满纸气象,让人领略了大自然美好的缩影。一群八哥鸟栖息树枝,姿态各不相同,温馨场面跃然纸上,浓墨挥就,华滋异彩。一公一母的锦鸡从远处飞来,相互而视,爱意绵绵,静静地感受着这气息。梅竹交映,远近分明,观此画犹如进入了重墨淡彩的艺术世界里。山石则倾注了苍茫之气,丰满了画面。落款:壬辰冬日仿吕锦衣笔,若木。钤印: 陈崇光。

  从落款时间上看,此画作于壬辰年,即1892年,正是他疯癫且妄想之时,也是其画境的顶峰时期。可此时,偏偏画作不多,却倒是件件精品。吕锦衣,明代大画家吕纪,以花鸟著称,独步于世,其作有两种画法,或精工描绘,法度严谨;或粗笔挥洒,简练奔放。很显然,陈崇光四条屏是受吕氏第二种笔意的感染和影响。

  关于陈崇光的艺术造诣,我们不妨看看书画大师们是如何评述的。

  黄宾虹曾在《古画微》中赞道: “迩年维扬陈崇光,字若木,画山水花鸟人物俱工,沉着古厚,力追宋元”、“陈若木崇光,双钩花卉,极合古法,人物山水,各各精妙。”

  吴昌硕在70岁时题陈崇光《拟柯丹丘墨竹图》: “笔法古严,妙意从草、篆中流出,于六法外又见绝技。若木道人真神龙矣。余近好画竹,一叶一枝,意造无法,仗素有臂力为之,殊增恶态。于邕老案头,获睹是福,乃知平日率尔所为,远隔重壁。”

  王鉴称:“病狂之后……因不减曩昔,而超逸之气转过之。”陈霞章则说:“病狂后,画愈苍老。”

  此外,扬州有“包吴陈王”道光四大家之说,分别指包世臣、吴熙载、陈崇光、王小梅,可见当时陈崇光已与大家包世臣、吴熙载等相比肩了。

  的确,陈崇光晚年已具个人风貌,且笔墨出神入化,随意洒泼,便成妙谛。当然,艺术与学识有相通之处,贵在明理。值得一提的是,陈氏通书史,善诗文,著有《一沤吟馆选集》二卷行世。只可惜57岁早逝,未竟大业。

  陈崇光是晚清绘画史上的典型人物,在形式技巧和审美境界上基于传统而又突破樊篱,对艺术的发展起了一定的助推作用,众多书画大家对其赏识、推崇是有道理的。他名扬南北,索画者络绎不绝,也常常重金求购。他才情斐然,却际运不佳,其画名很少被画传所载,以至于后来盛名不彰而湮没。究其原因,不外乎两个,一是他早年曾参加过太平天国革命运动,二是晚年因狂疾几乎退出画坛,亦为时人所不屑,导致史书不便记载或疏载。

  陈崇光为疯癫所折磨,但笔下的色彩有精神,有气韵,依然熠熠生辉,也为后世留下了珍贵的遗产。时至今日,我们对陈崇光应当给予客观、公正的评价,解读其画艺则显得更有必要了。

TAG标签:

【审核人:凌木千雪】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